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嗯!」

五人一起點頭,我和蘇顏飛快電射而去,腳踏虛空落下叢林,宛若兩道冰火光芒一樣的殺向了那隻巨蟻,而身後,長生門的宗主、長老們都目瞪口呆了,一個個目光駭然:「好凌厲的劍心威芒……萬靈學院的天才們,了不起!」

……

巨蟻咆哮,每根腿上都長滿了尖刺,猶如一棵古樹一般矗立在原野之中,巨大的身影飛快移動,去撲殺那些宗門弟子以獲得更多的血肉,而林地之中分散的宗門弟子大部分都只是人御境、地御境的修為,哪裡能夠抗衡!

「我攻上,你攻下!」凝實出月刃的那一刻我低聲道。

「嗯!」

靈墟之中光芒熾盛起來,水寒劍心威芒大漲,使得我整個人都彷彿裹在一片湛藍冰霜火焰之中,月刃凌空落下,筆直的轟向巨蟻的頭顱,一劍飛霜!

擁有劍心之後,這力道不知道增加了多少倍,一劍轟落就足有六座冰川之力那麼巨大,劍意撕裂空間,帶著磅礴浩蕩的意境,下方氣流被碾壓得肆虐激蕩,讓一群宗門弟子紛紛後退,哪個還敢上前半步。

巨蟻似乎也發現我這個強敵,抬頭頭顱,一聲怒吼,頭顱前方的觸角瘋狂顫抖,一縷縷符文術浮現,又是那種毒液符文的攻擊。

「蓬……」

我的攻勢先到,一劍撼動在巨蟻頭顱上,頓時像是劈在鋼鐵上一般,但巨蟻並不好受,一聲哀嚎後退數步,淡金色的頭顱甲殼已經破裂,迸濺出一縷縷綠色的血漿,我現在的任何一劍可都不是那麼好消受的,畢竟水寒劍心的威力堪稱同輩無敵了。

符文術撲面而來,凝聚成了毒漿!

我身在半空中,抬手低喝一聲,五指間符文光芒縈繞,一股古樸的氣息飛快蘇醒,身後一頭古老龍龜的金色光輝凝實而出,睜開眼眸,睥睨眾生,「嗡」一聲,一團符文術凝化出巨大的圓形龜甲防禦在我前方,「蓬蓬蓬」的將毒漿符文術盡數格擋開來,而我手掌則向前猛然一推,頓時玄龜甲符文術鎮壓了下去!

「嘭~~~」

遭受山嶽般的重壓之下,巨蟻猛然摔倒在地,狼狽不堪,大約它根本沒有想到我居然也掌握了一門上乘的符文術!

「咔嚓……」

清脆響聲中,綠色汁液四處迸濺,蘇顏腳踏一柄火紅長劍虛像,那是絕火劍心的威芒,手中妃焱則連連斬落,將巨蟻的幾條腿一一斬斷,在威猛無匹的妃焱之下,這八階玄獸受到兩重重壓已經完全抵受不住了。

我和蘇顏都喜悅,沒有想到我們突破天御境、締結劍心之後的實力居然已經精進到了能夠聯手壓制八階玄獸的地步了,雖然……這隻巨蟻只能算是八階玄獸中的中等實力,但也很強了。

「殺!」

我低喝一聲,左手握著一團明滅不定的符文,隨時可以祭出玄龜甲,而右手則揮動月刃連續不斷將上百道凌厲劍氣劈砍巨蟻的頭部,一時間綠色血漿迸濺不斷,劍意凜冽,穿透巨蟻的身軀落在後方的叢林里,頓時劈出一道道駭人溝壑,每一條都足足有上百米那麼遠,水寒劍心太強了!

「嘶嘶……」

終於,巨蟻在我和蘇顏的聯手進攻下失去了抵抗,全身被劍意肆虐,轉眼之間就癱倒在地,泛起一縷縷火焰,身軀開始焚燒起來,這混賬……居然臨死前用火力焚燒自己,讓我們連它的肉身都得不到,不過……說起來我也不想要,螞蟻的肉,估計好吃不到哪裡去,並且這次我們是來鎮殺凶獸的,而非尋覓凶獸的肉身煉化精氣。

另一邊,巨猿的腦門上被射穿許多洞孔,也倒下了。

重返山脈上,蘇顏道:「副院長,巨蟻被斬殺了!」

唐闕然則道:「副院長,巨猿也死了!」

「不錯。」堂姐欣然一笑。

老宗主卻一臉震驚,沉吟一聲:「女武神大人,敢問這兩位小友,是否就是領悟了三品劍心的步亦軒和蘇顏二人?」

「嗯,是的。」

老宗主目光複雜,說:「這頭巨蟻就連我這把老骨頭都不敢輕言斬殺,而你們萬靈學院居然只派遣學生就輕易斬殺了,令人佩服之至,接下來你們是否要進四重山?」

「是的,前輩。」

「四重山裡的凶獸更加強大,而且已經形成了一股不弱的獸潮,一定要小心啊,她們可不是五重山的這些凶獸所能相提並論的。」

「我知道了,總得有人去嘛!」

步璇音輕笑:「我們走!」

……

一行七人疾馳而去,離開五重山,直奔四重山的範疇。

「吼吼……」

尚未進入四重山就聽見了驚天動地的獸吼聲,我和蘇顏都心底一寒,相看一眼,就如老宗主說的一樣,這四重山裡要更加的兇險啊!

當我們躍上山坡的那一刻,卻見林地里獸潮滾滾,無數五階玄獸、六階玄獸乃至七階玄獸形成了可怕的獸潮,在山林里摧毀一切,煞氣凜冽肆虐,將成片的古樹撞成了粉碎,而遠方,一些巨大的身影正在咆哮著撞擊山脈,古山不斷崩裂,天搖地動,大有毀滅凡間的趨勢。

「這些玄獸都瘋了吧?」

步璇音氣勢散發,一雙美眸中透著不敢置信,道:「平時的時候,看到我就跟見了鬼一樣的逃命,現在倒好,好像是沖著我們來了……」

「嗯……是的,來了!」唐闕然無語點頭。

狼群來襲,是一群火雲金狼,六階玄獸,曾經讓我們欲生欲死的強大存在。

「鎮殺這些火雲金狼!」堂姐命令道。

我第一時間衝下了山坡,水寒劍心化為一道巨大的冰色劍芒凝化在腳下,成為被我所駕馭的虛像,喚出劍心之後,每一擊都會增強許多,進入全盛的戰鬥狀態!

「轟!」

浩然劍意凜冽鎮壓,頓時前方的數十頭火雲金狼盡數被絞殺成肉泥,劍意撕裂大地而去,將前方變成了一道深深溝壑,我手腕翻轉,橫掃處月刃,頓時衝上前的幾頭火雲金狼被瞬間斬斷,血流滿地,而更多的火雲金狼發瘋般的猛攻而來,連綿不絕。

火光飛起,蘇顏和澹臺瑤等人也加入戰鬥,緊接著就連許璐也參戰了,手掌一張,紅塵掌法隔空轟碎火雲金狼的身軀,也很強。

一束束劍氣肆虐舞動,不到十分鐘的時間,狼群留下了小山般的屍體潰散而去,在死掉足夠多的火雲金狼之後終於認識到實力的差距了。

堂姐步璇音一直沒有出手,只是掠陣觀戰,一雙美眸之中透著深深的擔憂,我也一樣,危機感愈發的濃烈起來,靈隕山脈之中的威脅恐怕遠比我們想象得要更強。

「去,斬殺了那頭狼王!」

堂姐伸手一指遠方,在那裡,一頭渾身毛髮氤氳金色光芒的狼王正在衝天嘶吼,這頭狼王足足有近十米高,在狼群之中顯得格外不凡,氣勢凜然,宛若王者降臨,正是它的驅策,這群火雲金狼才會拚命的攻擊我們。

按照煞氣強烈程度判斷,狼王屬於八階玄獸,但已經是八階玄獸的巔峰了,可能沒有那麼容易對付。

「上!」

我提劍沖了過去,風起院五人之中我最適合率先進攻,畢竟攻有雪域劍訣,守有符文術,根本不擔心會被瞬間斬殺,其餘幾個女孩就不一樣了,會相對危險一些。

「吼吼~~~」

狼王也發現了我,渾身的毛髮豎起,只是一聲怒吼便凝實出更加濃烈的煞氣,煞氣形成了迷霧,裹著他彷彿著火一般的身軀,沒有後退,反倒是奮起了四爪撲殺過來,身周符文光芒流轉,又是一頭來自於十萬雄山、能夠操控符文術的凶獸?

不過,狼王的符文術是銀色光輝,只能算是中等符文術,沒有那麼霸道。

利爪驟然揚起,迎著我的劍鋒就拍殺而下,利爪周圍密布符文,氣勢厚重得讓人窒息,這狼王真是夠強的!

玄龜甲!

符文術再起,頓時銀色與金色的光輝交織碰撞在一起,「蓬」一聲,我和狼王都後退少許,而狼王咆哮聲愈發濃郁,眼中甚至還浮現出貪婪,嘴角有粘液流淌下來,這貨想吃了我,獲得我紋骨中記載的符文術嗎?

靠,大荒世界里果然弱肉強食,想來就算是獸群,上古符文術也是在相互吞噬之中不斷交換的! 雪域力量橫掃大地,加上水寒劍心的威芒,一時間連續數十劍與狼王的攻勢拼殺在一起,但越戰越是讓我心頭有些沉重,八階巔峰實力的凶獸太強了,特別是這種掌握符文術的凶獸就更加棘手,拼了那麼多劍之後我居然一絲便宜都占不到!

動用必殺技!

光芒瞬間熾盛起來,一縷縷血色星河力量縈繞在我身周,靈墟內的水寒劍心也愈發光芒大盛起來,與必殺技相互印證,畢竟冰魄星河斬屬於劍技,而劍心正是經過劍道意境無數次斧鑿而締結的大道之心,一時間必殺技內充滿了神明咆哮之音,強橫得驚人,筆直一劍轟在了狼王的脖頸處!

「嘭~~~~」

碎滅之力肆虐,狼王體表的煞氣護甲瞬間崩碎,緊接著便撕開了皮毛、肉身,鮮血橫流,被必殺技所創傷的區域瞬間變成了一片血霧,血肉都被完全蒸發湮滅了,而狼王十分兇殘的擺動身軀,硬生生的一掌拍向了我的劍刃!

巨響聲中,一整條前爪完全被劍氣絞碎了,而以此換得了活命的機會,狼王哀嚎一聲便開始飛奔逃走,速度極快,我根本追不上。

「嗤……」

一道赤紅色光芒飛掠而過,狼王所在的位置頓時轟然炸開一團火光,連同周圍的林地、山脈盡數絞碎,轟鳴聲中那裡居然變成了一個圓形真空地帶,一切都被絞碎了!

一時間,蘇顏、澹臺瑤都張大了小嘴,一個個目瞪口呆,堂姐輕描淡寫的一指,力量已然完全碾壓我的必殺技了!而堂姐若是施展她的虛空級必殺技——曦光指的話,那更加無法想象,恐怕絕對能有毀天滅地的威力了!

「別追了,這些凶獸狡詐得很。」

步璇音來到我身側,說:「是不是越來越覺得靈隕山脈怪異了?」

「嗯。」

我點頭:「之前我們遇到的玄獸都只是憑著強大的肉身力量跟我們搏殺,從來沒有一個能夠動用符文術,現在遇到的幾個首領居然都能動用符文術,它們絕對不是靈隕山脈的種類。」

「是的,這些都來自於十萬雄山,那片我們尚未弄清楚的領域!」

她蛾眉輕蹙道:「看來今天是必然要進核心一重山一探究竟了,許璐,你帶著唐闕然、澹臺瑤、柳彤兒三個就在這裡,等待石冼院長來跟他會合,小軒、小顏,你們兩個跟我去一重山,敢嗎?」

我笑了:「敢,有什麼不敢的!」

蘇顏也點頭。

澹臺瑤、唐闕然雖然不願意,但也只能留下,畢竟她們還沒有領悟道心,進入一重山的死亡率將會很高,而且也容易成為負累。

……

一個時辰后,三重山。

「吼!」

一陣震天狂吼聲中,古老的山脈緩緩崩碎開來,無數巨岩滾動,一頭龐然大物搖動身軀甩開岩石,正從大山之中飛奔而出,是一頭渾身布滿金色符文光芒的穿山甲,它身上的鱗甲都已經完全化為金色,散發著極為恐怖的力量,抬頭咆哮,無數符文鋪天蓋地的絞殺而去,將前方數十頭至少七階的玄獸絞殺成了一堆碎肉,口中起風,盡數將肉食吸取吞噬了下去,十分嚇人。

「又是一頭穿山甲……」

我皺了皺眉,這穿山甲的氣息太恐怖了,實力已然完全在我之上,如果不動用神器兵鑄山的話,恐怕我在這隻穿山甲的面前連十招都撐不過。

「宰了它!」

堂姐一聲輕哼,曼妙玲瓏的身影一閃而逝,下一刻她已經降臨穿山甲的頭頂上方,五指張開,化為一道恐怖氣息鎮壓下去!

「吼!」

穿山甲怒吼,身形扭曲,頭部猛然被壓製得癱在地上,身體瘋狂扭動,那巨大而修長的尾巴忽地波光粼粼閃爍符文,居然還有第二門符文術,尾巴驟然掠過空中抽向了堂姐的身軀,甚至快得讓我連發生示警的機會都沒有。

「蓬~~~」

空間猛烈顫抖扭曲,穿山甲這志在必得的一擊卻被擋住了,步璇音握起左拳的一擊轟開了穿山甲的尾巴,秀眉輕蹙,身軀也微微一顫,這讓我更加擔心起來,這穿山甲足夠強,甚至連堂姐都被撼動了。

「找死……」

步璇音輕哼一聲,凌空墜落,心伐訣光芒大盛,二品天火道心光芒衝天而起,一腳落下,直接踏碎了穿山甲的顱骨,金色血液飛濺而起,穿山甲的身軀瘋狂扭曲,因為頭顱的粉碎而痛苦掙扎,但再掙扎也無濟於事了,很快的就停止了動彈,巨大身軀一動不動,死了!

「桀桀……」

空中,一團血雲襲來,我心中一動,水寒劍心都禁不住的稍稍戰慄起來,恐怖的氣息!

「姐,快回來!」我大聲道。

步璇音沒有絲毫猶豫,返身就一手一個抱住我和蘇顏,耳邊風聲獵獵,三人瞬間衝出了近十里遠,快得驚人,隨後藏身於一顆衝天古樹的繁密樹葉之中,遠遠的眺望著遠方的情形。

那團血雲從天而降,紛紛散開,變成了一隻只赤色羽毛、氣息恐怖的凶鳥,密密麻麻不計其數,它們發出尖銳的鳴叫聲,四處巡獵,最終全部把目光放在了穿山甲的屍體之上,振翅開始享用這頓美餐,此起彼伏的飛起落下,鳥喙血紅,將穿山甲金色的鱗片啄碎,隨後開始吞食血肉、內臟,一個個顯得十分歡悅。

「血烈鳥……」

步璇音皺著秀眉,說:「大事不妙了,靈隕山脈里居然有血烈鳥……」

似乎看出我和蘇顏的不解,她繼續說道:「血烈鳥一樣來自於十萬雄山,原本只是在十萬雄山之中生存,它們是一種十分原始的血種,實力大約相當於九階玄獸中期,不算是特彆強,但卻是群居生命,一旦出動就成千上萬,據說這個恐怖的物種連神明都敢殺死吞食,更別提我們這些凡人了。」

我心底一顫:「要是這些血烈鳥從靈隕山脈離開……那豈不是天下大亂了,龍靈聯邦誰能阻擋這些血烈鳥啊?」

蘇顏咬著紅唇:「現在……怎麼辦?」

堂姐咬了咬貝齒,說:「這次事態有些嚴重了,血烈鳥一旦出動就意味著一場災難降臨,我們只有把血烈鳥重新引到一重山大裂縫,將它們重新送回十萬雄山的大荒世界,然後再次封印大裂縫,才能保住生命牆內的所有生靈。」

我問:「姐,你能應付這些血烈鳥嗎?」

步璇音搖頭:「數十隻乃至上百隻,我倒是可以用曦光指鎮壓得住,但是眼前至少上萬隻血烈鳥,我根本無可奈何,否則剛才就不用跑了。」

蘇顏伸手一指:「快看,血烈鳥走了,好像……返回一重山了?」

遠處,血雲飛天,獵食完畢,回去了。

而大地之上,那頭穿山甲只剩下一旦血水沁入泥土之中,連骨頭都被啄碎吃掉了,好兇殘的血烈鳥,幸好我們剛才跑得快,不然恐怕也落得一樣的下場了。

「看來……」

步璇音神色凝重,說:「血烈鳥還是相當挑食的,那些七階、八階的玄獸都不吃,要吃也只吃穿山甲這種實力的太古血脈後裔,走吧,不論如何我們還是要進一重山,看看那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嗯!」

雖然心底怕得直打鼓,但還是要去啊!這次已經不僅僅是歷練了,而是關乎龍靈聯邦的生死存亡,這些恐怖的太古生命一旦全部出現開始征服世界的話,那我們會是第一個被滅亡的國家。

……

越過二重山,站在一重山那人跡罕至的古山之上,周圍一片原始叢林的景象,已經不知道有多少年沒人進入一重山了,而遠方,叢林動搖,大地像是發生著一場地震一般,幾個巨大身影正在相互搏殺著,居然太古血脈後裔也在相互廝殺?

「吼~~~」

一頭巨獅全身散發金光,彷彿黃金鑄就一樣,氣息恐怖,與一頭同樣氣息恐怖的蟒蛇搏殺在一起,那條蟒蛇渾身鱗片化金,身體捲動叢林,將一整片古木碾碎,不停的與巨獅相互進攻、搏擊著,而空中,赫然飛著一片血雲,是血烈鳥,它們在等待兩頭太古血脈後裔分出勝負,然後開始吞食其肉身掠奪對付的血肉精氣與靈力。

好貪婪、好狡詐的種族!

步璇音美眸澄澈的看著遠方,雙臂抱懷的倚靠在一顆古樹的低垂枝幹上,道:「我們別輕舉妄動,都壓制住氣息,靜觀其變吧,有好戲看了,好久沒來,一重山居然已經變成了這般的景象了,靈隕山脈彷彿變成另外一個世界一樣。」

「刷!」

一道身影斜斜的俯衝而來,頗為狼狽的降落在附近,赫然是長空劍王蘇胤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