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從今往後,我與各位恩斷義絕,下次相見,必然是在戰場。在此之前,就好好珍惜你們的老命吧。」

尤里大笑著將流光一拍,流光對著天空長長嘶鳴,穿越黑暗的城牆破洞,朝西邊的星空疾馳而去。

卡爾終於躺在地上,如釋重負地望著橫跨天際的銀河。

再見了尤里,帶著四騎士的絕技,帶著四騎士的不甘,踏上孤獨而漫長的旅途吧。

從今往後,我們選擇留在光明的庇護之中,走另一條更為黑暗的道路。

而你將是這世界上唯一一個,可以不加掩飾地表達對喬璐雅老師思念之情的人。

「想哭就哭吧,尤里。」

「維吉,和四騎士的最後一戰,也在你的謀划之中嗎?」尤里聲音哽咽。

維吉閉著眼睛搖頭:「我雖然料事如神,但也不是全知全能。」

維吉頓了一頓,感慨地說:「比如這次,我就低估了你的夥伴們對你信賴守候的感情。」

「原來你看出來了啊。」尤里淡淡地說,「破綻很明顯嗎?」

「就是因為破綻其實並不明顯,所以你現在才非常難過吧。」

「是……沒錯。」

尤里一邊揮動韁繩,淚水一邊大滴大滴地灑落在光流的鬃毛上。

「該死的卡爾!分開明明就已經夠難過了,為什麼還要我把他們打得這麼慘!為什麼,非要在最後讓我做這種事情!」

「因為尤里是騎士。」維吉用寬慰的語氣說,「而騎士,是不可以逃避自己必須完成的任務的。」

聖棘城最長的一天終於慢慢落幕。

在下一個清冷的早晨,尤里站在小溪旁,想洗個澡,再乾乾淨淨地踏上旅途。

「這幾天總共被火燒了十幾次,被煙熏了七八次,在倒塌的建築里沾滿碎石砂礫五六次,被揍得口鼻流血遍體鱗傷的次數難以計算。」

尤里豪邁地伸出大拇指指著自己:「所以身上髒得連我自己都受不了了!」

維吉心想,不愧是尤里,經歷了這麼多之後,唯一覺得不妥的地方是身上太臟。換做是別人,要是還能站起來喘氣,恐怕就要謝天謝地了。

「溪水真是清澈涼爽,維吉,你不來洗澡嗎?」

大哥,現在是冬天好嗎!不是每個人都和你一樣是每天要鍛煉十幾個小時的怪物的!

然而維吉最終還是高估了尤里的耐寒能力,只過了一分鐘,尤里就以一幅凍成狗的姿態,在溪水中瑟瑟發抖。

「可惡,沒想到陽光不能穿透小樹林照進這裡來。」尤里流著鼻涕說,「聰明智慧的維吉大人,請你想想辦法吧!」

維吉無奈地走到林中投下陽光的地方,手拿影之鏡,將陽光反射到尤里身上。

尤里無語地盯著胸口的圓圓光斑,說:「不知為何覺得這樣做顯得有些猥瑣。」

維吉超級不爽:「到底哪裡猥瑣了?」

「總覺得好像你在偷看我一樣。」

「你自己把衣服脫光嘩啦一下跳進水裡,現在卻怕我偷看?」

「另外……下次使用影之鏡的時候,會不會跳出來一個,漆黑的裸體的我?」

能想到這個,也算是你難得細膩的時候了!

維吉沒有辦法,只能把斬罪殘劍用力拖到陽光下。這把劍尤里靠單手就能揮舞,而他即使雙手在地上拖,都顯得十分吃力。

斬罪銀色的劍刃把溫暖的陽光投在尤里身上,尤里便立刻變得活力充沛。

「謝啦維吉!」

在寒冷的冬日裡,有一束陽光陪伴著自己,簡直勝過一切安慰。

尤里哼著難聽的歌聲擦著背,突然覺得這一幕似曾相識。

在他被提侖使用霜凜之息凍在冰塊里,絕望地呆立在後街僻靜的巷子時,喬璐雅老師就是這樣,拔出寶劍,用明亮溫暖的聖光化開他身上的堅冰。

老師當時問他,需不需要我來幫你?

當時尤里的答案是,不,我自己的戰鬥,要由我自己獨自完成!

現在卻恍然覺得,好想大聲答道,喬璐雅老師,拜託了,請您回到我身邊,我需要你的幫助和指引,哪怕只是讓我做些沒譜的任務都可以!

真是越長大越不成器。

突然又變得非常想哭。

「維吉……以前老師也是這樣拿著寶劍,用光芒讓我身上的冰塊解凍的。」

維吉略略一驚,然後微笑著答道:「哈哈,也只有愛惹禍的你才會有這種奇怪的回憶吧。」

尤里握緊拳頭,難過地說:「喬璐雅老師一直教導我,要成為勇敢無畏的騎士,要成為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可是當我想起和她在一起的往事時,卻避免不了覺得自己仍然是個孩子。呵呵,是不是……太沒有出息了?老師一定會生氣的吧。」

「我卻覺得,喬璐雅小姐會覺得欣慰的。」

維吉擦擦眼鏡,微笑道:「因為這正是她真正的心愿,把所有需要守護的人,都當成自己的孩子。不論是你,還是我,還是她慈悲救下的吸血鬼少女。她希望我們生活在一個更和平的世界,有自己的家,有自己信賴的夥伴。所以在她面前撒嬌,她一定不會生氣的。」

「咱們約好,未來無論遇到多大的困難,也絕不浪費眼淚,要以男子漢的姿態豪邁地勇敢作戰,誰哭誰是小狗。」

尤里熱淚盈眶,臉上卻帶著孩子般的純真笑容:「而所有的眼淚,就攢下來,在想念老師的時候,一口氣哭出來吧!」

維吉心中也有些酸楚,真是辛苦你了,尤里。

尤里看著空中優雅振翅的藍鳥和初升的太陽,拍著自己的胸口,無比深情又無比坦蕩地說:「比如此時此刻,在踏上全新旅途之前,維吉,就給我幾分鐘來思念喬璐雅老師吧!」 ?不知不覺已經來到第二卷,《天命傳說之錯影騎士》確實有時候顯得節奏慢,我有時候自己也干著急,都十幾二十萬字了怎麼主角還是矬比一個,為何還未能高舉勝利的大寶劍開始令群雄震悚,我後來仔細想了想,可能是文章寫得長,有時候難免就有點糊塗。

快節奏的基礎,是文風一致,主角沿著固有風格加速前進,比如路飛和魚人阿龍是正面剛,和老沙也是正面剛,鳴人和長門是開嘴遁,和帶人也是開嘴遁,這樣寫起來容易保持連貫和一致。我呢說不好是優點還是缺點,就是風格容易變化,尤其容易被自己看的作品影響,加上自己曾經出過八本書,基本上也是不同的風格,有校園喜劇,有漫威風的超級英雄故事,有魔幻故事,甚至公主第一人稱的武俠故事都寫過,所以寫這本書的時候,可有同樣的色彩。

比如寫前幾章的時候,主要在看海賊,所以喬璐雅老師是有面子果實的,基本上全世界的人都得到過這位奇怪姐姐的恩惠。

寫到精靈國內亂章節的時候,偏偏陪妹子看了幾集《錦繡未央》,好傢夥我不得不思考,或許宮廷陰謀也還是有點看頭的?然後冥思苦想如何才能讓一個熱血少年的故事,多一點謀略感和政治鬥爭,又反思,這又並不是激烈的戰鬥,會不會又拖節奏,而且會不會燒腦啊。只好努力相信,讀者們都比我聰明,我想出來的情節,大家不覺得幼稚就不錯了,一定不會覺得傷腦筋的。

在寫到暗月魔女攪亂朝局的時候,又為了研究中世紀風格看了《劍風傳說》,好傢夥這是個很黑暗的青年漫,怎麼血腥暴力怎麼獵奇就怎麼來,所以我又想,暗月魔女不能比神之手弱啊,一定要是更加邪惡黑暗的化身,不能半途就光明閃耀了,所以就努力塑造一個可以控制夢境和慾望的,神等級的極強者,將精靈族的兩個王國玩弄於鼓掌。

後來又看了《自殺小隊》,覺得小丑女這個角色是很有魅力的,毫無目的的最初始的邪惡,是混亂邪惡派的代表人物,這樣的反派我的故事裡並沒有,要是也能夠有這樣一位捉摸不透但又實力強悍的傢伙阻擋在主角路上,就比那些認認真真做壞事的人要礙手礙腳一些。

總之說這些例子,是想告訴讀者們,雖然故事有時候節奏不快,但作者並不是惡意拖節奏,只是一直在思考努力把自己喜歡的各種元素融合進來,讓這部變得更加豐富多變,由於水平有限,很多時候不能把豐富的元素和緊湊的主線完美融合,這是我需要改進的地方。

不過很快,尤里和夥伴們高舉騎士的戰旗,成為大陸上不可小視的力量那天就會到來。

很快騎士團就會面對那些現在看來還強得離譜的敵人,但是有新夥伴的假如和新戰術的開發,所以打起來也不是很虛。

總有一天尤里和維吉他們,會動搖一個王國,甚至也會得到自己的國家。

也一定會有很多妹子來喜歡尤利西斯。

只不過我沒法因為前途遠大的尤里,就放棄對其他角色的關注。

我也很喜歡那位自稱「狂月之王子嗣」的月精靈王子。

也很喜歡R級冒險者吸血鬼少女。

也很同情墮入黑暗的攝政王。

所以可能就沒分配好力度地,把他們都寫得過於細緻了一些。

希望讀者們能夠諒解。

但如果從好的方面看待這本書的話,一定能感覺到我雖然和別的大大相比節奏緩慢,但是這種特別的娓娓道來,所講述的應該也是一個花樣很豐富的好故事。

謝謝大家。我接著碼字啦~

為什麼卡德里亞大陸的人們對光明之神法魯娜懷有如此虔誠的信仰之心,為什麼神聖光明教團在大陸的推廣程度有如此之高,一切還得從十二神的傳說講起。

這個世界由十二個神明共同締造。

首先是三柱神,他們構成了世界最基本的面貌,分別是「天空之神阿泰/Atyael」、「大地女神維婭/Veya」和「海洋之神薩隆/Saroon」。

而在三柱神構築的世界里,生命得以產生,並在漫長歲月的不斷演化里,變得豐富多彩。

餘下九位神明,則用各自的方式,為生活在這世界上的各物種,帶去文明與進步的契機。

火神伊格尼斯/Igniz點燃了人類文明進步的火種,人們先懂得利用火焰,然後才製造出足以改變世界面貌的各種工具。

戰爭之神凱恩/Kane作為最強的戰士,不但守護著文明的火種不被強大的邪惡所侵犯,也將戰鬥技藝傳授給人們,使人們更有勇氣地對抗險惡的自然。

風暴之神埃魯奇/Eluki庇護著好奇的冒險者,用和風護送他們揚帆起航,去探索更為廣闊的世界。

雷霆之神哈格爾/Hagel鼓舞著不斷挑戰自我的強者成為英雄,鼓舞著英雄們以雷霆般的果敢和力量,來不斷為世界的變革注入活力。

死神沃羅/Voro靜靜地使生與死達成平衡,掌管著靈魂輪迴之所,避免世界陷入死寂,也要避免生命過度盛放,將這片大地耗竭。

命運之神阿提瑪/Atima以達觀之筆靜靜書寫著這世界以及這世界的每一個生命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智慧之神萊塔拉/Raitala是探知真理者的守護神,凡學者、藝術家和魔法師都得到她的護佑,她令人們接納理性遠離蒙昧,並無私地將自己所悟的真理分享給世人,是魔法規則的創造者。

光明之神法魯納/Feluna代表著希望與仁愛,以無私之心維護著世間的和平,給苦難者以救濟,給凄涼者以溫暖,幫助那些用真誠的努力與善良去獲得幸福的人們,過上真正幸福的日子。

黑暗之神諾克斯/Nox原本代表著絕對公正的裁決,以這世界所潛藏的鴻蒙蠻荒之力,向那些膽敢破壞世界秩序的邪惡之人降下裁決。

諸神對這個世界的影響十分深遠,首先諸神會給身負特殊使命的人們賦予各種各樣的天命,比如喬璐雅老師和尤里,所具有的「造影」天命屬於諾克斯,而維吉用左眼看破一切謀略的「預寫」,則屬於智慧女神萊塔拉。持有天命的人可以利用這份天賦,創造普通人所不能創造的奇迹,歷史的軌跡也往往是被天命持有者所改寫。

其次諸神會在某些特定的情況下,響應人們的祈禱。比如原本只是一位普通少女的荊棘女神,最終通過虔誠的禱告,讓慈愛的大地女神維婭降下奇迹,用神聖荊棘絞殺了噬殺的黑暗生物,使人類王國的文明得以續存。神親自創造奇迹改變世界的過程,就被稱為「神跡」。

最後,傳說中有無數曾經在上古時期,由諸神使用過的重重物件,都具有各種神妙的功能,後來流落到大陸的個個角落,如果人們有緣獲得,又掌握其使用方法,就可以在某種程度上辦到常人所不能辦到的事情。這些遺落的物件,被稱為「神器」,比如影之鏡就是其中之一。

雖然人們並沒有親眼見過十二神,但十二神以「天命」、「神跡」和「神器」等方式不斷地在這個世界上留下神存在的印記,所以人們對十二神的信仰從未動搖。各種文明根據自己的文化偏好,選擇其中一位神明,作為主要的信仰對象,誠心供奉。比如魔法師們都是萊塔拉的忠實崇拜者,而草原上來去如風的半人馬游牧民,則是向風暴之神埃魯奇祈禱春之和風吹去寒冬的冰凌。工匠之城的人們和善於鍛造的矮人族,則都是火之神伊格尼斯的虔誠信徒。

原本世界將在這種完美的秩序下得到永恆延續。

而這看似完美的秩序,卻因為千年前爆發的「光暗戰爭」而畫下句點。

原本執掌著鴻蒙蠻荒之力,負責裁決邪惡的諾克斯,在漫長的歲月之中,由於身處於離罪惡最近的地方,靈魂漸漸發生墮轉。其他神帶給人們的大多是恩澤,是人們欽慕嚮往的對象,只有自己這位黑暗神一直以鐵面無私的面孔出現,在人們看來只要聽到自己的聲音,就准沒好事發生。人們雖然也畏懼死亡,但死亡以「自然規律」的名義出現,一切生命概不能免,人們尚且能夠欣然接受。然而罪惡並不是自然規律,也不是一切生命概不能免的命運,所以人們在無罪之時,恐懼與這位代表罪與罰的神明相遇,在有罪之後,又不能甘心接受裁決並背負自己的罪惡,所以一言以蔽之,這個世界上竟然沒有一個人,是喜歡諾克斯的。

罪惡宛如無盡的深潭,將諾克斯漸漸浸沒。

最初諾克斯剷除邪惡的方式是這樣的,他行走於暗夜,透過「罪之鏡」,在人們的夢境里,看到人們的靈魂深處有沒有潛藏著邪惡,如果有,就以防患未然的姿態降下神罰,而這個過程是如此安靜,以至於善良的人們沉浸在美夢裡,絲毫不被驚動。

可是這樣一來人們絲毫無法意識到諾克斯所付出的巨大努力,只知道有人在昨夜恐懼而死,不知道自己因此避免了諸多侵害。諾克斯無法因此獲得人們的感激,這終於令他不平令他憤怒,他砸碎了「罪之鏡」,令種種罪惡從鏡中流向人間,從此純良的人類,開始學會了不敬神明、相互傷害、欺瞞詭詐等種種惡行。

「我必讓爾等見到真正的罪,爾等方知除罪之神的可貴。」

——《光明聖典除罪書·第四卷第六章第六小節》

諾克斯希望人們生活在人間地獄之中,然後意識到黑暗之神的重要性,沒想到他的心愿卻適得其反。無罪之人痛恨黑暗之神的懈怠,而有罪之人則認為諾克斯也沒什麼了不起的,自己不就逃脫裁決了嗎?因此更輕視他的威嚴。

最接近祈禱和膜拜的聲音,反而是被關押在黑暗牢獄之中,誘使諾克斯還自己自由的罪人們,所說的甜言蜜語。

「若我許諾令你們自由,你們當於人間傳揚我的盛德與悲願。」

——《光明聖典除罪書·第十卷第三章第二小節》

所以諾克斯的第一批信徒,是罪人。

罪人果然獲得自由,如約在人間傳播著諾克斯的偉大。然而誘使人們信仰諾克斯的,並不是愛與仁慈,而是慾望與絕望——

所謂慾望,是人們不付出真誠的努力,卻妄圖收穫更多好處的負面情緒。慾望誕生出七宗大罪,分別是傲慢、嫉妒、暴怒、懶惰、貪婪、色慾和暴食。凡事其他神所輕易不予的,只要發誓信奉諾克斯,諾克斯就輕易給予。

所謂絕望,是背負著罪行的人們,即便之前逃脫了諾克斯的制裁,卻不再能得到任何神的恩典,只能在孤獨與痛苦之中苦苦煎熬,只要發誓信奉諾克斯,諾克斯就讓其脫離苦海。

就這樣黑暗的意義,從「使人安眠的寂靜之夜」轉變為「潛藏罪人的邪惡淵藪」,黑暗也墮轉為代表邪惡的色彩,而這黑暗瞬間席捲了大陸,宛如爆發的瘟疫一般,將原本安寧祥和的世界,變成善良者的煉獄和邪惡者的樂土。

原本十二神很少親自干預人類文明的進程,而這一次文明面臨著滅頂之災,第一個高舉義旗站出來的神明,是光明之神法魯娜。

在法魯娜的光芒照耀下,信仰光明的教團與騎士,與那些和諾克斯締結契約,並獲得強大的黑暗力量的邪惡勢力,進行著不屈不撓的鬥爭。溫厚的光明畢竟不是殘忍噬殺的黑暗的對手,反抗軍團遭到極為嚴重的壓制,法魯娜身負重傷,在諾克斯問她將選擇對抗到底還是共分天下的時候,法魯娜毅然回絕諾克斯狂妄的請求,被封印在永夜深淵中。

法魯娜雖然沒有取勝,但她勇於獻身的精神令原本事不關己的眾神醒悟,眾神們團結一致,組成聯軍,在智慧女神的謀劃下,風暴之神與戰爭之神深入深淵救出法魯娜,最終由人類王國、半人馬、矮人、龍族組成聯軍,在艾恩魯特平原與被黑暗邪力腐蝕而化身為吸血鬼、狼人、黑暗龍、蜥蜴人、鱷魚人等黑暗生物的諾克斯軍團展開決戰。

最終在眾神與英雄的奮戰之下,聯軍取得了最後的勝利。

這場戰爭曠日持久,幾乎把整個世界化為焦土,直到這一刻,才終於正式結束。

因為最先舉起反抗旗幟,為民請命,把無辜而弱小的人們,從被黑暗僕從奴役的命運中解放出來的神明,是光明之神法魯娜,而在戰後不遺餘力地幫助各部族人民重建家園,用和平與希望撫平戰爭傷痕的,也是光明之神法魯娜,所以人們出於感激之心,紛紛加入教團,所以時至今日神聖光明教團在這片大地上有著最廣泛的支持者。

除了諾克斯的形體被消滅,靈魂被封印在黑暗水晶之中以外,剩下的十一神在幫助大家令大地恢復生機與活力之後,終於可以放心回到自己的神之領域,去平服鏖戰帶來的傷痛和疲乏。制裁罪行的神不存在了,從今往後人類只能在智慧之神和光明之神的啟發下,制定律法,靠自己來守護正義。

這就是光暗戰爭與十二神的傳說。 ?精靈族小朋友把香蕉皮扔在尤里臉上。

「哈哈哈,騎士哥哥講的故事像笨蛋一樣。這種無聊的傳說,我們的游吟詩人一天可以寫二三十本!」

尤里不爽地吼道:「臭小子,竟敢看不起我們人類的神話傳說!」

精靈族的小女孩坐在高高的樹枝上,閑適地晃動著白嫩的小腳丫說:「我們精靈族又不信仰你們的十二神,你還不如說公主和王子談戀愛然後又這樣又那樣的故事呢!」

都是些什麼沒節操的小孩啊!

然後小男孩頑皮地拍拍屁股:「你要知道我們精靈族最討厭的,就是相勸大家加入光明教團的笨蛋傳教士,還有傻瓜一樣大喊光明和正義的光明騎士!」

「你給我站住!」

尤里火冒三丈想去抓這小子,然而對方是精靈族,在大森林裡可以敏捷疾行,就如同魚兒在水中暢遊一樣自在,只見精靈小男孩向後翻幾個筋斗,縱身躍下大樹上的平台,尤里驚慌地怕他砸在地上,卻只是看到這小子抓住樹冠上垂下的一根藤條,無比輕盈地在空中斜掠,最終落在遠處的一個平台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