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小姐回來了。」站在小仙島之下的小童說道。

「嗯,祖父和父親以及叔伯都在上面嗎?」白思瑤問。

這時候的她,柔美,輕和,美好的仿若不食人間煙火。

饒是小童看了好對年,這時候望見還是忍不住雙眼發直。

「我跟你說話呢。」見小童沒有立刻回答自己,白思瑤有些惱怒。

原本就因為慕雲傾而心情不好,現在連個小童都這麼遲鈍,她怎麼這麼背。

小童被白思瑤這麼一呵斥,立刻回過神來,忙應著,「在,在,都要在上面呢,小姐需要我先上去通報一聲嗎?」

「不用了,我跟大哥還有表哥直接上去就可以了。」白思瑤說著,飄然的身影已經躍上那懸於半空中的小島上。

小仙島上又是另外一片風光。

花草茂盛,仙鳥雀躍。

白思瑤卻沒有閑情去看這些,現在她憋了一肚子氣,就想著趕緊去跟祖父還有父親告狀,讓他們好好去收拾一下慕雲傾他們。

就算是跟仙閣要人,也要將慕雲傾要過來,任她折磨。

更何況還有墨華君的事情。

她怎麼也沒有想到,慕雲傾那個小賤蹄子竟然會是墨華君的弟子,那種人怎麼能配得上墨華君,而且還是個廢物,有什麼用。

想到墨華君以後的生活起居都是慕雲傾照顧,她就更加來氣。

「祖父,爹爹。」白思瑤進門就委屈的喊道。

殿內,眾人聽到白思瑤的聲音,全都看向了門外,接著便見到三個人進來了。

迎面便是白思瑤漂亮的臉蛋上發紅的眼睛。

「這是怎麼了?」白盛天問道。

「爹,我們沒有拿到天月豆薏。」白思瑤委屈的說道,那楚楚可憐的模樣,真是讓人心疼。

「怎麼回事?」白盛天見自己愛女如此樣子,又沒有拿到天月豆薏,不免感到奇怪。

他們小境仙島想要得到的東西,怎麼可能會失手?

一場拍賣會而已,不過就是比誰錢多,天月豆薏那應該是勢在必得的東西,即便有比他們小境仙島有錢的,也不敢得罪他們啊。

現在是怎麼回事?

白長行聽到自己女孫的話也是一愣,他皺起眉頭,臉色不悅,「思瑤,你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白思瑤便將在奪寶樓內發生的事情說了出來。

只不過是添油加醋更改了版本而已。

「什麼?竟然還有這樣的事?」白長行聽后,抬手捋著自己的白鬍子,眉頭緊緊皺起。

白思瑤可是他們白家的掌上明珠,更是有著辨認原石的本事,卻不想這世上還有比她更厲害的人?

倒是讓他感到新鮮了。

「這女子是什麼人啊?」白長行問道。

「是,是墨華君的徒弟。」白思瑤說到這裡更加委屈了。

那個小賤蹄子憑什麼能當墨華君的徒弟啊?

「你說什麼?」白盛天的音調變高了幾分。

「她是墨華君的徒弟。」白思瑤又說了一遍。

「你說的就是在修仙界傳遍了的那個廢物?明明沒有仙根,卻被墨華君收為弟子的?」白盛天臉色稍變。

「正是她。」白思瑤說道。

頓了頓,白思瑤又說道,「這個女子卑鄙無恥,在奪寶樓的時候甚至對錶哥下毒,讓我方寸大亂,這才讓鬼閣的花總使懲罰了,否則天月豆薏又怎麼會被他們奪走。」

「這件事我會去仙閣找尊主說的。」白長行開口道。

「祖父。」聽到白長行說要去仙閣,白思瑤立刻緊張起來,之前他們動手的時候就有一個仙閣的男子,指不定先回去說了什麼。

所以,她趕緊說道,「他們當中那個仙閣的弟子不知道會不會顛倒黑白,污衊我們,祖父,我們的確是對他們動手了,可也是他們先招惹我們在先,並不是我們要與仙閣過意不去,況且,我們也沒有傷著他們,只不過就是嚇唬他們一下而已,所以並沒有打傷仙閣的弟子。」

「嗯,我知道了。」白長行點點頭,臉上並沒有露出什麼表情。

一個修仙強者的氣度他還是有的,這點事情不足以讓他震怒,可心裡依然是很不順暢。

小境仙島的地位在修仙界也是不可撼動的,一個臭丫頭也敢公然和小境仙島的人為敵,不將他們放在眼中。

就是仙閣尊主也不會如此。

簡直是猖狂至極。

白長行眯了眯眼,就算此人是墨華君的徒弟也不行。

「思瑤,我待會就去仙閣找尊主,你放心吧,就一個臭丫頭,尊主還不會因為她而與小境仙島過不去,更何況你們也並未傷人。」白長行說道。

白思瑤乖巧的點點頭,之後又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白長行看出來了,便問道,「思瑤,你還有什麼事情想跟祖父說的嗎?」

「祖父,您,您之前不是跟父親商量,要跟仙閣聯姻么,將我嫁於墨華君,不知道祖父您……」

說到這裡,白思瑤便不出聲了,她不好意思的低著頭。

心裡卻萬分得意。

哼,那個小賤人不過就是墨華君的弟子,而她,則會是墨華君的良配。

以小境仙島的地位,她足以配得上墨華君了。

等著她與墨華君成親之後,看她怎麼收拾那個小賤人,將她趕出仙閣!

此時,白思瑤已經在心裡做好了打算。

白盛天聽到白思瑤提了此時,便也與白長行說叨了一下,「爹,這件事我們之前也商量過了,的確是應該去仙閣詢問一下尊主的意思。」

「也好,反正要去仙閣走這一次,那就一起說了吧。」白長行應著。

白思瑤這才放心下來。

她祖父親自去與尊主說這件事,尊主還會不同意?

慕雲傾,你就等著吧,以後有你好看的!

「好了你們先回去休息吧。」白長行揮了揮手,示意白思瑤等人先下去。

「是祖父。」白思瑤與白廷雋和白豐亭三人應過之後便離開了。

三人從小仙島上下來,剛落地,白廷雋便滿臉洋溢著笑容,「小妹,這次可是要恭喜你了,即將嫁於墨華君,那可是修仙界的傳奇人物,各大門派都要給與他幾分面子的。」

「哼,我看那個墨華君能娶到表妹,是他的福氣,表妹身份何等尊貴,那個墨華君呢?來歷不明,有誰知道他從哪裡來的么?多少人想要查他的過去都查不到,這麼憑空出現的一個人,能娶到表妹,不知道是他幾世修來的福氣。」白豐亭話中滿是酸氣。

他喜歡白思瑤這件事本就不是什麼秘密了。

現在聽著白思瑤要喝墨華君聯姻,心裡很不是滋味。

但也只敢說說。

他自是知道自己配不上白思瑤。

白豐亭的話白思瑤雖然很受用,但她也不喜歡別人這麼說墨華君。

在她心裡,墨華君身姿卓越,這天地間任何人都不如他一身白衣來的仙氣盎然,一張銀色面具更是讓人神往,想要知道他面具后的容貌。

這樣一個男子,面具后的容顏定然是天下最俊朗的。

白思瑤想到那飄渺的身影,心口處就撲通直跳,臉頰不由得泛紅。

她要讓天下人都知道,她即將嫁於墨華君為妻。

想著,白思瑤看了一眼白廷雋和白豐亭。

「大哥,表哥,你們幫我一個忙,將我與墨華君之後有婚約的事情散出去,讓修仙界的人都知道,如此到時候仙閣也好,墨華君也好,想要推辭都不行,若是不同意,就是拂了小境仙島的面子。」白思瑤說道。

然而,白廷雋和白豐亭聽見這話,皆是一愣。

「思瑤,你這豈不是在拿自己的名聲開玩笑?」白廷雋不贊同。

「是啊表妹,這些話要是傳出去了,讓修仙界的人都知道,到時候墨華君卻不同意聯姻,那你的名聲……」白豐亭想要組織,卻被白思瑤呵斥了一通。

「什麼叫不同意,我是小境仙島最受寵也是仙資最好的女子,就算是整個修仙界,也難以有人能比的上我,你剛剛不是也說,墨華君能娶到我是他的福氣嗎?」

「話是這麼說,可表妹,你出這樣的主意不也是因為害怕墨華君不同意么,你……」白豐亭欲言又止,忙看向白廷雋,讓他說話。

白廷雋也是明白白豐亭的意思,便開口道,「思瑤,這件事萬萬不可,你也不要一時衝動,還是等祖父去了仙閣之後再說吧。」 白思瑤沒有想到兩位兄長都否認了自己的想法。

不過,再想想也是,還是等著祖父回來再說吧。

於是,她便說道,「那我先回去休息了,這次出行被慕雲傾那個賤丫頭氣得不輕。」

「嗯,回去好好休息。」白廷雋說道。

「表妹,我讓廚房給你準備些補品,等你休息好了之後可以吃。」白豐亭殷勤的說道。

「謝謝表哥。」白思瑤說完,腳下御劍,朝著自己的宅院而去。

白廷雋和白豐亭也分別離開。

而小仙島內。

大殿之上一片沉寂。

大家臉上都是一片死氣沉沉。

這次,他們不僅沒有得到天月豆薏,還差點得罪了鬼市的人,幸好只是在奪寶樓內發生了這些事情,否則他們小境仙島就要失去進入鬼市的資格了。

那個慕雲傾還真是不識好歹。

「爹,現在我們要怎麼辦?沒有拍到天月豆薏,您的進階就很難突破了,除非有神品丹藥,就算沒有神品,仙品高級的丹藥也可以啊。」白盛天說道。

白長行自然也是在為這件事心焦。

原本他讓白廷雋三人去拍賣天月豆薏,以為十拿九穩,誰能想到中間出現個慕雲傾將天月豆薏搶走了。

這天月豆薏對他來說十分的重要,他所修鍊的功法,以天月豆薏來突破等階是最好的,甚至比仙品高級丹藥要有用,當然比不過神品丹藥,只是……這神品丹藥就現在修仙界來說,也就只有兩三顆,他們小境仙島沒有那個緣分得到。

要是有機會進入醫仙谷,說不定還能弄到一顆。

偏偏這世上,除了醫仙谷的谷主,其他人根本就找不到位置在哪裡,就連待在裡面惡毒徒弟也不知曉,更別說是出來之後的了。

這個醫仙谷簡直比鬼市還神秘。

想到此,白長行就覺得腦袋疼。

好好的一件事情,就被慕雲傾給搞砸了,現在他不能進行突破,對小境仙島來說就又少了一份保障。

伏海老怪那個傢伙現在都已經到了大乘了,他還在元嬰,這怎麼能行?

「我這次去仙閣,嘗試著與尊主商量,看看能不能從慕雲傾手中買下天月豆薏。」白長行說道。

「爹,就算她賣,也必然是獅子大開口。」白盛天說道。

「錢我們小境仙島不缺,怕的是她不肯賣,那個丫頭簡直就是我們小境仙島的剋星,她難道不知道小境仙島在修仙界的地位嗎?還敢如此張揚,以為拜了墨華君為師就可以為所欲為了?」白長行說到這裡便極度的氣憤。

原本他對慕雲傾還沒有如此惱怒,可一想到她將自己突破所需的天月豆薏拿走了,他的心裡就不是滋味。

「行了,我現在先去仙閣,到時候看看事情會是什麼樣的吧。」白長行說著起身,一道身影輕飄飄的就移到了門口,再轉眼,人已經消失不見的。

殿內的其他人同時也被白盛天給遣散了。

小境仙島幾百年來,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讓人糟心的事情。

……

慕雲傾和容衍兩人往伽羅大陸趕去,這一路上倒是沒有日夜兼程,走了七天多才到了蒼國都城外。

這一段時間,戰事依舊沒有停止的趨勢。

很明顯,蒼北越得到蒼雲瑤的協助,即便是自己獨自面的一個國家,還是能夠有取勝的機會。

可是蒼國和軒國則只能靠打仗。

修仙者是不可以參與到國家交戰當中的,想蒼雲瑤拜入的鬼門司,一直都不按照修仙界的章法辦事的,也管不了。

只不過,如此下去,只會讓百姓處在水深火熱當中。

慕雲傾進城的時候,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戰事的原因,覺得城內蕭條了不少,來往的人也沒有以前那麼多了。

「這場大戰什麼時候能夠結束呢。」慕雲傾嘆息了一聲。

「我們也只能旁觀,再或者阻止蒼雲瑤,可是蒼雲瑤我們並不能確定其行蹤,想要真正阻止她也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殺了她。」容衍的話一陣見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