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夜深了,我要睡了給你們考慮的時間不多,過了明天可就不是這一個條件了」

「我們走」冰龍一咬牙說道。

「大哥......」眾人還沒明白冰龍的話眼前已經失去了冰龍的蹤影。

「小子,青山不改綠水長流。你給我們記好了這筆帳遲早要算清的」

「好說,不送」凌軒也不理會他們轉身向房間走去。

「大哥,為什麼不下令讓我們殺了那個雜種」冰虎問道。

「以成魁只能都敗在他手上,而且外面到處埋伏著高手,你認為我們一旦動手能脫身的幾率是多少?那小子狂不是沒有本錢的,至少我們六人一時間拿不下他而且他得傳五行法典,我們不能輕舉妄動」冰龍說得沒錯炎艷的確在琴府以及洛城加派了人手,一旦出現異常不可否認會有許出現。

「那我們怎麼辦,想我們冰族六傑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鳥氣,如果傳出去我們以後還怎麼立足」

「先忍忍吧,那小子的日子也將不好過,就沖著他的法典要爭的人絕對不少,我們還是先把這的一切報回去請族長決策好了」冰龍說道。

冰族六傑走後,凌軒突然感應到一股非常弱的火系魔靈氣息,這股氣息隱藏得非常好而且也相當的熟悉,凌軒略微想了一下臉上立即掛上了笑容,他已經知道這個人是誰也不想點穿腳步不停的向房間走去。

回到房間凌軒喝了一口茶然後上床盤膝打坐,自從官道進入五氣朝元后他感覺氣息強了許多,只不過當時是處於一種被動的封閉狀態對丹田內的一切並不是特別清楚,所以現在打坐第一件事就是查看一下丹田內的情況。

五氣朝元,是《五行聖魔訣》的第二步,相當於常規步驟的『靈寂期』,此時凌軒內視的結果是在五顆內丹的中間空位上出現了一片五彩的氣團,隨著五顆內丹的緩慢旋轉和相互生克的進行,那片五彩的氣團也跟這旋轉和發生變化。

「難道下一階段就是五丹合一,結成一顆具有五行屬性的內丹?」凌軒從內視中退出心裡想道。

還沒有到達那一步即使他記憶中有法典的描述也不能解開其中的精義所在,所以他此時也是在猜。

「兩位姐姐,你們做賊去了呀?半夜三更的鬼鬼祟祟幹什麼?」屋內琴悅坐在桌前兩手托著腦袋兩眼眨巴著,見凌雅和炎艷進來立即來了精神問道。

兩人也不答話分別坐在琴悅兩邊,炎艷用手指了一下桌上的茶壺看了琴悅一眼,對凌雅說道:「那個魔風的確是個麻煩人物,沒想到連水系竟然把冰族六傑親自派來」

琴悅看了她們倆一眼沒有能插上話只能乖乖的為她們倒上茶水,繼續聽她們還要說些什麼。

「看來這次冰族六傑絕對不會放過他了,我們該怎麼辦才好?」凌雅皺著眉頭問道。

「這是他的事,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不知道冰族六傑的手段竟然想沾冰鳳的便宜,真是......」

「真是流氓......哎喲」

琴悅好不容易聽出了什麼插上了一句嘴,可結果被凌雅和炎艷一邊一下捏著臉蛋。「還沒輪到你說話喝茶聽講」炎艷瞪了她一眼說道。

「哦......」琴悅乖乖的端起杯子看了她們倆一眼開始喝茶。凌雅眉頭依然緊鎖著似乎在想什麼事情。

「不過今天我們可以確定了一點,那就是魔風和五聖有說不明白的關係。嗨,看他表面不想是那種人,可怎麼......」炎艷說話有些凌亂。

「我認為魔風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種人,因為我在場的時候我能感應到他的情緒沒有任何異常波動,反而給我的感覺在他內心隱藏這殺念」

炎艷回想當時的情形點了點頭贊同道:「難道他於水系也有梁子?那他提出那個條件是為了什麼目的呢?」

「到我說話了嗎?」正當炎艷和凌雅對望無語的時候琴悅小聲的問了一聲。

「如果在不給你說話估計能把你憋死,你想說什麼就說」凌雅笑了一下說道。

「我想問 ?「你為什麼欺負悅兒妹妹?」就在凌軒瞎樂和的時候兩個悅耳的聲音傳來。凌軒一驚心道不好。不過立即恢復了神情說道:「我哪有欺負她呀,剛才我們在玩接魚的遊戲,誰知道她接不到魚就惱了,你們給評評理說誰欺負誰呀?」

「一副無賴樣,悅兒妹妹在房裡都哭成淚人了裙衫也弄濕和弄髒了一大片,快說你都怎麼欺負她了」炎艷有些怒了瞪著凌軒斥責道。

「事情就是這樣愛信不信,要不你們自己去問清楚了,聽聽她怎麼說,真是的小丫頭一個我還能怎麼欺負她」凌軒說完轉身向別處走去不再和她們糾纏。

「魔風,你去哪?馬上就吃早餐了」凌雅喊道。

「不吃了,都被鬱悶飽了,我自己出去走走」凌軒頭也不回的快速向圍牆邊飛去,話音還沒落已經不見了人影。

「這人怎麼脾氣可真大,就說他幾句就受不了」炎艷看著凌軒消失的地方氣憤的說道。

「我們快跟上吧,要不他一去不回怎麼辦?」凌雅連忙說道。

「啊,我忘了。快......」炎艷在凌雅的提醒下似乎想起了什麼重要的事情立即捏動法訣飛身而去,凌雅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也來不及追問跟這飛身去尋。

「怎麼了艷姐姐,怎麼那麼緊張發生了什麼事情?」凌雅追到炎艷身後一步距離問道。

「我剛來時接到消息,毒魔情勝天的傳人和**毒勝天傳人在洛城周邊出現了,據分析他們很有可能是沖他來的」

「啊,毒魔和**的傳人?如果真是沖他來的豈不是相當的危險?你知道他們來了多少人嗎?」凌雅大驚問道。

「具體來了多少人不知道,不過據報來的絕對不只兩人所以我們要儘快找到他」炎艷說道。

兩人在空中向下方的街道掃視,哪還有半個凌軒的影子。

「雅妹妹,你不是說可以感應到他內心活動嗎?你試試感應一下他的具體位置」炎艷有些急了對凌雅說道。

「不行,現在我一點感覺都沒有,我和他之間的感應超出了三丈就不靈了的」凌雅急忙回答道。

「那怎麼辦?都怪我......不這得怪他,一大早就欺負悅兒妹妹讓她哭得那麼傷心,肯定是魔風行為不檢點。哼」

「好了,艷姐姐我們現不要追究誰對誰錯,當前是找他回來。即使毒魔和**的傳人不是沖他來的,可要是被冰族六傑知道並找到了他麻煩一樣不小,更何況這城裡城外的沖他來的人可不在少數,你讓城內的屬下四處找找一旦有他的蹤影立即傳信」凌雅一邊由上往下認真的尋找凌軒的蹤跡一邊說道。

「嗯,看來只能這樣了,等找他回來看我怎麼收拾他,作為一個男人一點肚量都沒有。可惡」

「這樣吧,你先安排下屬尋找我會琴府免得琴叔叔擔心,等你安排好了我們在琴府會合讓你的下屬把消息傳到琴府去」凌雅說完飛身向琴府而去。

凌軒去哪了呢?他還真沒有離開的意思,因為他昨天晚上想的策略還沒有真正的啟動,他飛出琴府後便使用土遁法想遁出城。可是他發現了一個情況,那就是當他來到城邊上發現土遁失靈。

「哦,原來是這樣」凌軒在城門邊上拍了拍前額恍然大悟道。他想明白了,這城一定設置了什麼東西限制使用任何遁法出入,否則在這個世界里城門和城牆也就達不到應有的效用了。

「都是些什麼設置呢?難道是一種陣法還是一種法器?」凌軒漫步出城之際腦海中一直在考慮這個問題。不論是陣法還是法器在五聖山腹內都有書籍記載,當時凌軒雖然從典籍中知道了陣法的威力和妙用可他還是把它放在一邊。而法器的製作典籍上說必須要達到魔嬰後期的修為才能依照典籍的方法製作,而法器的使用也有相當的忌諱。所以他也把它放在了一邊。

此時,他從腦海中搜索著有關陣法的記載並慢慢的研究著。不過一時間沒有一絲頭緒。凌軒撓了撓頭說道:「說得太玄乎看半天沒明白一丁半點,算了留著以後再好好研究了,當務之急就是先找些東西填飽肚子」。

帝少心尖寵:迫嫁小嫩妻 琴府內。

琴悅哭了一陣發現沒有人理她也就擦乾了眼淚換好了衣服,她以為凌雅和炎艷教訓完凌軒後會在大廳等她一塊用早餐,所以她出門后徑直往大廳去了。

「囈?雅姐姐和艷姐姐她們呢?」琴悅來到大廳見父親和小姑坐在凳子上等她們奇怪得問道。

「不是去找你了嗎? 異世廢材風雲 怎麼她們沒見到你?」琴華也奇怪得問道。

冷血少主狠傷心 「不用找了,我回來了」凌雅聲音剛出人已經落到了門口。

「魔公子呢?」琴華更胡塗了,她們不是說去叫凌軒一塊吃早餐的嗎?怎麼飛天上去了?直覺告訴他出事了。

「魔風他不見了,現在艷姐姐正吩咐下屬城內城外找呢,悅兒妹妹告訴我,一大早的你和魔風鬧什麼矛盾了?」凌雅走進大廳拉這琴悅的手問道。

「我......」琴悅低著頭小聲的支吾道。

「你快說呀,看你哭得那麼傷心,害得我吧魔風臭罵了一頓然後他就走了」此時炎艷也跟著落到了門外。

琴華這才發現琴悅眼睛紅紅的的確是哭過,連忙問道:「你們怎麼了?快說呀」

「其實......其實也沒怎麼,今天早上一起床我就到西院去看看魔風起床了沒有,當走到涼亭的時候正好看到他用法術從池塘里抓了一條紅鯉魚準備生吃,雅姐姐說過不要給他吃生的所以我就喊住了他,說不給他偷我家魚吃,可他編出了一堆的瞎話,說什麼我家的魚好客,早上見了他主動跳到他手上和他聊天什麼的,後來他惡作劇把手中的魚拋過來給我,弄得我手忙腳亂的好不容易捉住了魚可是我衣服都被魚弄髒了,所以......」

「所以,你就跑回房去哭是不是?」炎艷沒好氣的問道。琴悅點了點頭不敢看他們,問題得到了解答眾人都鬆了一口氣,還以為多大件事呢。

「艷姐姐,你看就這丁點小事你把人家罵了一通,當時魔風都說了和悅兒妹妹玩接魚的遊戲你還不信」

「你這小丫頭,衣服髒了也能哭成那樣,當時我們問你出了什麼事,你也不說」炎艷被弄得哭笑不得。

「現在怎麼了?你們有沒有找到魔公子呀?」琴華也被這事逗笑了問道。

「現在我們擔心毒魔和**兩大邪宗魔派的弟子出山目標是魔風,所以現在我派下屬滿世界在找他」

聽炎艷這樣說,琴華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魔界邪宗共分四支除魔宗和淫宗外還有心宗和血宗。而這四支基本上屬於隱秘的存在屬於巫妖系列,世人知道有他可都很難見識他們的手段,不過毒宗和淫宗大體能從宗名上就能得出大概,那就是前者善於用毒,而後者長於交合採添之術也就是說他們善於迷和惑。

「這兩宗神秘得很而且手段陰險毒辣還相當的下流,如果真是沖他而來這事就相當複雜了」琴華無比焦慮的說道。

炎艷點了點頭沒有回話,只是看著凌雅想聽聽她有什麼好的辦法。因為她知道凌雅思維敏捷心細如髮。凌雅此時一直在沉思眼睛的餘光察覺到眾人都在看著她,說道:「他們的出現現在還不清楚為的是什麼目的,不過可以確定的就是這兩宗的人依然在城外徘徊,暫時對洛城構成不了什麼威脅。現在當務之急就是密切監視他們的行蹤,其次就是儘快的找到魔風無論他是否跟我們回城都要把這個消息告訴他」

「嗯,雅妹妹說得不錯,這事我已經吩咐下去了估計很快就能有魔風的消息,我就不信他能耐通天能遁出城去而不被發現」

「稟報老爺,門外方堂主求見艷小姐」

「有消息了,快讓她進來」琴華說道。

一會功夫,眾人視線里出現了一個紅火勁裝年近中年的女子,長相一般可給人的感覺是精幹老練。

「小姐,城門報。在一刻鐘前看見魔風從城門出城,現在我手下的兄弟遠距離跟蹤著,剛獲得的報告是魔風進入了城南外的樹林不知道要幹什麼」

「知道了,你先下去在城外多派人手方圓十里內的一切動靜我隨時都要知道」

眾人目視方堂主離開后,凌雅上前說道:「艷姐姐,你還是回分舵去吧,我一個人出城去找回魔風,我估計他進了小樹林是為了找吃的」

「不行,你一個人去太危險還是我和你一塊去吧,有什麼事情我們還可以商量一下」炎艷想了一下一是不放心凌雅一個人出城因為外面實在太危險,再有就是她想盡辦法也要把凌軒帶回來。否則她不好向他父親交代。

「沒事的,如果你同我一塊去,你這裡的事情怎麼辦?」凌雅說道。

「沒時間討論這個問題,我們還是快走吧。時間拖得太長又出什麼枝節就難辦了」炎艷說完捏起飛身訣已經到了門外。

凌雅猜得沒錯,凌軒進樹林的目的就是找吃的。這時候他也正在干這事。不過自從他進入樹林后就有一種非常不好的感覺,具體是什麼感覺他說不上來,不過在他狼吞虎咽的時候他感應到數股悔暗不明讓人相當厭惡的氣息在移動方向不明。

「這是些什麼人居然散發出那麼讓人厭的氣息,他們又準備去哪?」凌軒邊吃著東西邊想,不過他判斷出這些讓他討厭的氣息並沒有朝他藏身的地方靠近,所以他不著急在他感應不到那種氣息后整個人感覺舒服了很多。

凌軒對魔靈氣息的感應經過『五氣朝元』后擴寬到三十丈左右,而他剛學會的法術『聽風耳』可以覆蓋百丈區域。所以凌軒忙著填飽肚子的時候施展『聽風耳』對百丈外的一切進行監聽。

「嗯?有打鬥的聲音」

「嗯?那麼快就結束了?」正當凌軒準備細聽的時候他發現打鬥已經結束。

「那些是什麼人,動作還挺快的?」凌軒有些好奇,就在他準備起身去看個究竟的時候突然打鬥聲再次傳來。

「不是吧?她們怎麼也來湊熱鬧?我得去看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凌軒從『聽風耳』判斷出凌雅和炎艷來了,而且還和剛才那撥人打了起來。

凌軒慢慢的站起身來把手上吃的血肉模糊的兔子扔在地上舒服的伸了個懶腰。他不急按他的想法是『火燒到別人家的房子我急個鳥,看熱鬧又不是趕著去投胎』。

醒好了神后凌軒輕手輕腳的向打鬥的方向走去,並且不停的監聽著打鬥現場發出的聲音。「真沒用,才打了那麼一會的功夫就受傷了」凌軒從聲音上判斷出打鬥現場里凌雅和炎艷都不同程度的受了傷。

「能讓魔嬰期的高手那麼短時間內受傷的估計是硬茬子,只是不知道是那一支派的」凌軒加快了腳步心裡想道。

「師兄,這兩個妞挺正點的,我們別下重手暫時留她們半條命,等兄弟們舒服完了再殺好不好?」一個帶有淫笑的聲音說道。

「也好,我們兄弟四個好久沒樂上一樂了,今天難得那麼好的雅興而且獵物也相當的好,兄弟們手上放鬆些弄死了就不新鮮提不起性趣了」

在凌軒的耳際里傳來淫笑聲和怒罵聲,還有就是受傷引起的呼吸粗重的聲音。凌軒很快的來到林子邊緣,抬眼望去十丈開外四個衣著黑裝面遮黑布的男子正與凌雅和炎艷打鬥著。不過他們雙方的距離在四五丈左右。

炎艷利用火系法術把自己和凌雅用火圈包圍著並且不停操控火焰向四人射出火箭。凌軒看著心裡覺得奇怪,想到:「她一個魔嬰期的高手難道就不能使用別的高級法術嗎,為什麼利用低級的火圈防禦,而且還使用低級的控火訣?她的火雷彈,火焰刀等高級別的法術怎麼不用呢?」。在細看心裡更是不解。「這群人是什麼來路他們似乎不是利用魔靈力打擊敵人,而是使用了什麼攻擊能力不強的氣勁之類的東西,而且看炎艷的臉色似乎對這樣的氣勁特別緊張一樣」

就在這時,盤坐調息的凌雅站起身來對炎艷說道:「艷姐姐,我好多了讓我來頂一會你調息一下」

炎艷點了點頭盤膝坐定,只見凌雅腳踏七星位玉手翻手指頻彈向四人打出一顆顆銀白色的能量光球,並且隨著手訣的變化光球在臨近四個黑衣蒙面人之際發生爆炸。一時間戰場上能量劇烈波動,四個黑衣人被逼退十丈開外。

「師兄如果不下重手估計我們會吃虧,我感覺這小妞驅使的不是魔靈力,爆炸產生的靈力波動似乎對我們不利」

「嗯,我也感覺到了,不要讓她們有喘息的機會先控制她們在說,能留活的最好不能留也不要可惜」

「重手?我到要看看他們說的重手都重到什麼程度」凌軒從劇烈的爆炸聲提取了他們談話的聲音。透過層層氣浪和塵土凌軒看到四個黑衣人身前多了一個黝黑的雞蛋大的球,雙手快速的對球筆劃著。不一會四個黝黑的球釋放出一道灰黑色的光線。凌軒大驚,他突然想到了一個支派,那是很久以前聽父親說起的『毒宗』。

「天哪,這些是毒宗的人,他們怎麼會在這裡出現?」他現在明白了為什麼炎艷要用火圈這樣低級的法術來對付,一則是火圈能在一定程度上阻止毒瘴的進入另一方面是因為她們都中了毒,魔靈力不能最大程度的發揮出來。「好高明的定向控毒術」凌軒心中大驚,他看到周圍的草和樹木都安然無恙,說明他們的操控毒力的方法十分高明。

思緒飛轉間,凌雅被四道灰黑色的光線逼得手忙腳亂,腳下的七星步法已經雜亂無序,手訣變換也顯得遲鈍了許多。

凌軒不能多想他決定幫忙,因為他此時感覺到『毒宗』的人定是沖他而來的,而凌雅她們雖然初步判斷對他無害,可畢竟還是深藏著目的。而凌軒也正愁找不到機會發展彼此的『友誼』。經過昨天晚上的一番策劃他暫時決定留在洛城並發展與火系炎族的關係。

『風刀』是操作最快的法術,凌軒捏動法訣向『毒宗』四人發出了四柄風刀。並快速的向凌雅方向奔去。

「魔風,你怎麼才來」凌雅見有人向她奔來心中一驚等看清楚來人是誰后驚喜萬分的喊道。

一時不妨有他的四人,被突如起來的風刀阻滯了一下。正要發火聽到『魔風』二字格外刺耳。

「師兄,他因該就是我們要找的人」

十丈不遠,在阻滯后以及分神說話期間凌軒已經進入了炎艷的火圈之內,說道:「退後,別擋事」說完雙手快速結印『冰晶罩』。這招凌軒本著不求有功怠求無過,先把己方三人保護起來再作他圖。

「來人可是叫魔風的?」煙塵漸漸散去一個黑衣蒙面人指著凌軒問道。

「我一向不和毒宗有交往,不知你們找我所謂何事?」凌軒雙手繼續結印回答道。

「那就沒錯了,兄弟們殺了他,取了內丹回去交差」

「哈哈哈哈,原來還真是找我的,你們當我是什麼想殺就殺,不殺就圈養起來」凌軒狂笑后『冰晶罩』外狂風捲起沙塵遮天蔽日。這是他第一次使用控風法術,此次他招來的是龍捲風。『毒宗』四人雖然知道魔風與五聖有密不可分的關聯,可還是低估了他的本體實力。所以當平地颶風起后他們立足不穩險些被風卷上了半空。

「冰刀」凌軒雙手不停向四人射出了數十柄冰雪堅刃。颶風中四人剛穩住身形立即面對襲來的『冰刀』再次手忙腳亂。

「別慌,別給我們宗門丟臉」說話見閃過迎面飛來的冰刀立即穩住身形控制黑球再次組織攻擊。

凌軒不敢怠慢,常理上說光是不可能帶毒的,可就不知道眼前還在蓄勢的灰黑色光能是不是可以。「先不管這些必須打亂他們的攻擊策略」凌軒手訣一變雙手微現碧綠光華,不用說他準備使用木系法術。

「藤縛法.化肌植物」

果然凌軒使用了木系操控植物的法術,一顆顆綠光射出種子已經播種好。凌軒手訣變化一時間周身綠光大盛播種下的『化肌植物』吸收到了足夠的能量開始瘋長。

問題來了,當這些植物接觸到四人的身體時立即變黃枯萎。

「媽的,這群東西一身是毒,植物都被他們毒死了,怎麼辦?」凌軒心裡問道。

其實凌軒使用的法訣是對的,可他此時的能量強度還不足以創生出高級別的植物,所以此時他創生的植物體根本抵擋不住劇毒之物的侵襲。

風沙散去,藤蔓枯黃。

對四人而言已經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阻撓他們調整攻擊態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