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嫂子!這是給你和孩子的。」

這些是布料和一些衣服。

軍大衣拿了兩件出來。

江小小也知道自己拿的這些東西遠超過這兩個提包的體積,問題是現在只能擺出一種無賴的態度。

別問,問就是用提包裝來的。

再問!還是提包提來的。

「妹妹,你怎麼拿了這麼多東西?」

「嫂子!軍大衣是給你和我哥的,這個勞動布的布料是我們供銷社處理的,你沒看這布料上面有點掉色,而且濕了水。人家便宜的很,我那會兒給食堂採購認識供銷社的大姐,特意便宜處理給我的。

不要白不要。還有,這是我織的帽子,圍巾和手套。當時不知道大哥和大嫂已經結婚,所以只給大哥一個人織了。大嫂,你可別生氣。」

「還有這些紅糖正好你留着坐月子用,我沒想到誤打誤撞,正好給嫂子準備下了。還有白糖,罐頭,桃酥,槽子糕,水果糖,對了,這個還有肥皂和香皂。

嫂子還有蛤蜊油和雪花膏,就是我不知道這兩個小不點兒,所以沒給他們帶什麼好東西。嫂子,這是兩身兒勞動布的工作服。新的沒穿過。

還有這些都是乾菜,這些是從我二姐那裏拿來的,二姐那裏靠着山山上有不少乾貨。那裏的村民特別好客,臨走的時候,人家非要給我塞的。

你看木耳,香菇,干豆角,茄子干,紅薯干,還有這些山野菜。都是人家的一番心意,咱也不能浪費。」

「嫂子,這個是臘肉,臘腸,去年我們養的任務豬到過年的時候做的。這可是我自己做的,讓你和大哥嘗嘗我的手藝。對了,嫂子,我看你這肚子估計年前說不定會生。

到時候我們今年的任務豬又下來了。我想法子讓人再給你捎兩個豬蹄兒過來,那豬蹄兒跟你最對路。你這身子骨得好好養養。」

江小小一邊往出拿東西,一邊把自己心裏琢磨的事情說了出來。

往這邊捎東西也不難,郵局到時候寄到縣裏,想法子讓馮主任幫自己捎過來。

要是實在不行!

過年的時候,她再過來一趟也行。

。 「不好,是武魂融合技。」

唐三眼看著水冰兒的動作立刻醒悟過來。

但正像水冰兒所說的那樣,晚了。

藍發與黑髮瞬間融合為一,化為一道耀眼的藍白色光柱沖入空中的烏雲之中。水冰兒和雪舞的身體同時消失。

屬於她們的武魂融合技終於爆發。

從比賽一開始,水冰兒全力限制唐三的同時,這個武魂融合技就已經在準備了。

當那藍白色光柱沖入烏雲中時,就算再擊潰水冰兒和雪舞二人,也無法阻擋著武魂融合技威力的釋放。

「聚集。」

唐三大喝一聲,既然已經無法阻擋,那就只有承受。

戴沐白等人同時瞬移到唐三身邊。

「快,小奧恢復大香腸!」

奧斯卡聞言,趕忙加快手腳製作香腸。八人在吃完奧斯卡所製作的香腸后,魂力與體力也是恢復些。身體內的寒冷氣體,也在逐步消散。

半空的烏雲突然停止了下雨,冰雪開始從半空飄落。下一刻,片片雪花飄落,那雪花極為鋒利。落在地面就是一陣響聲,眾人趕忙躲閃。

但眼前的雪花逐漸變成一團漩渦,由鋒利雪花所造成的漩渦,那漩渦的方向直面史萊克眾人而來。

「如果你們堅持不住就認輸,我們會停止的。」

水冰兒的話從遠處傳來。

唐三用行動回答了她,藍銀草,纏繞技能發動。這一次纏繞的是包括他自己在內的七個人。緊緊的纏繞,沒有一絲縫隙。

第四魂技,藍銀囚籠發動。一共八個藍銀囚籠瘋狂從地面下湧起,化為了八道屏障。

最後,唐三用自己僅存的魂力在藍銀囚籠的最外圍施加了一個蛛網束縛。在他的全部四個魂技之中,蛛網束縛無疑是最為堅韌的一個。

奧斯卡緊緊抱住自己,看著滿天的冰雪說道:「這武魂融合技是真的強大,也不愧是天水學院的底牌,真是夠狠的。」

在這樣暴風雪般的武魂融合技里,史萊克眾人被迫聚在在一起抵禦,此時反倒是有了說話的功夫。

戴沐白看著滿天的冰雪,不由得感慨「這些個女孩,看上去嬌滴滴的。可一旦狠起來,簡直比男人還男人,吃不消這攻擊啊。」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隨即,唐三扭頭道:「他們武魂融合技的主要力量,就是水冰兒。只有將其擊敗,我們才有獲勝的把握,這武魂融合技還真是夠厲害的。戴老大,你與泰隆一起在前面暫時撐住一會兒。我找個機會,將其擊落。」

戴沐白和泰隆兩人點頭回應,但眼前的冰雪漩渦屬範圍性攻擊。現在有些藍銀囚籠和蛛網束縛的保護,眾人這才沒有感覺到寒意。

可一旦出了屏障外,那你可就是對面的活靶子,對面也會第一時間將其掃出場外。

正當唐三還在想辦法時,就在這時一聲鳴叫打破了現場的氛圍。

半空中的雪花驟然成型,一隻體長七米的冰鳳凰出現在眾人面前。那冰鳳凰看的極為清晰,冰藍色的軀體,看上去非常高貴,修長的尾翎,看上去是多麼的動人。

「冰鳳凰!極品獸武魂!」

休息室中的大師看向場上飛翔的冰鳳凰,失聲道。

一旁的馬紅俊看向半空翱翔的冰鳳凰,眼中閃爍火熱的光芒。身上的炙熱的火焰氣息也與場地上的冰冷氣息互相呼應。

絢麗的冰藍色鳳凰從天而降,直面秦威與戴沐白所組成的護罩。

「啪!」

只聽一陣脆響,藍銀囚籠和蛛網束縛被一同破開,寒冷的氣息再次蔓延整片場地。

身後的眾人除了唐輕微肉體強以外,無一不被凍得直打哆嗦,絢麗的冰鳳凰還在半空歡快的翱翔,彷彿在慶祝剛才的勝利。

作為指揮者,唐三當機立斷。「大家升空。」

史萊克八人口中,幾乎同時多了一根樣子奇特的蘑菇腸,就在冰鳳凰來臨之前,八人身體一輕,在背後突然出現那光影凝結的翅膀作用下騰空而起,瞬間升入二十米地高空之中。

唐輕微更是在,上一個瞬移效果消失前,施展了最後一個瞬移技能。

她這個瞬移魂技,連續群發最多三次,超過三次就需要一個小時的冷卻時間。

和身長超過七米的冰鳳凰相比,史萊克眾人看上去是那樣的渺小,炫麗的藍光將比賽台完全照亮。

此時,哪怕是再支持史萊克學院、支持唐三的觀眾,也不認為這場比賽他們還能獲得勝利。

空中滑翔而落的冰鳳凰停滯了一下,水冰兒有些憤怒的聲音從藍光中傳出,「你找死么?快退下去,我要控制不住了。」

她已經全力以赴,此時空中冰鳳凰凝聚的能量已經是她無法掌控的。

唐三臉上流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

「小微!」

唐輕微明白了唐三的意思,周身第四魂環亮起,緊接著,便消失在了半空中。

水冰兒心下一慌,也顧不了那麼多,她知道,那個瞬移是朝著她來的,與其去尋找她的蹤跡,還不如立刻將手中的魂技釋放出去。

熾火學院的火舞,就曾被唐輕微打斷過魂技的施展。

就在水冰兒將融合技能釋放出去的同時,還不忘朝著史萊克眾人喊道:「我知道你們都有瞬移,勸你們還是認輸吧!瞬移離開場地,這個可是連我都控制不了的魂技。」

「可是我們並不想認輸。」

唐輕微瞬間出現在了水冰兒身側,儘管有心裡準備,此刻也被唐輕微嚇得一個激靈。

就在水冰兒驚訝的目光中,唐輕微左手朝著那隻冰鳳凰一抬,一縷縷白色光暈,迅速凝成如同漁網一般的光罩。

下一刻,那光罩便罩住了還在朝著史萊克眾人飛行的冰鳳凰。

唐輕微張開的五指輕輕合攏,那連同冰鳳凰一起的光罩,出現一道似水般的波紋,逐漸擴散了開來。

光罩裡面的冰鳳凰的形態逐漸變得模糊,最終隨著白色光罩一同消散在空氣之中。

白芒消散,冰雪消融。

偌大的斗魂場中央,史萊克學院戰隊和天水學院戰隊相視而立。

裁判站在兩隊人馬中間,一臉的獃滯,這還打不打? 了結大師的話音剛落,眾人就齊齊扭頭,看向街道的盡頭處。

跑車的轟鳴聲,就是從那個方向傳來的。

很快,一道紅色影子,就出現在眾人的視野內。

那正是艾米莉亞先前開走的那輛跑車。

跑車以極快的速度,疾馳而來,在了結大師等人身邊。

一個漂移停下來。

車門打開,李初晨率先從車裡走出來。

看到了結大師他們,都還在街邊等著,不用問,李初晨就已經猜到。

希爾曼城的旅館,同樣很不歡迎陌生人。

當然,李初晨也沒有責怪他們。畢竟,生活在這個混亂的國度。

小心謹慎一點,總是沒有錯的。

李初晨不想去為難別人,但他們就這樣站在路邊上,目標太大了。

所以,李初晨很快,就走到那輛破舊的麵包車旁邊。

他看著車上的李秀琴,開口問道:「大姐,你知道這希爾曼城,那個區域,才有荒廢了的地方嗎?」

「比如,廢棄沒有人管理的工廠,或者是爛尾樓之類的,都可以。」

「爛尾樓有很多的,但是,那些地方大多沒有通電,黑漆漆的。」

李秀琴一臉擔心地說道,「我們要是去了這些地方,說不定,是要碰到吸血鬼的。」

「那就找個廢棄工廠吧!」

李初晨心想,工廠都是通電的,儘管被廢棄了。

但是,只要線路還是好的,他們就能把電源恢復過來。

實在不行,把兩根主線,搭在別人家的電源線上。

從別人家借點電,頂一個晚上,肯定是沒有問題的。

「我記得,這條街,走到盡頭,就有一家倒閉的工廠。」

李秀琴回憶道,「那家工廠的老闆,還是我們炎國人呢!」

「聽說,工廠是因為,受到本地人的打壓,實在沒法經營,才倒閉的。」

「當時,老闆背負巨債,被工人討薪,還一度鬧到要跳樓呢!」

李初晨聞言,就點了點頭,道:「我們就去你說的這個廢棄工廠吧。」

「艾米莉亞,走,我們先去看看廢棄工廠的環境,看看能不能把電源先給接上。」

李初晨說完,就回到車上,和艾米莉亞一起,先行離開。

而李秀琴和了結大師他們幾個,則是上了麵包車。

李秀琴負責開車。

了結大師替她抱著女兒。

紅色跑車,就像一道影子,發出巨大的轟鳴聲,一路疾馳。

很快,紅色跑車就在李秀琴所說的廢棄工廠門前停下來。

這間工廠挺大的,一共有三層。

由於廢棄的時間不長,從外觀來看,一般人根本看不出這是一間廢棄工廠。

艾米莉亞把車挺好。

然後,她就陪著李初晨,迅速走進這間廢棄工廠。

工廠裡面,一片狼藉。

看得出,這個地方,就在不久前,曾經遭到猛烈打砸。

工廠里的設備,囤積的原材料,都受到嚴重破壞,損失慘重。

也難怪老闆會鬧到要跳樓的地步了!

李初晨借著手機照明,很快,他就找到工廠的電源開關。

李初晨隨手打開電源開關,然後就不出意外地發現。

電源,早就被切斷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