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對……呃.不對……」那錦服長發青年本來點了點頭.但是很快.他彷彿是想起了什麼.臉色猛地變得更加難看了.連連搖頭道.

於雷從座椅之上站了起來.抬起腿一步一步邁下台階.同時輕聲道:「你知道.我最不喜歡的事情.便是有人猜測我的心思.」

那錦服長發青年此時臉色如同白紙一般.看到於雷從台階上向著自己走來.身體便是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

「小心.不要摔倒.」於雷的聲音響起.而就在他聲音響起的同時.他的身形也是出現在了錦服長發青年的身前.一隻手輕輕地按在了對方的胸前.「王子豪.如果現在不是用人之際.我一定會將你的心臟摘下來.聽聽他跳動的聲音.但是算你幸運.你逃過一劫.不過再有下次.你就不會像這次這樣輕易保住性命了.」

「謝謝城主.謝謝城主.」聽到於雷的話語.錦服長發青年的臉色又白了一些.連連點頭.「我一定不會再胡亂猜測你的心思.」

於雷冷冷一笑.轉過身去.這時候錦服長發青年才微微鬆了一口氣.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感覺到周圍的人看他有些不對.而他自己也感覺到自己的雙頰之上似乎有著什麼液體在往下流淌.伸手一抹.一聲尖利的慘叫從他的口中爆發了出來.

不知道什麼時候.他的兩隻耳朵已經不見了.就連耳畔的鬢髮也是被剃得乾乾淨淨.他是在摸到這鮮血之後.才感覺到劇痛從雙耳之上傳來.整個人捂住耳朵在地上開始瘋狂地打滾.

「既然平時不帶耳朵.那這雙耳朵不要也罷.」於雷的目光掃過其它幾人.被他盯到的人都是簌簌發抖.不過於雷最終卻是沒有什麼動作.只是將右手輕輕一甩.一道血線出現在了地上.「你們準備一下.我倒是要去看看.這燕王盟的真正老闆面子到底有多大.」 ?朱萌萌的魅力果然夠大.不但馮婉被這個小傢伙徹底地迷住.嫌棄朱毅給她做的衣服實在是太差.乾脆用自己之前搜集來的一些珍稀材料給朱萌萌做起新衣裳來.就連曹宇這個並不是特別善言語的傢伙.也是兩個眼睛之間閃爍著星星.乾脆趁著這會兒沒事兒的功夫.拉扯著朱毅給朱萌萌煉製了一塊八卦玉牌.

這八卦玉牌按照曹宇的想法.煉製成了一個防禦性質的靈器.不過裡面的刻印並非是朱毅自己所知道的任何一個刻印.而是曹宇將陣法直接刻在了其中.來代替了傳統的刻印.從這一點上來說.朱毅倒是挺佩服曹宇的.對方在研究陣法的同時.還會將煉器師的一些東西拿來相互印證.舉一反三.

那一次性陣法其實就是煉器術的一種運用.借用捲軸為介質.將陣法封印在其中.只要用靈氣激活.就能夠直接釋放出來.

當然.這種封印陣法的技術.還是屬於曹宇的絕活兒.雖然他不介意告訴朱毅.但是朱毅也知道貪多嚼不爛的道理.自己已經學了太多的東西.在沒有完全吃透之前.根本沒有必要再去碰陣法了.

不過這倒是給朱毅開啟了一條新的思路.之前朱萌萌就已經能夠做到將原本已經做好的刻印進行逆轉或者修改.但是朱萌萌這種修改是基於她自己的本能.她只能夠做出來.卻沒有辦法告訴朱毅這是怎麼去做的.或者她為什麼要這麼做.

但是曹宇卻是給了朱毅一種思路.那就是將來可以將刻印和陣法結合起來對照進行解構.說不定就能夠破解刻印中的一些難以理解的部分.

那八卦玉牌掛在朱萌萌的脖子上一盪一盪的.倒是讓這個粉嘟嘟的小傢伙看起來更加地可愛了.而且馮婉是用天蠶絲混合一些上等的錦緞給朱萌萌做了一件萌萌的宮裝.樣式則是參考了慕容曉曉平日里穿的那些.現在的朱萌萌看起來活脫脫就是一個更加小巧可愛的慕容曉曉.

想到慕容曉曉.朱毅也不由得跟馮婉和曹宇聊了起來.以慕容曉曉半步武聖的實力.在這天道空間的無數少年天才之中.也覺得算得上是天才之中的天才了.但是到現在為止.居然沒有看到慕容曉曉等人點燃靈值榜.

王力當初也是和朱毅交過手.朱毅是打死也不相信王力會連這一千點靈值點都賺不到.

或許對方也可能跟自己一樣.被困在了哪個極端的地方而已.

就在朱毅正準備帶著朱萌萌去休息的時候.他的臉色卻是微微一冷.朝著馮婉等人笑了起來.而馮婉和曹宇這個時候也已經反應了過來.目光都朝著店門的方向看了過去.

「巨靈城城主於雷前來拜訪燕王盟.」一個聲音響了起來.直接傳入了店裡.

「看來是真砸場子來了.」朱毅將朱萌萌抱了起來.冷笑著道.

「把萌萌送到後邊去吧.我先去應付著.」馮婉有些擔心朱萌萌的安全.向著朱毅示意道.

「不用了.萌萌能夠照看好自己.」讓馮婉有些沒有想到的是.朱毅竟然輕輕地搖了搖頭.拒絕了自己的提議.

「她這麼一個小丫頭.要是真的動起手來……」曹宇也沒有想到朱毅會讓朱萌萌留下來.便也開口向朱毅勸道.

「真的不用.說不定這小傢伙會讓你們大吃一驚.她的來歷可不一般.等這裡的事情完了之後.我再告訴你們.」朱毅捏了捏朱萌萌的小臉.然後向著朱萌萌說道.「萌萌.你婉兒姨和曹叔叔都是值得信賴的.除了他們還有你沒見過的幾個叔叔阿姨之外.都不可以告訴他們你的真實身份.知道么.」

之前朱毅就跟朱萌萌講過.只有他同意過的人.才能夠告訴對方自己的真實身份.現在馮婉和曹宇在這裡.他正好給朱萌萌講解一下當初這句話的意思.

「萌萌知道了呢.」朱萌萌非常乖巧地在朱毅的懷裡點了點頭.

朱毅看見之後也滿意地笑了起來.同時道:「另外你記住.只要不是爸爸的朋友.他們如果要欺負你的話.你就狠狠地打回去.知道么.不用怕.天塌下來有你老爹兜著.」

朱萌萌似懂非懂地點點頭.那可愛的模樣卻是讓馮婉都忍不住笑了起來.道:「別人聽到這句話還以為你有著多大的本事.你要墊了高蹺充高個兒.天塌下來第一個砸死的就是你.」

「巨靈城城主於雷前來拜訪燕王盟.」

聽到馮婉的話語.朱毅本來還想要張口說什麼.但是一個包含著靈氣的聲音從外面傳了進來.震得店鋪裡面的擺設都微微晃了晃.顯然.外面的人有些不耐煩了.刻意這般傳聲.

「來了來了.真是的.睡覺了不知道么.城主還這麼擾民.知不知道什麼是尊重.連基本的道德倫理都不知道.我看不是城主是流氓吧.」馮婉朝著朱毅使了個眼色.然後將朱萌萌從朱毅的懷裡接了過來.朱毅只能夠無奈地朝著店門方向走去.一邊走一邊罵罵咧咧地道.

朱毅將店門一打開.便看到店外停著一架由兩頭靈獸拉著的馬車.眼神不由得微微一凜.在這青玉平原之中倒是有著不少的靈獸.但是這些放養慣了的野生靈獸要想馴服來拉馬車.可是不容易.

就這一點.就說明這於雷是有些本事.

不過朱毅這個時候卻已經決定了裝傻充愣到底.便開口道:「你們要幹嘛.」彷彿一副完全沒有聽到對方之前自報家門的聲音一般.

「這是我們巨靈城城主於雷.前來拜訪.今天下午的時候.我便跟你說過城主會親自來訪.」那錦服長發青年這個時候站了出來.看著朱毅的眼神之中充滿了恨意.如果不是朱毅的話.他也不會失去那兩隻耳朵.

「哦.下午……不對啊.下午我好像是見過你.但是那人又不是你.因為他可比你多上兩隻耳朵.」朱毅揉了揉自己的鼻子.裝出一副在思考的樣子.然後向著對方道.

「你……」錦服長發青年終於壓抑不住心中的怒火.便要發作.旁邊卻是一隻白皙的手掌伸了過來.將他給攔住.

「在下於雷.閣下便是這燕王盟的真正店主.」於雷打量著面前的朱毅.對方不過十七八歲的模樣.身上也只透露出狂戰士二級左右的修為.怎麼看不像一個人就能夠把自己手下幾人給放倒的模樣.

「沒錯.在下便是這裡管事的.不知道城主大人究竟有何指教.」朱毅這個時候也不再裝傻.看著對方輕笑一聲.點點頭道.他也在打量著於雷.對方約莫二十三四歲.身高一米**.身材十分壯實.一看便知道是走的是力量型的路子.而且和那錦服長發青年比起來.這於雷就顯得低調了許多.只是穿著一身黑衫.卻是經過剪裁.十分貼合自己的身子.顯得非常精神.

不過在這天道空間之中.所謂的城主等等.都不過是普通的修鍊者上位而已.要想有著那種真正上位者的氣勢的.恐怕沒有幾個.這於雷顯示出來的精神狀態.在這些人裡面已經算是不錯.

「不知道能否進店裡談談.」於雷皺了皺眉頭.自己來這裡已經算是自降身份.畢竟就算拋開城主這個虛名不談.自己能夠奪得城主印.而且守到現在.從一個方面可以說明自己的實力.難道還要在這大街上和朱毅探討.於雷可不願意.

「我這裡廟小.就怕裝不下城主這尊大佛.」朱毅輕笑.卻是沒有讓出店門的道路.

「如果我今天一定要進去坐坐呢.」於雷的臉色也冷了起來.自己剛才的話語已經表示得非常明白.現在朱毅這般說話.明顯就是與自己為難了.

「那就看看城主大人有沒有這本事了.對於巨靈門的傳承.我剛到這裡就聽說了.也是好奇得很.」朱毅臉上的笑容更盛了.要和於雷進去坐著談談並不是不可以.但是於雷現在的態度依然把自己放在了一個高姿態的位置.這在朱毅看來並不是想要談談的態度.

既然對方不願意拿出這樣的態度.那自己就打到對方拿出來為止.

天大地大.拳頭最大這個道理.朱毅相信到了哪裡都是通用的.

「好.我喜歡你這種態度.我今天就要看看.你這燕王盟的門.到底有多難進.」於雷也是冷笑了一聲.朝著身旁點點頭.一道黑影便朝著朱毅撲了過來.

一隻拳頭出現在了朱毅的身前.朱毅卻是一動不動.只是肩膀微微顫抖了一下.

「轟.」

那道黑影以比來的時候更快的速度倒退了出去.雙腳在地面狠狠地一跺.拖出一道長長的痕迹.才算是穩住了自己的身形.

「城主大人.還是親自來吧.這些小嘍啰上來可真是沒什麼意思.」朱毅的目光看向於雷.臉上那若有若無的笑容一直掛著.

「好.」於雷的臉色終於嚴肅了起來.點點頭.

剛才出手的是於雷自己的同門師弟.雖然沒有得到巨靈門的傳承.但是在自己的追隨者之中.實力已經算是不錯.卻是一招就被朱毅給擊退.除非下令其他人圍攻.否則剩下的人要在朱毅手中討到好去.恐怕並不容易.

而且於雷也開出來了.朱毅剛才擊退自己的師弟.根本就沒有使用靈氣.完全是憑藉自己強悍無匹的肉身.這讓他有了興趣.因為他所獲得的巨靈門的傳承.也是和肉身修鍊有關.而至少在這巨靈城來來往往的人中.他到現在還沒有遇到在肉身之上與自己匹敵的人.

於雷微微動了動自己的雙肩.一陣炒豆般的響聲在他的體內猛然響起.竟然是骨骼關節之間發出.

「砰砰砰.」

朱毅看到於雷的動作.眼睛便是微微眯了起來.緊接著.在周圍人詫異的目光之中.朱毅和於雷對視了約莫一分鐘的時間.而就在一分鐘的時間內.他們身前全是不斷地發出巨大的聲響.

朱萌萌的魅力果然夠大.不但馮婉被這個小傢伙徹底地迷住.嫌棄朱毅給她做的衣服實在是太差.乾脆用自己之前搜集來的一些珍稀材料給朱萌萌做起新衣裳來.就連曹宇這個並不是特別善言語的傢伙.也是兩個眼睛之間閃爍著星星.乾脆趁著這會兒沒事兒的功夫.拉扯著朱毅給朱萌萌煉製了一塊八卦玉牌.

這八卦玉牌按照曹宇的想法.煉製成了一個防禦性質的靈器.不過裡面的刻印並非是朱毅自己所知道的任何一個刻印.而是曹宇將陣法直接刻在了其中.來代替了傳統的刻印.從這一點上來說.朱毅倒是挺佩服曹宇的.對方在研究陣法的同時.還會將煉器師的一些東西拿來相互印證.舉一反三.

那一次性陣法其實就是煉器術的一種運用.借用捲軸為介質.將陣法封印在其中.只要用靈氣激活.就能夠直接釋放出來.

當然.這種封印陣法的技術.還是屬於曹宇的絕活兒.雖然他不介意告訴朱毅.但是朱毅也知道貪多嚼不爛的道理.自己已經學了太多的東西.在沒有完全吃透之前.根本沒有必要再去碰陣法了.

不過這倒是給朱毅開啟了一條新的思路.之前朱萌萌就已經能夠做到將原本已經做好的刻印進行逆轉或者修改.但是朱萌萌這種修改是基於她自己的本能.她只能夠做出來.卻沒有辦法告訴朱毅這是怎麼去做的.或者她為什麼要這麼做.

但是曹宇卻是給了朱毅一種思路.那就是將來可以將刻印和陣法結合起來對照進行解構.說不定就能夠破解刻印中的一些難以理解的部分.

那八卦玉牌掛在朱萌萌的脖子上一盪一盪的.倒是讓這個粉嘟嘟的小傢伙看起來更加地可愛了.而且馮婉是用天蠶絲混合一些上等的錦緞給朱萌萌做了一件萌萌的宮裝.樣式則是參考了慕容曉曉平日里穿的那些.現在的朱萌萌看起來活脫脫就是一個更加小巧可愛的慕容曉曉.

想到慕容曉曉.朱毅也不由得跟馮婉和曹宇聊了起來.以慕容曉曉半步武聖的實力.在這天道空間的無數少年天才之中.也覺得算得上是天才之中的天才了.但是到現在為止.居然沒有看到慕容曉曉等人點燃靈值榜.

王力當初也是和朱毅交過手.朱毅是打死也不相信王力會連這一千點靈值點都賺不到.

或許對方也可能跟自己一樣.被困在了哪個極端的地方而已.

就在朱毅正準備帶著朱萌萌去休息的時候.他的臉色卻是微微一冷.朝著馮婉等人笑了起來.而馮婉和曹宇這個時候也已經反應了過來.目光都朝著店門的方向看了過去.

「巨靈城城主於雷前來拜訪燕王盟.」一個聲音響了起來.直接傳入了店裡.

「看來是真砸場子來了.」朱毅將朱萌萌抱了起來.冷笑著道.

「把萌萌送到後邊去吧.我先去應付著.」馮婉有些擔心朱萌萌的安全.向著朱毅示意道.

「不用了.萌萌能夠照看好自己.」讓馮婉有些沒有想到的是.朱毅竟然輕輕地搖了搖頭.拒絕了自己的提議.

「她這麼一個小丫頭.要是真的動起手來……」曹宇也沒有想到朱毅會讓朱萌萌留下來.便也開口向朱毅勸道.

「真的不用.說不定這小傢伙會讓你們大吃一驚.她的來歷可不一般.等這裡的事情完了之後.我再告訴你們.」朱毅捏了捏朱萌萌的小臉.然後向著朱萌萌說道.「萌萌.你婉兒姨和曹叔叔都是值得信賴的.除了他們還有你沒見過的幾個叔叔阿姨之外.都不可以告訴他們你的真實身份.知道么.」

之前朱毅就跟朱萌萌講過.只有他同意過的人.才能夠告訴對方自己的真實身份.現在馮婉和曹宇在這裡.他正好給朱萌萌講解一下當初這句話的意思.

「萌萌知道了呢.」朱萌萌非常乖巧地在朱毅的懷裡點了點頭.

朱毅看見之後也滿意地笑了起來.同時道:「另外你記住.只要不是爸爸的朋友.他們如果要欺負你的話.你就狠狠地打回去.知道么.不用怕.天塌下來有你老爹兜著.」

朱萌萌似懂非懂地點點頭.那可愛的模樣卻是讓馮婉都忍不住笑了起來.道:「別人聽到這句話還以為你有著多大的本事.你要墊了高蹺充高個兒.天塌下來第一個砸死的就是你.」

「巨靈城城主於雷前來拜訪燕王盟.」

聽到馮婉的話語.朱毅本來還想要張口說什麼.但是一個包含著靈氣的聲音從外面傳了進來.震得店鋪裡面的擺設都微微晃了晃.顯然.外面的人有些不耐煩了.刻意這般傳聲.

「來了來了.真是的.睡覺了不知道么.城主還這麼擾民.知不知道什麼是尊重.連基本的道德倫理都不知道.我看不是城主是流氓吧.」馮婉朝著朱毅使了個眼色.然後將朱萌萌從朱毅的懷裡接了過來.朱毅只能夠無奈地朝著店門方向走去.一邊走一邊罵罵咧咧地道.

朱毅將店門一打開.便看到店外停著一架由兩頭靈獸拉著的馬車.眼神不由得微微一凜.在這青玉平原之中倒是有著不少的靈獸.但是這些放養慣了的野生靈獸要想馴服來拉馬車.可是不容易.

就這一點.就說明這於雷是有些本事.

不過朱毅這個時候卻已經決定了裝傻充愣到底.便開口道:「你們要幹嘛.」彷彿一副完全沒有聽到對方之前自報家門的聲音一般.

「這是我們巨靈城城主於雷.前來拜訪.今天下午的時候.我便跟你說過城主會親自來訪.」那錦服長發青年這個時候站了出來.看著朱毅的眼神之中充滿了恨意.如果不是朱毅的話.他也不會失去那兩隻耳朵.

「哦.下午……不對啊.下午我好像是見過你.但是那人又不是你.因為他可比你多上兩隻耳朵.」朱毅揉了揉自己的鼻子.裝出一副在思考的樣子.然後向著對方道.

「你……」錦服長發青年終於壓抑不住心中的怒火.便要發作.旁邊卻是一隻白皙的手掌伸了過來.將他給攔住.

「在下於雷.閣下便是這燕王盟的真正店主.」於雷打量著面前的朱毅.對方不過十七八歲的模樣.身上也只透露出狂戰士二級左右的修為.怎麼看不像一個人就能夠把自己手下幾人給放倒的模樣.

「沒錯.在下便是這裡管事的.不知道城主大人究竟有何指教.」朱毅這個時候也不再裝傻.看著對方輕笑一聲.點點頭道.他也在打量著於雷.對方約莫二十三四歲.身高一米**.身材十分壯實.一看便知道是走的是力量型的路子.而且和那錦服長發青年比起來.這於雷就顯得低調了許多.只是穿著一身黑衫.卻是經過剪裁.十分貼合自己的身子.顯得非常精神.

不過在這天道空間之中.所謂的城主等等.都不過是普通的修鍊者上位而已.要想有著那種真正上位者的氣勢的.恐怕沒有幾個.這於雷顯示出來的精神狀態.在這些人裡面已經算是不錯.

「不知道能否進店裡談談.」於雷皺了皺眉頭.自己來這裡已經算是自降身份.畢竟就算拋開城主這個虛名不談.自己能夠奪得城主印.而且守到現在.從一個方面可以說明自己的實力.難道還要在這大街上和朱毅探討.於雷可不願意.

「我這裡廟小.就怕裝不下城主這尊大佛.」朱毅輕笑.卻是沒有讓出店門的道路.

「如果我今天一定要進去坐坐呢.」於雷的臉色也冷了起來.自己剛才的話語已經表示得非常明白.現在朱毅這般說話.明顯就是與自己為難了.

「那就看看城主大人有沒有這本事了.對於巨靈門的傳承.我剛到這裡就聽說了.也是好奇得很.」朱毅臉上的笑容更盛了.要和於雷進去坐著談談並不是不可以.但是於雷現在的態度依然把自己放在了一個高姿態的位置.這在朱毅看來並不是想要談談的態度.

既然對方不願意拿出這樣的態度.那自己就打到對方拿出來為止.

天大地大.拳頭最大這個道理.朱毅相信到了哪裡都是通用的.

「好.我喜歡你這種態度.我今天就要看看.你這燕王盟的門.到底有多難進.」於雷也是冷笑了一聲.朝著身旁點點頭.一道黑影便朝著朱毅撲了過來.

一隻拳頭出現在了朱毅的身前.朱毅卻是一動不動.只是肩膀微微顫抖了一下.

「轟.」

那道黑影以比來的時候更快的速度倒退了出去.雙腳在地面狠狠地一跺.拖出一道長長的痕迹.才算是穩住了自己的身形.

「城主大人.還是親自來吧.這些小嘍啰上來可真是沒什麼意思.」朱毅的目光看向於雷.臉上那若有若無的笑容一直掛著.

「好.」於雷的臉色終於嚴肅了起來.點點頭.

剛才出手的是於雷自己的同門師弟.雖然沒有得到巨靈門的傳承.但是在自己的追隨者之中.實力已經算是不錯.卻是一招就被朱毅給擊退.除非下令其他人圍攻.否則剩下的人要在朱毅手中討到好去.恐怕並不容易.

而且於雷也開出來了.朱毅剛才擊退自己的師弟.根本就沒有使用靈氣.完全是憑藉自己強悍無匹的肉身.這讓他有了興趣.因為他所獲得的巨靈門的傳承.也是和肉身修鍊有關.而至少在這巨靈城來來往往的人中.他到現在還沒有遇到在肉身之上與自己匹敵的人.

於雷微微動了動自己的雙肩.一陣炒豆般的響聲在他的體內猛然響起.竟然是骨骼關節之間發出.

「砰砰砰.」

朱毅看到於雷的動作.眼睛便是微微眯了起來.緊接著.在周圍人詫異的目光之中.朱毅和於雷對視了約莫一分鐘的時間.而就在一分鐘的時間內.他們身前全是不斷地發出巨大的聲響. ?「這是怎麼回事.」

隨著那巨大聲響響起.一股狂暴的氣浪也是向著四周擴散開來.讓於雷帶來的那些人都忍不住後退了幾步.

「他們的速度太快了.我們根本跟不上.」於雷的師弟皺起眉頭道.剛才朱毅出手的時候.他便是只能夠模糊地看到一個影子.而在其他人看來.朱毅就像是根本沒有出手一般.

而現在恐怕才是朱毅展現出來的真實力量.因為就連他也根本抓不住朱毅的動作軌跡了.而自己師兄於雷的動作也是一樣.雙方身前的空間被超快速的動作和狂暴的力量不斷地撕扯,任何進入這片空間的東西都瞬間被轟成粉碎.

「轟.」

一道無形的氣浪爆炸開來.朱毅和於雷都各退出幾步.

「哈哈哈.爽.」

於雷仰頭一聲長嘯.大笑起來.他的衣袖竟然化作了片片碎碟.直接碎裂開來.他乾脆直接撕破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上身強壯的肌肉.如同樹根一般高高墳起.糾纏在一起.

「不錯.不錯.」朱毅也是點頭大笑.從修鍊盤古破體篇以來.除了當初和王力一戰是打了個痛快之外.他還很少有遇到過在肉身力量上與自己勢均力敵的.此時和於雷一戰,倒是有些酣暢淋漓的感覺.

「要繼續么.不過再繼續打的話.這裡恐怕有些不夠施展了.」朱毅大笑過之後.看著於雷道.

於雷將頭微微一偏.目光看向不遠處的城主府.道:「要不咱們來賭上一場.」

「哦.怎麼個賭法.」朱毅饒有興趣地問道.「既然是賭.城主大人最好還是拿出點像樣的彩頭啊.」

「那是自然.在巨靈城城主府前的廣場上有著一座巨靈擂台.是以前巨靈門弟子解決紛爭的地方.我們便在上面比上一場.誰要是第一個被打得掉下擂台.誰便算是輸了.如果你輸了的話.你們便交出那一次性陣法的製作方法.」於雷舔了舔嘴唇.看著朱毅雙眼發光地道.

難得遇到一個勢均力敵的對手.而且對方的手中還有著自己想要的東西.這樣的一場戰鬥實在是再好不過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