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好啊,反正早打晚打都要打,現在咱們兩個就做過一場吧!」李木笑著說道。

「請!」蕭斌心中歡喜,面色卻開始變的有些嚴肅了起來,開口緩緩的吐出了一個請字。

「那我就不客氣了!」李木也有些興奮的起來,他的手還真有點癢呢!

李木沒有在猶豫,直接一拳猛然向著蕭斌的身體砸了過去,一瞬間方圓百米的空氣全部被抽取了過去,隨著李木簡單一拳的揮出,一個巨大的拳印直接向著蕭斌沖了過去。

蕭斌的手指輕輕的向著李木揮出的拳印指了過去,瞬間一道星光直接從他的手指爆射而出,星光不斷增粗,很快便與拳印重重的撞在了起來。

白色的光芒亮起,兩者相撞直接狠狠地爆炸,李木的腳重重的踩在虛空之中,瞬間李木腳下便出現一個黑洞,李木一腳直接將虛空踩踏,隨後身體如同瞬移一般剎那間向著蕭斌沖了過去。

蕭斌臉色凝重,但是他卻不退反進,他的身上散發著淡淡的藍色光芒,兩者一瞬間靠近,李木二話不說,直接便是一擊手刀彷彿天刀一般對著蕭斌的額頭力劈而下。

蕭斌的身體猛然化為了一束星光,在一瞬間李木感覺一股束縛的力量直接想要禁錮著他的身體,而蕭斌化為的星光彷彿超越了空間一般直接穿過李木的身體,李木悶哼一聲,他眼前的蕭斌已經消失不見,反而在他的身後蕭斌的身影同時出現。

李木的手刀壓根就沒有任何猶豫,直接隨著他的身體的旋轉,狠狠地向著後方切割而去,轉眼間便來到了蕭斌的面前。

蕭斌的臉色平靜,身體再次閃爍,沒有任何預兆的再次向後邊退了一段距離,蕭斌的一縷頭髮緩緩的在李木的手刀之下斷裂,李木雙手合十,隨後猛然向著蕭斌划入,頓時一道刀光以無比迅捷的速度向著蕭斌的眉心射了過去。

蕭斌的手掌魔法力量涌動,隨後他快速的抬起了手掌,一顆如同星辰一般的光球出現在他的手中,李木的刀光似乎下一刻便與這個光球碰撞。

「開!」李木臉上露出了笑容,他合十的手掌猛然搓了一下,原本射向蕭斌的那一道光芒快速的散開,一瞬間數百道白色的刀光瘋狂的一擁而上。

蕭斌的眼中微驚,他突然掐了一個手印,一瞬間蕭斌的身體直接光化,他直接化為了許多星光,任憑數百道刀光直接切到了他的身上,但是星光只不過暗淡了一些,隨後蕭斌的身體重新出現,口中一聲低喝:「星羅棋盤!」

之前對付羅榮天痕的魔法重新釋放,當星羅棋盤聚集起來之後,李木頓時發現自己身邊的虛空都凝固了許多,如果用地球上的學術來表示的話,他周圍所處的空間的密度直接改變。

在這樣束縛的情況下,原本的李木能夠一秒鐘釋放出幾百道攻擊,但是現在最多釋放幾十道,其中十倍的差距。

「棋幻天地!」似乎不給李木任何反應的時間,最起碼蕭斌的星辰魔法的釋放速度已經快到了極致,魔法一個緊接著一個過來。

隨著這樣的一道棋幻天地釋放之後,李木眼前的場景開始再次發生了變化,他感覺自己瞬間處於一片全新的世界,而原本那些靜靜躺在棋盤之上的棋子也瞬間發生了改變,成為了一頭又一頭形態各異的怪獸。

「這是屬於星空之中的星空巨獸,雖然我無法幻化出他們的神髓,但是他們可是依然不容小覷,你就耐心的等待著他們的照顧吧!」蕭斌的聲音突然出現在這一片天地之中。

隨著蕭斌的聲音落下,一聲聲龐大無比的嘶吼聲直接響了起來,然後整個天地都在震動,無比龐大的幾十隻形態各異的怪獸頓時向著李木沖了過來。

它們的身體格外龐大,而且被一層深褐色的如同岩石一般的鱗片包裹著,鱗片在這個空間之中閃爍著冰冷的金鐵光澤,眨眼間便全部向著李木圍了過來。

李木深吸了一口氣,眼前的危機他感覺還不是最恐怖的,他能夠感覺到自己此時被困在這個棋幻天地的空間之中,但是蕭斌卻在孕育著嶄新的魔法,單單是在外界升起了魔法波動,便讓李木有一種膽戰心驚的感覺。

這個所謂的星空巨獸,就是在拖延著李木的時間,等待著下一個毀滅魔法的孕育。

「這是要大毀滅的節奏啊!」有人看著天空之上一個巨大的光團懸浮,在巨大的光團之中,幾十道龐大的黑影幾乎將整個光團覆蓋,至於李木的身影則是完全被吞沒。

「星辰魔法有這麼恐怖嗎?」有人不可思議的說道,這星辰魔法強的有些超出認知了吧?別的魔法都是釋放出一個巨大的魔法需要吟唱,甚至越強大的魔法需要孕育的時間越強,但是這個蕭斌卻把這星羅棋盤與棋幻天地兩個魔法如同瞬發一般釋放完成。

「其實這兩個魔法還不是主要的,你們沒有看到那個蕭斌此時已經開始吟唱起來了嗎?之前兩個魔法都已經夠強的了,但是吟唱都沒有吟唱,而現在那個蕭斌不僅在吟唱,還拿出了一個魔杖,我只不過稍微感覺一下,便感覺到天塌地陷的一種毀滅波動!」有人臉上帶著驚恐的分析道。

確實,此時的蕭斌不僅是在吟唱,而且他的手中還出現一柄法杖,法杖散發著一股古老的氣息,猶如一根根虯根纏繞而成,呈現一種淡藍色的光輝,但是在法杖的頂端,只有一塊拳頭大小,灰不拉幾的石頭,同樣沒有人敢小看這個法杖,蕭斌可是法祖一脈的傳人,法祖一脈的傳人會找一個不好的法杖嗎?

「那個叫李木的恐怕危險了……」最終,有人定下結論說道。

他同樣看出來了,前兩個魔法都是在拖延時間,真正的必殺一擊是在這個魔法之中。

「李木哥哥不會有事吧?」君嫣然有些不放心的說道,他知道李木很強,但是強歸強,擔心仍然是會擔心的。

就如同電影葉問之中,葉問很強,他的妻子知道,但是每次葉問和其他人比武,他的妻子依然擔心,這是同樣一個道理。

「放心吧!團長肯定會勝利的!」反倒是秦禹,信心滿滿的說道,看不到任何的擔心,他總是對於李木有一種謎一般的自信。 「有些小看我了呢!」李木抬起頭,看著幾十頭龐大的怪獸,突然低聲的說道,隨後一抹雪白的刀光直接在李木的手中亮了起來。

「碎!」隨著李木的一聲低吼,雪白的刀光瞬間從李木的血飲刀之上綻放,血飲刀發出了一聲嗚咽,隨後凄厲的聲音猛然在虛空之中響了起來。

這柄血飲刀跟隨李木的時間很長了,也是李木的第一柄武器,而且它在不停的吸收著李木殺掉的人也好,獸也好的鮮血,在加上每次李木英雄附體,總是會有奇異的力量讓血飲刀變化成各種各樣的形狀。

所以現在導致這柄血飲刀格外的有靈性,而且殺氣越來越重,刀刃……越來越鋒利!

雪白的刀光亮了起來,李木的身體猛然旋轉,這一刻他的身體高度同意,一股股血肉的力量隨著李木身體這次的旋轉,連帶著體內浩蕩的鬥氣,全部一股腦的注入血飲刀之中。

血飲刀猛然發出了一聲暢快的輕鳴,隨後白色之中夾雜著淡淡的血光的一道刀光瞬間爆發,隨後刀光在這個空間之中亮了起來,而後剎那間整個空間靜止,只有那一道刀光從慢到快的眨眼間便衝破整個空間。

本來正在吟唱著魔法的蕭斌,突然臉色微變,剎那間蒼白了一些,一縷鮮血開始順著他的嘴角流了下來,隨後他吟唱的速度也開始加快了起來,在他的頭頂,一股恐怖的魔法波動不斷的匯聚起來。

他的頭頂的一大片巨大的虛空要已經坍塌,形成了一個漆黑的漩渦,漩渦在緩緩的旋轉著,一股淡淡的吸力從其中散發,隨著黑色的漩渦越來越龐大,那股深沉的毀滅力量便越來越讓人膽戰心驚。

「碎!」

一聲淡淡的低喝聲,直接響徹在天地之間,隨後被蕭斌幻化出來的那個天地直接出現一抹雪白之中帶著血色的刀光亮起,雪白漸漸地被血紅吞噬,最後一道血色的月牙升了起來,幾十頭龐大的怪獸同時虛幻起來,只有一道血紅色的刀光打碎那個虛幻而又真實的空間,隨後毫不停歇的向著在吟唱著咒語的蕭斌沖了過去。

蕭斌猛然揮動著手中魔法杖,他頭頂的那個巨大的黑色漩渦隨著魔法杖的揮動,直接開始顫抖了起來。

蕭斌猛然噴出了一口鮮血,隨後巨大的黑色漩渦直接向著李木的那道刀光碾壓了過去,黑色漩渦所過之處,空間如同最脆弱的玻璃一般直接破碎。

隨著黑色漩渦脫離蕭斌的掌控,吸力猛然開始漲大了起來,哪怕在地上觀看這場戰鬥的人,都能夠感覺到這個黑色漩渦的恐怖吸力,他們急忙後退,甚至用鬥氣或者魔法來抵抗這股吸力。

李木的血色刀光直接與這個黑色漩渦碰撞,黑色漩渦如同一個攪拌機一般,將血色刀光直接吞入其中,血色的刀光前行速度開始緩慢了起來,一聲聲「咯吱咯吱」難聽聲音響了起來。

壓根就沒有僵持太長的時間,血色的刀光轟然破碎,化為一片片飛舞的血色蝴蝶。

但是黑色漩渦卻變小了許多,蕭斌的臉上露出了可惜的神色,他自認為已經很高估李木了,但是沒想到自己的高估還是估算錯誤。

他沒有想到自己的兩個疊加魔法,雖然兩道魔法對於他來說不過是高級魔法,但是他感覺自己星辰魔法的高級魔法還是足夠能夠困住李木一段時間的。

但是沒想到,僅僅就是一道,幾十頭幻化出來的星辰巨獸便直接被一刀簡單幹脆的切碎,所以導致這個超階魔法並沒有儲蓄完成,便被他強行釋放了出去,所以導致他受到了反噬的傷害。

而且這個超階魔法星際黑洞並沒有達到巔峰時期的強度。

若是讓其他人知道這個無比恐怖的魔法只不過是一個超階魔法的話,恐怕眾人會被嚇死,在他們的感覺之中,這個魔法絕對比那種尋常的小禁咒還要恐怖,恐怕能夠達到領域級小禁咒的層次,而現在這竟然是一個超階魔法,這不是要逆天的存在嗎?

李木也是面色凝重的看著向著自己飛快移動過來的黑色漩渦,他能夠感覺到自己遇見的那次古墓法王所釋放的小禁咒與這個魔法相比,那個殘破的小禁咒簡直是弱爆了!

但是李木卻也早已經不是那個黃金段位的李木,而是已經攀升到頂尖鉑金層次的他,現在面對的這個魔法雖然更強,但是李木卻也感覺輕鬆許多。

「破滅刀第二式:三刀滅世!」

李木也是簡單粗暴,咱們就來一個硬碰硬,反正這也不是這個蕭斌的最強魔法,最起碼在李木的感知之中,這個魔法與之前的那個巨大的八卦相比,弱了一個層次。

李木的血飲刀緩緩的抬了起來,隨著他的長刀的抬起,李木的身邊出現了兩個和他一模一樣的人,三個李木平靜的看著帶著龐大吸力,正在向自己不停地靠近著的黑色漩渦。

在巨大的黑色漩渦面前,李木能夠感覺到自己的渺小,無論是誰看,李木都像是一個面對恐怖惡魔的螻蟻,這個漩渦便是魔鬼的大嘴,可以輕而易舉的將其吞噬掉。

隨後李木動了,三個李木同時動了起來,依然是簡簡單單的一刀,三個李木同時揮動自己手中的血飲刀,然後三道刀光猛然開始旋轉起來,刀光瘋狂漲大,三道刀光直接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圓圈,一股毀滅的力量在其中孕育。

三道刀光瘋狂的旋轉,很快便連接在一起,分不清彼此。

兩者幾乎同樣形成的龐大的毀滅世界,一個是魔法構成的黑色漩渦,一個是刀光形成的毀滅場域,兩者在所有人有些震驚的目光中直接碰撞在一起。

熾熱的光芒亮了起來,劇烈的轟鳴聲音一瞬間響起。

所有人被刺目的光芒所籠罩,整個世界成為了白茫茫的一片。

但是他們能夠感覺到一股股毀滅的力量在不停的爆炸,爆炸之中再次掀起毀滅的力量,循環往複。

終於不知道過了多久,毀滅的力量波動開始緩緩的削弱了起來,

「誰贏了?」

這樣的一個疑問出現在每個人的心中。 在眾人有些期待的目光之中,風暴緩緩的減弱了下來,他們也不是特別期待誰獲得的勝利,只不過是好奇一個結果而已。

兩個身影在漫天的風暴之中顯現了出來,兩人同樣懸浮著,衣衫獵獵,看起來都格外的飄逸不凡。

李木的臉色蒼白,蕭斌的嘴角帶著淡淡的血色,但是兩人的氣勢卻仍然是不相上下,很明顯這一次的碰撞並沒有分開勝負。

「你很強!」蕭斌的臉上緩緩露出了一絲微笑說道。

「你也不錯!」李木其實心中極其詫異,他在蕭斌的身上感覺到了諸葛亮的痕迹,但是系統並沒有提示英雄石的存在,而且諸葛亮的技能也沒有被蕭斌釋放出來。

除了剛開始的幾個瞬移,甚至連諸葛亮的被動在這個蕭斌的身上都沒有觸發,李木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可惜我還有任務在身上,要不然非要戰個痛快!」蕭斌臉上帶著可惜的神色對著李木說道。

「來日方長……」李木同樣有一種意猶未盡的感覺。

聽到兩人的對話,眾人不禁感到失望,就這樣就不打了?你們好歹也要分出一個勝負啊!

「你可以進絕望之城了!」蕭斌帶著笑容說道,他對於李木的感官很不錯,所以也沒有像對待其他人那般冷言冷語。

「不急,我還有兩個朋友,我們可以一塊進去的!」李木微笑的說道,隨後向著君嫣然和秦禹招了招手。

蕭斌的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絲猶豫的神色,隨後為難的說道:「這……你雖然能進,但是規定的是只能你自己進入,如果你的這兩位朋友想要進的話,必須要和我交手一番才可以……」

李木聞言不由得露出了莞爾的神情,「誰說我要帶他們兩個進去,他們兩個人應該都是有資格進去的。」

隨後君嫣然和秦禹來到了李木的身邊,李木先是對著秦禹說道:「秦禹,你爺爺不是給你要到一個絕望試煉的名額嗎?難道你還進不去這城池?」

「這……這有一塊令牌,我也不知道能不能進去,這令牌是我皇爺爺給我的東西!」秦禹聽罷急忙從儲物戒之中拿出了一個令牌,令牌呈現一種古銅色,古老的氣息撲面而來。

「嗯?讓我看看!」蕭斌看到令牌,頓時有些驚異的說道。

秦禹倒是也沒有什麼防備之心,直接就把令牌遞給了蕭斌,李木的餘光瞄了一眼,心中嘆了一口氣,果不其然,這個令牌和自己獲得的令牌幾乎一模一樣,同樣一個刀字印刻其中,霸道的力量撲面而來。

果不其然刀祖一脈已經凋落到非常弱勢的地步,這象徵著刀祖一脈身份,甚至是絕望試煉資格的令牌都已經被流傳了出去,現在還有自己手中的一枚屬於刀祖一脈。

蕭斌接過去了令牌,隨後仔細的打量一下,隨後直接還給了秦禹,「既然你有刀令,自然可以進入絕望之城,而且壓根就不用參加爭奪賽便可以參加絕望試煉!」

秦禹點了點頭,說了一聲謝謝。

隨後蕭斌的眼睛看向了君嫣然,這個女子的樣貌哪怕是他,都感覺到了驚艷,紫色的長裙襯托著修長的身材,雪白的皮膚閃爍著一種淡淡的溫潤色彩,絕美的五官如同上天最精心雕刻的寶物,身上還有一股淡淡的高貴氣息,只不過這股高貴氣息因為此時在李木身邊一副小鳥依人的模樣而被掩蓋了許多。

很明顯,君嫣然抱著李木的手臂,兩人的關係非常不一般,讓蕭斌心中也有些羨慕李木。

「嫣然,給這位兄弟露兩手瞧瞧!」李木握了握君嫣然的手,笑著說道。

君嫣然溫婉的點了點頭,甚至他連李木的手都沒有散開,直接一雙眼睛看見了蕭斌的眼睛,兩者對視的一剎那,君嫣然的眼睛之中猛然散發出紫色的光芒。

蕭斌本來臉上還稍微有些詫異,或者說心中有些不滿,覺得君嫣然也太託大了……

可是在君嫣然的眼睛紫色光芒升起的一剎那,蕭斌直接感覺到一股龐大的精神力量如同驚濤駭浪一般狂猛的向著自己拍擊了過來,自己如同大海之中的一個微不足道的浮萍。

隨後蕭斌快速的反應過來,這應該是夾雜著幻境在其中的,蕭斌的眼睛同樣露出了光芒,在他的眼睛之中,猛然出現在星河的景象,任憑你海洋再大,但是在星空面前依然是不值一提。

君嫣然的嘴角緩緩揚了起來,露出了一個絕美的笑容。

兩點微弱的紫色火苗直接出現在君嫣然的眼瞳之中,在蕭斌的目光之中,原本那洶湧的大海衝去自己的星辰之中,突然大海全部成為了紫色的火焰,那壓根就不是什麼大海,而是一朵朵紫色的火苗匯聚而成。

一瞬間紫色的火焰熊熊燃燒,漫天的紫色火焰直接焚寂著整個星空,蕭斌心中大駭,他覺得自己的腦海都感覺到了火熱,就在蕭斌準備直接粉碎星河來毀滅這紫色火焰的時候,突然紫色火焰全部熄滅。

蕭斌的眼睛恢復正常,額頭竟然出現了一滴滴細微的汗水,就在剛才那短短的時間內,蕭斌竟然感覺比和李木交戰還要兇險。

「鑽石?」蕭斌有些驚駭的看著比自己似乎大不了多少的君嫣然不確定的問道。

君嫣然默默的點了點頭,隨後重新走到了李木的身邊稍微靠後一點的地方,老老實實的抱著李木的胳膊,她感覺還是這樣依偎在李木身邊舒服。

「怎麼樣,蕭兄?」李木笑著問道。

蕭斌也沒有掩飾,直接擦了擦自己額頭上的汗水,苦笑著說道:「李木兄弟果然艷福不淺,原本我以為我都已經是頂尖的天才了,沒想到還有******這樣的高手!」

「哈哈……其實嫣然也是動了一點小聰明,主要還是蕭兄輕敵了,要不然也不會如此被動!」李木對於君嫣然的強大又有了一番新的認識,蕭斌可是魔法師,而且還是能夠溝通星辰的魔法師,可以說精神力量已經非常龐大了,自己雖然有天魔煉神訣,但是單純的比拼精神力的話,李木感覺自己應該不是這個蕭斌的對手。

李木的精神力都已經夠龐大了,蕭斌比李木還要強大的精神力,在與君嫣然接觸的短短時間內,蕭斌便吃了一個虧,由此便可以知道君嫣然到底多麼厲害。

李木心中也有些自豪,誰讓君嫣然正巧失憶重傷在自己身邊沒有多遠的地方,而且自己還先下手為強,這叫什麼?這叫緣分。

「你們三個現在都可以進入絕望之城之中了,到時候等我的任務完成之後,我若是有機會,便去找李木兄弟喝酒!」蕭斌笑著說道。

「好,我便等著你,到時候不醉不歸!」李木同樣笑著說道。

隨後李木帶著秦禹和君嫣然便向著絕望之城之中走去,越是靠近城門,便越能感受到絕望之城的滄桑與強大,單單是這城門,便給李木一種極致的威嚴感覺,似乎永垂不朽的存在。

其他人有些羨慕的看著三人一塊進入絕望之城,可是羨慕也沒有辦法,眾人對於三人能夠為什麼進城都是清清楚楚的,一個李木,和蕭斌打的勢均力敵的變態,一個秦禹,手拿著刀祖一脈的令牌,能擁有這種令牌的,想想背後的實力都知道有多麼恐怖。

還有那個絕美的女子,更是讓蕭斌吃虧的存在,這三人到底是什麼樣的怪物啊?

就在李木三人力量踏入城門之時,突然一個有些蒼老的聲音直接在天地間響了起來:「嫣然,給我回君家去!」

隨後一個七彩色的大手直接從天而降,龐大的威壓讓所有人都感覺呼吸都格外困難,這一刻,君嫣然和李木的臉色同時變了起來。 當七彩色的大手降臨的一剎那,李木便知道大事不好,因為這個七彩色手掌正是當初讓君嫣然重傷失憶的那隻七彩色的大手。

君嫣然臉色變得有些蒼白了起來,龐大的壓力彷彿海嘯一般直接從虛空之中鋪天蓋地一般壓迫過來,李木感覺自己的心臟似乎都停止了跳動。

七彩色的手掌無視任何人,直接筆直的向著君嫣然抓了過去,君嫣然咬了咬牙,隨後身體衝天而起,手掌猛然畫了一個圓圈,在圓圈之中出現一柄通體如同紫玉雕刻而成的晶瑩權杖。

「紫焱焚世!」

君嫣然伸手抓住了紫色的權杖,權杖長約一米左右,在權杖的頂端,有一個月牙一般的東西此刻正在散發著濃烈的紫色光芒,紫色的烈焰一瞬間開始狂暴的燃燒起來。

紫色的火焰此時在君嫣然手中已經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狂暴,每一縷火焰都成為了一個火焰精靈在仰天咆哮,隨後劇烈的紫色火焰化為一個巨大的火焰光束,猛然向著七彩色的大手衝擊了過去。

「轟……」巨大的爆炸聲震動雲霄,一層層灰濛濛的雲層瞬間融化,天空之中出現一個巨大的空洞,瘋狂的吞噬這周圍的一切,甚至連絕望之城的城牆都在微微顫抖著。

「噗……」君嫣然猛然噴出了一口鮮血,臉上露出了一抹不健康的潮紅,她釋放的紫色火焰直接被強行壓制了下去,七彩色的巨大手掌幾乎將整個天空遮蓋,此時雖然暗淡了一些,但是卻硬生生的把紫色的火焰光柱拍碎。

看到君嫣然吐血,李木才猛然從震驚之中醒悟過來,然後眼睛開始有些發紅,憤怒的情緒轉眼間便充斥著李木的腦海。

「破滅刀第三式:神隕一刀!」李木瘋狂的大吼一聲,他的頭髮猛然變成了血紅的顏色,一股滔天的殺意直接從李木身上散發了出來,李木眼睛之中的血光噴出了三尺有餘。

眾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了一跳,那七彩色的大手與紫色的火焰光柱在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之時便已經碰撞了起來。

然後君嫣然吐血,李木散發滔天殺氣,這隻不過發生在一瞬間的功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