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啊」老太太愣在了那,「這個死丫頭片子,又套路我。哼」老太太氣哼哼的把燈吹了,轉過去就睡覺了。

「老頭子,這事就這麼算了?咱們這樣少不少收入呢,明年的私塾費用夠了,後年還不知道怎麼辦呢。」老太太看老頭不回答,用手捅一捅老爺子那邊。

「哎,他們不樂意,我能有什麼辦法。」老頭悶在被子裏面氣呼呼的。「哎,前幾天我聽老三那意思,好像準備明年要送四郎和五郎去私塾。」

「啥?」老太太被這消息給震住了,一把把被子掀開。

「你一驚一乍的幹什麼,我這也是前幾天收糧食的時候老三和我打聽大朗的私塾先生,收費才知道。他是有這個打算,不過就靠分家那點銀子還有今年的收成恐怕不夠。也是指著這進山能有大的收成呢。」

「他還真能想,還送去私塾,一下送兩個。他也不看看他是不是有那個命,我告訴你,家裏的錢可不多了,要是給了老三大郎這邊私塾的費用就是一個問題了。」老太太就怕老爺子動了資助張志澤他們這一房的念頭,趕緊捂住了自己的荷包。

「不會,咱們剛分家,這老大家都不夠了。要是沒分家前,大家努把力還是能送一個去的,這現在哎。」想到這老頭就直嘆氣。

「你清楚就行,到時候我可給你變不出銀子來。那這次呢,老三他們自己進山,咱們其他的還合著嗎?要不幹脆各自進自己的吧,今天下午我聽老四媳婦說,她找他爹給老四安排一個輕鬆的進山打獵的活,到時候東西也能多分點,還不危險。」老太太試探著和老爺子說。

「哎,分家人心都分散了。」老爺子無奈的嘆氣道「各自進各自的吧,我看老大家也不一定有人能進山,到時候我跟着進山摘點,多少貼補點。老大那活不能總耽誤著,這次進山我估計著回不來。老二一家該長進長進了,就這麼着吧。秋收都是分開收的,這次進山也都分開算了,誰摘的是誰的,公平。」

「這群小王八羔子,我饒不了他們。曉婭這個小丫頭現在也知道對着來了,以前讓做什麼做什麼的一個人,現在居然學會給我下套子了。她給我等著的。」蔣氏這是埋怨曉婭今天把話說明了。

「行了,這事就到這結束了。這事本來就是咱們理虧,在鬧出來讓人知道了又是事,睡吧。」 「叮,恭喜宿主完成成就,陷害觀音。」

「獲得獎勵,三百萬功德積分。」

「獲得獎勵,空間穿越裝置。」

聽到系統獎勵的聲音,孫悟道楞了一下。

系統現在已經開啟朝著奇怪的方向發展了啊……

自己如今獲得的東西都是偏向於科技的東西。

而且還都是母艦啊,殲星炮啊這種的存在。

「呵,如今可真是有意思起來了!」

孫悟道淡淡一笑,看來能夠多多的獲得一些科技類的道具也還算是不錯。

而且這個空間穿越聽起來怎麼像是任意門啊……

幸虧系統贈送的獎勵都是自動納入自己的體內。

要是鎮元子和紅雲看到了自己的身邊突然出現了一個奇怪的東西。

兩個人免不了一陣驚訝,到時候又是自己解釋的麻煩

「等著以後能不能直接給我搞一台高達來!」

「不然直接在花果山搞出一支科技化部隊吧……」

孫悟道在心中盤算著。

與此同時,倒塌的人蔘果樹已經在觀音獻祭了楊柳枝之後,重新復活。

而唐僧站在一旁,一聲不吭,如同做錯事的小學生,等著家長的訓斥。

「不錯。」

「老夫與佛門的因果就算是一筆勾銷了。」

鎮元子適時現身,來了結此事。

「哼!」

觀音輕哼一聲,為救活人蔘果樹,她可是獻祭了一件極品先天靈寶。

想想都覺得肉痛。

更可氣的是,這事情跟自己壓根沒啥關係!

只不過在她腦袋裡是通天教主好了這件事情。

所以,她只能忍氣吞聲,只能硬生生的把黑鍋給背了。

「既然因果已經抵消,唐僧現在就可以走了。」

「這樣的話鎮元子你不會有意見吧?」

觀音看了一眼鎮元子,稱呼已經是變了。

言語之中再沒有了半分的客氣。

鎮元子自然聽出了觀音口中的意味不明,只不過自己倒是也不在乎。

「對於這件事情,老夫說的可能還真是不算啊。」

「倘若唐僧一行想要離開,恐怕是老夫的這位朋友答應了才行。」

說著,鎮元子向後退了一步。

而後,一道紅衣身影出現在觀音面前。

「雲中……不,如今還是應該喚你為紅雲老祖更為合適吧。」

觀音看著紅雲緊皺著自己的眉頭說著。

紅雲懶洋洋地瞥了觀音一眼,冷漠道:

「觀音要是想讓唐僧離開,還是得先歸還了本座的酒錢。」

「否則,他敢離開五庄觀半步,本座便是打上靈山,也要將他帶回來。」

紅雲的一番話,對於佛門的憎恨昭然若顯。

他不需要假裝,因為佛門本身就是西方教的附庸而已。

紅雲永遠不會忘了當年西方教對自己做了什麼。

紅雲仇恨西方教和佛門,完全在情理之中。

不過,對觀音來說,他最驚訝的不是紅雲對佛門的態度。

剛才他說什麼?

唐僧竟然喝酒!

「這究竟是是怎麼一回事?」

「唐僧,你竟是何時破了葷戒!」

觀音看著唐僧,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

「阿彌陀佛。」

唐僧搖了搖頭,臉上竟然絲毫沒有愧疚之意。

「貧僧曾碰到過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輩。」

「從那位前輩身上,貧僧領悟了大道。」

「所謂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

「只要貧僧的心中有佛,酒肉之欲那些都是對貧僧的考驗罷了。」

觀音全程是被唬的一愣一愣的。

這是什麼道理?

聽著還挺有道理,但是完全不是所有人都能用的……

這世間怎會有這樣的人?

唐僧這樣的人,竟然會相信這種歪理邪說。

而後,觀音掐指一算,神色突然舒緩了不少。

「你說的不錯。」

「酒肉之欲也是西行之路上的劫難。」

本座望你早日克服磨難,完成對於自己的救贖。

說完,她轉而看向紅雲,沉聲道:

「既然是唐僧欠的酒錢,那就本座來還。」

話音未落,一道金光被觀音打向了紅雲。

速度之快,如同是一道流光一般。

天蓬等人還未看清楚,那道金光便已經被紅雲直接給拍飛了。

紅雲臉色陰沉,他明白這是觀音在試探他的實力。

觀音的印象中既然是覺醒前世的力量,即便是紅雲這種老怪物也是需要時間的!

紅雲想要完全取回自己的實力恐怕還是需要時間的,畢竟他沉睡了一萬年。

而佛門,顯然對他有所忌憚,尤其是在西遊量劫還未結束之前。

西方二聖絕不希望紅雲完全覺醒過來找麻煩。

「竟然是准聖!」

觀音十分的震驚。

不過觀音仍然是嘴硬的說道:「看來紅雲老祖重回巔峰的效率真的是超乎預料啊。」

觀音的話中有些不屑,也有些諷刺。

准聖又怎麼樣,誰不是呢?

即便天蓬和捲簾都聽得出來觀音言語中的不服氣。

紅雲緊了緊握著金光的手,他冷冷的看著觀音。

並沒有發作。

他並不清楚觀音的所有底細,所以肯定不會貿然的先動手。

縱使他的輩分遠比觀音大很多,但實力不濟,都不免遭受輕視。

「告訴你,本座再不濟也是曾經在紫霄宮中聽講的人。」

「不要用你那淺薄的見識來度量本座!」

紅雲看著觀音十分輕蔑的說著。

「那是自然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