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回師叔祖,家師正是古濤。」

對於白眉老者的驚訝林敬修並不意外,一年前古濤進入陰鬼澗肯定經過這裡,白眉老者連他都記得,豈會不記得古濤,自然也就知道古濤進入陰鬼澗是為了他的弟子。

「你已突破築靈期,自然不要再叫我師叔祖,老夫姓單,你叫我單師叔便可。」知道林敬修身份之後,白眉老者語氣明顯溫和了許多。

「是,單師叔。」雖然驚訝白眉老者語氣的變化,但口中依舊回答道。

「你現在雖然離開了陰鬼澗,但在陰鬼澗期間內肯定也受到陰鬼澗里陰魂、怨靈的影響,所以近來不要閉關修鍊,最好可以出去走走。不過你也不用太擔心,你師傅必定為你準備了不少靈丹,放鬆情緒便可。」

白眉老者微微點頭,口中說著。

「是,多謝師叔。」聽到白眉老者的提醒,林敬修連忙道謝。以白眉老者的身份肯定沒有必要對他說這些話,,儘管他也能隱隱猜到對方之所以如此做,應該與他是古濤弟子有關,但他依舊心存感激。。

「嗯」

白眉老者這次只是微微頷首,然後再次閉上眼睛,不再說話。

「那弟子先行告退了。」見此,林敬修自然不敢再打擾,再次躬身行禮之後才轉身向木屋外走去。

而在林敬修來開木屋之後,白眉老者閉上的雙眼微微睜開,口中喃喃自語道:「在陰鬼澗突破築靈期,而且靈源最少也有六寸,有意思、有意思。」

離開木屋之後,呼吸著青雲宗內清新的空氣,林敬修臉上露出一絲燦爛的笑容。

在陰鬼澗內,雖然也能正常呼吸,但瀰漫在陰靈氣的空氣總是讓人有幾分壓抑,即便是雷霆之壁內也是一樣。

片刻之後,他才收起臉上燦爛的笑容。他回來了,卻還有很多事情要做。而且他回來並且突破成為築靈期的消息,恐怕很快便會傳遍整個青雲宗吧。

想著腳下一點,火光包裹著全身,整個人便化為一道火光向遠處飛去。

。 離開陰鬼澗的林敬修並沒有第一時間返回秋崖峰,而是朝著青雲峰飛去。

隨著修為的提升,林敬修逐漸感覺到一股無法言語的危機感,這種危機感雖然看不見、摸不著,卻又十分清晰,讓他不得不相信「它」的存在。

對於這莫名的危機感,林敬修的方法就是讓自己惹人注目。因為只有足夠惹人注目,才能讓別人對他更加重視、不敢輕易對他出手,這也是林敬修為什麼在被放逐陰鬼澗之前以以一己之力獨佔青河峰所有聚靈後期以上的弟子。

本來林敬修還在權衡如此惹人注目究竟是好是壞,畢竟他的身份不同於一般人。更何況林家之所以會被滅族是林家傳說中的寶物,在這種情況下,他的身份一旦暴漏,別說將林家滅族之人要殺他,即便是五大宗的人也會因為覬覦這件寶物而選擇殺人奪寶的,這一點林敬修毫不懷疑。

不過這一份遲疑在與林誠相認之後,就完全消失了。不僅如此,他甚至還覺得自己或許還不夠惹人注目。

據林誠所說,除了他之外,林家其他人似乎都已經失去了聯繫。雖然在他心中一萬個不願意承認,但他也明白這些人恐怕是凶多吉少了。在這些林家之人中不乏五大宗的弟子,卻依舊悄無聲息的消失掉,由此可見對方的實力有多麼強大。

如果不是林誠察覺的早、躲進了陰鬼澗,下場與恐怕也會與他們差不多。

這些事情讓林敬修明白,一味的躲避是躲不掉的,他們在明、對方在暗,他們本就處於被動的位置。

而且正所謂大隱隱於世,他越是矚目,就越不會有人懷疑他與碧影山林家有關係。與林誠他們不同,林敬修乃是林家滅族之後才出現的,就算是他們真的掌握了一些林家之人的信息,也絕不會有關於他的信息,因為他能活下來本就是一個意外。

更重要的是,他表現的越矚目,林誠就會越安全。三年前林誠雖然躲進了陰鬼澗,卻不知道那些人是否已經查到什麼線索。如今他強勢出現,加上「林」這個姓,無論多麼不像也會引起那些人的注意。

寧可錯殺一千、不可放過一個,從將林家滅族就可以看出那些人的性格。

「拜見師叔,不知師叔來此何事?」

很快,林敬修便出現在青雲峰山腳。沒有凝月仙子的帶領,他自然不敢大搖大擺的飛入青雲峰。

「請你稟告掌教師叔,就說秋崖峰林敬修求見。」沖著面前的弟子,林敬修微微一笑。

「什麼?你就是林敬修?你不是被放逐陰鬼澗了嗎?」聽到林敬修的話,對面的弟子頓時大驚。不僅是他,就連另外一人也是臉色大變。

無論是萬葯谷內六十四株築靈靈藥,還是挑戰青河峰所有聚靈後期弟子,在如今的青雲宗李,林敬修的名聲早已超過金天明、楊書俊和丁夕南三人,僅次於已經突破築靈期的雲逸公子、衛若風。

「一年之期已滿,林某自然就出來了。」林敬修臉上笑容收斂,口中淡淡的說道。

「你的修為…」

「林師叔請稍等,弟子這就去通報掌教真人。」先前開口的弟子本還欲說些什麼,但被另外一個弟子直接打斷,然後拉著他向山上跑去。

先前開口的弟子終於反應過來了,此刻站在他們面前的不僅是青雲東大名鼎鼎的內門弟子,更是一位築靈期師叔,他如此行為,即便是林敬修殺了他,千翮掌教應該也不會多說什麼。

看著他們匆忙離去的背影,林敬修並沒有說什麼。他們雖然有些無理,但也不至於讓他動怒。

不一會,兩人便跑了回去,恭敬道:「掌教真人有請。」

林敬修微微點頭,沒有理會兩人臉上的驚恐之色,徑直的向青雲殿上走去。

青雲殿的位置並不高,以林敬修的速度很快便來到了青雲殿,看著這個有些熟悉的青雲殿林敬修心中百感交集,因為正是在這裡決定他被放逐陰鬼澗的。

不過此刻的林敬修不僅恨,反而還有些感激那些讓他被放逐陰鬼澗的長老。先不說他在陰鬼澗的收穫,單是與林誠相認,對他來說就已經值得了。

「拜見掌教師叔」

看著端坐在青雲殿上的千翮掌教,林敬修躬身道。

對於千翮掌教他還是頗有好感的,當日如果不是他出言,自己受的懲罰將會不止被放逐陰鬼澗一年。

「本因為師那兩個弟子亂說,沒想到你真的突破築靈期了。」千翮掌教眼中青光一閃而逝,隨即笑著說道。身為丹靈後期的存在,林敬修的修為自然瞞不過他的眼睛。

「弟子只是僥倖罷了。」

「呵呵,僥倖也是實力的一部分。」對於林敬修的推謙之詞,千翮掌教卻是開口說道。能夠在陰鬼澗里僥倖突破築靈期,可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的。

「當日將你放逐陰鬼澗也是迫不得已,不過如今看你不僅沒事,反而突破了築靈期本掌教也就放心了。」看著微笑不語的林敬修,千翮掌教話鋒一轉。

林敬修年紀輕輕便突破築靈期,未來丹靈期也不是不無可能。

對青雲宗來說一位丹靈期真人不算什麼,但一位丹靈期的煉丹宗師卻是至關重要。古濤雖然服用了無疆果,但以為修為的限制,壽元增加的也是十分有限。

與其他四大宗相比,古濤這個煉丹宗師就是青雲宗最大的優勢,一旦失去這個優勢,青雲宗的實力定然會受到影響。

而對於林敬修在煉丹方面的天賦他還是有所耳聞的,一旦林敬修突破丹靈期,成為煉丹宗師是大有希望的,所以他一定不能讓林敬修對青雲宗心生芥蒂。

「弟子還要多謝掌教師叔當日出言相助。」林敬修知道千翮掌教擔心的是什麼,口中沖著千翮掌教說道。

聽到林敬修的話,千翮掌教滿意的點點頭。林敬修不僅天賦高,為人也十分聰明,這樣的人未來成就絕對不會低。

「你今日剛出陰鬼澗,應該還沒回秋崖峰吧。」

「回掌教師叔,弟子還沒回過秋崖峰,弟子乃是戴罪之身理應先來青雲峰。」林敬修搖搖頭說著。

「一年之期已過,你便不再是什麼戴罪之身了。不過你今天既然來了,那五宗奪靈戰的獎勵也該交給你了。」

千翮掌教溫和的說著,隨即大袖一揮數件流光漂浮在他的身前。

一塊青玉令牌、一柄青色長劍、兩套金邊環繞的青色長衫,一個銀色儲物袋。

「長老會一致通過,你不需要參加秘宗弟子的考核。青色玉牌乃是你秘宗弟子的身份令牌,憑藉此令牌除了一些禁地之外,青雲宗都可以隨意進入。青鋒劍、青錦袍都是秘宗弟子的身份證明,儲物袋中有一百塊中品靈石和數瓶靈丹,你就不用再去靈雲殿領取了。」

「多謝掌教師叔。」

林敬修連忙說道,離開陰鬼澗之後他才算是真正的秘宗弟子,而如今千翮掌教卻將這一年也算了進去,明顯是對他偏私。不過送上門的靈石,他自然不會拒絕。

「這件風霧舟飛行速度還不錯,就算是師叔送給你突破築靈期的賀禮。」看著林敬修臉上的感激之色,千翮掌教翻手取出一團白霧。手指輕輕一動,白霧頓時翻滾起來,形成一個一尺大小的白色小舟,精緻無比。

林敬修一愣,以他的眼光自然看得出來這白色小舟乃是一件上品靈器,以飛行靈器的稀有程度,這個白色小舟價值應該不遜於一般的極品靈器。

「長者賜、不敢辭,弟子多謝掌教師叔賞賜。」不過林敬修很快便反應過來了,口中更是恭敬的說著。既然他想要惹人矚目,那麼這件風霧舟也絕對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堂堂青雲宗掌教真人出手,又豈是普通的靈器。

「呵呵,好一個「長者賜、不敢辭」,藏寶閣那邊我已經交代過了,拿著你的身份令牌可以去第二層選兩件寶物。」千翮掌教拂手大笑,林敬修肯接受風霧舟對他來說絕對是一個好的開始。

半個時辰后,林敬修從青雲殿中出來。這一次他沒有再去其他地方,直接回了秋崖峰。

而在林敬修離開青雲殿後,他從陰鬼澗中出來,並成為築靈期靈者的事情猶如長了翅膀一般,迅速傳遍了整個青雲宗。

這消息一經傳出,青雲宗上下頓時沸聲一片,被放逐陰鬼澗內修為不僅沒有減弱,反而突破了築靈期,太不可思議了。

但更多的人是嗤之以鼻,這件事在眾人看來太過匪夷所思了。

只到千翮掌教出面宣布,林敬修不僅已經是築靈期弟子,更是成為了秘宗弟子。

千翮掌教的話自然沒有人敢懷疑,秋崖峰瞬間就變得門庭若市,不過身為主人公的林敬修自從回到秋崖峰后就再也沒有出現過,讓不少想要一睹林敬修模樣的人失望而歸。

。 「你倒是不安生,剛回來就弄出這麼大的動靜。」

秋崖峰內,古濤看著面前一臉微笑的林敬修,口中責怪道。不過話雖然這樣說,但臉上卻是看不出任何責怪之色,反而一臉的笑意。

「師傅你可是冤枉弟子了,你也知道、靈斗場一戰弟子讓清河峰丟了丟盡顏面,如今弟子回來了他們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弟子這麼做純屬是為了自保。」

林敬修一臉冤枉的說著,彷彿受到天大的委屈一般。

「對了師傅,言師弟的情況怎麼樣?」看著古濤一臉微笑的看著他,林敬修知道他是不會相信自己這番說辭的,連忙轉移話題。

古濤也不是真的想要責怪林敬修,見他轉移話題也沒有繼續糾纏,開口道:「半年前他來取清碧天心丹時,我看他恢復的差不多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此刻他應該已經有所突破了。」

說完看了林敬修一眼,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得出來林誠在陰鬼澗呆了不短的時間,在離開陰鬼澗前能給恢復到那個程度,顯然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如果要說和林敬修沒有關係那是不可能的。

「弟子與言師弟乃是舊識,以前關係也不錯…」

看著古濤的眼神,林敬修開口解釋道。他與林誠的事情能夠瞞住別人,但肯定瞞不過古濤的,所以他早就想好理由了。

不過聽到林誠無事,修為還是有所增進,林敬修心中自然大喜。他身上還有不少築靈丹,等到他修鍊到聚靈期大圓滿,就不用擔心築靈丹的問題了。

「這是你自己的事情,不需要向我報備。」誰知道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古濤直接揮手打斷。

「這是為師答應過你的大禮。」說完之後,古濤一拍腰間的儲物袋,一個白色玉盒出現在手中。

「這是什麼?」接過古濤手中的白色玉盒,林敬修疑惑道。

這玉盒之中明顯是靈藥而非靈丹,但以古濤煉丹宗師的身份,既然想要獎賞他又怎麼會不直接給靈丹,而是給靈藥呢。

心中雖然有些疑惑,但林敬修還是打開了玉盒。

玉盒之中是一朵黃色的小花,花朵不過拳頭大小,九瓣晶瑩的花瓣呈彎月形,看起來像是小姑娘笑起來的眼睛一般,格外漂亮。

「這難道是霽月花?」

林敬修先是一愣,隨即有些驚訝的說道。

當初選擇萬木涅磐決時,衛若風便提醒他,修鍊萬木涅磐決的條件苛刻無比。特別是在突破第一層時,不僅需要上百株百年靈藥,更是需要一株千年靈藥為引,而這株千年靈藥便是霽月花。青雲宗中看上萬木涅磐決的人絕對不少,古濤都沒有將霽月花讓出,可想而知這株霽月花得價值。

「你既然已經築靈成功,想來這多霽月花也快用到了,就算為師為你突破築靈期準備的禮物吧。」

見林敬修認出霽月花,古濤口中說著。林敬修修鍊萬木涅磐決的事情他早知道了,所以早就有所準備了。以前沒有給林敬修,是怕他因為修鍊萬木涅磐決而耽誤了修為。

「多謝師傅。」

林敬修連忙說道,隨著青蓮化焰決突破築靈期,林敬修已經明顯感受到萬木涅磐決有些跟不上了,特別是見識過端木少朔施展出來的七彩琉璃決強悍的威力。同為上古法決,七彩琉璃決的強悍在林敬修心中可是印象深刻。

「不過現在你修為已經突破築靈期,接下來的時間就要更多的花費在煉丹術上了。」古濤點點頭,隨即沖著林敬修一臉慎重的說道。

他之所以收林敬修為徒,並不是因為他的修鍊天賦,而是想要尋找一個傳承衣缽之人。林敬修的煉丹術在別人眼中或許算不錯了,但在他這個煉丹宗師眼中還差的太遠,自己教出來的弟子絕對不可能只是這樣的水平。

「弟子明白,接下來的幾年弟子都不會外出了,會專心留在秋崖峰與師傅學習煉丹。」看到古濤慎重的神情,林敬修也收起了臉上的嬉笑之色。

古濤對於煉丹的執著是眾所周知的,否則也不會因為沉迷於煉丹術而耽誤了修為。

「也不用這麼著急,你剛從陰鬼澗出來,為師給你半個月調整的時間,半個月之後你再過來吧。這裡有一顆清碧天心丹,你回去之後便服下吧。」古濤開口說道。

林敬修似乎沒有受到陰魂、怨靈的影響,但不管怎麼說他都是在陰鬼澗內呆了一年,在如此壓抑的環境中,還需要放鬆一下,否則整個人精神也會出現問題。

「是,師傅。」林敬修點點頭。

然後兩人又聊了很久,林敬修才回到絕殤府。不過再走之前,林敬修留下來一滴陽魂液,雖然知道以古濤如今的情況想要突破築靈中期,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林敬修還是抱有一線希望。即便只是突破築靈後期,他的壽元也在有所增加的。

……

離開古濤的小院,林敬修回到了秋崖峰的頂峰,看著沒有什麼太大變化的絕殤府。雙手法印打出,絕殤府緊閉的大門緩緩開啟。

「咻」

不過在打開絕殤府洞口的瞬間,一道火光激射而出,讓林敬修一愣,本能的伸手抓去。

「這是?」

看著手中的火光,林敬修一臉的驚訝之色。

那是一條通體紅色的、拇指粗細、一尺多長的怪異小蛇。全身長滿了細細密密的紅色鱗甲,在它的背後,有一對薄如蟬翼的翅膀,正是因為這對翅膀,它才會有剛才的速度。如果不是林敬修萬木涅磐決已經修鍊到第一層頂峰,剛才根本就來不及抓住這條怪異的小蛇。

感受著它身上淡淡的靈力,差不多相當於一階妖獸,但速度比之一般的二階妖獸也是絲毫不遜色的。

不過這絕殤府他早就檢查過,根本就沒有妖獸,至於其他地方跑過來的就跟不可能了,秋崖峰完全籠罩在龐大的陣法之中,如果有妖獸闖進來不可能沒有察覺的,否則秋崖峰內的靈藥早就被妖獸一掃而盡了。

更重要的是,林敬修從它身上感受到一種血脈相連的感覺,彷彿他與這條怪異小蛇有什麼關係一般。

手中抓住的怪異小蛇似乎也有同樣的感覺,鮮紅的蛇信不斷地吞吐著,舔著林敬修的手背,絲毫不擔心林敬修會傷害它。

看著手中怪異的小蛇,林敬修眼中突然閃過一絲光芒,然後整個人向洞內衝去。

絕殤府雖然不小,但以林敬修的速度眨眼間便來到了靈獸室。看到空蕩蕩的靈獸室,林敬修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在他被放逐陰鬼澗之前,他將從萬葯谷火山中帶回的靈獸蛋留在了這裡。而此刻靈獸蛋已經不翼而飛了,不僅如此,就連原本用來布置聚靈陣的靈石也一同消失了。

所以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這條怪異的小蛇應該就是那個靈獸蛋孵化出來的妖獸。

他一直因為那個妖獸蛋乃是三足火蟾的妖獸蛋,所以在看到怪異小蛇的時候才沒有立刻想到靈獸蛋的事情。

至於與怪異小蛇之間的血脈之感就更正常了,孵化靈獸蛋才陣法是以他的精血為主,自然會有種血脈相信的感覺了。

想明白之後,林敬修才開始打量著手中的怪異小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