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屠遠,我不想傷你。但是這件事情,的確不是你能插手的。」高沉鈞說完,便是大手一揮。隨後屠遠的腳下,便是出現無數道黑影。這一道道黑影,直接將屠遠層層束縛,屠遠就算是想要掙脫,都是不行。屠遠整個人,都是被束縛在地上。甚至連動彈一下,都是無比的困難。

「你先好好獃在這裡吧,等我解決了外面這些呱噪的螻蟻,再來帶你離開。」高沉鈞說完,便是直接化作一道流光,朝著天邊快速的射去。

當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屠遠也是徹底的著急了。只是高沉鈞束縛屠遠的這些黑影,束縛力極強。屠遠目前的實力,就算是靈力盡數的釋放,都是難以掙脫眼下的束縛。

此時的屠遠,也是無比的著急。尤其是聽到整個遠古遺迹之中,不斷有著慘叫之聲響起。屠遠也是徹底的著急了。其他人若是死了,屠遠自然是不會擔心。可是如今雲惜雪和何憶葒,都是存在遠古遺迹之中。而以高沉鈞這樣的實力,在遠古遺迹之中,絕對是無敵的存在。若是何憶葒和雲惜雪遇到的話,那麼說不定二女就要隕落於此。

而且高沉鈞此次的目的,更是為了放出魔帥。一旦魔帥被釋放出來,整個天元大陸,必定會陷入一片天昏地暗之中。想到這裡,屠遠也是顧不得多少。屠遠明白,自己現在的實力,根本破解不了高沉鈞的束縛,唯一的辦法,就只有碎丹成嬰。

屠遠的實力,原本就已經是達到金丹境巔峰,距離突破元嬰境,只有一步之差。再加上這遠古遺迹之中,靈力比起外界,都是要濃郁不少。對於屠遠來說,也絕對是一個突破的好地方。

屠遠此時,也是顧不得多少。炎龍訣飛速的運轉起來,大量的靈力,被屠遠不斷的攝入體內。隨著大量的靈力的攝入,屠遠的第一枚金丹之上的光芒,也是越加的強烈起來。隨著金丹之上的光芒到達一個極為強烈的地步,屠遠的體內,便是直接爆發出轟的一聲。

屠遠的第一枚金丹,便是直接破碎開來。大口大口的鮮血,自屠遠的口中吐出。強行突破,也會死讓屠遠受到了不輕的傷勢。不過此時的屠遠,卻是沒有過多的在意。

大量的靈力不斷的匯聚,原本破碎的金丹碎片,被屠遠緩緩地收攏。到最後,一個縮小版的屠遠,便是出現在屠遠的丹田之中。但是屠遠知道,自己這樣的實力,想要突破高沉鈞的束縛,還是不夠。而在成為元嬰境強者之後,屠遠對炎龍訣的控制,也是更加的深刻。對於周圍靈力的吸收,也是越加的強烈起來。

周圍的靈力,猶如一個巨大的風暴一般,不斷的匯入屠遠的體內。屠遠的氣息,則是不斷的攀升。隨著屠遠氣息的不斷攀升,屠遠的第二枚金丹,也是直接應聲而碎。看到這樣的情況,第二枚元嬰,在屠遠的丹田之中緩緩地匯聚。

而此時,進入整個遠古遺迹之中的天驕,已經是被高沉鈞殺了一般了。濃郁的血腥之氣,在整個遠古遺迹之中流蕩。

「還不夠。」屠遠此時,也是咬著牙,再度吸收周圍的靈力。隨著周圍的大量靈力的匯聚,屠遠的第三枚金丹之上,也是逐漸有著裂紋出現。

然而因為周圍的血腥之氣太過濃郁,靈力之中,也是蘊含著強大的血腥之氣。甚至連周圍的靈力,都是被染成了鮮紅之色。屠遠的第三枚金丹,在吸收了大量的靈力之後,都是出現了一絲絲的紅色。屠遠明白,若是吸收了這些血腥之氣,必定會影響自己接下來的修鍊,但是此時的屠遠,卻是顧不得那麼多了。

「第三枚金丹,碎。」隨著屠遠喊出這麼一聲。屠遠的第三枚金丹,便是直接破碎開來。隨後一個血紅色的元嬰,便是在屠遠的丹田之中,緩緩地匯聚。而屠遠的雙眸,則是被盡數染得血紅。

隨著元嬰境三階的氣息在屠遠的身上盡數的爆發而出,這些束縛屠遠的黑影,也終於是有些承受不住。

「啊。。。。。。」隨著屠遠的一聲怒吼,束縛在屠遠身上的這些黑影,便是盡數的爆碎開來。

屠遠的身形,猶如遠古魔神一般,緩緩地戰力。濃郁的殺意,在屠遠的身上釋放開來。屠遠之前的殺戮,原本就已經是讓屠遠積聚了無數的殺氣。只是那些殺氣的量,還處於可控的範圍之內。所以屠遠,也是不至於變成如今這般模樣。可是如今隨著大量的血腥之氣被屠遠吸收,屠遠的殺意,也是越加的濃郁起來。殺氣的濃郁程度,也是讓屠遠再也承受不住。

現在的屠遠,只能是盡量保持腦海之中的一絲清明,讓自己不至於沉淪在這殺意之中。 「看來還是小看他了。」高沉鈞此時,也是一陣苦笑。原本高沉鈞以為,自己的手段,是一定能夠束縛住屠遠,讓屠遠等到自己將所有事情都完成。雖然說到時候屠遠必定會有怨言,但是魔帥,他高沉鈞是必定要救的。

可是高沉鈞沒有想到的是,面對自己的束縛,屠遠居然是做出這樣的反應。尤其是在短時間內,屠遠更是連破三階。這一點,也是高沉鈞沒有想到的。

屠遠此時,則是宛若一道流光一般,朝著高沉鈞快速的飛去。這一次,他一定要阻止高沉鈞。

而高沉鈞此時,則是守在一個山洞之外,看著山洞之中的紅色光幕。猶如心臟一般,不斷的跳動。高沉鈞的眼神之中,也是有著越來越多的異樣的神采。

「高沉鈞。」此時的天邊,也是有著一道怒吼直接響起。隨後高沉鈞便是看到,滿身殺氣的屠遠,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真沒想到,你居然還留了這麼一招。」當看到屠遠的到來,高沉鈞的嘴角反倒是露出一絲微笑。對於屠遠的提升,高沉鈞自然是開心的。畢竟高沉鈞的心中,始終有一個身份,那就是屠遠的結拜大哥。雖然高沉鈞明白,今日這件事情過後,屠遠勢必會和他撕破臉皮,但是高沉鈞卻是始終希望,屠遠能夠好好的。

「你身上的殺氣,似乎有點重啊。」看著屠遠這樣子,高沉鈞也是嘆了一口氣,無奈的說道。

「別廢話,受死吧。」可是屠遠,卻是絲毫沒有理會高沉鈞。屠遠的拳頭之上,一道靈力直接涌動。隨後一道火拳,便是直接爆發而出。隨著屠遠修為的突破,屠遠的戰神訣的不滅肉身也是得到了大量的提升。雖然屠遠現在沒有大量的脈能之氣提升自己的力量,但是屠遠的力量,卻是已經突破到了四千斤。若是有著足夠的脈能之氣的話,屠遠的力量,甚至是能夠突破到五千斤。

不過即使是如此,如今屠遠的力量,配合著八荒勁的提升,屠遠這一拳的力量,更是已經達到了一萬兩千斤。之前閉關的時候,屠遠除了靈力之上的提升,屠遠的八荒勁,更是修鍊到了可以打出三倍力量的地步。就算是元嬰境八階或者九階的修行者,在面對屠遠這一拳的時候,都是要無比的小心。

可是在看到屠遠這一拳的時候,高沉鈞卻是不閃不躲。當屠遠的拳頭落下的時候,高沉鈞的手指便是輕輕的一點,隨後屠遠便是看到,自己的拳頭,居然是在高沉鈞面前,直接破碎開來。拳頭破碎所產生的勁風,只是讓高沉鈞的衣角,隨之飄了一下。但是對於高沉鈞,卻是沒有造成絲毫的傷害。

當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屠遠則是直接傻眼了。對於自己的這一拳,屠遠可以說是有著無比的信心。可是現在,高沉鈞卻是將屠遠的信心,全部碾碎。

「屠遠,我不想和你動手。你的實力,和我的實力實在是差距太大了,你阻止不了我的。」高沉鈞嘆了一口氣,無奈的說道。

「既然如此,那就試試看這一招吧。」屠遠說完,周身的靈力,便是盡數的爆發。深藍色的火焰,瞬間出現在屠遠的身上。屠遠的氣息,也是隨之暴漲起來。屠遠的身後,無數的火焰頓時爆發而出,在屠遠的身後,形成一個巨大的火焰佛身。

「炎陽佛身,炎陽佛拳。」屠遠說完,一拳便是直接轟擊而出。攜帶著無數火焰的一記拳頭,便是朝著高沉鈞快速的落去。

當看到這一道拳影的時候,高沉鈞也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在高沉鈞看來,若是不讓屠遠明白二人之間的實力察覺的話,屠遠應當是不會死心的。無數的黑影,瞬間包裹高沉鈞的全身。屠遠的炎陽佛拳落在高沉鈞身上,甚至連破掉高沉鈞身後的黑影,都是做不到。

可是就在此時,一道令牌,便是自己自火焰之中爆射而出,朝著高沉鈞身後的山洞快速的落去。

當看到這一幕的時候,高沉鈞的臉色也是大變。只是在高沉鈞想要出手的時候,無數的火焰羽翼,便是將其團團包裹而住。雖然這火焰羽翼,只是阻止了高沉鈞一瞬間。但是這一瞬間,卻是已經足夠。

這一枚令牌,直接插在了高沉鈞身後的山洞之中。而原本已經不斷震動的山洞,此時突然紅光大盛。隨後大量的封印之力,便是不斷的湧入山洞之中。

「不。。。」山洞之中,一道不甘的聲音直接爆發而出。因為進入篁嶺的關係,屠遠令牌之中的封印之力,可以說是極為強大。甚至比起外界這些天驕所有人的封印之力加在一起,都是弱不了多少。

而在高沉鈞將屠遠帶出去的時候,高沉鈞雖然有想過將屠遠的令牌拿走。但是因為當時屠遠將令牌收入了亡者之戒當中,所以高沉鈞也不好對屠遠出手。再加上高沉鈞對於自己的實力,有著一定的信心。所以高沉鈞也是沒有,將屠遠的令牌拿走。可是高沉鈞沒想到的是,因為自己的一個疏忽,居然出現了這樣的情況。

在獻祭了大量的鮮血之後,魔帥的封印也是削弱了不少。相信過不了多久,魔帥便是能夠突破封印。可是隨著屠遠如今的這麼一出的出現,魔帥的封印,則是被再度加強。

「屠遠,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啊。你這樣,會害了自己的。」此時的高沉鈞,也是徹底的慌了。雖然說高沉鈞擔心魔帥,但是高沉鈞更擔心的,卻是屠遠。

因為此次遠古遺迹的獎勵,便是靈力。所注入封印之中的封印之力越多,所能獲得的精純靈力也是越多。因為進入篁嶺的關係,屠遠令牌之中的封印之力,也是達到了一個極為龐大的量。那麼整個封印之中所反哺出來的靈力,也將是達到一個極為龐大的量。而這樣龐大的靈力,絕對不是現在的屠遠能夠承受的。

若是屠遠沒有突破到元嬰境的話,或許還好上一些。畢竟屠遠的修為,應當是不止於金丹境。可是如今隨著屠遠在遠古遺迹之中吸收大量的靈力,已經是讓屠遠的修為,達到一個接近飽和的狀態。此時的屠遠,若是再吸收這些精純的靈力的話,那麼絕對是會將屠遠的整個身體,都是給撐爆。 當聽到高沉鈞這句話的時候,屠遠也是有些傻眼了。屠遠也是不明白,高沉鈞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不過接下來,屠遠便是明白,高沉鈞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了。因為封印之中,已經是有著極為龐大而海量的靈力,朝著自己的身體之中湧來。

原本屠遠以為,自己炎龍訣吸收靈力的速度,已經是夠快了的。可是眼前這樣龐大的靈力,卻是根本不是他炎龍訣能夠來得及吸收的。大量的靈力,不斷的湧入屠遠的丹田之中。甚至連屠遠的身體,都是被靈力塞滿。

幾乎是片刻的時間,屠遠的第四枚金丹,便是直接碎裂開來。甚至屠遠連凝聚元嬰都來不及,屠遠的第五枚金丹,便是隨之爆碎開來。

而屠遠的第六枚,第七枚,第八枚,第九枚金丹。也是在海量靈力的注入之下,快速的破碎開來。金丹的破碎,讓屠遠的身體,承受了劇烈的痛苦。如果不是因為屠遠修鍊了戰神訣,恐怕屠遠的身體,也是難以承受如此的傷痛。

然而這樣卻並沒有結束,隨著大量靈力的湧入,屠遠的皮膚之上,都是隱隱有著一絲絲的鮮血滲出。要知道,屠遠經過換膚之後,屠遠的皮膚,可以說是極為強韌。可是如今,屠遠這樣的皮膚,已經是有些承受不住這些狂暴的靈力。這樣的情況,也是足以說明屠遠所承受的靈力的強大。

「屠遠。」此時的高沉鈞,也是無比驚慌的看著屠遠。屠遠這樣的情況,也是讓高沉鈞無比的擔心。此時的屠遠,就彷彿是一株風雨飄搖的小草,隨時都有可能被連根拔起。

高沉鈞此時,也是顧不得多少。直接來到屠遠的身後,高沉鈞的手掌,直接按在了屠遠的背心。屠遠的神魂之力,便是不斷的攀升。似乎此時此刻,高沉鈞的神魂之力,已經是和屠遠的神魂之力,都是融合在了一起。

屠遠體內的第四枚元嬰,也是在高沉鈞的幫助之下,緩緩凝聚成型。而高沉鈞的臉色,則是變得極為慘白。想來幫助屠遠,也是讓高沉鈞造成了龐大的消耗。若是只有靈力的消耗的話,高沉鈞還不至於如此。可是如今幫助屠遠凝聚元嬰,消耗的可是高沉鈞的神魂之力。神魂之力對於修鍊者來說,都是極為珍貴。神魂之力的缺失,對修鍊者的實力的影響,可以說是極為嚴重。

然而現在高沉鈞,卻是顧不得多少。高沉鈞的身後,一道虛影直接顯現出來,隨後這一道虛影,便是直接進入屠遠的體內。而隨著這一道虛影進入屠遠的體內,屠遠的神魂,似乎是被硬塞進來一個龐然大物。屠遠的神魂,神魂之中,似乎有著一股撕裂的疼痛傳遞而出。

不過此時屠遠的第五枚元嬰,已經是完全成型。甚至是第六枚元嬰,都是在不斷的成型。屠遠眉頭緊緊的皺起努力的承受這樣的痛苦。屠遠自然是明白,高沉鈞究竟在做什麼。屠遠自然也明白,高沉鈞這樣做,會對高沉鈞造成多嚴重的傷害。但是屠遠也是明白,現在的自己,若是有任何的異動。恐怕不管是高沉鈞,還是自己,都是會受到極為嚴重的傷害。

所以屠遠固然是不願意高沉鈞這麼幫自己,但是屠遠唯一能做的,就只有靜靜的等待。而此時的第七枚元嬰,也是不斷成型。甚至連第八枚元嬰,都是不斷的成型。

屠遠的氣息,則是不斷的攀升。屠遠的壁障,則是一層層的突破。

這樣的情況,屠遠也是從來沒有想過的。畢竟這一天之內,自己實在是承受了太多的驚喜。自己從原來的金丹境九階,突破到現在的元嬰境八階。這對於屠遠來說,原本就是一個奇迹。可是這個奇迹,居然還在繼續。

隨著屠遠第八枚元嬰的凝聚,屠遠的第九枚元嬰,也是緩緩地開始聚攏。但是這精純的靈力,卻是並沒有就這麼結束。

因為屠遠注入的封印之力,實在是太過強大。所以這一次反哺的靈力,也是異常的強大。若是沒有高沉鈞幫助的話,相信屠遠根本沒有辦法,將這些靈力徹底的吸收。就算如今在高沉鈞的幫助之下,屠遠吸收起來這些靈力,都是極為困難。

而當屠遠的第九枚金丹凝聚成功的時候,屠遠的身上,便是有著一道極為強大的氣勢爆發而出。隨後屠遠的頭頂上方,便是有著一道道黑雲不斷的匯聚。

「這是,天劫?」當看到這一道黑雲的時候,屠遠也是直接傻眼了。屠遠明白,想要從元嬰境,突破到踏虛境,必須要經歷過一次天劫。畢竟踏虛境強者,已經是天地鎖不容。可是屠遠沒有想到的是,自己前一天還是金丹境強者,后一天,自己就變成了踏虛境強者。這樣的情況,一時之間也是讓屠遠有些難以接受。

「天劫?」高沉鈞看到這一幕的時候,也是有些傻眼了。畢竟高沉鈞也是沒有想到,這些靈力的注入,會讓屠遠突破到踏虛境。若是其他的情況的話,高沉鈞或許還有其他辦法,但是面對這天劫,高沉鈞卻是一點辦法都沒有。畢竟若是有他人干預的話,會使天劫的強度,不斷的提升。而且干預的人實力越強,那麼天劫的威力,也都是會越發的強大。

高沉鈞如今的實力,縱使已經不懼天劫。但是屠遠,卻是沒有到達這樣的實力。所以面對這天劫,高沉鈞也是不敢參與。尤其是如今神魂缺失的情況之下,高沉鈞更是沒有辦法,保證屠遠絕對的安全。那也就是說,這一次的天劫,需要屠遠獨自一個人承受。

看到高沉鈞退開,屠遠也是無比的無奈。若是換做平時的話,修鍊者突破到踏虛境,必定會為應對天劫,做出無數的準備。可是現在,屠遠在一天之內連破十階,也是使得,屠遠根本沒有機會。做出任何的準備。所以屠遠如今,也只有強行將眼前的天劫接下。

只是屠遠之前突破的時候,屠遠承受了大量靈力的衝擊,如今屠遠的身體,可以說是傷痕纍纍。想要接下這一道天劫,屠遠也是沒有多少的信心。

「怎麼會出現天劫。」站在遠古遺迹之外的白眉藥王,眉頭也是緊緊的皺起。對於遠古遺迹之中出現天劫的情況,白眉藥王也是沒有想到。不過白眉藥王知道的是,天劫出現,必定會影響封印的強度。一旦封印被影響,那麼魔帥,便是很有可能突破封印。 而此時整個遠古遺迹的上空,早已是天雷滾滾。陣陣雷聲,不斷轟鳴。

「這是,天劫?」當看到這一幕的時候,遠古遺迹之中的這些天驕,也是紛紛心神震動。畢竟眾人都是修鍊者,對於天劫這東西,相信也陌生不到哪裡去。畢竟天元大陸的這些天驕,家族之中都是有著踏虛境強者的。

「怎麼會出現天劫?」當看到這一幕的時候,何憶葒和雲惜雪二女,也是無比的好奇。因為在這天劫之下,二女也是感受到了一股極為熟悉的氣息。二女甚至連想也不用想,便是可以斷定,天劫之下的男子,必定是屠遠。

可是他們奇怪的是,之前他們見到屠遠的時候,屠遠還只是金丹境。為什麼在短短的一天時間裡,屠遠便是突破到踏虛境。

不過屠遠突破,他們也是不能坐視不管。所以此時,二女也是快速的朝著屠遠飛去。看著滾滾的劫雷,二女也是無比的擔心緊張。

「你們來了?」當看到二女過來的時候,高沉鈞也是沖著二女笑了笑。高沉鈞自然是知道,二女和屠遠之間的關係,所以對於二女,高沉鈞也是極為友善。

「大哥,屠遠他怎麼樣了。」二女此時,也都是無比擔心的看著屠遠。

「不知道,天劫這一關,誰都幫不了他。」高沉鈞的面色,也是略微有些凝重。

而此時的屠遠,則是取出大量的小憨蛋和大還丹,一口服下。屠遠身上的傷勢,則是快速的恢復。而此時第一道天雷,則是快速的落下。

深藍色的雷電,宛如一條巨蟒一般,直接快速落下。雷電轟鳴,直接在屠遠身上炸裂開來。屠遠的皮膚之上金光大盛,隨後一口金鐘,便是瞬間出現在屠遠的身上,將屠遠團團包裹而住。

雷電落下,這一道金鐘之上,便是有著密密麻麻的裂紋出現。當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屠遠的臉色,也略帶一絲凝重。自己金鐘的防禦力有多強,屠遠也是極為清楚。可是現在,僅僅是第一道雷劫,便是讓自己的金鐘之上,出現如此之多的裂紋。所以屠遠也是不敢想象,接下來幾道雷劫的威力,究竟有多麼強大。

而此時,第二道雷劫已經是毫不留情的落下。隨著這一道雷劫的落下,屠遠身上的金鐘,便是直接破碎開來。漫天的金光,自金鐘之上爆發而出。一口鮮血,自屠遠的口中噴出。

在屠遠被雷劫命中的一瞬間,同樣是有著不少的雷電,直接落在了屠遠身邊的這個山洞之上。山洞之上的封印,也是略微鬆動了起來。

只是此時此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是在屠遠的身上,絲毫沒有察覺到,屠遠身後的山洞的變化。唯有白眉藥王,臉色凝重。身為封印的守護者,白眉藥王也是清晰的感受到,封印的鬆動。若是繼續下去的話,恐怕這一次。魔帥是真的要破封而出。

這個時候,第三道天雷則是快速的落下。第三道天雷之中,已經是出現了一絲紫意。當看到這一絲紫色的時候,屠遠也是無比的擔心起來。眼前的這一道紫色雷電給屠遠壓力,遠比之前的那兩道雷電要強大。屠遠此時,也是全力以赴,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屠遠的靈力,盡數的運轉。大量的火焰,自屠遠的身上升起。強大的靈力,沖霄而起,對著眼前的這一道雷電,直衝而出。靈力和雷劫直接撞擊在一起,靈力便是直接崩潰開來。雷電落在屠遠的身上,屠遠的口中,大量的鮮血噴吐而出。

甚至連屠遠的皮膚之上,都是有著一道道的血痕出現。當看到這樣的情況的時候,雲惜雪和何憶葒也是將拳頭緊緊握起。而此時的屠遠,也是緩緩地站了起來,朝著天上的雷雲看去。眼前自己的這一道雷劫,乃是四九天劫。所以接下來,屠遠還是需要承受一道雷電。而一旦接下這麼一道雷劫,那麼也將是意味著,屠遠成功的進入踏虛境。

而此時此刻,屠遠身後的山洞之中,封印之力已經是極為薄弱。屠遠此時,也是察覺到了身後的情況。對於這樣的情況,屠遠極為無奈。但是屠遠明白,在天劫面前,自己想要阻止眼前的封印破碎,根本是一點辦法都沒有。魔帥出世,已經是註定的事情。

所以此時的屠遠,也是將所有的注意力,都是集中在了雷劫之上。

此時天空之中,黑雲便是越加迅速的凝聚起來。一道越發恐怖的波動,在天空之中擴散開來。甚至連屠遠站在這雷劫之下,都是能夠察覺到巨大的壓力。

一道紫色的雷電,直接落下。屠遠的身軀,被雷電盡數包裹。

「啊。。。」一道極為痛苦的嘶吼,在屠遠口中爆發而出。屠遠的經脈骨骼,都是在雷電的洗禮之下,變得越發的孱弱起來。屠遠的身軀,似乎隨時都要破碎一般。

然而此時,屠遠的腦海之中,卻是有著一股執念。也正是這一股執念,始終支撐著屠遠。屠遠的牙齒,始終緊緊咬著。一絲絲的鮮血,自屠遠的嘴角溢出。

然而屠遠的雙眼,卻是始終看著天上的雷電。為了自己的父母,屠遠這一次,無論如何,都是要堅持下去。

而隨著雷雲緩緩地散去,屠遠的身軀之中,都是有著一道道的雷光流轉。

「沒想到,這小子居然是挺過來了。」當看到屠遠居然是將雷劫接下,高沉鈞也是無比的意外。而屠遠此時,身上的氣息,也是不斷的加強。這也將代表著,屠遠的修為,將成功的突破到踏虛境。

而此時,屠遠身後的封印,也是越加的薄弱起來。封印之上的躍動,越加的強大起來。隨後一道道裂紋,便是出現在封印之上。隨後一聲巨響,便是直接爆發而出。一道滔天的黑影,自封印之中一躍而出。

「桀桀,本帥終於出來了。」這一道黑影,逐漸化作人形。一道魔影,便是出現在眾人的面前。此時屠遠眾人的臉色,也是紛紛大變。因為眼前的這個魔帥,似乎並非是踏虛境九階,而是悟天境。

踏虛境和悟天境,雖然僅僅只有一個境界之差,但是二者的差距,卻是極為龐大。在悟天境的眼中,踏虛境強者,就只是螻蟻而已。 「怎麼會這樣。」縱使白眉藥王身為這遠古遺迹的守護者,都是沒有想到,魔帥居然藏得如此之深。如今魔帥突破封印,那麼整個遠古遺迹之中的天驕,想必都是會受到魔帥不遺餘力的攻擊。而凡是能夠進入遠古遺迹的天驕,可以說都是整個天元大陸的天驕,天元大陸的未來。

可是現在,這些天驕卻是這麼暴露在魔帥的面前,成為魔帥的出世的祭品。這一點,對於整個天元大陸來說,無疑是一場劫難。

如今天元大陸之中的天驕,都是神色難看,不知道如何是好。就算是屠遠,如今縱使已經突破到踏虛境。但是在在魔帥面前,依舊是如螻蟻一般。充其量,只是一隻大一點的螻蟻罷了。

「怎麼樣,嘚瑟夠了沒。」然而此時的高沉鈞,卻是從人群之中緩緩的走了出來,對著魔帥淡淡的說道。

當聽到高沉鈞這句話的時候,眾人的臉色都是不由一變。眾人明白,說出這句話,會讓魔帥掀起怎麼樣的怒火。一旦魔帥發怒的話,後果絕對是不堪設想。

「吾主。」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魔帥卻是單膝下跪,對著高沉鈞無比恭敬的說道。當聽到這句話的時候,不光是屠遠,還是在場的天驕,臉色都是徹徹底底的變了。

原本屠遠以為,高沉鈞或許是投靠了域外魔族。對於高沉鈞的墮落,屠遠是極為不屑的。甚至屠遠還有想法,將高沉鈞救出來。可是現在聽到高沉鈞這麼一句話,屠遠也是覺得,自己的三觀,被徹底的刷新了。

「嘚瑟完了還不快走,留在這裡丟人現眼嗎?」而此時的高沉鈞,則是繼續淡淡的說道。可是在聽到高沉鈞這段話之後,魔帥的臉色,也是不由隨之變了。

「吾主,這裡的這些天驕,可都是天元大陸的未來啊。」魔帥顯然是有些不甘。畢竟如今整個遠古遺迹之中,可是聚集了大量的天元大陸的天驕。若是能夠將他們盡數擊殺的話,對於天元大陸來說,絕對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我說走,你聽不明白嗎?」然而此時,高沉鈞的眼神便是微微眯起。隨後一道氣勢便是自高沉鈞身上瞬間爆發而出。雖然屠遠等人,對這一道氣勢沒有絲毫的感覺。但是當魔帥感覺到高沉鈞的怒意之後,整個身體,都是瑟瑟發抖起來。想來當初,在高沉鈞的手中,魔帥也是吃了不少的苦頭。

「遵命。」此時的魔帥雖然不甘,但也只能是咬牙切齒的說道。隨後魔帥的身形,便是直接化作一道流光,直衝雲霄。而隨著魔帥的出世,遠古遺迹之中的封印,便是完完全全的破碎。大量的傳送之力,出現在眾人的身上。這些天驕,則是被紛紛傳送出去。

屠遠的身形,也是在高沉鈞面前,逐漸消失。

「兄弟,對不起。如果有來生的話,我再向你道歉。」看著屠遠的身形,高沉鈞也是微微一笑,隨後高沉鈞的身上,便是出現大量的黑氣。當這些黑氣將高沉鈞的身體包裹之後,高沉鈞的身體,便是不斷的額變得模糊。隨著黑氣的消失,高沉鈞也是逐漸消失在遠古遺迹之中。

「屠遠,你沒事吧。」當看到屠遠出來,白眉藥王也是著急的問道。白眉藥王最為擔心的,就是屠遠的情況。之前在他看來,這一次的遠古遺迹,域外魔族固然會出手,但是域外魔族最多只是派過來幾個元嬰境的魔將。可是誰曾想到,這一次,魔帝居然親自出手。

不過最讓白眉藥王鬱悶的是,魔帝雖然沒有成功破開封印。但是自己的徒弟,倒是將魔帥的封印,成功的破開。這樣的情況,對於白眉藥王來說,也是相當鬱悶的。

「我沒事。」屠遠搖了搖頭,不過屠遠的情緒,卻是始終有著一絲低沉。之前發生的事情始終盤旋在屠遠的腦海之中,久久不能散去。屠遠不知道,自己該如何面對高沉鈞。畢竟這一天所發生的事情,實在是超出屠遠的想象。屠遠根本不能想到,以前和自己說說笑笑的高沉鈞,其身份居然是魔帝。

但是縱使如今,知道了高沉鈞的身份。屠遠對高沉鈞,卻是始終恨不起來。雖然之前高沉鈞的確是用氣勢壓制住了魔帥,但是屠遠卻是能夠感受到。高沉鈞身上所傳遞出來的虛弱之感。而屠遠也是明白,高沉鈞的虛弱,全是因為自己。今日自己如果沒有高沉鈞的幫助的話,那麼相信屠遠,今日必定會在靈力的衝擊之下爆體而亡。至於突破到踏虛境,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尤其是高沉鈞之後對魔帥的阻止,更是讓屠遠覺得。高沉鈞依舊是以前的那個高沉鈞,而並非是自己想象之中,那個殺人不眨眼的魔帝。

「屠遠,你怎麼樣了?」此時的何憶葒和雲惜雪,也是紛紛趕到。二人對於屠遠的情況,也是無比的震驚。但是二人現在最想要知道的是,屠遠到底有沒有事。之前的雷劫,二女都是看到,對於屠遠的情況,二女也都是極為擔心。如今看到屠遠平安無事,二女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你們兩個來了。」看著二女,屠遠心情也是有些複雜。之前高沉鈞出現的時候,屠遠也是無比擔心二女的情況。如今看到二女平安的出現在自己的眼前,屠遠也終於是鬆了一口氣。而二女此時,也不再是那一副針鋒相對的模樣。雖然說二女並沒有經歷什麼危險,但是在看到屠遠遭遇雷劫的時候,二女的擔心也是一樣的。

雖然二女為了屠遠爭風吃醋,但是在看到對方對屠遠的關心,不比自己弱上多少之後,二女之間的仇視,也是再度化解。此刻看到二女和睦的模樣,屠遠的心裡,也是有著一絲小小的欣慰。畢竟二女都不是不講道理之人,二女互相接受對方,也是屠遠熱衷於看到的。

不過既然二女化干戈為玉帛,那麼屠遠自然,是沒有躲著二女的必要了。 「屠遠,不知道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此時的何憶葒,也是開口對屠遠問道,如今屠遠已經是突破到了踏虛境,屠遠和他們之間沒有差距的時候,她們想要知道屠遠的行蹤,已經是極為困難。如今屠遠更是突破到踏虛境,二女和屠遠之間的差距,也是越來越大。

對於屠遠的失蹤,二女也是無比的擔心。她們好不容易找到屠遠,所以這一次,她們也是無比害怕屠遠會再度消失。尤其是經歷了屠遠的失蹤之後,二女對於屠遠,也是無比的擔心。當然,最為重要的還是,二女不想要和屠遠分開。

「這個,我也不清楚。」然而此時,屠遠也是有些尷尬的說道。畢竟屠遠已經是習慣了在江湖之中漂泊,所以屠遠的心裡,也是沒有一個目的地。

「如果你不知道要去哪裡的話,我倒是建議你去一個地方。」白眉藥王此時,則是緩緩地開口說道。

「哦,師傅所說,究竟是何處?」聽到白眉藥王這麼說的時候,屠遠也是帶著一絲好奇。

「炎城。」白眉藥王鄭重的說道。

「炎城,師傅你說的,莫非是炎城孫家。」當聽到白眉藥王這麼說的時候,屠遠也是想起來一個人。當初屠遠能夠進入寒霜派,靠的便是孫業的幫助。只是這些年來,孫業因為回到了炎城,所以屠遠和孫業之間的聯繫,便是斷了開來。

「不錯,如果我們沒有記錯的話,三個月以前,孫業應當是在找你的。」此時的白眉藥王,也是緩緩地開口道。「如果我記得不錯的話,當初你能進入寒霜派,靠的應該就是孫業的幫助。如今孫業和他的兩位哥哥,競爭孫家的家主之位。想來現在,孫業也是最為需要你幫助的時候。」

「若是你只有金丹境,甚至就算是元嬰境,我都不會讓你前去。不過如今你既然已經是突破到了踏虛境,那麼相信你也是可以應付大部分的敵人。至少就安全來說,應當是無虞。」

「如果你願意的話,那麼你便前往孫家,助孫業一臂之力吧。至少到時候孫業成為家主,對於你來說,應當是沒有什麼壞處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