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好好,小子有種,咱們走著瞧,看最後誰才是勝利者。」蠍子沒有因為林峰的拒絕而惱怒,仍然陰沉著臉,冷聲笑道:「今天過得怎麼樣?咱們明天繼續。」

聽著蠍子的話,林峰身體一顫,臉色大變,在那種恐懼之下,精神高度緊繃,堅持一天已算不易,如果再繼續,恐怕自己都要被逼瘋。

「怎麼樣,現在知道該怎麼告訴我了吧?」看著文昊的表情,蠍子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意。

「哼。」冷哼一聲,林峰冷著臉,一臉決絕的沉聲道:「別得意,把我逼急了,大不了就是一死。」

蠍子臉上神色仍然不動,但林峰明顯感覺他的氣息突然一下子變得更加陰冷起來。

「想死?沒那麼容易。」冷冷的看了林峰一眼,蠍子一扭頭,看向人群中的兩女對林峰道:「你和那兩個女孩的關係不錯吧?」


聽著蠍子的問話,林峰臉色一變,不等他開口,蠍子繼續道:「雖然小了點,但怎麼說也是女的,這島上可難得有個女的,那些常年住在島上的黑衣衛們早就憋得慌了,聽說有時就連母狼都能幹上一翻,如果賞給他們,他們一定會很興奮的吧!」

「你無恥!」林峰渾身一顫,滿臉猙獰,猶如一隻擇人而噬的惡魔一般對著蠍子吼道。

此時的他,絕不會懷疑蠍子話語中的真實性,以這些人對他們生命的漠視,做出這樣的事情簡直是太簡單了。

「無恥?」蠍子一愣,隨即陰森森的笑道:「你聽說過哪個殺手高尚了?他們為了完成任務,可以說是無所不用其極,從成為一名殺手起,為了達到目的,我就已經不擇手段了,所以謝謝你的誇獎。」

「小子,好好保重吧,如果你出了什麼意外,我保證那兩個女孩會被這裡所有的黑衣衛都品嘗一遍的。」說完,蠍子帶著陰森的笑容,轉身向著遠處走去。

「該死的混蛋、**、畜生、豬狗不如的東西。」林峰雙目赤紅,向著蠍子的背影罵道。

行走中的蠍子突然一個轉身,看著林峰的目光中閃過一道凌厲的寒光,然後冷冷道:「小子,想和我斗,你還嫩了點。」

直到蠍子的身影完全消失在眾人的目光中,這時,場上的眾人才逐漸散開,而林峰更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李哥哥,你怎麼樣了?」兩女淚流滿臉的向著林峰撲來,看著林峰身上那插滿箭矢的身體和被鮮血染紅的衣服,兩女更是淚如泉湧。

「好了,別哭了,我沒事。」林峰咬著牙,強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安慰著兩女。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看得爽了賞個錢嘞! 一天下來,一百多人每人都向林峰射了二十隻箭,而林峰憑著東躲右閃,還是中了六十箭,此時的他,就像是一個人形刺蝟一般,全身插滿了箭矢。

不過幸好,也不知是蠍子怕文死了得不到他的功法,還是訓練的原因,這些弓的穿透力並不強,雖然林峰身上中了六十箭,可是每一箭都只有一寸來深,如果不是外面的衣服,恐怕全都掉地上了。

而且林峰體內早就修鍊出了木屬性勁氣,憑著這些木屬性勁氣的治療效果,就連血都沒有出多少,所以林峰身上真正的傷並不重,最主要的還是那緊繃的神經。

兩女小心翼翼的將林峰扶回屋裡,幫著林峰將身上的箭矢拔出來,然後再幫他敷上藥,直到此時,兩女看到林峰身上的傷並無大礙這才鬆了一口氣。

「我們一起去領食物吧!」林峰慢慢的將那件滿是鮮血的洞洞裝穿上,然後和兩女一起向外面的廣場走去。

每人領到一個黑饅頭,和一碗清粥,然後蹲在廣場一旁,美美的吃了起來,而那些將食物吃完,並未吃飽的傢伙一個個看著三人手中的食物不斷的吞著唾沫,更有幾個不懷好意的眼珠直轉。

不過,當兩女那冰冷的目光在人群中掃了一眼后,許多傢伙都趕緊的轉過頭,就連那些原本不懷好意的傢伙在被兩女那冰冷的目光掃中后,也畏懼的走開了。

眾人之所以這麼畏懼兩女,這還要從剛來時說起,來到這裡,眾人從來沒有吃飽過,很多年紀較大,身體較壯的男孩為了吃飽就搶別人的食物。

而冷血也放任這種事情,畢竟這裡訓練的是殺手,殺手可不是心慈手軟之輩可以勝任的,所以這種相互之間的搶奪也算是訓練的一部份。

而林峰和兩女年紀不大,並且還有兩個嬌小柔弱的小女孩,很多人都以為他們好欺負,不過林峰一直憑著自己劍侍高階的實力將所有敢打他們主意的人全都打翻在地,並給予他們一定的懲罰。

林峰以恐怖的實力讓眾人畏懼了,再也沒人敢來惹他們,但同時,他們也和別人結下了不少恩怨。

有一天,林峰因為訓練挨了鞭子,全身都是傷,實力自然大減,而那些和他們有仇的傢伙以為這是一個機會,定要好好的教訓林峰他們一翻。

結果,六個修鍊出了勁氣,並達到劍侍下階的男孩找上了林峰他們三人,只是這六個男孩沒有想到的是,當時宋玉珍已經達到了劍侍高階,而小蘭在林峰拿出的丹藥幫助下也達到了劍侍中階。

六個剛煉出勁氣的劍侍下階對一個劍侍高階和一個劍侍中階,結果可想而知,六個男孩被兩女打得滿地找牙,而那個帶頭的因為辱罵林峰,更是被宋玉珍憤怒之下,一拳擊在心口給打死了。

至此,眾人都知道了兩女的實力,也明白這三人就算沒有林峰,也不是他們能對付的,而林峰出手只是傷人,兩人卻狠辣得要殺人,這使得眾人更懼兩女。

看著一個個滿臉恐懼離開的眾人,林峰轉頭看著宋玉珍無聲的笑了,而宋玉珍似乎也明白林峰的意思,俏臉一紅,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人家當時也不是有意的,誰叫他連我這個小女孩的一拳都承受不了呢。」

「好了,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林峰笑了笑,然後拍了拍手,看著已經將食物吃完的兩女道:「今天我還沒練箭呢,陪我去練一會兒。」

「你身上的傷?」宋玉珍有些擔憂的問道。


「沒事。」林峰站起來,伸了伸手,又蹬了蹬腿,說道:「怎麼樣,我說沒事吧?」只是在林峰說話時,額頭上已冒出一些晶瑩的小珠子,但兩女卻並沒有發現。

看著林峰似乎真的沒有什麼問題,兩女這才點了點頭,陪同著林峰一起向廣場邊上的箭靶走去。

時間一天天過去,轉眼已是一月,蠍子確實說到做到,從那天起,林峰就給眾人充當起活箭靶的角色,每天都端著草靶供眾人射,根本沒有一點休息的時間。

最開始,還只是像木頭一般站在那裡,可是隨著眾人箭法不斷的提高,蠍子居然又讓林峰端著草靶跑動起來供眾人訓練,每天都能把他累個半死。

到後來,不光是用他來訓練眾人的箭法,甚至弩箭和暗器都用他來訓練,而每一次更換都讓林峰叫苦不迭,傷痕纍纍。


當然,林峰也並非只是吃苦受傷,在強大的壓力下,他的進步可謂用恐怖來形容,最開始,在三人一組的箭法下,每一次下來最少都要中五六十箭。

可是隨著時間過去,他的反應越發敏銳,身體的靈活也越來越強,眾人再想射中他已是非常困難。

到後來,蠍子更是讓十人一組同時射,可仍然難以射中林峰,尤其是現在,就算蠍子出手,林峰小心一點也能避過。

除了身體的反應和靈活提高外,這一月林峰的五行元靈決也進步不小,雖然現在仍然是劍侍高階,但是五行勁氣,他又修鍊出了土屬性勁氣,就連金屬性勁氣也快要修鍊出來了。

「咻咻咻咻……」

寒光暴閃,尖銳的破空聲凄厲響起,密密麻麻的飛針、七星鏢、飛刀等暗器猶如暴雨般向林峰射來,幾乎將他周身全部鎖死。

看著疾射而來的暗器,林峰雙眼微眯,然後腿尖一點,整個人飄然而起,猶如一隻靈貓不斷閃爍,與此同時,手中草靶更是被他控制得滿天飛舞,將那些飛射而來的暗器全都接下。

「轟」

暗器消失,林峰轟然落地,冷眼一掃眾人,所有人都被那凌厲的目光逼得後退一步。

「啪」

輕手一揮,手中已被暗器插滿的草靶便被他扔到旁邊,然後轉頭,看向一旁的蠍子,臉上露出嘲諷般的冷笑。

二十人一組,向林峰扔暗器,而且暗器所攻擊的目標並非是林峰手中的草靶,而是林峰本人,而林峰本人則必須要靠手中的草靶將所有暗器都接下來,否則就會受罰,這便是蠍子最近想出來整林峰的辦法。


只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除了最開始兩天讓林峰吃了一些苦頭外,從第三天起,林峰憑著靈活的身法和敏捷的反應,居然將所有的暗器都接下,從此再也沒有受傷。

感受到林峰那嘲諷的冷笑,蠍子臉色一冷,不過他並沒有惱怒文昊,反而對著剛才向林峰扔暗器的二十人冷聲道:「一群廢物,今天的食物沒有了。」

眾人臉色一變,卻不敢再說什麼,只得將憤恨、惡毒的目光投向林峰。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看得爽了賞個錢嘞! 至從訓練開始,眾人的食物每天都只有三個饅頭和三碗清粥,有時由於訓練的原因,還會被扣,所以大家從來就沒有吃飽過。

而今天,大家都沒有吃東西,餓了一天,早已飢腸轆轆,原本眼看訓練就要結束,就可以吃東西了,沒想到在這最後關頭,教官卻將今天的食物給扣了,這讓眾人如何接受得了。

對於眾人那不善的目光,林峰報以冷笑,雖然如今天他仍然只是劍侍高階的勁氣,可是憑著這一個月來的進步,光是那靈活的身法和反應就不怕眾人,更何況現在他對暗器的應用也是得心應手,所以他根本就不怕眾人。

蠍子的聲音剛落下,數名黑衣大漢便手持皮鞭,一臉冷漠的走了過後,然後便是一陣『啪啪』的鞭子聲。

蠍子規定,每射中林峰一暗器者可以得到一個饅頭的獎勵,如果沒有射中林峰那麼便要挨鞭子。

隨著鞭子的響起,那些看向林峰的目光變得更加的怨毒與憤恨,不過這些目光都被林峰直接無視了。

懲罰完二十人,蠍子那冰冷的目光再次轉向林峰,而林峰也不示弱,同樣冷笑視之。

看著林峰不斷的挑釁,蠍子雙眼微眯,全身寒意暴漲,隨後,只見他手輕輕一動,隨即,數道黑茫帶著破空聲便憑空出現,更是將林峰周身全都封鎖住了。

「咻咻咻……」

林峰雙眼一眯,死死的盯著飛來的暗器,就在那暗器到身前的瞬間,林峰身體徒然向後一仰,一道寒茫順著他的胸膛飛過。

緊接著他的身體保持著後仰的姿勢向左一旋轉,又一道黑茫順著他剛避開的身體從腹部邊飛過。

連續躲過兩道暗器,卻並未就此結束,就在林峰躲過射向腹部的暗器的同時,左腿、右肩同時寒茫一閃,無聲的射進了肌肉之中。

「啊。」一聲慘呼,兩道刺疼同時傳來,正保持著後仰姿勢的林峰雙腳一軟力,整個人一下子摔倒在地。

「哼。」看著摔得四仰八叉的林峰,蠍子臉上露出一絲陰笑,道:「別以為我今天是最後一天訓練你,你就可以挑釁我,想玩死你,就算我不是你們的教官,在這裡照樣玩死你。」

蠍子的話剛說完,林峰就發覺自己的身體不對了,首先是被蠍子暗器所傷的傷口突然奇癢無比。

緊接著,林峰發現自己的全身都開始騷癢起來,就好像身上爬了小蟲一般難受,並且是越來越癢,癢得林峰忍不住全身一陣亂抓,而每次抻手,總會在身體上留下數道血淋淋的傷口。

然而事情遠非如此簡單,騷癢只持續了數秒,就變成刺疼,猶如萬蟻噬體般的疼痛,疼得林峰不斷的在地上翻滾。

「該死的蠍子,你居然用毒?」腥紅著雙眼死死的盯著蠍子,林峰怒聲咆哮道,此時的他渾身不斷的顫抖,因為疼痛臉都變得扭曲,兩條眉毛都快成為一條線,牙齒也是死死的緊咬著。

「用毒怎麼了?我是殺手,殺手講究效率,既然用毒最方便、輕鬆,我為什麼不用毒?」蠍子冷笑著向林峰道:「你剛才不是得意嗎?還挑釁我,現在怎麼閹了?」

「該死的蠍子,總有一天我也要讓你嘗嘗這萬蟻噬體的滋味。」林峰咬牙切齒的怒吼道。

「好啊,我等著,只要你有那個本事。」蠍子冷笑道,一臉的不以為然,以他劍王高階的實力,林峰想報復他,談何容易。

看著林峰在地上痛苦的翻滾,好一會兒,蠍子又才一臉得意的向林峰開口道:「小子,你中了我的噬心散,以後每天都會有一個時辰的萬蟻噬體之苦,如果你哪天想起怎麼將你修鍊的功法告訴我,就來找我,我到時會幫你解除痛苦的。」

說完,蠍子轉身離去,走了一段,突然又轉頭對著林峰道:「如果你不知道怎麼找的話,就讓這些黑衣衛來告訴我。」

看著蠍子遠去的背影完全消失,在地上不斷翻滾痛苦哀嚎的林峰雙眼一下子恢復了原本的顏色,雖然仍然在不斷的哀嚎著,但臉上的疼苦之色居然一下子消失大半。

「老師,那混蛋走了。」林峰在心中對著五行劍輝說道。

「我知道。」五行劍輝淡然的聲音突然響起:「不過,你仍然要繼續裝,否則被那混蛋知道你沒中毒,恐怕又會懷疑你身上有什麼解毒的寶物,一本功法都能讓他如此煞費苦心,到時不知道又會如何對你。」

「我知道了,老師。」林峰輕聲答應道。

原本,就在林峰身上發癢之時,一直在他體內的五行元靈玉突然冒出一股灰色能量,那灰色能量在他身體里流轉了一周,便將身上的毒給解了。

只是為了麻痹蠍子,所以林峰一直裝著很痛苦,免得讓蠍子再來找他麻煩。

蠍子一走,廣場上眾人立即散開,而小蘭和宋玉珍兩女更是第一時間跑到正在地上痛苦哀嚎的林峰身邊。

「李哥哥,你怎麼了?」小蘭扶著林峰,急得眼淚直流。

「你怎麼會這樣?你不能解嗎?」宋玉珍雙目含淚,哽咽著聲音向林峰問道。

「別擔心,我沒事。」林峰突然對著兩女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然後小聲道:「不過為了麻痹蠍子,我還得繼續裝,你們想辦法將我弄進屋去。」

說完,林峰又大聲的嚎叫起來。

聽著林峰的話,兩女一愣,總算放了心,然後兩人七手八腳的將林峰抬進屋裡,只是他們剛轉身,就被人給攔住了。

「你們想幹什麼?」看著那一個個面色不善圍上來的眾人,宋玉珍一聲嬌喝。

聽著宋玉珍的聲音,眾人一愣,居然齊齊的向後退了一步,不過很快就有一個聲音從人群中響起:「大家別怕,她再厲害也只是一個人,我們這麼多男人難道還怕一個女人不成。」

隨著聲音的響起,果然,圍過來的那三十多人臉上懼色瞬間消失,然後再次向三人圍了過來。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看得爽了賞個錢嘞! 「你們想幹什麼?」看著眾人是鐵了心的找麻煩,宋玉珍的聲音變得更冷了,雙眼殺機閃爍,拳頭捏得嘎嘎作響。

「這事跟你沒關係。」一個長得五大三粗,滿臉橫肉,聲音粗魯的男孩指著宋玉珍身後的林峰,冷聲道:「這混蛋害得我們今天又沒食物,就這麼放過他太便宜他了。」

「對,不能就這麼放過他。」

「就是,這段時間就因為他,我們的食物總是被扣,絕不能放過他。」

「殺了他。」


男孩的聲音剛落下,圍過來的其它人立即雙眼腥紅,就如見了殺父仇人般的指著林峰吼了起來。

「要想教訓他?」宋玉珍冰冷的目光掃過眾人,雙拳勁氣涌動,冰冷的道:「不怕死的就過來。」

「還有我。」宋玉珍的聲音剛落下,小蘭也立即站了過來,冷冷的看著眾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