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好,我聽你的!」

……

一天之後,葉無鋒眼睛終於可以睜開,雖然只是一條小小的細縫。

微微一掃之下,只見到兩個小傢伙正並排趴在床邊,烏溜溜的大眼睛好奇的看著自己,這兩天他們被完全禁足了,林燕蓉怕他們再跑出去,甚至在離開家之前在大門上設置了禁制,兩個小傢伙無聊之下竟然跑過來觀察大少。

看他們好笑的樣子,葉無鋒不禁想要笑一下,只可惜嘴角卻是紋絲不動。

天道之眼運轉,細細察看兩個小傢伙的體質。

片刻之後,葉無鋒眼睛閉上。

原來如此,這兩個小傢伙的體質還真是不錯,難怪那些人會如此的不放心。

小傢伙湯圓,『麒麟火體』,而且體內竟然有一顆本源種子,大少甚至隱約看到那顆火紅的種子之內有一個迷你的火麒麟正在沉睡。

小丫頭果果,『麒麟木體』,體內也是一顆本源種子,,其內沉睡著一隻木麒麟。

看來這裡叫『麒麟大陸』倒不是白叫的,裡面許多的大家族的血脈多多少少都和麒麟有點關係,小傢伙們的功法問題到不用自己操心了,只要那顆本源種子覺醒,自然就會最適合他們的修鍊功法,覺醒的條件說難也難,說簡單也簡單,只要一滴麒麟鮮血澆灌一下就可以了,記得當年才那隻小火麒麟身上弄到了一些,隨手丟到世界里了,也不知道還在不在。

「蟲爺,你幫我找找那些麒麟血還在不在了?」他傳音過去。

「我去~,那東西啊,『世界』那麼大,你隨手丟哪了我去哪裡找啊?」蟲爺不爽的說道。

「幫我看看,我記得當時好像是丟到『火之大陸』了,你可是無所不能的蟲爺,一定找得到的。」

一個時辰之後。

「找到了,不過送不出去,等阿音醒來吧。」果然是無所不能的蟲爺,麒麟血找到了。

聽到這個消息,葉無鋒也算是鬆了口氣,要是真沒有的話那就只能去李家走一趟了,他們絕對有使麒麟血脈覺醒的方法。

他再次把眼睛睜開一條縫,感覺似乎比剛才大了一點點,看見兩個小傢伙依然姿勢不變的趴著,他實在忍不住了,自戀的想道,難道自己就長得這麼好看?

「喂~,你們在看什麼?」大少道魂之力直接開口,送入兩個小傢伙耳中。

「哎呀~,誰,誰在說話?」小丫頭被嚇得一下子蹦了起來,湯圓也緊張的到處亂看。

「哈哈哈,你們猜猜我是誰?」葉無鋒玩心大起,道魂發出的聲音變得飄忽不定,從四面八方傳來。

兩個小傢伙就最初被嚇了一大跳,隨後就再也不怕了,翻箱倒櫃的找了起來,甚至爬到床底下找了一圈。

最後兩個小傢伙也不找了,再次齊齊的趴在床邊,「漂亮大叔,是你嗎?」

「咳咳~」葉無鋒不禁咳了幾聲,這兩個娃娃的直覺還真不錯,而且漂亮大叔這個稱號讓他鬱悶不已,這要是讓靈玄雨傷他們知道了,那還不得笑話死自己?

「小孩子要尊師重道,你們可以叫我葉大叔,或者師傅!」葉無鋒老氣橫秋的說道,自己今年才二十五歲,年輕著呢,不過在五歲小娃娃面前,被稱為大叔倒也不算錯。

「你,你願意做我們的師傅?」兩個小傢伙突然異口同聲的說道。

「嗯,沒錯啊,你們不願意拜我為師嗎?」

「噗通~」湯圓拉著果果一下子就跪在地上,使勁的磕了三個響頭,「弟子拜見師傅,嗚嗚~」

起身之後,兩個小傢伙滿臉的淚水,好幾年了,這個拜師的動作二人私下裡練習了無數次,被拒絕了無數次之後,他們都已經絕望了,不知道為什麼根本沒人願意做他們的師傅,甚至連測試資質好壞的機會都沒有他們兩個的份。

看到別人家的孩子磕頭拜師的樣子,他們羨慕的不得了,可為了不讓媽媽擔心,一直裝作無所謂的樣子,今天終於有人願意收下他們了。

看著兩個小傢伙又哭又笑的樣子,大少也不禁心頭髮熱,竟然會有人因為有人願意做自己的師傅而高興成這個樣子。

「頭已經磕了,從今天起你們就是為師的五弟子和六弟子了。」葉無鋒淡淡的說道。

「是,師傅!」兩個小傢伙十分恭敬的站在一旁。

「為師名諱葉無鋒,目前排名萬界天驕榜第一。」

「在你們之上,還有四個師兄師姐,你們記好了。」

「大師姐金月嬌,目前萬界天驕榜第六。」

「二師兄劍十三,目前萬界天驕榜第五。」

「三師姐靈妞妞,目前萬界天驕榜第七。」

「四師兄蚩黑子,現在仍在修鍊,還沒有參加天驕榜,以他的實力,日後也會是前幾名。」

兩個小傢伙興奮地連連點頭,雖然他們不知道萬界天驕榜是什麼,但是也覺得還厲害的樣子。

「你們二人既然已經拜我為師,日後也必須要把成為絕世強者作為目標,明白嗎?」

「是,師傅!」兩個小傢伙烏溜溜的眼睛亮的猶如星辰一般,大聲的叫道。

「很好,氣勢不錯,現在為師還動不了,你們一人拿一個玉牌過來。」葉無鋒滿意的說道,收徒弟大少一向都是認真的,親情、友情、愛情、師徒情,這些在他心裡比什麼都重要。

「師傅,玉牌是什麼?」

天才神醫混都市 「……」 「玉牌,就是玉石做的牌子,亮晶晶有點透明的,蘊含能量的,你們明白了嗎?」葉無鋒無奈的換著花樣解釋,他沒想到會在這個環節卡殼。

兩個小傢伙一臉懵逼的樣子。

突然果果一拍腦袋,叫道:「我知道了。」隨後跑到一個隱蔽的箱子前,一陣翻騰。

「找到了,找到了,師傅你看看是不是這個?」兩隻小手高舉著一個石頭。

極品靈髓,雖然不是專門記錄的玉牌,但是也可以使用,效果甚至會更好一些。

葉無鋒道魂之力散出,從箱子里直接取出兩個極品靈髓,一個火屬性的,一個木屬性的,凌空在極品靈髓上刻畫了兩個陣法,一個『極火淬體陣』,一個『極木淬體陣』,都是用來給兩個小傢伙打基礎的。

「你們各自把玉牌貼身收好,一刻不得離身。」這是一種比較溫和的淬體陣法,兩個小傢伙年齡太小,而且以自己現在的狀態,不敢像以前那麼粗暴的給弟子淬體了。

看著兩個小傢伙小心翼翼的把玉牌收好,大少又取出了幾個極品靈髓,將一些感悟烙印在其上,『風之舞』身法,改良后的『基礎劍技』,還有劍十三獨創的卸力借力之法,這些都是無需修為就可以練習的,甚至沒有一點修為練習這些效果反而更好。

諸天之龍脈巫師 「好了,你們就先學這些,其他的事情半年以後再說。」

兩個小傢伙應了一聲,風急火燎的跑回了自己的屋子。

葉無鋒道魂之力散開,跟過去看了一眼,兩個小傢伙直接就進入了領悟狀態,要知道大少可是煉出過『五行天』這種神器的人,對於三千大道的領悟程度即使是尊者境也比他遠遠不如,舉手投足間都是直指本源,非常清晰易於領悟。

……

三天之後,兩隻眼睛已經可以完全睜開。

七天之後,耳口鼻恢復正常,可以正常說話了。

一個月後,雙臂恢復正常。

……

「乒乒乓乓!」

外面悅耳的聲音不時地傳出。

葉無鋒臉上不禁露出了滿意的微笑,這一個月來,兩個小傢伙除了時不時的來他這裡請教一些問題之外,就是在外面互相切磋,出劍的聲音最初是雜亂嘈雜,現在每一劍發出的嗡鳴都是悅耳舒心,隱隱已經有了一絲大道的感覺,偶爾還能夠打出幾下帶有大道軌跡的好劍來,無法想象這會是由兩個沒有一絲修為的孩童能夠使出的劍法。

點、崩、刺、撩、掛、劈、雲、抹,每一下基礎劍法都是神來之筆,雖然速度算不上很快,畢竟沒有一點修為,無法利用靈氣,但是卻給人一種無法可檔的感覺。

雙方的卸力借力,回擊的時機也把握的比較好,風之舞身法也掌握的七七八八了,距離領悟出風之意境只有一步之遙。

小傢伙們的悟性葉無鋒還算滿意,而讓大少更加滿意的是他們對於修鍊的態度,能夠把枯燥的修鍊當做樂趣的人,以後的成就絕對不會低,這兩個小傢伙一個月來無時無刻不在修鍊,樂在其中,哪怕是在吃飯的時候,筷子也是你來我往的戰鬥。

現在要是給他們一把神兵利刃的話,王者境以下一不小心都會隕落其手。

「湯圓,果果,你們進來。」葉無鋒傳音道。

兩個小傢伙立刻收劍,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

「嗯,肉身已經堪比靈器,可以練習這一招了。」大少點了點頭說道,經過一個月柔和的淬體,兩個小傢伙的肉身已經提升到了靈器之體。

葉無鋒將一根食指伸出,微微向前一刺,道:「你們看見了什麼?」

兩個小傢伙呆萌的互相看了一眼,不解的說道:「一根手指頭,刺了一下。」

就在此時,葉無鋒剛才手指刺中的空間突然發出一連串的爆裂之音,眼看著小範圍內的空間寸寸碎裂,憑空出現了一個小型的空間黑洞。

「啊——,師傅,這,這是什麼?」果果嘴巴張成了O型,彷彿可以塞進去一個雞蛋。

大少微笑著一把將那個空間黑洞握碎,再次一指點出,這次的是慢動作,只見他手指高頻的震動,而空間隨著他手指的震動又開始出現崩潰的跡象,葉無鋒將招式收回,再次問道:「這回看明白了嗎?」

「明白了,師傅是告訴我們高頻的震動可以加強招式的威力,即使是不用任何靈力也可以破壞空間。」湯圓激動地說道。

「呵呵,沒錯,這就是這次師傅教給你們的『震』的技巧,不過對於你們來說想要破壞空間是不可能的,先回去嘗試在出劍的同時,瞬間震動九次,完成了以後再來找我。」葉無鋒笑呵呵的說道,自己現在雖然界力、規則、靈力都不能使用,可是僅憑肉身的力量就可以做出類似於規則的效果。

看到兩個小傢伙歡天喜地的跑回去練習,葉無鋒雙眸微微一眯,這一次無論他們能不能掌握這一招,他們的肉身都會再次有飛躍的增長,這一招本來就有很強的淬體效果。

「呵呵,你又教他們什麼好東西了,瞧把他們給樂的。」林燕蓉滿面春風的進屋說道,她已經從小傢伙口中聽說,這位竟然是名列萬界天驕榜第一的牛人,而且前十有三位都是他的弟子,這就證明人家不僅僅是實力強大,也很善於教導弟子,更何況這一個月來,自己一雙兒女的變化那都是看得見的,竟然在沒有一絲修為的情況下做到這種地步,就算是自己在不動用其他力量,光是招式比拼的情況下,也被兩個小傢伙弄得手忙腳亂,這讓她如何不天天笑得合不攏嘴。

「也沒什麼,就是教了他們這麼一招。」葉無鋒笑著再次用手指頭點了一下。

「噗~」林燕蓉差點就噴了,有點哭笑不得的說道:「這個,你現在教他們這個也太難了吧,破碎空間,就算是掌握了規則的王者境也做不到吧?」

葉無鋒知道她說的是實情,『麒麟大陸』的空間要比『靈玄大陸』堅固的多,王者境根本就撕不開空間,即使是皇者境撕開空間也是件很費力的事情。 「兩個小傢伙要想修行就必須使用麒麟之血,那東西我雖然有,但是眼下被封在『世界』之內無法取出,正好趁這段時間給他們好好打打基礎,我也並不指望他們真的能夠破開空間,那根本不現實,我只希望他們能夠把基礎夯實到極限,日後覺醒體質就可以事半功倍,會有意想不到的好處。」葉無鋒淡淡的說道。

「這地方積累能量根本就不是個事,按照小傢伙們領悟的進度計算,要不了幾個月就能夠領悟出幾種意境,到時候開始修鍊就會一飛衝天,直接領悟出幾種規則成就王者境,五歲的孩子還擁有著難得的赤子之心,更容易領悟大道,而且我展示給他們的大道並不一般,你無須擔心。」

林燕蓉不由得點了點頭,小傢伙們的那幾個玉牌她也看過,的確要比自己掌握的大道強大的多,有一種直指本心的感覺。

……

時間一點點過去,在床上已經躺了兩個月。

這一天,葉無鋒突然有種雙腿回來了的感覺,從床上僵硬的下來,一步一步走出房外。

封印自己的星辰之力已經被吸收大半,體內的星辰血脈變得強大了許多,胸骨之上的星雲神紋已經清晰的肉眼可見,甚至兩側的肋骨之上也是星雲閃動,第二塊骨頭上的神紋也開始覺醒。

「呼——」他輕鬆的吐了一口氣,看來這次自己是因禍得福了,一個七級尊者的自爆都沒有殺死自己,甚至還幫忙使得血脈更進一步,不知道這個結果會不會讓已經死掉的賈勒尊者再氣死一次。

肉身的強度也變強了幾分,道魂之力經過兩個月的鍛煉,使用的也變得得心應手起來,大道之力融合了兩千三百五十種,兩個月來只多出來五十種,沒有了丹藥的輔助果然融合速度也慢了下來。

「師傅,你好了啊?」果果小丫頭蹦蹦跳跳跑了出來。

「呵呵,只是能夠走兩步罷了,距離好還早著呢。」葉無鋒呵呵笑道。

「師傅!」湯圓也提著小木劍走了出來。

「怎麼樣,師傅教給你們東西掌握的怎麼樣了?」

「嗖——」兩個小傢伙抱著小木劍站在一排,表情很是認真。

「來吧!」大少伸出一根食指道。

「請師傅指教!」兩個小傢伙叫喚一聲,身形展開如同清風一般飄逸,出劍刺來。

……

一個時辰之後,兩個小傢伙抱劍向後飄退,臉不紅氣不喘,盪起道道劍芒,不留一絲破綻。

大少暗自點頭,五歲大的小傢伙竟然學會了戰鬥中分配體力,後撤的時候還知道布下防禦劍氣,自己教給他們的東西,全部嚴格執行,真是兩個聽話的小傢伙,現在需要的就是實戰了,沒有見過血的花那隻能算是溫室的花朵。

「走,小傢伙們,我們去山裡面狩獵。」葉無鋒活動了一下胳膊說道。

「啊——,師傅,你,你同意我們出去了?」果果捂著小嘴大叫道。

「嗯,師傅和你們一起,這幾個月憋壞了吧,閉門造車是不行的,是時候出去歷練一下了。」大少點頭說道。

「可是大門被娘親鎖住了,我們出不去啊!」小丫頭皺著可愛的小眉頭道。

「呵呵,有師傅在沒問題的。」

「太好了,我們現在就走吧。」果果一蹦多高,就連一向穩重的湯圓滿臉也是興奮之色。

「別急,走之前給你們娘親留個信息,省的她擔心,另外還要去武器店買兩柄劍,你們平時的小木劍可不行。」葉無鋒都到屋裡取出了一些極品靈髓,沒辦法,雖然他是天下數一數二的大富豪,可惜都在『世界』之中取不出來,然後又留下了『我帶兩個小傢伙出去歷練,不用擔心。』的字樣,最後領著兩個小傢伙出門離去。

「噢耶~,終於出來了。」離開家的果果就如同出籠的小鳥一般,大呼小叫道。

「好了,別只顧著高興,趕快去武器店找把趁手的武器。」葉無鋒提醒道。

「拐角處就有一個武器店,不過那個老闆果果不喜歡。」果果鬱悶的說道。

「嗯,老欺負我們的三角眼就是那一家老闆的兒子。」湯圓解釋道,眼中也是閃過一絲憤憤。

「哦,那我們去其他的地方買,那地方的東西的確不怎麼地。」葉無鋒淡淡的說道,既然是有問題的店子,那麼為了避免麻煩,不去也罷,倒不如走遠點看看,道魂之力散開,村子里所有的武器店頓時了如指掌。

「我們往那邊走,那邊還有三家武器店。」

幾人直接從拐角路過,直直的走去。

就在此時,從一個陰暗的角落,一下子衝出了十幾個孩子,把三人包圍起來。

「該死的兩個小野種,竟然躲在家裡面不出來,害的老子們在這裡蹲了兩個月,這次看你們往哪裡跑。」為首之人惡狠狠的說道。

「啊——,三角眼,又是你們!」果果嚇了一跳道,兩個小傢伙現在的實力雖然還可以,但是並沒有開始修鍊,自然也不會有神識,一切都是靠肉眼、耳朵和感覺,並沒有發現事先躲起來的這些傢伙。

「你們為了找我們的麻煩竟然貓在這裡兩個月?你們是吃飽撐的嗎?」果果戲謔的說道。

十幾個傢伙頓時臉如黑鍋底,誰吃飽的撐的了?就算是吃飽了撐的那也有大把的地方消食,也不會在這裡呆兩個月,還不是老爹們逼來的。

「好了,兄弟們,我們別和這兩個小野種廢話,趕快把這口氣出了,回去交差,晚上一起去『老闆娘酒館』大吃一頓。」三角眼不耐煩的說道。 異能農家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