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嗖!」

唐玉閃開迎面撲來的攻擊,與此同時又跳躲過身後的一爪,盯著那張開血盆大口躍至自己身旁的魔獸凌空一腳飛出,腳上夾雜著絲縷火星!一擊打中,那魔獸慘叫一聲便跌落下去,十餘丈的高度竟摔得大地都顫了一顫!

其他幾隻魔獸見同伴死去,瘋狂地朝著唐玉撲來,沒有任何花哨,速度卻又不快,然而這突然出現的一片卻又令得唐玉躲閃不及!眼看著這十餘只魔獸衝到唐玉身邊,而唐玉卻絲毫沒有動彈,它們發出歡喜的吼叫聲,似乎開始慶祝自己的勝利,似乎認為已經將殺死同伴的兇手斬殺!

突然,靜得出奇,能夠聽到潺潺的流水聲在耳邊劃過,能夠感覺到和諧的空氣在身邊漂浮,但卻只是有一點點寒意,那麼一點點,對於某個人來說都是極為敏感….

唐玉靈魂之力爆涌,抽去周身所有熱量,在他的雪之舞心法下,這些連散神級別都沒有達到的魔獸又怎麼能夠抵禦得住那份寒冷?和煦的陽光下,溫暖的草叢間,一個碩大的冰坨從天而降,裡面便是十來頭魔獸,剛剛襲擊唐玉的魔獸….

「對不起小可,我不是故意使出這招數!」唐玉最早接觸的便是雪之舞心法,如此危急關頭他卻只想到那招,畢竟不能一直依賴自己身上的神器。

「傻小子!我就原諒你了,不過這氣候怎麼又發生變化了?」小可此時眉開眼笑,在房間中過於昏暗,並沒有看清,此時卻是在如此美景之下見到她那張絕美的面容,唐玉不住咽了口口水。

「怎麼?」

「沒,沒事…」唐玉心想,自己怎麼突然有那種奇怪的想法?搪塞過去,這才想到剛才小可的話:「剛才想引開那魔獸,只是覺得若是好天氣,怕是自己會有些麻煩,誰想這天氣竟然就變了,而那怪獸也隨著自己心中所想,多出來十餘頭!」

小可將探魔杵丟給唐玉,拄著下巴踱了幾步:「或許這裡會隨時幻化成我們心中最不想出現的地方!」小可信誓旦旦地說著,聽在唐玉耳中卻是如同一個驚天笑話:「小可你別說笑了,若你說的當真,這裡又為什麼會這樣?這個世界就算是再神奇,也不可能會有這樣事情吧?」

「你不知道的事情還很多!」小可嘟囔著嘴,此時她儘力不去想,卻是在有了這猜想之後又對心中的想法欲罷不能……

看著小可的表情不對,似乎是在隱忍著什麼,唐玉在她面前擺了擺手:「怎麼了?該不會是身體不適,又不舒服了吧?」

「沒,沒有!」小可好像是在擔憂著什麼一般:「唐玉,我們離開忘憂城多久了?」

「差不多萬里左右吧。」唐玉只得估算。

不知何時,小可手中多出了一個地圖,她看了一會,才稍微鬆了口氣:「我們全速前進,應該能在五日之內趕到五毒墓,到了那裡,這種情況就不會發生了!」

唐玉雖嘴上答應,心裡卻有些擔心,小可初愈的身體能持續前行五日嗎?

「快走吧,腦子裡不要有什麼奇怪的想法!」小可催促了一句騰空而起,然而她剛一動,卻是身體一個踉蹌又跌了下來,還好唐玉將她接住!此刻的小可看上去和平時沒什麼區別,卻只是雙眼始終發出黯淡的紅光。唐玉雖是好奇小可長大之後那件衣服為何依舊合身,卻因為之前在房中所發生的事情而難於開口。

「太勉強了。」 老婆請安分 唐玉嘆了口氣,他也不希望在這種地方久留,但畢竟小可的身體更為重要。

發現了自己身體似乎無法飛行,小可臉色更是陰霾:「看來近期都要麻煩到你了,我由於那天強行使用六尾火連天而導致了身體進化,上次被爹爹所救,他卻也控制不了第一次使用那招數的蛻變。」

「那你身體要不要緊?」唐玉倒是不在乎麻煩,只是小可現在無法飛行了,他卻有些擔憂。

小可眨動著那雙紅芒四射的雙眼,紅光映在唐玉臉上,甚是好看:「近期失去實力,再次恢復之時會達到上位元素神級別。」小可說到「上位元素神級別」之時卻絲毫沒有喜悅之色,卻好似因為自己失去了實力而憂傷。

「上位元素神?」唐玉吃驚地重複著:「這是好事啊,你竟然一點都不高興!這段時間我會儘力保護你的。」雖不是自己等級提升,然而小可能有這種成就他又何嘗不開心?

「傻小子….」小可嘟囔了一句,眼角有些濕潤。

「別婆婆媽媽的了,再這麼下去我們幾時能走出這裡?沒準我什麼時候又會冒出奇怪的想法,氣候一變,你可就吃不消了!」唐玉抱著小可向遠處飛去,速度雖然不快,卻總算是在前行著,依靠在這個男孩懷裡,自己真的能夠安心嗎?小可微微閉上眼,現在的她,能做的卻只有這些….

這片奇幻的地界里,唐玉難得看到如此璀璨的星河,或許自己飛得太高,流星好似在身邊滑過!暖流從指間流淌,何等愜意?

「好美的夜空,你看那幾顆星星。」小可如同一個好奇的孩子一樣此處張望,還不時指來指去。

「是啊,我在紫荊大陸都沒見過這麼沒的夜空…」唐玉有些睹物思人,不知道此時在靈家之中的凝兒和碧游怎麼樣了。

「北斗七星好奇怪哦。」小可蔥指掂在唇邊:「怎麼亮暗都不一樣的?」

唐玉有些心不在焉,只是輕輕應了一聲,卻沒有在意,一味的向前飛行著,不知疲倦。

小可似乎看出唐玉的心事,拍了拍他的肩膀:「傻小子,我們到下面休息一會吧,連夜飛行的話,你肯定是受不了的,況且我一直被你這麼抱著也怪累的。」

見小可紅芒的雙眼有意避開他的視線,唐玉也就應允了,落在一處空地上,面前竟然是一片湖。湖中映著皎潔的明月,映著著那亮暗不同的北斗七星,卻是再沒有任何其他明星!

「這湖水有問題!」唐玉剛要接近湖邊洗洗臉,卻是下課猛然拉住了他:「湖中映出的景象為何如此局限?若是平常,應該能夠看到滿天星河!」小可警惕起來,如今他們能做的便只是不接近這湖水。

唐玉望了望天,又瞅了瞅湖,卻是再次往前跨了一步,似乎想要看清楚些!

「唐玉!」小可想要叫住他,卻是被唐玉的聲音搶了先。

「小可你過來看看!」唐玉已經傻了眼:「你看這湖中的北斗七星有著六顆都極為明亮,而此時天空卻只有著四顆閃亮,這根本就不是映出了天上的部分景象!」

被唐玉這麼一說,小可急忙湊過來,見此情景,也是瞠目結舌。

「這湖…」

小可一句話未說出口,面前那湖竟憑空消失,景象也隨之破滅,卻是從天空上飄落下來一張獸皮,獸皮緩緩落在兩人手上,他們接觸到獸皮的剎那便覺得身體之中有著什麼在攢動,卻又於頃刻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獸皮…」兩人異口同聲地說道,和自己手中一模一樣的獸皮,面對他們的這一面卻是有著一些圖案。

「這是什麼圖案?」小可呼吸有些急促。

唐玉搖了搖頭,此時他想要知道的就是獸皮的另一面究竟是什麼內容!這一微妙的想法和小可的心思不謀而合,兩人對視了一眼,點頭之際,將獸皮翻了過來,望著另一面上面的那一行行字跡,竟是呆若木雞!

這種沉默或許足有一刻之久,兩人不禁又對視了一番。

「這..這獸皮怎麼辦?」唐玉回想起小可手中的獸皮,想到自己手裡的那一張,如今又多出來一張,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到底還有著多少這樣的獸皮存在?

「我想還是藏起來吧,之前那張獸皮爹爹要我送到冥界,說是非常重要,這一張我們先留著,不讓其他人知道!」小可的話顯然突出了這獸皮的重要性,從她眼神中唐玉能夠感受到這一定是什麼珍貴的東西,不然也不可能小可親自攜帶,千里迢迢地為了掩人耳目而飛去冥界!

「獸皮上面記載的這些是什麼?」唐玉按耐不住心中的疑惑。

小可輕聲回復:「神器!」

唐玉身體猛然僵住,他早該想到的,卻在小可將這話說出來之時依舊如此驚訝!

「唐玉,你怎麼了?」小可晃了晃唐玉胳膊,看他臉色不好,還以為是過度勞累所至。

緩過神的唐玉此時手指冰涼,獸皮上記載的若是神器,而自己身上又有著這神器,將來會發生什麼事情?此時他唯一慶幸的就是這東西知道的沒幾人,將來送到冥界之後他們便離開,或許也可以免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這些神器為什麼會被記載到這獸皮上面?你可知道原因?」唐玉擦去額上的冷汗。

小可這一次卻是令他失望地搖著頭:「爹爹沒有告訴我,我也沒有問過。你很在意?」

唐玉哪裡敢說出自己心裡的想法?對於小可的質疑一笑而過,望著夜空那變幻著的北斗七星:「我們今夜還要繼續趕路嗎?」

「一切依你而定。」發生了這種事情,小可都有些拿不定注意了,他們到底應該在這裡呆下去還是繼續前行?到底是應該休息還是趕路?前面等待他們的又是什麼?

「走吧,今夜發生這樣事情,我們也都沒法安心休息了,還不如抓緊趕路呢。」唐玉說著,便是想要將小可抱起來。

「你做什麼?」小可有些緊張。

「我…」唐玉愣了:「我抱起你好趕路啊。」

小可想到唐玉抱著自己飛了一下午,臉就有些發燙,還哪裡能再繼續下去?她此刻以喚出囚牛,坐在囚牛背上朝唐玉淡笑著:「夜晚我們也不用走太快,我乘囚牛飛行就可以。」

唐玉聽她一說,突然想起之前自己的行為,倒還真是有些莽撞:「都怪我,之前沒有考慮到這些…」他牽起囚牛就要起飛,怎料得此處地形竟又有了變化!大地之中突兀而現一道極深的溝壑,那溝壑就在他們面前十餘丈遠的地方,溝壑之中有著一陣嘶鳴,那歇斯底里的聲音傳過之後,一道青光劃破夜空,出現在兩人面前的卻是一個楚楚動人的女子!

女子看上去正是妙齡,婀娜地朝唐玉兩人走了幾步,卻又嬌滴滴地自言自語起來:「哼,又是一對,人家最討厭看到小兩口關係這麼好了!」然而卻是再往前探了一步之後,她那俏嫩的面容頓時失色,不經意地扶起手來擋住自己那微張著的嘴,雙眸盯在小可身上便再也不敢移開。

「該死的狐狸精。」小可怒罵了一聲:「這裡還真是有意思,什麼妖魔鬼怪都有,什麼魔獸一類也都存在!」

「你…你說誰是狐狸精!」那女子似是要反抗一番,卻在小可面前顯得極為無力,似乎有種發自內心的恐懼一樣。

「小丫頭,小小年紀,竟如此沒有家教!」這突然多出來的聲音便是那溝壑之中傳來,出現在唐玉面前的又是一個女子,這個看上去倒是比剛才那位更風韻些。她一出現,之前那女子似乎也有了些底氣,急忙在一旁隨聲附和起來:「姐姐,一定要好好教訓她,一定要好好教訓她!」

小可不禁笑了起來,她看著面前這兩者,不屑地白了一眼:「唐玉,我給你講個故事聽吧。」

「講故事?」唐玉慌了,這都什麼時候了,小可竟然還要給自己講故事聽?然而他還沒來得及阻止,小可就已經開始講述了。

「很久以前,也就是神狐家族鼎盛之時,神狐分作四大家族,分別能夠控制火,控制冰,控制土,和控制情!卻偏偏是那控制情的神狐家族覺得自己與眾不同,自立門戶! 局中局:甜蜜陷阱 屆時也遭到了其餘三大家族的追殺,在那一次之後,控制情這一族不知受到怎樣的重創,竟然最高只能使出六尾的能力!為了恢復實力,為了一己私慾,她們不斷地勾引男人,不斷地迫害別人家庭,將男子精氣吸光而補充自己所需!你面前站著的兩個狐狸精,便是那骯髒的一族遺留下來的餘孽!」

小可說得輕鬆,而對面聽著的兩人卻已恨得咬牙切齒,那般暴怒的神情已經預示著一場在所難免的戰鬥,唐玉沒想到還有這樣一段歷史,更沒想到小可會出言刺激她們,把她們激怒!

血的事實,抹殺不掉,埋藏不掉,這種恐懼,這份憎恨,又怎麼可能是幾句話就和解的?

「賤人,我要你死!」可怖的慘叫,哪裡像是這嬌美的面容所發?面前陡然之間能量暴…動,唐玉撲到小可面前,將其擋在身後,此刻映月珠浮現在自己面前擋下一次攻擊,也就僅此一下,小可冷笑起來:「一個中位元素神,一個下位元素神,別說修鍊三千年,就是修鍊一萬年也依舊如此!」

三千年?!唐玉看著面前兩人,她們竟然是修鍊了三千年嗎?三千年才達到了這種等級,卻是小可,如此年齡就快要提升到上位元素神,看來真的是血脈上差異太大了。

「小子,你滾開!跟這小狐狸在一起,總有一天她會將你體內的血都吸光!」那女子見唐玉擋在前面,遂是罵道。

小可剛欲反駁,卻是唐玉滿不在乎地笑了:「就算是血都被吸光,也是我情願的,倒不像你們,去破壞別人家庭,去勾引男人!」狐狸精,唐玉小時候便聽說過狐狸精的故事,心裡也頗為痛恨,沒想到還真的被自己撞見了。

「不知所謂!」女子冷哼了一聲,兩人一前一後開始夾擊,似乎定要將小可殺死!奈何如今的小可使不出半點能量,又怎麼跟她們對抗?唐玉只有著散神級別,想要躲開下位元素神的攻擊都全然不可能,更何況還有著一個中位元素神夾擊?

「映月珠,去保護好小可!」唐玉只有如此才能保住小可周全,好在攻擊小可的是個下位元素神,不然他都還有些擔心那映月珠能否跟得上那般速度。

眼看著那女子打在映月珠上的攻擊被盡數化解掉,小可更是嘲諷起來:「果然是不堪的廢物,除了媚術,還會什麼?除了迫害別人,還會什麼?攻擊簡直沒有絲毫…」

「噗!」

小可正說得痛快,卻只覺得唐玉身體撞了自己一下,而頃刻之間,又聽聞吐血的聲音!

「唐….唐玉…..」

小可記得唐玉還有著一個神器能夠保護他自身的,為什麼這個時候沒有出現?剛才還嘲笑著她們的攻擊,如今卻是唐玉為了自己不受傷害而受到了如此一擊!

捂著胸口,唐玉胸腔內一陣血液翻騰,他此時並不是感覺到疼痛,也不是受到了重創,卻是覺得身體在變化!與此同時倒是那狐狸精慘叫一聲,此刻小可才明白,剛才吐血的不是唐玉,而是她!

「原來是這樣…..」小可看著唐玉周身發出微弱的紅光,她想起臨走之前父親要她送給唐玉的那枚宇戒,看來此時是有了效果。

受到一擊卻並未被盾牌擋下,唐玉本就有些疑惑,如今又絲毫感覺不到痛楚,而是體內血液翻騰,他更為不解,大敵當前,偏偏怪事都發生在自己身上了呢!

「我沒事,殺了他們!」雖是受到一擊,卻並未有所大礙,兩人再次發動攻擊,唐玉卻依舊命令映月珠保護小可!

正如小可所說,她們擅長的是媚術,這種攻擊平淡無奇,只是單純的有著等級上的力量壓制而已,感受著那風動的聲音,好似要撕裂空間的一爪接近唐玉,「嗞..嗞…」

唐玉沒有反抗,被那女子打個正著卻絲毫沒有受傷的跡象,他周身紅光光芒更盛,那一爪抓在唐玉頭上的女子卻又是一聲慘痛的叫聲傳出而被震退了十餘丈!唐玉都不明白如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愣愣地看著那攻擊不奏效的兩人幽怨地盯著他,從目光中彷彿有著一種說不出的憎惡!

「拚死也要殺了她!」女子嘴角已經破裂,鮮血滴出卻並未使她有所退縮,千萬年的仇恨豈是輕易能夠化解的!這種深入骨髓的痛苦又怎是一般人能夠明白的?兩人都此刻也都明白唐玉身體變化的原因,卻依舊拚命而為!

「嘭!」

再一次的攻擊,唐玉身邊的紅光沒有將兩人震飛,此時他才深切地感受到那股力量是從宇戒中流出,緩緩淌到自己體內!天空變幻起來,此時並沒有誰去想象些什麼,卻是巨大的能量變故而導致了空間產生陣陣漣漪!

紅芒直衝天際,夜空通明,似乎產生了一個漩渦,轟鳴作響的天際之下那兩人嬌美的面孔上毫無血色!

「好…好恨!不能…殺了你….」聽著女子這一句話的同時,唐玉眼睜睜看著面前這活生生的人如同被抽干一般!體內突然多了一股能量,而在他面前卻是散落一堆白骨!

「姐…..」

話未出口,一陣慘絕人寰的叫聲響徹天地,唐玉再一次目睹那血腥的一幕,血肉模糊的身體,猛然間被抽干,遂而落在地上一攤微熱的骨架….

望著面前那森森白骨,唐玉似乎感覺那兩人的頭顱之上,雙眼緊緊盯著自己不放!卻是來不及害怕,一道驚天巨雷劈下,徑直將這堆白骨劈成灰,在能量的暴…動之下隨風飄散!

身體里有著什麼東西在萌生,有著什麼東西在消逝,唐玉感覺得真切,卻也痛苦得難耐,看得一旁小可只得干著急而沒有絲毫辦法!映月珠不斷地在他身邊繞來繞去,好似一個不知所措的孩子,紅芒逐漸往唐玉體內收縮,骨骼吱吱作響,唐玉眼前一片昏暗卻又並未昏死過去,他感覺自己的心在流血,卻是不知那血為何而流。

唐玉如此痛苦,將心火傳入唐玉體內的小可自然也有著牽連,然而她痛苦的並不是自身的疼痛,而是這疼痛在自己身上都如此劇烈,到了唐玉身上…將如何忍受?這種情況,唐玉忍受著,持續了許久….

直到某一刻,小可突然感覺身體上的痛苦消失,反而有些暢快之時,面前那剎那之前還痛不欲生的男孩如今已瀟洒得站得筆直,夜風劃過,唐玉好似一瞬間長大了些,看上去跟小可一般年紀,相貌卻並沒有太大變化,只不過是略顯成熟,眉宇之間透出一絲霸氣!隱隱感覺他身上散發著金光。

「唐…唐玉?」小可看著突然間有著如此變化的唐玉,幾乎不敢認出來。

目光落在小可身上,唐玉欲言又止,微微閉上雙眼,似乎在吮吸著周圍的空氣,似乎在嗅著空氣里那殘留的味道,片刻之後才在小可焦慮的目光下開了口:「那枚宇戒,裡面有什麼?」

唐玉回想著兩個化作人形的狐狸精死得那麼凄慘,回想著自己竟這般慘絕人寰,何嘗不心如絞痛?

「宇戒里有一枚神息。」小可如實回答:「神息是有著絕對實力的人才能夠凝結的能量源,有著非凡的效果,爹爹將靈家僅有的一枚融入宇戒之中送給了你,他不希望你出事!」

「不希望我出事?」唐玉幾乎失笑,這神息究竟有著什麼效果恐怕小可都還不知道。

「嗯,這神息有著太多效果,剛才或許就是你體內僅有的那麼一丁點血脈在神息的作用下覺醒了,而那兩個狐狸精便成為了你覺醒的祭品。」小可想到剛才那情景也有些作嘔。

「祭品?哈,哈哈!」唐玉突然狂笑起來:「用性命作為代價?那她們死去的意義是什麼?命,就這麼不值錢?」唐玉從沒想到自己竟然有著一天因血脈覺醒而犧牲了兩條修鍊了三千年的性命作為祭品!

小可看著幾乎癲狂的唐玉,看著他悲痛的眼神,緩緩向他靠了一步:「我小的時候又何嘗不是珍愛生命?我小的時候又何嘗不是和你一樣的想法?可是唐玉,在這裡,適者生存,你若是不變強,你若是不比他們更有優勢,將來又怎麼活下去,怎麼保護凝兒她們,怎麼保護…保護..我?」

「你們早就把這些混為一談了。」唐玉有些失落,此時此刻他甚至不敢呼吸,總覺得空氣里充滿了兩個亡魂的氣味,他甚至不敢合眼,因為那兩個微溫著的頭骨上,有著四個窟窿幽怨地盯著自己!

「我瞞著你是我不對,可你也要想想將來!靈家只不過在十八附屬界中有些地位,而十八附屬界算得了什麼?我們還不是要看別人眼色行事,還不是要生活在別人的支配之下?我喜歡跟你在一起,想要跟你在一起,我不想你吃苦,更不想你再那麼優柔寡斷下去!」

「優柔寡斷和殺人有什麼關係!」唐玉咆哮著,在他腦海中揮之不去的是那兩個身影,是那臨死前的一句話,是那一輩子印刻在自己心頭的目光!

小可一把抓住暴怒的唐玉,緊緊攬著他,難以啟齒的話,終究說不出口,唐玉那般痛苦的時候她又怎麼可能安然?身體抽搐著,小可倒真希望這一切並沒有發生!

「怎樣都好,你說怎樣都好,只要你沒事,不就行了嗎!」這聲音,落在唐玉耳中,終於將他狂亂的心情壓抑住,來到魑魅界之後自己變化很多,也遇到了不少令他難以理解的事情,然而在他身邊始終有著默默幫助著他,支持著他….

「說得好愜意啊!」情緒剛剛穩定下來,這塊是非之地卻是再起波瀾! ?「又是誰?」唐玉聲音顯得有些不耐煩,似乎已經厭倦了這種接二連三的怪事。

「哈哈,問我是誰?為什麼不自己猜猜看呢?」聲音傳來,聽上去倒更像是一個小孩子,唐玉推開小可,兩人四處顧望卻也並沒發現有人。

戀戀成癮:總裁的天價嬌妻 「沒工夫陪你。」唐玉竟一點不怕,這話說出來連他自己都有些吃驚,似乎因為剛才的一事之後他性格都有些變化了。小可也沒有應聲,大半夜的,在這地方竟然要別人猜他是誰,這人還真有些奇怪。

「呦呦,怎麼在我這裡殺完了兩個小狐狸精就變得如此冷血了?連陪我說說話的時間都沒有了?剛才我可是看著你們兩個郎情妾意地講了好久啊!」終於現身,果真是個跟他們差不多大小的孩子!然而這孩子剛一現身之時小可便已經下意識地將唐玉往後拉,面前這實力實在是有些驚人,全然不是他們這種程度能夠對抗的。

「有事么?」唐玉到並未被他的實力所駭。

男子眯眼看著唐玉,一身稍顯陳舊的紫袍在他身上卻依然得體,看上去有種權貴的感覺:「有事啊。」

「有事就說,不要拐彎抹角。」唐玉心情依舊不好,再加上剛才身體那一變化,說起話來都有些不同尋常了。

「嘻嘻。」男子看著唐玉,又打量著小可:「我想殺了你們兩個。」

「你…」小可拳頭一緊,心想不妙,這人若是出手,他們有機會逃跑嗎?卻是此時的唐玉竟聽過那話之後笑了:「你若是能殺,又想殺,就殺了便是,不用跟我商量吧。」

看著唐玉從容的表情,男子也笑了起來:「哈哈哈,你這傻弟弟還真是天真啊,我在這裡呆了一億年,倒是只有你會說出這種話來!也只有你能因為殺了兩個狐狸精而義憤填膺地發泄半晌!」

「傻弟弟?」唐玉和小可都不禁重複著他的話,卻依舊是唐玉平靜如初:「或許我並不適合這裡,但我就是這樣的人。」

「好!」男子拍了拍手:「好一句『就是這樣的人』!這世界越是往上就越是勾心鬥角,爾虞我詐之事如同家常便飯,能夠有著如此心態的人恐怕也只有你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