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在混沌虛空,星辰塔內的對手都是毀滅魔族。而元神宮內部的考驗,卻是有著種種不同的對手。」東伯雪鷹暗暗感慨,雖然元神宮內花樣更多,但是實力層次的確和星辰塔一樣,當然比星辰塔多了第十層。

「應山雪鷹,恭喜恭喜。」澄溟侯站在元神宮外等候著,笑著道,「我已得到消息,對你的評判已經盡皆通過,你現在就已經是我南雲聖宗的入門弟子。哦,等會兒,我們過去領你的入門弟子的令牌、衣袍等物,你的住處洞府你自己也挑選下。」

「謝澄溟侯了。」東伯雪鷹道。

「小事而已,走走走,去領令牌。」

澄溟侯很是熱情。

南雲聖宗,長老殿。

「應山雪鷹,從今天起,你便是我南雲聖宗第三千三百九十二位弟子。」一位銀髮老者氣息浩蕩,肅然捧著衣袍遞給東伯雪鷹,衣袍上還放著一塊令牌,「以後你可不僅僅只是應山氏子弟,更是界心大陸十大宗派之一的『南雲聖宗』弟子,當潛心修行,早日成混沌境。我南雲聖宗的弟子,不成混沌境,那就是恥辱。」

「弟子明白。」東伯雪鷹恭敬接過。

他自然了解。

要拜入南雲聖宗條件本就苛刻,南雲國子民,一般都得有合一境七層實力才能成為入門弟子!所以說『不成混沌境就是恥辱』,這並非虛言。

三千多位弟子,是南雲聖宗自開闢至今的總人數。

漫長歲月,隕落也極多,現在還活著的弟子怕只有數百了!然而就這數百位入門弟子,讓南雲聖宗依舊名聲赫赫。這數百位入門弟子中,極少數是南雲國子民。大多數都是其他國度的。雖然對其他國度拜入南雲聖宗要求苛刻,可架不住……數量多啊,終究有許多天才拜入,顯然十大宗派的身份,吸引力是非常大的。

東伯雪鷹看似成入門弟子較為容易。

實則,他出生的天賦,在南雲國歷史上都是排在前十的。

悟性方面,更是五百萬年就達到合一境五層。

天資、悟性都超高,又是自己人,這才進入的容易。

******

南雲聖宗,雖然往來修行者無數。

可幾乎都是外門弟子,許多外門弟子來到總宗這邊,得到更好的指點!

「入門弟子。」

東伯雪鷹站在一座山峰上,身後便是一座洞府,魔仆子白、田易芝、侍女顏瑜、兩頭黑流雲犼、親衛等人都安置好了。

「以後我算是和南雲聖宗綁在一起了。」東伯雪鷹暗道。

「嗖。」

東伯雪鷹劃過長空,朝遠處飛去。

南雲聖宗規矩森嚴,那些外門弟子們活動範圍都是在外圍區域,南雲聖宗內部核心區域,即便是入門弟子的僕人們,也有限定的行動範圍。

所以,這內部核心區域,明顯冷清的很。

「藏書界。」

東伯雪鷹劃過長空,來到一座懸浮在雲霧中的山峰,山峰有一數十丈高的洞穴,洞穴上有著『藏書』二字,便是東伯雪鷹拜入南雲聖宗最重視的收藏絕學典籍的地方。

步入洞穴,周圍空間開始變幻。

「嗯?」東伯雪鷹看向周圍,自己已經進入了一座浩瀚的空間。

空間內,懸浮著無數典籍。

這些典籍有的是雜書,當然更多是種種絕學典籍,也有許多前輩留下的修行心得,比如修行《南雲聖十二式》的心得。在無數典籍當中就有完整的《南雲聖十二式》。

一眼看去,這浩瀚空間內也有十餘道身影在靜靜翻看書籍或者修行參悟,能進來的至少也是入門弟子。

「看看傳說中的那些典籍。」

東伯雪鷹有些心痒痒,迅速飛到了這浩瀚空間的中央,那裡有一根通天柱石,通天柱石上有著一排排文字。

「《三世法》,需五十萬功勞換取。」

「《分身術》,需三十萬功勞換取。」

「《大破界傳送術》,需三十萬功勞換取。」

「《五相封禁術》,需二十萬功勞換取。」

「《星神體》,需二十萬功勞換取。」

「《身外化身術》,需十萬功勞換取。」

「《虛化不滅術》,需十萬功勞換取。」

……

一排排文字,看的東伯雪鷹眼睛發亮。

這上面有大破界傳送術,也有正常的破界傳送術,破界傳送術……應該就是自己的超遠距離傳送,僅僅需要五萬功勞便可換取。

「傳說中的典籍絕學。」東伯雪鷹讚歎,他早就在雜書中知曉這些。

南雲聖宗,作為十大宗派,收集了好些典籍,有些更是第一次古國戰爭之前就有的,有些更是界心大陸上都獨一無二的。連六大古國都要來這借閱,當然也得付出很大代價。當然……六大古國的底蘊,比南雲聖宗可強多了,他們也有一些獨一無二的強大絕學典籍。不過自己一個外來國度的,想要拜入六大古國內的一些超級宗派?是很難的。一般外來國度都有些遭到歧視。

南雲聖宗好歹是自己國度,也是界心大陸十大宗派,足夠了。

「可惜,名列通天柱上的典籍,盡皆需要功勞換取,不過也不錯了,這是給入門弟子的換取價格。若是外來者,想要學都無處學。」東伯雪鷹感慨,目光一掃這浩瀚空間內的無數典籍,至於這浩瀚空間無數典籍,卻是免費看的。

**

今天就一更了,有些卡文。

*(未完待續。) 「有了這些典籍,我成宇宙神的把握,又大了許多!」

東伯雪鷹看著浩瀚空間內懸浮的無數典籍,眼睛都發亮。

通天柱列出的典籍?

自己暫時根本無需考慮,因為那些都需要巨額功勞才能換取,自己如今也只能接南天聖宗合一境層次的任務,完成了才能得到百十個功勞。而且這些任務還非常的複雜,稍微簡單些的早就被其他入門弟子給搶了!

入門弟子,幾乎都是混沌境,都能超遠距離降臨化身,迅速就能完成任務。

「想要得到功勞,還是等我實力能公開展露時,展露出九層乃至十層實力時,那時候賺取功勞速度就快多了。」東伯雪鷹暗暗道。

「至於現在?」

「還是打好根基吧。」東伯雪鷹開始迅速的翻看無數典籍。

……

南雲聖宗的典籍藏量非常誇張,名列『通天柱』的終究極少數都不足一百種。其他全部都是免費!有些都是直通宇宙神層次的絕學典籍。

「汲取他人的智慧結晶,方能讓我修行之路更為寬闊。」東伯雪鷹一點都不介意學習他人,因為學習他人,能開闊他眼界。就像他在虛空道路上原本天賦是遠不及『虛界幻境』的,可因為先後得到虛空始祖、九雲帝君的傳承,又參悟過擁有『無影』天賦的陌古將軍鱗甲,觀看過迷界走廊萬億年……多方面積累,讓他虛空道路成就不斷提升,甚至超越了殺戮道和波動道,直逼虛界幻境。

而這一世。

他拜入的南雲聖宗,在虛空方面極擅長,連『分身術』『大破界傳送術』『虛化不滅術』等等都是擁有的。

或許,這一世,虛空上的成就,比虛界幻境更高。這未嘗不可能!

一個有大量前輩的經驗……

一個自己慢慢摸索,當然不一樣。

「好多典籍。」

東伯雪鷹先是花費了兩天時間,迅速掃了一遍所有典籍。

他在虛空方面如今成就就很高了,能入他眼的並不多,虛空類典籍,被他看中的也只有一百九十五本!至於那些前輩們指點《南雲聖十二式》修行的訣竅的,他根本看不上,因為那些前輩們沒幾個能在混沌境達到十層戰力。

東伯雪鷹自然懶得浪費時間。

「一百九十五本。」東伯雪鷹微微點頭,這一百九十五本典籍,超過三十本都是『南雲國主』所寫!其他的要麼直通宇宙神的典籍,要麼就是些頗為古怪的典籍。

「虛界幻境,竟然也有好些典籍。」東伯雪鷹心情極好。

虛界幻境類典籍,被他看重的就少了,主要是整個界心大陸,虛界幻境方面的典籍本就不算多,南雲聖宗內收藏的就更少了。能入東伯雪鷹眼的更只有一十八本!能修行到宇宙神層次的,更只有僅僅兩本。並且想要在混沌境發揮十層戰力的,卻是一本也無!

這也正常,混沌境發揮十層戰力,這代表能夠正面匹敵宇宙神了,絕對算一個流派不輕易外傳的絕招。

像南雲聖宗也是成了入門弟子才能學到,不成入門弟子,一般都要付出巨大代價才能學到。

「夠了。」

「足夠了。」東伯雪鷹很歡喜,因為十八本虛界幻境典籍,也讓他大開眼界,他終究是規則奧妙體系能自創九層招數的虛界幻境大高手。

「這些典籍代表了不同的修行方向,讓我跨入宇宙神的把握大大增加。」

拜入宗派?

寶物他並不在乎!靠山,他也不在乎!

東伯雪鷹在乎的就是界心大陸漫長歷史上一代代強者們留下的絕學典籍,可所謂『道,不輕傳』,南雲國主那般地位實力搜集這麼多典籍也不容易,不真正完全投靠是不可能這麼肆意翻閱這些典籍。就算想投靠,沒天賦實力,南雲國主都是不收的。

******

得到這些典籍,東伯雪鷹先是盡皆記下。

跟著才開始在南雲聖宗內低調的修行,偶爾翻看些雜書開開眼界,時間流逝,轉眼就是東伯雪鷹進入南雲聖宗的三萬餘年後。

一片沙漠中。

白衣少年身影劃過長空,殺向遠處的九名甲鎧軍士,這些甲鎧軍士們兵器各異,有的持著戰刀,有的持著盾牌,有的持著弓箭……

「呼。」

白衣少年瞬間身影閃爍,一道道詭異身影出現在一處處,彷彿同一時間,出現了**道身影。

速度之快,之詭異,都難以辨別真假。

「噗。」

東伯雪鷹手指點在一位軍士的後背處,蓬,那軍士後背直接炸裂,出現了一個大血窟窿,鮮血飛濺。那軍士閃電般回手就是一斧頭,然而東伯雪鷹卻已經消失不見,十餘道鬼魅身影從不同方向撲向了那位持著盾牌的軍士。

……

憑藉恐怖身法,輕易蹂躪著這些軍士,經過了盞茶時間搏殺,這九名甲鎧軍士盡皆能量消耗殆盡,當場湮滅消失。

「通過了。」

東伯雪鷹露出一絲笑容,遠處露出了一座塔形台階,沿著台階能夠進入更高的元神宮第七層。

這第七層,東伯雪鷹自然『輸掉了』。

「什麼?」

「這應山雪鷹才進入聖宗沒多久啊,闖過元神宮六層了?」

「這麼快?」

南雲聖宗的一位位長老們得到消息,都很是驚詫。進入南雲聖宗迅速突破這也常見,可如果考慮到東伯雪鷹的年齡就很誇張了——五百萬年而已!

「他有沒有進入『時空界』修行?這三萬餘年,或許他時間加速百倍千倍修行了。」

「沒有。」

「他並沒有時間加速,看其靈魂氣息,依舊五百萬年多些。」

「我詢問過法陣陣靈,應山雪鷹這些年除了在自己洞府潛修外,幾乎都是在藏書界內翻看典籍,並未進行時間加速修行。」

「翻看典籍?哦,也對,藏書界內有無數典籍,也有許多前輩們關於修行《南雲聖十二式》的經驗,應山雪鷹這小傢伙估計之前都沒師傅,一直在火烈城那種小地方埋頭修鍊。如今一下子得到諸多前輩的經驗指點,豁然開朗,直接領悟達到了元神宮六層實力,也很正常。」

「嗯,應該是如此。」

一個個長老們討論著。

雖然他們理解一個過去沒好的指點的絕世天才,如今在諸多前輩典籍經驗指點下有所突破很正常。可是終究才五百萬年,還是很恐怖的。

……

南雲國都。

一座極為豪奢的府邸內,流水環繞的一座竹屋內,一位美麗的紫袍女子盤膝坐著,她的衣袍很長,幾乎佔了半個竹屋地面。

她正拿著一根針,一次次綉著圖。

「主人。」外面一位男子,在竹屋的竹簾外恭敬道,「南雲聖宗那邊傳來消息。」

「何事?」這女子淡然道,聲音空靈,直接滲透人靈魂。

外面的男子不由的心中發緊,他很清楚自己主人是何等恐怖,當即恭恭敬敬道:「南雲聖宗最新的入門弟子『應山雪鷹』就在今天闖過了元神宮六層,他修行至今,一共才五百零五萬年有餘。」

「哦?發我的帖子,請他來赴宴。」女子聲音帶著一絲笑意。

××(未完待續。) 「主人,他叫應山雪鷹,是南雲國應山氏子弟。」外面跪伏的男子連提醒道,「應山老母和我淺依家族可是有些仇怨的。」

「哼,我淺依家族根本沒將那應山老母放在眼裡,也就應山老母一直記著仇而已。」竹屋內的紫袍女子輕輕嗤笑,「無需和那老太婆計較,你依舊去發我的帖子請那應山雪鷹過來,至於他來不來?是他的事了。」

「是。」男子恭敬應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