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嗯?」

周圍忽然安靜了,空間都彷彿停滯,時間流速也在減緩。

長槍槍尖的水火風三色奧妙此刻無比精妙的匯聚在一點,就彷彿天雷勾動地火,又彷彿三種奧妙產生了某種特殊反應。在匯聚在一點的剎那,東伯雪鷹隱隱約約看到了一片虛無世界……在虛無世界中有著一個緩緩滾動旋轉著巨大球體……

無盡虛空,不管是時間,還是空間。

在這旋轉的巨大球體這一切都在匯聚,萬物匯聚於一點。

這一點,是一切的起始,也是一切的終結。

水火風三色奧妙交織在一起,也凝聚成了模糊的『一點』,而後貫穿一切!

……

四臂老者還在瘋狂揮動手掌鋪天蓋地籠罩,正面拍擊碾壓過去,面對那瘋狂刺來的一槍,他獰笑著,無比自信這個人類超凡肯定擋不住!恐怕一掌就得重傷,三四掌內必定斃命。

忽然——

刺出這一槍的東伯雪鷹,竟然整個人帶著長槍消失了!

憑空消失無蹤。

而後又憑空出現在了四臂老者正前方也就兩三米外!那一桿黑色長槍槍尖更是出現在眼睛前方僅僅一尺之外。

「怎麼可能?」四臂老者驚駭,全身戰慄。

怎麼忽然消失?

又穿過一段空間,突然出現?

長槍槍尖距離自己這麼近,擋都來不及擋啊!

「嗤!」

太快了。

四臂老者僅僅是驚駭,即便是超凡生命也根本來不及其他反應,那槍尖瞬間就劃過了一道黑線軌跡,穿過了四臂老者的頭顱眉心。雖然頭上也有著一層真意庇護,也有著超凡鬥氣護體!可此刻長槍槍尖帶著的可怕穿透力,不但穿透了空間,連時間都隱隱受到影響。

刷!

長槍槍尖所過之處,僅僅留下一道黑線,貫穿了四臂老者的頭顱。

雙方身體交錯而過。

東伯雪鷹站在了四臂老者的後方。

四臂老者獃獃站在那,他的頭顱看似沒有任何傷口,可實際上只是那攻擊太快,甚至都影響時空層面,才會肉眼看不出任何傷痕。

「死在這樣的真意雛形下,我無話可說。」四臂老者喃喃道,「這是二品真意雛形,還是一品真意雛形?」

太可怕了。

那絕對不是真意,因為連規則奧妙都未曾實質化顯現。

應該只是真意雛形罷了。

可僅僅真意雛形就如此可怕!比他的完整七品真意都強太多了,絕對是傳說中的存在,至少也得是二品真意雛形,又或者是這一方世界從古到今都從未出現過的一品真意的雛形?

能死在這樣的真意雛形下,的確該榮幸了。

「蓬!」跟著他眉心處突兀的有鮮血緩緩流淌,他身體一軟,直接倒在地上。

緣起無瑕 ……

薪火宮的一座偏僻院落,書房內。

司空陽腰桿筆直,坐在書桌前,面前堆放著一堆卷宗,他冷漠看著卷宗上所記載的隱秘訊息,這都是夏族六大超凡組織,包括血刃酒館、大地神殿在內調查的有關魔獸一族、魔神會的訊息。夏族的高層元老們是時時刻刻警惕著魔獸一族和魔神會的。

「嗯?」司空陽眉頭一皺,他的傳訊手環忽然收到了消息——

「赤雲山世界候補元老『東伯雪鷹』,完成特殊任務『登山路』任務。」

******

開始上架了,呵呵,心情很激動很複雜啊,終於又開始vip章節了,哈哈,嗯,新書上架第一天,也請大家投一下月票!投月票支持下番茄,謝謝啦~~~

韓國女主播私_密_視頻遭曝光,可愛而不失豐_滿!!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baixingsiyu66(長按三秒複製)!! 赤雲城修行者們形成的三支分隊,一飛衝天,盡皆殺向深淵海主人!

雖然一旁大量的渾源生命們瘋狂前赴後繼阻攔著,可受到虛幻世界拖拽靈魂的影響,在這一層次的交戰中,根本起不了多大作用。每一個修行者眼眸中滿是期待渴望,像風雲一葉、屋曉、東伯雪鷹等一些頂尖強者們更是心中火熱,欲要藉此獲得『跳出樊籠,成就渾源』的機會。

「哈哈,都給我死。」深淵海主人咆哮著,聲音猶如奔雷,他一雙大手肆意揮舞而來。

戰鬥,爆發了!

……

同一刻。

另外四座城的修行者們都在趕往赤雲城的途中,『天午城』修行者距離最近,『寒月城』修行者隊伍距離最遠,他們都是形成戰陣,爆發出最快速度在全力以赴趕路中!畢竟這種上千修行者形成『戰陣』,只要避開渾源囚徒老巢,便無懼危險。

普通渾源生命都是奉命,在大規模朝赤雲城趕去,根本不會對四座城修行者產生多大威脅。

也就等抵達『赤雲城』時,面對赤雲城外無數的渾源生命,會有些大麻煩。

「他們動手了。」

「赤雲城的修行者,果真是動手夠快的。」

四座城修行者們,大量的神帝圓滿級,其中就有擅長窺伺的!像赤雲城有『魔鏡』,其他四座城也有各自手段。

都在遙遙觀看著赤雲城那一場大戰。

「有飛雪帝君在,那些普通渾源生命的確沒什麼威脅了,他們赤雲城三個分隊在瘋狂圍攻著深淵海主人呢。」

「他們如果真的成功,斬殺了深淵海主人,那麼戰爭便結束了,我們也就白跑一趟了!」四座城的修行者們遙遙觀戰,彼此也在悄然議論。

他們不希望赤雲城戰敗!

可也不希望赤雲城一方能斬殺深淵海主人!大道之爭,他們自然奮勇爭先,欲要爭一線機緣!

赤雲城佔優勢又斬殺不了,那就最好了!等他們一到,也參與其中。

「什麼?」

「這深淵海主人防禦招數也如此厲害?」

「這,這……」

「比上次他出巡時,強了不少。赤雲城一方的攻擊竟然勉強才破開皮膚?」

四座城修行者們都大吃一驚。

******

赤雲城。

周圍渾源生命們如海如潮,洶湧一陣陣殺來。

東伯雪鷹他們三支分隊猶如三條游龍,每條游龍有千里長,圍繞著深淵海主人在瘋狂圍攻著。

「邪樊。」風雲一葉是其中一分隊的核心,他操縱著整個游龍,傳音給邪樊。

「知道。」

邪樊魔神右爪一伸,整個戰陣大量威能都開始匯聚在他身上,而他身旁還有一個個神帝圓滿級修行者們,也都同樣施展招數,有部分威能匯聚在這些修行者身上。一時間,超過上百位修行者同時發出了攻擊!戰陣威能,約莫兩成都在邪樊身上,剩下的威能分散在其他上百位修行者身上。

並非不想將所有威能匯聚一人之身,只是上千修行者合擊戰陣威能太恐怖,單單一人根本無法承受!

轟轟轟……

諸多攻擊落在深淵海主人身上,其中邪樊的爪子更是狠狠撕開了一道傷口。

「飛雪。」風雲一葉又立即傳音。

「來了。」東伯雪鷹手持長槍,只見他長槍一揮,全身竟然覆蓋了一層奇異的水滴層!正是從寂靜冰山主人屍骸中參悟出的水滴秘術,這一門秘術威勢極強,鋒利無匹。而東伯雪鷹的靈魂足夠強,境界也還算高,也強行將戰陣的兩成多威能調動,透過長槍施展出來。

沒辦法。

僅僅兩成多些戰陣威能,已是他能調動極限,威能太大,讓他都感覺無比沉重。

他麾下的一個個神帝圓滿級們也都各自借用威能,再施展攻擊。

「嗤嗤嗤——」鋒利的長槍切割在深淵海主人腰部皮膚上,那皮膚堅韌無比,表面更有億萬層流光疊加形成的膜壁,可依舊被表面覆蓋了一層水滴的長槍給切割開一條傷口,傷口長約莫十餘里長,深也有一里多,奈何這點傷勢對於身高一千兩百里的深淵海主人而言,只能算是勉強破皮。

這點傷勢,深淵海主人都不屑去抵擋。

三大戰陣!

只有風雲一葉、屋曉、劫天大帝三人匯聚戰陣威能發出的攻擊,深淵海主人才會刻意去抵擋,其他時候深淵海主人反而是在奮力進攻。

「沒用啊。」

「他悟出了更厲害的防禦招數,他皮膚表層的護膜,比上次戰陣時厲害太多了。」

「城主,怎麼辦?」

一個個有些焦急。

雖然他們三大分隊圍攻佔據上風,可一點斬殺的希望都沒看到。

「吼~~~~給我死!」深淵海主人有些憤怒的一聲怒吼,他原本是兩隻手,此刻卻是化作真身,兩隻手臂消失了,身體卻是長出了十六條觸手!他的真身和現如今模樣區別不大,只是面孔變得略顯醜陋,兩條手臂變成十六條觸手而已。

因為全身都有鎖鏈滲透,身體這一變化,頓時疼痛急劇加大,身體內一些強行合攏的裂縫傷口都有血跡滲透。

戰鬥到現在,那點破皮的傷害他轉瞬就能恢復。反而此刻恢復真身引起的傷害,讓他受傷不輕。

可恢復『真身』,卻能讓他實力大增,深淵海主人顯然不甘心放過眼前這些修行者。

「小心。」風雲一葉傳音給所有人。

「轟~~~」十六條觸手揮舞起來,威勢狂暴兇猛,讓人心驚。

三條游龍則是全力搏殺。

原本佔據上風,此刻卻是隱隱處於下風了,只是修行者們三支分隊配合精妙,以他們的境界,就算配合上萬年,也不會出現失誤。

「該死。」深淵海主人有些惱怒。

搏殺了片刻后。

維持真身,是時時刻刻傷勢加重的,修行者們是樂意長久廝殺!可深淵海主人卻見一時間斬殺不了,他身體再度又恢復成了原本模樣,依舊是兩條手臂,至少在這等形態下,他身體可以維持沒什麼損耗。

「城主,怎麼辦?我們殺不了它。」

「殺不了啊。」

「他現在又沒顯現真身,就算廝殺再久,對他都沒影響的。」

一個個修行者都很不甘心。

風雲一葉、屋曉、東伯雪鷹看著眼前這巍峨的深淵海主人,心中很不甘。

「它實力竟然比上次全面提升,不但攻擊招數威力提升,甚至悟出更強防禦招數。」風雲一葉傳音道,「先撤。」

「撤!」

「撤!」

雖然不甘心,可三支分隊依舊迅速開始撤退。

此刻深淵海主人還略處下風,赤雲城三支分隊要撤退自然容易的很,迅速的朝下方飛去,穿過了赤雲城的光罩。赤雲城光罩雖然阻攔外敵,可東伯雪鷹他們一個個修行者輕易穿過,卻不受絲毫阻礙。

……

回到赤雲城內。

一眾修行者們也都安全了,可大家心情並不好。

不為凡人 因為他們本來想著要一舉斬殺深淵海主人的,他們還期盼著,和上次出巡相比,這深淵海主人或許能悟出更厲害攻擊招數,防禦保命方面不一定提升。那樣的話,按照上次經驗,這次應該能斬殺成功。可事實是……深淵海主人是全面有進步。

「看來還得等其他城修行者到來一起動手啊。」邪樊抬頭看著那巍峨的深淵海主人,開口道,「單靠我們赤雲城,根本殺不了他。」

「我們三支分隊都沒成功,就算六支分隊,九支分隊來了……恐怕一樣失敗。」屋曉則淡然道,「這深淵海主人是悟出了新的防禦招數,這防禦招數極為厲害,剛才也就我、風雲、劫天,我們三位藉助戰陣之力攻擊時他才稍微揮掌阻礙,其他人的攻擊他都是用身體硬抗!其他人攻擊勉強破皮,以他自身恢復力都能輕易抵消掉了,就是再來三四座城的修行者,要殺他?依舊很難。」

「嗯。」

在場個個點頭。

東伯雪鷹也承認,三支分隊,和九支、十二支、十五支分隊的區別有多大嗎?或許威脅是大上數倍,可沒有質變!以對方防護手段,殺死對方的可能性依舊很低。

「殺深淵海主人,兩種方法。」風雲一葉開口,「第一種就是等,等其他城修行者來,一支支分隊,數量越來越多……我們對付深淵海主人,優勢會越來越大!說不定到了一定程度,剛好突破他承受極限,斬殺了他。」

在場個個沒說什麼,這種純粹是『試一試』了。

「第二種方法,就是琢磨出更大型的戰陣。」風雲一葉道,「我聽說,在很久以前,那個時代的修行聖界修行者們就曾創出『五行生滅陣』,是當時的五座聚集地修行者們合力完善,最終能夠勉強施展出來,比單純的分隊,威力有了質變,最終那個時代,一舉成功滅殺那時代的深淵海主人。我們也可以試試。」

「五行生滅陣,我知道。」劫天大帝開口,「可這是當時陣法方面最厲害的五位為核心,勉強才形成了戰陣。現在那五位……只剩下兩位還在修行聖界,施展難度極大,對修行者數量要求也極多,頂尖強者就需要一百五十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