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寄靈?」

「與玄獸達成契約,將它們封印在物品或者自己的體內,這樣便叫寄靈。」伏瑤解釋道。

她說著手中掐印,嘴裡輕輕喚了一個「解」字。

只見那隻小小的深棕色鴨子玩偶突然間竟動了起來,它拍打了幾下翅膀,體型漸漸變大,很快就長到了一丈多高,成了一隻活生生的鴨子。

「小棕鴨,它的名字。」伏瑤撫摸著它的羽毛向夏祈介紹道。

那小棕鴨親昵地用頭蹭著伏瑤的臉。

「它能飛嗎?」夏祈好奇問道。

伏瑤已經被小棕鴨用翅膀托著上了它的背部,她看向夏祈道:「它當然會飛,而且飛得可快了,你快上來!」

「哦!」夏祈應了一聲,就見伏瑤對他伸出手來,他把手一交,便被拉著上了鴨背。

「小棕鴨,帶我們飛到山上去!」伏瑤摸了摸鴨頭說道。

「呱!」

小棕鴨叫了一聲,翅膀扑打幾下,助跑幾步便是飛上了空中,它不敢飛得太高,只能貼著山體飛行,因為這裡是在空間裂縫之內,若是太過遠離這座巨山,可能會被哪股空間亂流給沖得無影無蹤。

這座山巨大,黑暗中看不到方向,但這頭小棕鴨卻彷彿能在這黑暗中看清一切,它的眼睛閃爍著一層淡金色的光芒,在這林中飛行依舊是毫無阻礙,而且它的速度很快,大概是夏祈以前乘坐的那些飛行小舟的幾倍之快。 「喂,伏瑤,你這小棕鴨沒有氣味嗎?會不會被那些犬類玄獸發現?」

「不用擔心,你點燃那張符籙了嗎?」

「嗯,剛剛已經點燃了。」

「那就好,小棕鴨會盡量避免那些犬類玄獸聚集的地方,兩張符籙足夠將它的氣味一起遮蓋住了。」

小棕鴨飛行的速度很快,夏祈需要用手擋在眼前,不然那強烈的風流會吹得他難受。

而在兩人向山頂而去的同時,那裡的一個火山口內,也同樣有著一雙眼睛在注視著他們……

這雙眼睛碧綠,透著一股暴戾以及狡詐。

這個火山口估計是這座山唯一一處發亮的地方,跳動的岩漿染紅了周圍壘起的森森白骨,有一頭灰色的巨犬被幾道鎖鏈囚在火山口下,鎖鏈的另一頭是一根一根的青銅大柱!

巨犬一身毛髮凌亂,巨尾之上燃燒著暗灰色的火焰,它頭型似狼,有火焰紋路在它的身上一遍遍閃現和熄滅,極其詭異。

它的名字叫『禍斗』,一頭被封印了千年之久的邪獸。

「好可怕的靈力,居然能刺激到我的血脈,雖然跑了夜鳳,但至少也不算沒有絲毫收穫,只可惜嫩了一點,就是不知能不能等到養肥。」

它低聲說著,突然伸出爪子往地面一按,一道岩漿噴射而出,它長長的舌頭一舔,那些岩漿凝成球形,緩緩飄下,接著被它一口吞了。

「還有那個小女娃,古怪,太古怪了,這兩人的血都有一股熟悉的味道……不,應該是一股亘古的味道,自從上次那些該死的東西封印了我之後,得有千年沒有聞過了……」它愜意地用那長長的舌頭舔著嘴,碧綠的瞳孔咕嚕嚕地轉著,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它突然又猛地轉過頭看向一個方向,眼中露出惡毒,它齜牙咧嘴,但卻不言不語,好片刻后才終於將頭埋下,但模樣依舊兇殘。

而它所看去的那個方向,穿過一面黑色的山壁,竟是那之前一直向它表現出忠心的巨人……

夏祈與伏瑤兩人花了兩個時辰一路無阻地抵達了山頂位置,這段時間裡伏瑤的靈力也是恢復了大半,手中掐訣將那小棕鴨又變成一個小巧的玩偶收起后,整個世界就只剩兩道碧綠的光,照著他們彼此碧綠的臉。

「你這石頭的光顏色太不對勁了,看這麼久了依舊有些瘮人。」夏祈忍不住吐槽一句。

「這個又不是照明用的,只是暫時的替代品而已,聽你的話是不是想說我眼光不好?」伏瑤將那柳眉蹙成了八字眉。

「我可沒有別的意思,就是純粹覺得怪嚇人的。」

伏瑤扁了扁嘴,轉移話題道:「那現在怎麼辦?去找那個存在?」

「你不覺得這個地方溫度高了許多嗎?」夏祈問道。

「是有一點熱。」伏瑤回道。

「這裡可能是一個火山口,你還記不記得我們村裡那個夏侯先生,我以前聽他說過一個故事,說古代有一種會帶來凶兆的玄獸,叫做禍斗,喜歡食火,形狀類犬,你說,這裡有沒有可能就封印著這一頭玄獸?」夏祈低聲說道。

「雖然這裡有很多犬類玄獸,而且它們也喜歡用火,但那畢竟是一個神話故事,不可信吧!?」

「傻,神話故事也是有依據的,再者,像這巨人搬山,難道不夠具備神話色彩嗎?我們已經離開了山村,這個世界很大,比那些神話故事還神話的多的是,所以,那些神話故事也未必就都是虛構的。」夏祈來了興緻,稍稍加快語速道。

「你好像很喜歡這些古怪的東西?」

「當然,你不喜歡嗎?我覺得這個世界就應該更古怪一點,更不可思議一點,這樣我才會有將它看得通透的慾望。」

「好吧,你贏了,那我們現在是不是該幹些正事了?」

夏祈聞言一愣,才發覺到自己說著說著有些跑偏了,連忙又回歸正題,「總之,我們先到那火山口去看看,或許會有什麼收穫。」

伏瑤點頭算是贊同。

「對了,你說你想要離開時就能隨時離開,真的假的?這裡的危險無法預測,可不能開玩笑。」夏祈又突然說道。

伏瑤手掌一翻,一張黑色的符籙出現在其上,她出聲說道:「這是我師尊送我的保命符,在我們鳳凰城有一處傳送靈陣,這張符籙與那裡是相通的,所以無論我身處何處,只要點燃這一張符籙,都能立刻傳送到那裡去。」

「厲害了,你師尊可真大方!」夏祈驚喜道。

「現在我們可以出發了嗎?」

「可以!」夏祈說著,朝她伸出了手。

「幹嘛?」伏瑤不解道。

「牽著我啊!不然要是真出現危險,你一個人跑了我可怎麼辦?」夏祈一副堂堂正正,理所當然的模樣。

這理由說得讓人無法反駁,記得上山前自己也說過一切包在自己身上,難不成真要讓他這麼冠冕堂皇的占自己便宜?

「你真的變了很多,還記不記得我們一起上玄子堂時,你坐那石階上都得跟我離得遠遠的,現在說這話倒是一點不臉紅。」伏瑤微嗔道。

「拉一下手又不會少塊肉,事關兩條活生生的人命,我要是交待在這裡你也過意不去不是?」

他說著直接牽上了伏瑤的手,挺柔軟的,好像一用力就會碎了似的。

臨出發前他還特意叮囑了一聲:「可千萬不要掙脫開,我膽子小。」

伏瑤愣愣看著那張碧綠色的臉,小時候她娘親帶她去那間小麵館吃面的時候,這傢伙就偷偷將自己叫到了一旁,讓她陪著他看地上那些螞蟻打架,告訴她地下有螞蟻的王國;六歲時他們一起第一次感靈,明明周圍的靈力被她吸收了大半,可他還是一樣感靈成功了;玄子堂里他們一起吐納靈力,這傢伙明明也是天才卻又用半年時間被『貶為凡人』;再後來她要來北玄宗,他又突然被破格選中,再一次成為她眼中的怪人……

今天妖刀食血食肉也令人不可思議,本來以為膽子很大現在又覺得出奇的小,更讓她有些哭笑不得的是居然如此理所當然地牽了自己的手!

她想著想著沒來由地笑了笑,心中自語道:「古怪,好玩。」 兩人在漆黑的山頂上尋著火山口的亮光走去,這個區域沒了那些兇殘的惡犬,溫熱的風裡吹過來一陣陣酸臭的氣味,像被打翻而發臭的雞蛋。

夏祈四處張望尋找著陰魂界的入口,當然依靠的可不是他自己的感應,而是游墨的,不過這裡的氣息太過混亂,小黑魚暫時還沒能將之找出來。

而就在兩人即將登上火山口的時候,後方突然迸射出大片白亮的光,這山在黑暗中穿行了這麼久,總算是穿過了那空間裂縫,回到現實世界中了!

無法適應地眯起了眼睛,待睜開時,下方無窮無盡的山巒掀起層層樹海,火山口的氣味全被衝散,鼻子瞬間好受起來。

「居然出來了!」

強風吹來,帶走了火山口那難聞的氣味,兩人借著光亮連忙向火山口內望去,只見下方一頭灰色巨犬被鎖鏈纏住,而旁邊的青銅柱上,釘死了四具骷髏,四具骷髏面朝巨犬,明明沒血沒肉,八顆瞳孔卻是依舊完好,懸在眼眶之內,動也不動地盯著巨犬。

禍斗正用舌頭舔著爪上的毛,似有感應般同時向夏祈兩人望去,咧開嘴露出那兩排尖銳且白亮的牙齒,開口說道:「小傢伙,老娘可不是什麼神話,老娘是神!」

夏祈兩人瞳孔一縮,連忙又將頭縮了回去。

「它發現我們了!」

「何止是發現,它根本連我們剛剛說的話都聽到了!」

「那麼說……它真的是禍斗!」

「現在不是瞎激動的時候,怎麼辦?我們要逃嗎?」

「你害怕嗎?」夏祈看著她的眼睛問道。

「還行。」

夏祈突然鬆開了她的手,道:「要是實在不行的話你就回去,不用管我。」

「你還要留在這?」伏瑤疑惑道,「我們都已經知道那聲音是個怎樣的存在了,為何還要留下來?」

「我還有我的目的,所以還不能走。」

「小傢伙們,下來。」

兩人說話間,突然從火山口內傳出來一陣恐怖的吸力,直接是將兩人扯了進去,落在了那禍斗的面前。

伏瑤下意識又牽起了夏祈的手,精神繃緊,一有什麼異樣她就會立刻點燃符籙傳送。

「你……你叫禍斗?」夏祈的手中已經握上了那柄渡鴉黑刀,鼓起勇氣出聲問道。

「我是叫禍斗,你之前說的那會引來災難的玄獸就是老娘我了。」禍斗出聲回道,它看向夏祈手中的刀,讚賞道:「不錯的刀。」

「你一直都知道我們還留在這座山上?」伏瑤蹙眉問道。

「當然,這座山的一切都逃不過我的眼睛。」

「那你是故意等我們自己過來?」

「看著肉自己走到嘴邊難道不比自己去找肉吃好玩多了嗎?」禍斗咧嘴笑道。

伏瑤心中生起不好的預感,從乾坤囊中取出那張傳送符籙,死死攥在手中。

禍斗的嘴角咧得更開,「這個火山口是囚禁我的,所以屏蔽一切傳送之力,你那張符在這裡沒用。」

兩人聞言大驚,伏瑤眉頭深鎖,不知該不該將手中符籙點燃,若是禍斗的話並沒欺騙他們,那這一點燃便是會浪費掉這一張唯一的保命符,可是不點燃,面對這頭龐然大物,他們又該怎樣才能死裡逃生?

「你想吃肉很簡單,我們可以幫你去弄來。」伏瑤沉吟一會兒說道。

「不不不,普通的肉跟你們兩個沒得比,我現在稍微聞一下你們的氣味都要流口水。」

「無冤無仇的,你幹嘛非要吃我們?」夏祈也出聲問道。

「這話說的就好笑了,弱肉強食,哪裡需要什麼理由?」

「那你又為何不立刻吃了我們?」伏瑤問道。

「因為我正在吃與養肥之間猶豫。」

夏祈突然心中一動,游墨找到了那個陰魂界的入口,就在這個火山口內!

「主子,有人類朝這邊飛過來了!」

夏祈心中焦躁間,那搬山的巨人突然傳來聲音。

禍斗冷冷掃了他一眼,道:「將他們趕走!」

「我的任務只是搬山,其他事情我不可插手主子。」巨人淡淡回道。

禍斗聞言雙眼圓睜,猛地將頭扭向那個巨人,恐怖的殺意從它的身上擴散而開。

但那巨人只是目視前方,對它的猙獰視若不見。

很快,天空中掠來數十道身影,而在這些人中,夏祈一眼便看到了那個容顏冷漠的女子,竟是他的師叔祖,黎羅!

這裡是,蒼嶺!

天空中的黎羅也是一眼便看到了下方夏祈,美眸中露出震驚與無法置信。

而在黎羅的身旁,一年之前在圓湖之上出現過的其他三宗掌座也都在此,火山口內就一犬兩人,他們就是不想發現夏祈都難,那紅瞳的眼中瞬間閃過殺意,嘴角露出一抹獰笑,他找尋夏祈的蹤跡已經一年了,沒想到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今天,那陰陽魚絕對是他的囊中之物!

禍斗一掃天上眾人,一個個境界都算極高,但它的眼中卻依舊不屑,低吼一聲。

「滾!」

這聲音化為氣浪,將天上眾人逼退數丈,但卻沒人因此而退去,反而一個個興緻盎然起來。

「它將是我天韻宗的聖獸!誰人敢與我搶,便是與我天韻宗為敵!」

「滾犢子!這頭灰犬是我冥炎宗的!」

「是我羅天宗的!」

「是我幽冥谷的!」

「……」

聲音此起彼伏,這數十人竟為了禍斗而爭執了起來。

禍斗冷笑著吐了吐口水,「骯髒的東西,要不是老娘被鎖了,現在就將你們撕成粉碎!」

「夏祈,現在怎麼辦?」伏瑤看了眼天空,發現那裡的人境界都遠遠超過了他們兩人,不知那些人會不會救下他們。

「等一下我們找機會溜走。」因為說話會讓那禍斗聽到,所以這句話夏祈寫在了伏瑤的手心。

天空異變驟起,最先動的是一位身穿麻袍的老人,他雙眼赤紅,顯得異常猙獰,筆直地朝火山口內狂掠下來。

黎羅臉色震怒,緊隨而下。

正所謂牽一而動全身,瞬間所有人都爭先恐後掠向火山口,各色靈力與法寶齊出,向禍斗落去! 那數十人一同向下方掠來,夏祈只看到那為首的紅瞳老人正死死地盯著自己,眼神殘忍。

「他的目標是我!」

夏祈心中大駭,只見那紅瞳老人手中掐訣,嘴裡卻已經向自己吐出一根紅針,那針細如絲線,很難讓人察覺。

紅針速度極致,夏祈的眼睛跟不上它的速度,直到它刺入自己手臂時才驚駭抬起手來,只見那裡浮出一顆紅點,而後又很快消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