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啊?」琳兒聽完了老闆的話,驚訝的一聲讓長羽楓和老闆同時看向她。

啊?

啊?

啊?

我是不是聽錯了……老闆……怎麼……跟失憶了一樣。

「怎麼了?你這位……」老闆用手低指著琳兒,但是他的眼睛卻在琳兒和長羽楓之間徘徊。

「沒……沒事……」琳兒重重的拍了拍自己胸腹……

好像是收到了驚嚇,又開始慢慢的撫慰起自己來。

「沒事就好……」

老闆還是很疑惑的看着長羽楓,而不是琳兒。

「哦……我呢……是她的一個遠方表親……她不在這裏……」長羽楓重新說回話題。

「啊!」

啊!

啊!

啊!

羽楓哥哥也……

長羽楓剛要說話,琳兒又是一聲大叫……

「這位姑娘……你……又怎麼了……」

老闆疑惑的看着琳兒,琳兒這聲叫,這一次確實讓長羽楓都不得不停下來看她。

「沒……沒什麼……」

琳兒搖著頭。

「有……有蟲子……」

「哪兒?」老闆驚訝的看着琳兒,又很快的在桌子上找著。

那隻……不可能存在的蟲子。

當然找不到了……

啊?

啊!

原來……我們都一樣會說胡話……

現在……

她只能喝茶了……

這隻看不見的蟲子挺好的……

起碼讓他們省了一頓飯錢……

她想着。。 最後的讀秒階段,超越俱樂部完成了對恆大的絕殺,這是上半場結束后誰也沒有想到的結果。

從半場的0比3落後,到最後的3比3戰平,超越俱樂部竟然只用了短短的13分鐘就將之前的一切劣勢彌補回來。

這樣的表現如果用奇迹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要知道他們面對的可是在中超已經做了五年霸主的恆大。

雖然足協杯超越俱樂部也曾戰勝過恆大,但那個時候恆大隻是沒有外援的全華班,所以遠不如今天的勝利來的震撼。

看著球員們一步一步克服了魔鬼主場的心理壓力,超越俱樂部替補席所有的球員也都不再壓抑自己情緒上的興奮。

他們忘記了比賽還在進行,肆意地跑到場上與隊員們一同進行慶祝。

其實這個時候裁判只要不是太過刁難也不會再向球員掏出黃牌。

畢竟比賽到了這個地步已經沒有什麼懸念可言,所以超越俱樂部的眾人也根本不是為了拖延時間。

既然是單純的因為喜悅而慶祝,裁判又為何不成人之美呢?

陳靜妍也沒有攔住隊員們的慶祝,作為俱樂部的主教練她太了解這幫球員所承受的心理壓力。

既然比賽已經沒有什麼懸念,也確實該放肆慶祝一下了。

…………

這場與恆大之間的較量,可以說是超越俱樂部這幾年來踢過最艱苦的一場比賽。

如此艱苦的比賽還能拿下,可以說無論是球員的個人發揮,還是球隊的整體配合,超越俱樂部都不落下風。

此時如果再有人說中甲球隊都是軟柿子,相信一定會有球迷站出來指著對方鼻子懟。

超越俱樂部用硬實力告訴所有球迷他們才是國內名正言順的一號種子。

…………

重新開球

裁判並沒有給恆大時間,他們的球員只是剛碰到皮球,主裁判就吹響了口中的哨子。

其實再進行下去也沒什麼意義,就算再讓恆大進一球也無傷大雅。

不管怎麼樣,比賽總算是順利結束了。

最終的結果當然讓所有的超越球迷都很興奮,因為超越俱樂部第一次闖入了亞冠決賽!

由於西亞區的比賽已經提前結束,超越俱樂部已經確定下一場的對手將是阿聯酋的阿赫利。

當然,最終的決戰並沒有急著舉行,根據賽程安排,這場比賽被放在一個多月後。

…………

在球員們慶祝的同時,電視台的解說員也就著這場比賽討論起宇恆。

申方劍:「我見過所有的國內球員中,宇恆絕對是數一數二的存在,他這樣的能力當初國奧就不應該放跑。」

董路:「是呀,現在國奧在奧運會預選賽已經三連敗了,只要再輸一場就會淘汰回家,如果宇恆在肯定不會是這樣。」

張路:「去國奧總覺得是大材小用,我感覺他去國家隊當個隊長也綽綽有餘。」

申方劍:「作為未來國家隊的核心球員,我總覺得宇恆應該去國外五大聯賽試一試,就算打個替補也能受益匪淺。」。戰鬥結束后,古塔按照慣例,對被打倒在地的兩隻雷狼龍,輪流補了兩發麻醉玉,將它們送入了不算甜美的夢鄉之中。

「光靠雪球和你們租借的丸鳥,勉強也就能帶回去一隻,和昨天一樣,發信號通知運輸隊吧。」

打量著地上平躺著的雷狼龍,古塔自覺光靠他們自己是無能為力了。

這種事情,還

《狩獵,然後吃》第九十章「狹隘」的【種族】主義與炸排骨自由(今日三更) 期末考試期間。

冷鋒、古月娜夫妻兩帶著冷軒宇去了藍夢琴的家族。

藍夢琴先冷軒宇一步回去了,她一些事情必須提前跟她父母說,讓她父母心裡有準備。

……

藍夢琴家中。

「爸媽,事情經過就是這樣的。」

「待會冷軒宇爸媽就要帶著冷軒宇來我們家做客。」藍夢琴將她接受白龍女神天啟開始的經歷都一五一十的告訴自己父母了。

藍冰坐在藍夢琴對面的位置上,她聽完藍夢琴講完后,臉色沒有任何變化,依然是那麼平靜。

「女兒,你已經成為神族一員已經快四年了。」

「今日你跟我們坦白,是因為神族大帝,也就是冷軒宇的父親要來我們家做客。」若燁問道。

「爸爸媽媽,我想帶你們去神域!冷軒宇爸爸已經同意我帶你們進入神域了,我已經在神域為我們一家挑好居住的府邸了。」

「媽媽,我已經可以讓家族遺傳的疾病永遠消失了。」藍夢琴無疑是想讓父母儘快搬到神域去的。

冷軒宇已經為藍夢琴準備了兩套府邸,一套府邸在昆崙山,一套在不周山山的結晶山的山腳處。

藍夢琴已經去看過那兩套府邸了,昆崙山的府邸面積最大,有近萬間屋子,再加上花園、小湖這些。可以說就是一處豪華的宮殿群了。

結晶山山腳的府邸不大,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這套府邸是一套不大不小的西式城堡,花園、人工湖這些都有。重點是這套府邸的位置在結晶山山腳。

結晶山是什麼地方?神族的核心所在,帝殿就在結晶山之巔啊!這意味著藍夢琴一家居住在神族核心區域。

結晶山附近的居住區面積是有限的,所以結晶山附近只有一百三十餘處府邸,這些府邸是沒有神眾居住的。

原因很簡單,不是只要是個神族成員都有資格住到結晶山附近的。

有資格居住的神眾自然都是對神族有巨大貢獻的神眾,例如聖王、聖賢。但聖王的府邸一般都在聖王殿附近的聖王區域里,聖賢也有各自的府邸。所以結晶山附近的府邸基本上都是空的。

結晶山山腳附近的府邸按照當初神族大基建大基建的規劃都是留給跟大帝有關係的神眾居住的,可以說就是給皇親國戚居住的。

藍冰看著藍夢琴,她知道藍夢琴在天斗學院上學的時候曾經多次休學、假期不回家的事情的,她曾多次詢問過藍夢琴休學、放假不回家的理由!但藍夢琴總是以一句「時候未到」搪塞她。現在一切都知曉了。

原來自己的女兒成神快四年了,難怪女兒帶冷軒宇回家做客!難怪女兒對冷軒宇那麼熱情!原來是這樣的!

神族大帝之子——冷軒宇,藍冰萬萬沒想到那個被女兒多次帶回家做客的金髮金眸的小男孩來頭這麼大!

「女兒,你有沒有想過你為什麼會被神族看中?」

「按照你的說法,神族無比強大,即使是傳說中的斗羅神界在神族面前都如同螻蟻一般弱小。那麼在神族位高權重的白龍女神為什麼讓你成為神族成員?」

「冷軒宇既然是神族大帝之子,他為什麼會來我們這種中千位面?在這個位面對他發展可沒什麼好處。」藍冰問道。

她對冷軒宇其實還是挺看好的,但現在她知道藍夢琴、冷軒宇兩人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情況后,心裡就有些不舒服,總有自己被騙了、女兒被拐的感覺。

藍夢琴知道自己媽媽心中有很多疑惑,她也疑惑冷軒宇作為神族大帝之子為什麼要來自己這個中千位面?

冷軒宇名為歷練,但藍夢琴在神族待了那麼久,她真得看不出來冷軒宇在這種中千位面能歷練到什麼?

但現在藍夢琴必須打消自己媽媽心中的疑惑,說道:「媽媽,我也不知道軒宇為什麼要來我們這方中千位面。但我肯定神族的強大是超乎媽媽您想象的。」

話音未落,藍夢琴展示了她現在的強大實力,她瞬間就將她的爸爸媽媽帶到了天斗星外太空,眨眼間就從天斗星跨越到斗羅星外太空!再將自己父母帶回天斗星的家中。

「媽媽,現在你相信了嗎?女兒現在的實力不說在神族,那怕在玄台書院都只能算中流!」

「媽媽,我們這方位面只是一個中千位面!那怕是這個位面的最強者——神王唐三在神族眼中都只是一個弱者而已。」

「不瞞您說,女兒現在即使遇到神王唐三也有十足的把握戰勝唐三!」藍夢琴勸道。

她這次一定要把父母帶到神域去!

藍冰看著自己的女兒,自己的女兒此刻無疑是無比的強大,可能就如同女兒說的一樣這方位面沒有人能戰勝她!

「女兒,你有沒有想過我們去神域,族人怎麼辦?」若燁問道。

他知道自己妻子身上的責任,冰族族長去了神域,那麼冰族誰來守護?

藍夢琴自然是清楚自己媽媽是當代冰族族長,有守護冰族的責任!可她以後應該不大可能長時間待在這方位面了,應該更多地會待在神域!那她當然希望自己爸媽可以陪在她身邊啊!

「媽媽,我有辦法能讓冰族成員中的一員的武魂變為冰天雪女武魂。」藍夢琴知道神族有辦法改變斗羅體系的魂師的武魂!

「女兒,我知道你想帶我們去神域。爸爸媽媽也想一直陪著你,但現在還不是時候。」

「既然冷軒宇爸爸已經同意你帶爸爸媽媽進入神域,那麼想必他不會食言,所以你不用這麼急。」

「讓媽媽把冰族的事情安排妥當可以嗎?」藍冰是知道自己女兒的想法的。

「沒必要這麼麻煩。」

「冰族既然可以從斗羅星遷到天斗星,那麼必然可以從天斗星遷移到神族所在的位面。」一道聽起來頗為和善的男聲在藍夢琴、藍冰、若燁三人耳朵中響起。同時三道人影出現在客廳中。

「夢琴參見大帝!參見帝妃!」藍夢琴恭敬地行禮道。

冷鋒看到藍夢琴勸自己爸媽搬神域這麼難也是有些無語,不過可以理解嘛!安土重遷,想讓冰族離開自己居住幾千年的故土談何容易?

「你就是神族大帝吧!」藍冰有些不客氣地問道。

她已經感受出來眼前這名金髮金眸、身材高大的青年男子的強大,她在他面前有一種水滴面對汪洋的感覺。

「我是軒宇的父親!很高興能來你家做客!」冷鋒客氣、友好地說道,同時他將冷軒宇、藍夢琴送到不周山去。

接下來談的事情,藍夢琴、冷軒宇不適合待在這裡。

「軒宇爸爸,我們就不拐什麼彎了。」藍冰開口道。

「夢琴媽媽,正和我意。我也不是什麼喜歡繞彎的人。」冷鋒說道。

「我想知道夢琴和冷軒宇之間的事!」

「夢琴告訴我是因為神族的白龍女神的預言讓她擁有了神力,成為了神族的一員。我想知道白龍女神的預言是什麼?什麼樣的預言可以讓你和神族如此支持夢琴?」藍冰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