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好強,此子的氣勢太強了,他是只有太虛境嗎?」這一刻,有不少修為比較低的人感受著聶天的那股磅礴的氣息,頓時心中駭然,此子到底還有多少能量?

感受著聶天那磅礴的氣勢,即便是趙將軍心頭也猛然一驚,難道剛剛他誅殺錢老還沒有使出全力嗎?不可能。

「你若怕了,盡可退去,聶某不會殺你!」聶天平靜的吐出一道聲音,讓趙將軍心中微怒,繼而冷哼一聲道:「趙某縱橫沙場多年,豈是你一言就能驚退!」

話落,趙將軍眼眸中凌然無匹,長槍猛然一握在諸多的瞳孔之下朝聶天刺殺而去,剎那間只見冷厲的槍芒捲起一場毀滅性的風暴,殺伐一切。

「翁!」掌印綻放,有佛之符文流轉,剎那間衍生一尊佛之雕像,一縷縷璀璨的佛之金光照耀天地,這一刻,聶天的身軀好似披上了金色鎧甲,金光映天,威風凜凜,好似萬佛之祖,同時又有霸道無匹的金色劍芒攪動風雲。

「嘭嘭嘭……」

長槍撞擊在金色劍芒之上,使得整個寢宮大殿顫抖不休,那攻擊碰撞而帶來的威勢,頓時席捲而起,然而聶天剛剛凝聚的佛之掌印依舊呼嘯而下,使得趙將軍內心猛然一顫,立刻反應了過來,戰槍凌天,射出一道冰冷槍忙朝掌印刺殺而去。

「噗嗤!」一聲輕響,在諸人的眼眸之下,聶天的那道掌印被戰槍洞穿。

「好凌厲的一槍!」聶天心頭一凜,隨即對趙將軍又高看了幾分,繼而掌印蓋天,萬佛朝宗一掌充斥著駭人的威勢,繼而只見聶天身後浮現出一尊及其龐大的佛之虛擬影像,影像氣勢滔天,好似有俯瞰天下之意,大掌凌天,蘊含著鋪蓋天下之氣勢。

見此一幕,趙將軍的戰槍舞的更加凌厲了起來,一道道可怕的殺伐意境從槍尖爆發,好似一化無數,萬千槍忙頓時捲起一股風暴朝金色大掌絞殺而去,欲要把大掌摧毀,誅殺聶天。

「嗡!」狂風驟起,大掌繼續覆蓋而下,如同一座山峰鎮壓一切,咔嚓聲響不斷傳出,聶天身上的金光更加耀眼,渾身好似黃金澆鑄而成,力量無處不在。

繼而只見那大掌猛然抖動了起來,頃刻間握在了一起,變成一道金色巨拳,巨拳席捲起金色洪流,砸滅一切,頃刻間無盡的槍忙在拳下毀滅。

「死!」一字吐出,然而還不待聲音落下,只見聶天周身浮現出諸多金色殘影,梯雲縱無跡可尋,速度快若閃電,掌印如風直接拍向趙將軍天靈蓋之處。

「這……」趙將軍頓時心中生出一縷寒意,手握戰槍,腳步瘋狂後退,然而他快,聶天更快,那道掌印如同利劍,根本毫無躲藏。

就在這一剎那,很多人猛然站起了身子,這又是真意,這、怎麼可能,他才多大,居然領悟兩種真意,這太不真實了。

即便是皇后,嬌軀也猛然一震,此子太可怕了,難道洪武二重之下,真沒有人能誅殺此子嗎?

「轟隆……「

就在諸人驚駭之極,只見趙將軍的頭顱直接爆了,猩紅的血液濺起朵朵血紅浪花灑落而下。

「死了,同境界幾乎無敵手的趙將軍也死了,而且還是死在一個太虛境螻蟻手中,這太不可思議了?」諸人看著那無頭的屍體,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這時候,有不少人的目光落在了二皇子段青山的身上,他是誅天榜天驕,斷然能誅殺此子,只是他礙於身份,恐怕不屑出手吧?

「就這實力嗎?楓葉國難道真的無人?」聶天誅殺了趙將軍之後,目光微微掃了一圈,隨即落在了段青山的身上,直言道:「你可敢一戰?」 「你可敢一戰?」

聶天沒有任何廢話,右手遙指段青山,問他可敢一戰,聶天的話音中透著狂傲之意,之所以聶天會如此,只因之前他已從段青山那目光中看出濃重殺意,即便聶天不邀戰他,恐怕他也斷然不會放過聶天。

然而聶天此言一出,讓不少人開始沸騰了起來,他憑著太虛境七重境敢邀戰誅天榜上的強者?太不自量力了吧。

段青山可是成名已久,年紀不到三十就位列誅天榜第二十八席位,鋒芒畢露,讓百里世家挖掘,並把百里長玲許配給了他段青山,可見段青山在百里世家的地位有多高。

此刻,只見段青山微微抬起眼皮,瞟了聶天一眼,眼眸中透露著一抹不屑之意,即便聶天領悟了武道真意,又如何?想越級挑戰他,可能嗎?雖然聶天對他存在著威脅,那只是天賦上的威脅,僅此而已,論實力他認為聶天根本不是他的對手,所以他不屑。

繼而只聽得段青山冷道:「你不配與我戰,想戰的話,誅天榜上我會滿足你!」

「呵呵,誅天榜上的天驕,都是像你這般目中無人嗎?若真是如此,聶某倒是高看了你,你說我不配與你一戰,那是因為我的境界在你之下,要是只論天賦,我一巴掌就可以拍死你,即便現在與你相差兩成境界,我依舊十招之內取你性命!」聶天冷笑兩聲之後,吐出一道不屑的聲音。

其實聶天早已用火眼金睛把段青山看透了,他雖為太虛境巔峰強者,又是誅天榜天驕,但是最多不過是個二絕天才,而他聶天是五絕,即便與段青山相差兩成境界,聶天自認殺他不難。

但是聶天這句話傳到其他人耳中,卻是分外刺耳,只見有人道:「太狂妄了,他何來的底氣如此狂妄,難道就憑他誅殺了洪武境強者,就敢狂言十招之內取二皇子性命?」

「是啊,此子居然要尋死,二皇子何不成全他,好讓他知道他的自信,只不過是一個笑話而已!」七王中的長青王,目光看著段青山說道。

「長青王說的沒錯,今日此子殺我楓葉國兩名強者,無論怎樣,您都應該出手把此子就地正法,好讓他知道楓葉國威嚴不可挑釁!」古王跟著附和道。

「你們也配談威嚴?真是笑話啊,堂堂的楓葉國主在此都未發一言,你們倒是大膽!「路仁甲不陰不陽的吐出一道聲音,頓時惹來不少冷芒,繼而古王道:「國主年邁多病,已無力操煩國事,我等也是為了楓葉國著想,擁戴大皇子為新的國主,因此,現在起,大皇子才是我們新的國主!」

「咳咳!」聞言,聖皇咳咳兩聲道:「本皇還沒死呢,你們就敢貿然陽奉陰違,真是該死!」

「該不該死,已經不是你可以定奪,我們的生死自有大皇子決定!」七王中的北平王冷道,在他們眼裡,如今的聖皇已是廢物,根本不足為慮,更何況若是聖皇還有一絲力量誅滅他們的話,恐怕不會等到現在了。

「你們真是大逆不道,都該死!」七公主聞言,頓時火冒三丈,他父皇怎麼說現在還是一國之主,就算是身患重疾,但是他依舊是一國之主,這些人竟敢當面對聖皇口出大逆不道之言,按照楓葉國的法律,公然對聖皇出言不敬,要誅九族。

繼而,七公主繼續道:「實話告訴你們,我父皇不僅沒……」

然而,七公主話沒說完,只聽得聖皇咳咳的道:「珊兒,退下!」

「父皇!」七公主跺了跺腳道,她不明白,為何到現在聖皇還不讓他她說出實情。

「退下!」聖皇再度呵斥道,最終七公主無奈,不再多言,然而卻讓其他人更是吃了一個定心丸,若是聖皇還有反抗之力的話,恐怕就不會呵斥七公主了吧。

戰場上,聶天依舊傲然而立,他剛剛之言依舊在不少人耳中轟轟作響,十招之內取二皇子性命?

這一刻,段青山的臉色開始變得寒冷起來,他是誅天榜強者,何曾被人藐視過,又聽剛剛古王與長青王之言,他心中更加生除一股怒火,此子不除,他心不靜。

繼而,只見段青山站起身子,長袍鼓起,無形中,一股凌厲的殺意朝聶天籠罩而去,頓時使得諸人心中暗喜,二皇子還是決定出手了,此子能擋的住他幾招?

這一刻,不少人的目光落在聶天身上,彷彿已經把聶天看成一個死人了,然而唯獨大皇子面色及其難看,欲要出言又止,他本想告訴段青山聶天的實力,但是他還是沒有說出口,因他很清楚,若說出實情,非但不能讓段青山罷手,反而使得段青山更要誅殺聶天,畢竟誅天榜天驕都有傲氣,若懼戰,會成為聖域中州所有人的笑柄。

當然,這懼戰,要看什麼等級,要是段青山拒絕洪武境之人邀戰的話,沒人敢看輕他段青山,畢竟境界有誤差,在他段青山之上,但是聶天不僅不是洪武境,而且還比他段青山低兩級,這要懼戰,自然會讓人閑話不斷,恐怕唾沫星子都能把段青山淹死。

然而,就在這時,只見楊開在皇后耳邊小聲嘀咕道:「此子就是在皇城之外誅殺了數個洪武境強者之人!」

聞言,皇後面色巨變,隨後目光轉過,狠狠的瞪了一眼楊開,那種眼神彷彿要把楊開生吞活剝,使得楊開心頭猛然一顫,繼而聽到皇后道:「你怎麼不早說?現在青山已經應戰,想讓他罷手是不可能的了!」

「皇后恕罪,微臣也是剛剛看出,此子剛剛一連能誅殺錢老與趙將軍,微臣才想到,除了那人,絕無他人!」楊開雙膝跪地,顫抖的解釋道,楊開很清楚,若是段青山今日有事,他楊開絕對活不成,畢竟這段青山可是皇后最得意的一個兒子。

「你起來去傳我話給百里世家諸強,就告訴他們,若是二皇子不敵,必然讓他們出手相助!」皇后壓制心中的憤怒之後,對著楊開說道。

「恩!」楊開深深的吐出一口濁氣,點了點頭,有百里世家強者保護,二皇子應該不會有事吧。

另一邊,段青山已經飄然的落在了戰場之上,與聶天四目相對,然而只見段青山目光中露出不屑之意,道:「十招取我性命,你真夠狂妄的啊,本來我不想殺你,只可惜因你一句話,不得不殺你,因此,也讓你知道,誅天榜上的強者到底有多強,這樣的話,你下了地府,起碼可以證明你是因何而死!」

然而,聶天直接無視段青山之言,只見他眼眸瞟向聖皇,微笑道:「你想不想他死?」

「叛逆之子,死不足惜!」聖皇果斷的回應了一聲,能成為一國之主,自然是心性特彆強硬,既然他敢公然造反,即便是親生兒子,也照殺不誤。

「那好!」聶天點了點頭,回眸看了一眼段青山,平靜道:「你的命,今日,我收了!」 「收我命?」段青山笑了起來,彷彿在笑聶天就是個傻子,與他相差兩級境界,狂言收他命?這不是傻子是什麼,接著只見段青山的眼眸猛然間冷了起來,他今日要讓此子認清,什麼才是誅天榜上的強者。

「不是我欺負你一個弱小之輩,是你一而再挑釁於我,我只有無奈,被迫出手,今日無論恩怨對錯,是你公然挑釁,我本大度,給你機會,不戰於你,然而你不知好歹,我只有成全於你!」段青山漫步而出,他本留此子在誅天榜上誅殺,既然此子選擇現在死,也算是除了一個心腹大患。

剛剛聶天所展現的天賦,著實令段青山一驚,太虛境就領悟武道真意,這是在聖域中州從沒有出現過的,也可以說聶天是首開其例,若是任由聶天成長起來,保不準誅天榜上會給他造成很大的隱患。

要知道,他段青山要在這一屆誅天榜殺進前十,成為百里世家下一屆族長候選人,不容有任何意外發生。

「唰!」一道妖光咋現,頃刻間只見一柄凌厲的血紅妖劍出現在了聶天手中,妖劍寒光肆虐,妖氣縱橫,宛若吞吐萬里妖氣,使得聶天渾身上下妖氣瀰漫,長發飛揚。

這一刻,聶天如妖,妖俊無比,宛如是一尊馳騁天下的妖王,不可一世。

「難怪你敢挑戰我,原來你有如此神兵在手,這就是你的底牌嗎?不過可惜了,一會這神兵就要易主了!」段青山看著聶天手中的妖劍,頓時目光出露出一抹貪婪之意,此劍之強大,已經超出了段青山心中的想象,他感覺,即便是百里世家鎮族之寶,開山神刀都不如此劍。

其他人自然也感覺到了妖劍中帶來的威勢,那妖劍如同聚集了萬里之妖氣,強橫無比,隨即只見有人道:「此子竟然有如此強大的神兵,難怪敢狂言與二皇子一戰。

其實聶天這時候大可以祭出鎮天碑,把段青山的境界鎮壓一層,只是他沒這樣做,因他自信殺段青山根本無需祭出鎮天碑。

「你廢話真多!」聶天冷罵一聲,開始段青山就對他心存殺意,如今他聶天從正面挑戰他,他倒好,啰嗦不停。

「好,既然你急著尋死,那我就成全你!」話落只見段青山的目光陡然間閃爍了起來,彷彿擁有可怕的魔之意境,變得碧綠起來,聶天凝視對方,妖劍在手中妖光閃爍。

「瞳術虛幻意境!」陡然間,聶天心中一顫,武道意境分為千萬種,也大有人領悟曈幻之術,擁有迷惑對手的能力,心志稍有不堅者就會沉淪其中,不能自拔,任由對方斬殺。

這一刻,聶天只感覺腦海微微一暈,整片世界彷彿沉淪了起來,他只感覺整個人好似都沉浸在了這雙眼眸之中,隨即眼前一花,下一秒只見段青山沒了蹤影。

感知到危險降臨,寒氣撲面,聶天猛然驚醒了過來,剎那間梯雲縱綻放開來,化作殘影離開了原地,然而還是慢了一拍,一道刀光在他右臂留下一道血淋淋的口子,感覺到手臂之上傳來的疼痛,聶天心中暗驚,好可怕的瞳術,難怪他能在誅天榜位列第二十八席位。

「你也不錯,反應倒是挺快的,不過下次可沒這麼好運了!」段青山冷冽的說道,隨即瞳孔之芒變得若隱若現,好似有諸多的瞳孔出現在了聶天的周身,把聶天包圍了起來,瞳術好似刀之鋒銳,化為萬千刀芒,朝聶天強勢碾壓而去,剎那間一股恐怖的刀之洪流卷向聶天。

「嗡!」

聶天手臂上的血液滴在妖劍之上,只聽得妖劍一聲悲鳴,妖氣衝天,劍威縱橫,可怕的劍嘯之音響徹而起,下一秒只見聶天背上彷彿生出一雙透明的羽翼,羽翼展翅而起,攪動風雲。

「殺!」一字吐出,妖劍拉出一道橫光,一化為千,無盡的劍芒席捲而起,頃刻間使得戰場颳起了猛烈的劍之風暴,好似有劍氣縱橫三萬里,一劍光寒動九州之威勢。

「轟隆隆……」

可怕的攻擊撞擊在了一起,只見萬千刀芒直接碾壓劍芒,從上空強勢壓下,竟然瞳孔之術幻化的攻擊全是實實在在的殺伐,並非是虛幻。

轟隆隆聲響繼續傳出,那無盡的刀芒彷彿要壓在聶天的身軀之上,使得聶天周身洪流不止。

這一刻,段青山的目光中閃爍出冷冽之芒,嘴角微微上揚,看著聶天彷彿是看著一個死人一般。

下方不少人見到段青山的那強橫的攻擊,心中更是狂喜,看來兩人的實力差距不小啊,開始傷那狂妄的小子手臂,現在又讓他面臨必殺之局,二皇子的實力與天賦真是強到了變態。

即便是皇后也很意外,剛剛她從楊開口中得知聶天的實力有多厲害、多厲害,然而見到眼前一幕,卻感覺聶天似乎並沒有楊開所說的那麼厲害。

「吼!」然而,就在這時,聶天仰天一聲大吼,彷彿妖氣縱橫三萬里,恐怖的妖氣化作一垛妖之氣牆,阻擋一切。

「嘭嘭嘭……」無盡的刀芒撞擊在了氣牆之上,然而聶天手中妖劍毫不停滯,妖之真意立即爆發,賦予妖劍之上,只聽妖劍一聲悲鳴,妖光衝天。

諸人只見,聶天的頭頂上空好似出現一頭頭猙獰恐怖的妖獸,化作妖劍之芒朝段青山咆哮而去,任由段青山刀意再強,彷彿都無法阻擋。

「又是真意!」這一刻看著席捲而來的無盡劍芒,段青山的笑容僵固住了,到現在聶天已經綻放出三種武道真意,之前有雷電真意、佛之真意,現在居然又綻放出妖之真意。

段青山的目光再也不能平靜,此子天賦太逆天了,無論如何現在都要把他誅殺在搖籃里。

當然百里世家諸強也看到了這一切,他們瞳孔收縮,此子天賦到底強到了何種程度?太虛境就領悟三種武道真意,太不可思議了,此事一定要上報家族,看家族高層怎麼處置此子,殺,還是留?

這一刻,段青山開始暴走,神色透露著必殺之意,雙瞳之中更是幻意滔天,下一秒只見他大手猛然朝聶天抓出,如同凶獸利爪,要把聶天頭顱捏碎。

然而,就在這時,段青山猛然大驚,只見自己所抓出的利爪,卻被聶天以及其相似的神通牽制住了,而且還是后發先至,比他段青山施展的似乎還要純熟。

「怎麼可能?」段青山喃喃低語,他的神通居然輾轉間被聶天學去了,而且威力不在他之下,這讓他不能接受。

殊不知,聶天在封魔之地早已悟出了,天下武功如一轍,一法通、萬法通的神髓。

其他人也跟著傻了眼,即便是莫傾城也很意外,這傢伙什麼時候學會現學現賣的本領了?

「老大,就是老大啊,有這種實力,以後還要功法簿嗎?缺少功法,直接從對戰之中學就得了!」路仁甲那眼眸中的崇拜神色變得更濃。

「咚!」猛然間,聶天一步踏出,右手緊握妖劍微微在虛空一顫,剎那間一股恐怖的意念傳入妖劍之中,妖劍再度綻放光芒,彷彿與聶天融為一體,朝段青山撞擊而去,只見段青山氣勢咆哮,手中出現一柄大刀,寒光爆射,好似有無盡的刀之鋒銳暴擊出去,摧毀襲來的劍芒。

下一秒只見段青山長發狂舞,彷彿入魔,跟著全身變成古銅之色。

刀之意境,第三境大圓滿之境,瘋狂爆發,似有萬千刀之鋒芒,匯聚於身,與他融為一體,刀既是他,他既是刀,第三境大圓滿正是達到了人刀合一之境界。

「你以為,現學現賣有用嗎?如今我施展的是意境,看你還怎麼學?」段青山冷芒凝視聶天,道:「你卻是很逆天,若是境界達到了太虛巔峰,誅天榜榜首之席非你莫屬,只可惜,你沒那個機會了!」 「現在我是武道意境第三境大圓滿,即便你的真意再強,也必死無疑了!」段青山冷咧的說道,下方諸人心頭猛然一驚,太虛巔峰就領悟到武道意境第三境,著實可怕啊,那小子即便真意再強,恐怕都必死吧,畢竟境界相差太大,像段青山這種天驕誰能越級挑戰?

「我說過,十招必取你性命!」同樣,聶天冷冽的說道,聶天曾說十招,如今才過去六招,還差四招。

「不得,不說你很幼稚,我現在是太虛巔峰,你的境界沒法跟我比,即便你真意再強,我也能強勢碾碎!」話落,段青山化身的大刀開始綻放出恐怖的刀芒,毀滅的刀之洪流彷彿要斬滅一切,誅殺所有,人群只看到一道永恆的刀光拉出一道流光直接殺向聶天。

「咚咚咚……」

聶天連蹋數步,頃刻間武道真意彷彿在融合,融入他的妖劍之中,一股股可怕的劍之真意肆虐而起,好似虛空在他劍下挪移,不是好似,正是在挪移,他的頭頂上空他那片天已經扭曲了起來,這一刻,他正是把虛空大挪移手印融合在了妖劍之中,使得妖劍的威力更上一個台階。

要知道,這虛空大挪移可是封魔之地的仙人傳授聶天的,自然是仙法,威力根本不是凡人可比。

就在段青山所化的刀芒就要降臨之時,卻被扭曲的空間籠罩,頃刻間使得刀芒脫離軌跡,從聶天身邊擦肩而過,絲毫沒有粘到聶天。

「不得不說,你真是弱爆了,若我與你同境界,可以直接秒殺你!」聶天目光望向段青山,諷刺的說道,頃刻間只見段青山的面色及其難看,剛剛他還狂言這一刀能斬殺此子,然而卻被此子輕鬆躲過,甚至到現在,他還不明白他所爆發出的刀芒為何會變換方位,脫離目標,朝另外方向殺去。

聶天自然也不會去解釋,對於這種真意融合,即便是聖域中州的天象境強者都沒有做到過,他自然不會吐露,更何況今日他爆發的底牌太多了,此間事一過,他就決定低調而行,畢竟天賦太逆天,會惹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看來老大的神通已經全面壓制了那傢伙了,勝已是早晚之事!」路仁甲洋洋得意的說道,雖然路仁甲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他以看到段青山最強橫的一刀都被聶天輕鬆破去,勝只是時間問題。

這一刻,皇后總算意識到了聶天是何等的逆天,楊開說的一點都沒錯,他確實有誅殺洪武境四重的實力,當然誅殺洪武境四重,聶天還需要靠很多強大的神兵與底牌,若是沒有那些底牌與神兵,自然無法誅殺洪武境四重強者。

不過,聶天要是施展戰天決,也一樣可以做到,而且很輕鬆,但是這戰天決會有很大的負面影響,施展之後,輕者境界倒退一級,重者淪為廢物,不到性命攸關的時候,聶天決然不會施展戰天決。

此刻,皇后的目光微微瞟向了百里世家諸強,見到皇后目光投來,百里世家諸強微微點了點頭,顯然目的不言而喻。

「你能破我的刀之意境第三境大圓滿,你很不錯,但是今日你依舊沒有任何機會,只有死!」如今的段青山再也沒有之前的狂傲不屑之意,如今他的眼眸中只有殺、殺、殺,無論如何,此子今日都要死,若不死,他的臉面往哪放?

若被其他人知道,他誅天榜上的強者被人越級打敗,這是何等的丟人,所以他段青山輸不起,聶天要必死。

「若是你的實力與你的嘴巴同樣厲害,恐怕早就是誅天榜第一人了,只可惜,你的實力不及你的嘴巴之萬一!」聶天諷刺之意更濃,這段青山無論各方面,都被他強強壓制,到現在還在口出狂言。

他聶天雖然也很狂,但是他有狂妄的資格,越兩級挑戰誅天榜天驕,是何等厲害?此事一旦傳出去,天下轟動。

「哼,你有神兵,難道我就沒有嘛?現在就是你的末日!」段青山緩緩開口,剎那間只見他身上恐怖的流光閃爍而起,隨即只見從他胸口處飄出一張符印,符印之上蘊含著及其強烈的爆破之力,顯然是一種一次性的強大神兵。

「死吧!」段青山目光中露出猙獰,隨即只見的雙手一捏,符印剎那間爆破,一股恐怖的爆破之威頓時席捲這片天地,即便是哪些洪武境五重強者都紛紛後退,由此可見此符印的威力。

「獃子,退後,這是四級神兵靈符,擁有洪武境四重的威力!」見此一幕莫傾城慌了起來,她沒想道這段青山居然有一次性爆破靈符,雖是四級,但是一次性爆破靈符,足以堪比一個五階神兵。

聶天自然也感受到了符印的強大,那爆破之力足以讓他聶天粉身碎骨,但是靈符覆蓋的範圍太廣,根本讓聶天無從躲藏。

「真的要死了嗎?」聶天看著席捲而來的爆破力量,心中不甘,他本可以誅殺對方,卻沒想到對方擁有爆破靈符。

「哎,小子,你的天賦雖然還沒有得到我的認可,我本不願幫你,但是那人陰險至極,卻用神兵殺你,我實在是看不過去了!」就在這時,聶天腦海之中一道聲音響起,這道聲音正是來自他身體中的誅魂古鐘。

剎那間只見一口透明的大鐘直接把聶天籠罩了起來,有恐怖駭人的波浪流轉其上,爆發出駭人之威。

「轟轟……」下一秒只見一股股可怕的爆破力量撞擊在了古鐘虛影之上,使得整個寢宮響起一道道鐘聲。

「何來鐘聲?那小子死了嗎?」這一刻不少人開始疑惑,戰場中心硝煙四起,他們根本看不到裡面一切狀況。

段青山可不管有沒有什麼鐘聲,這一刻他想著,即便聶天有通天徹地之能,也必然粉身碎骨,然而待硝煙散去,段青山傻了眼:「你……你還沒死?

看著聶天完好如初的站在那裡,風輕雲淡,甚至連衣衫都沒有破裂一絲,讓段青山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當然至於那口古鐘虛影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哼,堂堂的誅天榜強者,竟然利用爆破神兵殺我,你真該死!」這一刻聶天周身瀰漫出冷冽的殺伐之氣,殺意滔天,若不是誅魂古鐘的元神替他擋下那爆破之力,現在他聶天就是一個死人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