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天地盟!!」

周清目光驟冷,他以前是飛天神帝的時候,就和天地盟的盟主發生過不少衝突,可以說這天地盟是星武大陸的最強者之一,同樣都是胎元境頂級高手。


既然知道是天地盟下的命令,周清就覺得那天淵戰矛應該是偽天淵戰矛,而且天地盟的人也不太敢肯定它是否就在天皇嶺中。

如果那天淵戰矛是真正的天淵戰矛,那來到天皇嶺的絕對是天地盟的絕頂高手,而不會像現在這樣派出這麼多的嘍啰。

準確的說,這些嘍啰只是到這裡打探虛實的。

天淵玄兵,除了具備神兵無堅不摧的性質外,還有一個非常驚人的屬性,那就是它們自身並沒有釋放出任何驚人的氣息,這對高手來簡直就是居家旅行,殺人放火的超級兵器啊。

對星武者或者星魂師來說,他們即便想收斂身上的氣息,也是非常難做到的,其他人依舊可以通過他們身上的氣息判斷他們的位置。

要想做到神不知鬼不覺的殺死敵人,最好的辦法就是使用身上並沒有任何氣息的天淵玄兵,對敵人進行致命一擊。

在星武大陸中,能夠做到這種程度的,就只有天淵玄兵了,為了得到天淵玄兵,星武大陸的高級武者更是打破了腦袋,不惜一切代價都要弄到一把天淵玄兵。

天淵玄兵的來歷非常古怪,至今也沒有人能夠知道它到底來自何方,即便是以前的周清,也只是了解一些天淵玄兵的來歷,但那些了解,更多是猜測,還不是真正的答案。

「既然牽涉到天地盟,那我還是早一點離開的好!」

周清心裡如此想著,就果斷做出決定,盡量遠離這些天地盟的嘍啰,他很清楚天地盟,那是一個為了攀登權力巔峰而不擇一切手段的聯盟組織,內部更有各種意想不到的勢力,內部情況之紛亂,勢力之強大,即便是前世的飛天神帝周清也難以有一個準確的判斷。

天地盟,絕對不是一個良善之輩!

了解天地盟的周清果斷遠離這個組織的活動區域,那些敵人除了人數眾多外,還極有可能潛伏了不少隱藏的高手,而他現在要實力沒有實力,要玄兵沒有玄兵,完全處在被動挨打的份上,不避開不行。

萬古最強宗 路途中,周清還遇到了幾波來自不同宗門的高手,那些高手也和其他天地盟的嘍啰一樣,就在天皇嶺中干起了屠殺那些蠻人的勾當。

「啊,啊,殺死這些賊人!」

就在經過一片密林的時候,周清聽到了一聲暴喝。

他心中一動,身子就轉進了那一片密林中。

等他靠近目標,就看到原來有三個蠻人正被兩個星武者包圍住了。

看那兩個星武者身上的服飾,周清知道那兩個星武者是青天宗的弟子。

再看那三個蠻人,兩男一女,兩個男蠻人身上到處都是傷,而那女蠻人身上倒沒有任何傷痕,不過她面上滿是驚恐,面色蒼白無血,顯然那兩個青天宗弟子將她嚇壞了。

「跑啊,你們再跑啊!」一個青天宗弟子得瑟叫喊了起來。

那三個蠻人雖然**強悍,但和那兩個擅長精妙劍法的青天宗弟子比起來,自然遜色不少。

蠻人擅長蠻力和**衝撞,這要是用在戰場上,絕對所向披靡,但要是用在單打獨鬥上,就發揮不出任何效果了。

在那兩個青天宗弟子眼中,那兩個蠻人就好像兩隻發狂的黑熊一樣,但即便那兩隻黑熊再厲害,在他們眼中破綻百出,兩個蠻人做任何反抗,也徒勞無益。

「哈哈!辣妹,等一下有你好玩的!」那兩個青天宗弟子將目光落在那身材火爆的女蠻人身上。

周清聽了這一句話,就已然明白那兩個青天宗弟子為什麼折磨那兩個男蠻子,而不去折磨那個女蠻子了。

「該死的!有人!殺了他!」

一個青天宗弟子感應到周清的存在,馬上大叫了起來。

周清面色大變,他知道自己如果沒有和食人花星魂合體,戰力就會大打折扣,隔著老遠的距離就會被敵人感應到。

事到如今,他只能選擇果斷出手。

就算此時他不出手,那兩個感應到他存在的青天宗弟子馬上出手了,他們一早就進入了戰鬥狀態的,身子早已經和星魂融合好了,自然感應到周清的存在。

唰唰,兩道劍光就從那兩個青天宗弟子手中的長劍爆發而出,直朝周清身上撲去。

那兩個青天宗弟子之所以要滅殺周清,只是不想被人知道他們今天在這裡犯下的罪行。

雖然現在很多宗門的弟子都進入天皇嶺殺蠻人,但他們卻不是單單殺蠻人這麼簡單,他們看上了一個蠻人女子,這事要是傳出去,絕對會對他們的名聲造成致命打擊。

一定要殺人滅口!

這是那兩個青天宗弟子心裡不約而同的想法,所以,他們果斷選擇了出手,沒有任何的猶豫。

「融合!遁地!」

食人花星魂是植物系星武,天生就和土系親和,因此,周清能夠藉助它的力量進行短暫的遁地。

這並非是食人花星魂特有的天賦能力,也有一些植物系星魂具備這一能力,只不過,食人花星魂作為中級星魂,遁地能力遠比其他植物系星魂的遁地能力強上不少。

噗噗!

兩道劍光紛紛打進了地上的泥土中,濺起一陣粉塵。

那兩個青天宗弟子看到對方無緣無故消失,就知道敵人還在附近,會隨時對他們發動進攻,因此,他們眼珠子不斷掃視附近,想找到周清的下落。

一定要殺了他,不能讓那個人泄露這裡的事情,不然被別人知道,他們看上了一個蠻女,肯定會被人笑掉大牙!

「咦?人呢?」

只是那兩個青天宗弟子即便瞪大了雙眼,也沒有找到周清的下落。

就在他們疑惑的時候,他們突然感覺腳下麻麻的,他們低頭一看,頓時被嚇了一跳。

原來他們低頭看到他們的雙腳正被無數根蠕動的樹枝纏繞,那些樹枝更是穿刺進入了他們的肌膚,大口吞噬裡面的血肉。

「啊,啊!」

兩個青天宗弟子驚恐地大叫了起來,隨後用手中的長劍猛砍那些樹枝。


那三個蠻人瞪大了雙眼看著那兩個青天宗高手在揮劍砍他們的雙腿,要多狠辣就有多狠辣,就好像那一雙腿不是他們一樣,他們直接砍啊砍的,砍了一次還嫌不夠,繼續再砍第二次。

三個蠻人看得頭皮發麻,全身發冷,他們當然很清楚那兩個人類武者會變成這樣,則和那突然冒出來的人類有關。

只是,那突然冒出來的人類眨眼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他們睜大了雙眼想找到那人的下落,卻始終也沒有看到那人的下落。

片刻之後,那兩個狠心將自己雙腿砍下的青天宗弟子紛紛慘叫了起來,周清布置在他們身上的幻陣解除了,他們看到自己的雙腿就在他們面前,再看看自己手中血淋淋的長劍,哪裡不明白這一雙腿就是被自己砍掉的。

「啊!」

兩個青天宗弟子哀嚎大叫,就好像死了爹娘一樣,之後,那兩個青天宗弟子就徹底昏迷了過去,一動不動。

下一刻,周清的身子就出現在那三個蠻人面前,頓時將他們狠狠嚇了一跳。

周清打量了一下他們三個蠻人,眉頭微微一皺,道:「你們三個還是快點離開這裡吧,這裡已經很危險了!」

那女蠻人看到周清一出手就將那兩個青天宗弟子制住了,當下就將周清當做絕世高人,她趕緊道:「這位大俠,請你救救我們這些蠻人吧,我們正慘遭那些星武者屠殺!」

周清聽到這話,搖搖頭,輕輕道:「不是我不想幫你,而是這一場劫難我無能為力,你們還是快逃吧,有多遠逃多遠!」

聽到這話,那三個蠻人面如死灰,他們現在無家可歸,他們也不明白那些人類武者為什麼要如此針對他們。

「逃吧,你們還是逃吧!」周清也知道對這三個蠻人來說,這一場來自人類武者的屠殺就是一場浩劫,但他也無能為力啊,他現在不過就是低級武者,自身難保呢。

「好!多謝這位大俠相助!」現場沉默了一會,之後就有一個男蠻人拱手施禮,那男蠻算是看出來了,眼前這個大俠雖然實力強大,但要想讓他一個人對抗那麼多的人類武者料想也不太可能。

對方能來拯救自己就算不錯了,他也不應該有太多無謂的想法。

「你們最好找一個隱秘的地方先藏起來,那些人想找一件玄兵,我估計如果找不到那一件玄兵的話他們不會善罷甘休的!你們躲起來應該會沒事!」

周清眼珠子一轉,就對他們道出他打探的消息。

「玄兵?什麼樣的玄兵?」那三個蠻人一臉的愕然。

「天淵戰矛,這是天淵級層級玄兵,是一件神兵,這裡的武者都很想得到它!」周清淡淡說道。

「我們沒有這樣的玄兵,我們這些蠻人最喜歡的就是類似斧頭,大刀之類的兵器,戰矛?應該沒有!」

那男蠻再三強調蠻人部落絕對沒有戰矛類的玄兵,周清聽了,就相信了那男蠻的話。

從那男蠻的眼神和他的心跳,包括面上的表情,周清判斷那男蠻絕對沒有欺騙他。

周清眼珠子一轉,就道:「這件事可能和天皇嶺其他部落的蠻人有關,再說,天皇嶺的蠻人部落很多的!」

那男蠻略一猶豫,隨後就對周清正色道:「這位大俠,我相信整個天皇嶺的蠻人絕對不可能有這樣的玄兵,這絕對是那些人類武者對我們發動進攻的借口。」

「你為什麼這麼肯定整個天皇嶺的蠻人部落沒有天淵戰矛?你不可能如此肯定吧?」周清疑惑地看著那男蠻。

那男蠻嘆息一聲道:「因為我爺爺是天皇嶺唯一的巫師,統領整個天皇嶺的天皇巫師。」

「原本是這樣,只不過這巫師的地位類似部落的長老,如果其他蠻人部落將天淵戰矛藏了起來而不告訴你爺爺,也是有可能的。」

周清知道巫師在蠻人部落中的地位是非常崇高的,如果蠻人部落之間發生了爭鬥都會請巫師進行調解,而且巫師還是蠻人部落中實力最強大的人。

只不過,巫師有一個傳統,就是堅決不能偏袒任何一方,也不能成為任何一方勢力的傀儡。

一旦巫師違背了這個中立立場就會被其他部落的首領拋棄,一個得不到眾多部落首領支持的巫師自然會失去其特殊地位。

所以說,巫師絕對是蠻人部落的異類,但這並不代表那些蠻人部落的首領對巫師的話必須言聽計從。

那男蠻聽到這樣這樣說,內心細細想了一下,就覺得周清的話非常對。

他的爺爺也經常在他的耳邊說起蠻人部落的不少齷齪事情,他聽了內心對蠻人部落非常失望。

女蠻看到那男蠻面上的表情,就知道他被對方說得無話可說了。

女蠻馬上道:「這位大俠,難道那個天淵戰矛真的有這麼重要嗎?是不是只要我們肯交出去,那些人類就會放過我們?」

周清點了點頭,道:「是的。天淵戰矛可是神兵,那些進入這裡的人類武者對天淵戰矛勢在必得,為了得到天淵戰矛,他們可以毫不猶豫的選擇將你們這些蠻人全部殺死,如果持有天淵戰矛的人要求那些人類武者殺死一萬個人類武者,我想那些壞蛋也會毫不猶豫的殺死一萬個人類武者。那天淵戰矛很貴重,為了得到它,那些壞蛋什麼事情也做得出來的,這不是你們蠻人的錯!你們還是逃離這裡吧,不要再出現在天皇嶺了!如果你們無法逃離的話,就跟我一起走吧!」

周清心裡清楚如果將這三個蠻人放走,他們也會被其他人類武者殺死的,如果真要拯救他們,唯一的辦法就是將他們送出天皇嶺。

「想必其他人應該將整個天皇嶺給封了!」

周清心神一動,就想到了這個可能。

「這個,對不起,這位大俠,我們不能走,我還要等我的爺爺,我的爺爺將會帶很多蠻人高手反擊那些壞蛋的!」

那男蠻拒絕了周清的請求。

周清微微搖搖頭,道:「你們不知道那些壞蛋的實力有多強大,那天淵戰矛對他們有多麼重要,我想即便你的爺爺將整個天皇嶺的高手都帶來,也不是那些壞蛋的對手!」

那男蠻搖頭道:「不會的,我的爺爺很強大,他的星魂可是火狼星魂,已經凝練出星陣了!」

男蠻的語氣顯然對他的爺爺充滿了信心。

周清搖頭,他很清楚這一次進入天皇嶺的人類武者數量有多麼的多,他們的實力有多麼的強,他們想得到天淵戰矛的貪念有多麼的強烈!

可以說,人類武者具有壓倒性的優勢,蠻人部落一個弄不好,說不定從此以後就會從星武大陸中滅亡。


對那男蠻的滿滿自信,周清只能用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來形容他了。

男蠻似乎看出周清面上充滿了懷疑,他趕緊解釋道:「我的爺爺到時候會帶著其他蠻人部落的首領一起來的,只要他們出現,我們就能夠將那些人類武者趕出我們的家園的!」

「能趕出就好!」周清目光閃爍不定,他心裡只能想這些蠻人對自己竟然充滿了信心,這著實讓他感到很奇怪。

那男蠻眼珠子一轉,隨後道:「多謝大俠相助,我們就不跟隨大俠一起出去了,我們要去尋找我們的爺爺!告辭!」

「告辭!」周清也不勉強,他從那男蠻的眼神中看出那男蠻有事瞞著他,不想讓他知道。

既然對方都想瞞著自己,那他還衝上去做什麼。

等確定周清確實沒有跟上來,女蠻問道那男蠻:「長河,為什麼不讓那個人幫我們?」

那叫長河的男蠻正色道:「我覺得這裡面可能有陰謀,這件事說起來非常古怪,那個人類武者極有可能是想通過這種辦法向我們示好,然後好接近我的爺爺,最後將我們一網打盡!」

聽到長河的話,那女蠻腦子快速轉動了起來,想了一陣之後,她很用力點了點頭,表示贊同長河的說法。

長河煞有介事道:「那個人救我們的時機出現得實在太巧了,如果說這只是巧合就真的太巧合了,正因為是巧合,所以引起了我的戒心。那個人應該是知道我的真實身份的,他就是想用這種法子從我嘴裡知道我們蠻人部落的真實情報。這計謀玩得太深了,如果遇到一般人就中計了,但他偏偏遇上了我,陰謀還沒有實施,就被我看穿了!」

長河一臉得瑟,他心中大喜,慶倖幸好自己機智,看穿了周清的陰謀。

「長河,聰明!」那女蠻朝長河豎起大拇指,稱讚道。

「必須的!那個人想坑我,沒那麼容易!我可不是白痴!」 頭號佳妻:名門第一暖婚 長河咧嘴一笑,面上滿是得瑟。

幸好這話沒有被周清聽到,不然的話肯定是非常無語。

知道那男蠻對自己不信任后,周清也就沒有去理會他了,對蠻人部落是否會被滅,周清絲毫也不關心。

這並非是他冷血,而是他覺得這事背後說不定有一場大陰謀,這件事也實在太古怪了,他倒是很想知道,蠻人部落里有天淵玄兵這個消息到底是怎麼傳出來的,如果說天地盟內部有人和蠻人部落有仇恨,他想那個人只要動動手就能將整個蠻人部落給覆滅了,為什麼要藉助天下星武者的手去剷除蠻人部落,這背後就大有深意了。

周清呼出一口濁氣,既然那些蠻人不領情,他也懶得做什麼大好人了,他現在還被三皇子通緝呢,他尋思著自己應該先離開此地。

周清只好繼續前進,他沿途就看到了不少同樣的慘劇。

有些場面實在太殘忍了,他完全看不下去了。

「那幕後之人到底想做什麼?為什麼要用這麼殘忍的方法來對付這些蠻人?」

周清琢磨著如果這事背後沒有陰謀,那就只能說蠻人部落的蠻人的運氣實在太背了。

就在周清疑惑的時候,突然間,他的腦子泛過危險的預兆。

危險!

周清可是飛天神帝轉世,無數次出生入死,經歷過無數次艱險的戰鬥,自然而然形成了對危險的預感能力,這一種預感能力幫助他逃過了無數次的劫難。

現在,他再次感應到對危險的預感能力再次回到他身上,這對他來說絕對是天大一件好事,但也意味著他現在就處在危險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