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就算你們實力強橫,但我們人數也不少。」

那名女修仍然沒有察覺到對方的危險性,仍然硬著頭皮爭辯。

「說的不錯,那你就去死吧!」

咻!

話音一落,勁風大起,金服男子身形倏地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他直接出現在那名女子身前,一掌拍下。

砰!

這名長相姣好的女子根本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一道掌印轟破頭顱,霎時香消玉殞。

「現在,誰還有意見!」

金服男子冷眼掃過,無形的煞意瞬間瀰漫開來。

「你……」

其餘散修臉色大變,頓時驚地四散開來,望向眼前的金服男子,滿是駭然。

他們沒有想到,眼前這人,一言不合就真敢大開殺戒,如同魔頭。

見狀,那為首的正道青年眉頭微微一皺,旋即回復如常。

遠處高空,雲憐月遠遠的將這一幕看在眼裡,心中也是悚然一驚,不由生起免死狐悲之感。

在這小秘境中,果然是弱肉強食,你死我活的局面,完全沒有任何規則道理可講。

「你們還有誰不服,站出來!」

金服男子一掌擊殺一名築靈境女修,眸光如電,掃視著其他散修。

其他散修目光閃躲,不敢直視,心中雖然憋屈萬分,一時卻無人敢出聲。

散修雖然人多,足足有二十幾人,但卻並沒有一名通玄境強者,無法和眼前這金服男子對抗。

當然,要是這些散修一齊上的話,未必沒有勝算,但沒有一名為首的強者的話,誰也不願意出頭。

畢竟,剛才那名女修,就是前車之鑒。

這就是他們的不足之處,雖然人多,但卻是一盤散沙,無法形成真正的力量。

「哼,那就給我滾遠點,否則別怪我手下無情了!」

金服男子冷喝一聲,驚人的氣勢席捲而出,籠罩向眼前眾多散修。

一眾散修面面相覷,最後終於有一人無奈的跺了跺腳,轉身離開。

隨著這人離開,其他散修雖然心中萬般不甘,卻也沒有勇氣出手,也只好被逼迫的接連離開此地。

「一群烏合之眾。」

金服男子面露不屑,這種情況他見多了,這些散修不過都是些投機取巧之輩,看似團結,但只要以雷霆一擊,打破他們的幻想,瞬間就會分崩離析。

此等手段,百試不爽。

「雜魚都走了,現在就剩下我們兩方。」金服男子轉身對著那名身著青色道服的青年說道:「一方一半,怎麼樣?」

「行。」

為首的青年眼神平靜,隨口答應。

畢竟,這片培元土範圍不少,二人又同為通玄境強者,沒必要為此生死相博。

「慢著。」

就在這時,咻的一聲,楚天腳下劍流如虹,瞬間降落在眾人面前。

本來正準備瓜分培元土的眾人,頓時一停,目光齊齊望了過來。

「嗯?」

「怎麼,一條中階妖將,也想要分一杯羹?」

那名金服男子眼神冷厲,不懷好意的沉聲道。

「那倒不是。」楚天頓了一下,繼續開口道,「不是分一杯羹,而是這裡的靈土,全是我的。」

「哈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話,就憑你?」

金服男子聞言,不怒反笑。

就算他身為通玄境強者,也不敢說全部吞下眼前這片培元土,眼前這條蛇,不過中階妖將,倒真是不知死活。

「是嗎?」

楚天眸光幽焰升騰,冷冷回視過去。

一雙蛇瞳,殺意如熾! 「你這是找死!」

金服男子怒不可遏,一條小小的中階妖蛇,竟然也敢挑釁他,簡直無法忍受。

當即便是厲嘯一聲,渾身衣袍翻飛,如一隻大鳥騰躍而來,雙掌成印,對著楚天的腦袋狠狠印下。

「鎮山印!」

雙掌連動,一大片金光呈現,隱約形成山嶽之象。

雙手拍來,就像攜帶著兩座巨山之威,鎮壓一切!

「滾!」

楚天吐氣開聲,滾滾如雷鳴。

隨著楚天張口,青黑妖氣洶湧而出,瞬間凝實成九條妖氣蟒影,每一具都擁有驚人的力量。

九蟒齊嘶,一齊撞上鎮壓而下的山嶽之象。

轟隆隆……

空氣震蕩,狂暴的力量四下席捲,一些實力不足的,身影甚至都開始有些不穩。

騰騰騰!

金服男子雙手間,異象破裂,震的翻身後退,望著楚天的神色,開始變得凝重。

「不過一條中階妖將,竟然擁有這般強大的實力,卻是小瞧了你。」

「既然如此,那此地的培元土,我承認你有資格分上一份。」

金服男子見對拼之下,竟然沒有佔到絲毫上風,不由語氣一變,轉而求和起來。

並非說他就真的怕了對方,而是此地除他之外,還有一名通玄境強者,沒必要拼的兩敗俱傷,便宜了別人。

「一份?」楚天眸光一閃,嘴角微微一揚,突然道:「你好像並沒有聽清楚我說的話。」

「我的意思是,這裡的靈土,都是我的!」

「你……」

「好好好,太過狂妄!」

金服男子熱臉貼了冷屁股,徹底被激怒了,眼神變得異常冰冷,像是能滴出水來。

隨後他咬牙對一旁的道服青年開口道:「這位道友,難道你還想坐山觀虎鬥嗎?」

「哎,看來是無法置身事外了。」

「沒辦法,只好勉為其難,先斬殺了這條妖蛇了。」

道服青年聳了聳肩,像是有些不情願一樣站了出來。

他自然更希望這金服男子和楚天拼個你死我活,再坐收漁翁之利,但眼下直接被點破,卻也只好站出來。

「就憑你們二個?」楚天絲毫無懼,反而戰意高揚。

這二人只是通玄境初期,而那魔道分身的境界本就是通玄境中期,施展真魔之身後,更是堪比通玄境後期。

比之眼前這二人的實力,不知道高多少,手段更是不凡,還不是一樣被他打跑。

就這兩名人類修士,完全入不了楚天的法眼。

楚天眼中流露出不耐,乾脆沖著剩下的所有人喝道:「我趕時間,你們一齊上吧!」

「原來只是個不知死活的傢伙。」

「哼,畜生就是畜生。」

聞言,二人一怔,旋即冷冷一笑,皆認為楚天只是個逞口舌之利,不知死活的傢伙。

「小畜生,那就成全你,一起上!」

金服男子隨後對身後的一眾邪魔修士吩咐道。

「畜生你MB,先殺了你!」

楚天終於動怒,這金服男子一口一個畜生,聽的他殺心大起。

嗡……

楚天身形瞬間綳直,隨後彎曲,如弓似槍,發出錚然之音。

咻!

隨後猛得一彈,身形剎那模糊,速度快如閃電,瞬間出現在金服男子面前,毒蛇如匕,對著喉嚨刺了下去。

「翻山印!」

金服男子目光一凝,有些吃驚於楚天的速度,但瞬間便反應過來,身形暴退。

同時雙手半托,金光大盛。

一道山嶽之象倏地浮現,如同托著一座巨峰,自下而上,朝著楚天砸來。

蓬!

楚天前竄的身影突然一陣顫動,瞬間變化成九具蛇影,蛇口氤氳著狂暴的妖氣漩渦,一同吐出。

轟!

山象消失,九具蛇影一陣模糊,但瞬間又凝實如初。

金服男子身形再次暴退,目光駭然。

隨後,九具蛇影合為一體,楚天氣勢暴漲,正要追殺而上。

「疾!」

一旁,那名道服青年雙手掐訣,口吐真言,腰間一柄寶劍出鞘,如一道青色閃電,形跡詭秘,射了過來。

「妖丹!」

楚天一回頭,本命妖丹射了出來,光華驚天,撞上射來的寶劍。

嗡……

道服青年射出的極品靈器飛劍,竟然被楚天的本命妖丹一撞之下,靈氣大失,跌飛回去。

「劍道,通玄!」

青服青年眸中精芒暴漲,一道本命玄氣射出,幻化成無數道小型法陣,滲入飛劍。

頓時,飛劍光華大現,發出清吟,隨後瞬間分化出幾十上百道劍影。

通玄境修士,真元通玄,是為玄氣,已經能自主凝成玄妙法陣,妙用無窮。

這柄寶劍被他以本命玄氣祭煉,自然也擁有種種奇效,雖非法寶,但比之一般的法器,威力卻遠遠超過。

與此同時,那金服男子也祭出一枚金色的寶印,也一樣是通玄寶物。

寶印上面刻印著無數的金色符籙,發出破空之音,轟然射來。

「哈哈哈,紫炎王蟒!」

楚天昂然無懼,驀地發出長嘯,聲裂長空,身軀瞬間變大,足有十丈之巨,遮天蔽日。

渾身氣勢更是猛得攀升,堪比高階妖將。

龐大的蟒尾一甩,直接抽飛砸來的金色寶印,隨後張口發出一陣長嘯,驚人的聲波直接將近百道劍道吹的七零八散。

「什麼?妖族傳承!」

二人瞳孔微縮,神情越發凝重。

難怪對方如此張狂,原來是擁有妖族傳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