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哼,不關你的事?來人啊,死不悔改,拉出去斃了!」李龍軒冷冷的說道。

「不,不,殿下,你不能殺我,你不能殺我,我是主降的主力,是我一心向著殿下的啊,殿下不能殺我,殿下不能殺我啊。」趙德生大哭著說道,死到臨頭了,他不哭才怪呢,不要看他往日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樣子,但是一遇到殺身之禍,投降的比誰都快。

「殿下,不能殺啊,殿下三思,請殿下三思。」

「殿下,不能殺,不能殺啊,殺降不祥,殺降不祥啊。」

「殺降不祥,殺降不祥啊!」

「殺降不祥,殺降不祥啊。」

「……」

一大群的人趕緊跪在地面上大聲的說道,這幫傢伙都明白,現在若是不出聲救趙德生,等下輪到自己的時候,別人也必定不會出聲救自己,所以他們必須要出聲一起救人,這樣也算是變相的向李龍軒施加壓力了。

看著那一顆顆人頭,李龍軒淡淡的一笑,說道:「是啊,殺降不祥啊,殺降確實是不祥啊。」

聽到李龍軒的話,在場的這些大趙國的大臣不由的鬆了一口氣,終於是把人救下來了,終於是把大家救下來了,只要趙德生免了殺身之禍,那麼自己也就安全了。

同時,不少的世家大族的大臣心裏面不由的有些得意了起來:你李龍軒能夠打下了三江城又如何?現在不是一樣在我們的壓力下妥協了?三江郡不管誰統治,都得看我們世家大族的面子!

趙德生聽到了李龍軒的話,以為自己真的能夠免於一死了呢,趕緊掙扎著,跪在地面上,對李龍軒那真是感恩戴德的,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女人都獻給李龍軒。

然而,李龍軒的話鋒一轉,一股殺意從李龍軒的身上爆發了出來:「殺降不祥,不殺降更不祥!這種魚肉百姓,罪惡累累的人,若還能夠活著,天理何容?那還要這神龍帝國的法律來做什麼,我又如何對面對天下的百姓,如何面對被他們欺壓的人,如何面對那些冤死的冤魂?」

「來人啊,拉出去斃了!」李龍軒冷哼一聲說道,兩名士兵向前,將趙德生向外面拉去,趙德生大哭著,掙扎著,然而下一刻,一聲槍響之後,整個世界就變得安靜了下來。

半隨流水半隨君 在場的這些大臣貴族,一個個被嚇了臉色蒼白無比。

不能夠啊,不能夠這樣啊,這個皇子什麼一點規矩都不講?根據事情的發展不應該是這樣的啊,根據眾所預想的,應該是李龍軒妥協了,然後為了安撫世家大臣,會封賞一些人,會讓一些人管理三江郡,這是一條恆古不變的規矩啊。

可是現在,什麼不一樣了?

這些世家絲毫沒有發現,眼前的這位主向來都不是講規矩的,跟他根本就沒有什麼規矩可言。

你們自己定下來的規矩,憑什麼要讓老子遵守?

要是別的人,估計得向這些世家低頭了,因為這些世界不但掌握著大量的人才,還掌握著一個國家的經濟命脈,整個帝國五分之一的財富,都集中在各大世家的手裡面,皇帝的財富還沒有這些世家多呢,只要這些傢伙發狠,就可以讓一個國家的經濟崩潰。

經濟崩潰,物價長漲,老百姓沒有錢買到東西,沒有吃的,自然就會造反,一個國家自然就會亂。

然而這些傢伙不知道,李龍軒現在有錢,相當的有錢,而且其旗下還有很多的商團,所以不怕這些世家。

和他比錢,他擁有寒骨城,擁有金礦銀礦,更是擁有已經在各個郡縣開花了的華夏銀行,更不用說至少跟著他的那些商旅,一個個經過兩年的積累,已經富得流油了。

「張無仁,確實是無仁啊,大趙國元年一月……」

接著,李龍軒又當眾宣布了幾個罪惡的的死刑,一聲一聲的響聲,讓在場的這些貴族世界,一個個眼裡面充滿了驚恐之色。

「你們這些人,每一個都罪惡累累,不過我也不是嗜殺之人,但死罪能免,活罪難饒,現在我宣布,沒收你們的家產,沒收你們的土地,每一個人根據罪行的深重根據法律依據判刑……」

(昨天清明節祭祖,累死了,所以沒有能夠寫,不過大家放心,大號已經有了幾百萬字的完本作品,不出意外,這本書還是會一直寫下去的。) 大趙國滅亡,真的滅亡了。

大趙國所有郡縣,全部都被李龍軒控制住,而大趙國的那些大臣貴族以及世家,要麼被捉,要麼被殺。

殺了一大批,然後又捉了一大批,獲得了大量的土地和財富,李龍軒立馬派人統計人口,統計土地,接下來就是分配土地了。

這個世界的世家大族不但掌握了大量的財富,也掌握了大量的土地,有句話說得好,家財萬貫,不如良田一畝啊。

三江郡這些地方和寒骨城不一樣,寒骨城算得上的地曠人稀了,士族也不多,殺了也就是殺了,但是這裡卻不是地廣人稀啊,士族更是林立,士族大世家聯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張巨大無比的網,如今那些自立為王自立為帝的,哪一個背後不是有那些士族世家支持著?

所以,在這裡動士族,那就是跟整個天下的世家作對,而且這些地方的人口還是相當的多的,弄起來沒有幾個月的弄不完的。

無數的國家的滅亡,都跟這些眼裡面只有自己家族的士族大家有關係,比如當年,楊廣就是因為打壓士族大家,所以便宜了李淵,而明朝的滅亡,就是因為當時的士族大家寧可看著明朝滅亡,也不願意捐獻一分錢給明朝,所以明朝最後的皇帝,也就是在歪脖子上自殺的那位崇禎皇帝在國家滅亡的時候看向自己的臣子說道:朕不是亡國之君,爾等皆是亡國之臣。

雖然這裡不是地球,但是世家在任何的時代,任何的空間都是一個樣子的,貪婪、自私!

李龍軒明白,和世家士族作對,是相當的危險的,但是李龍軒沒有的選擇,也不後悔!

接著,李龍軒有下令,所有世家所有地主,必須要將本家族所有的奴僕都交出來,整個李龍軒所控制的土地,不能夠有一個奴隸!

所有的百姓,都是自由人,都要登記造冊!不允許擁有任何一個奴隸的存在,若是真想要僕人,那麼就得用錢來請,建立起雇傭關係。

這一道指令一出,整個三江郡以及附近的郡縣是一片嘩然的。

這什麼可能?這什麼可能?

這簡直就是絕了世家大族的出路了,世家有什麼?有錢,有學識!不得不說,世家千萬年下來一直控制值一個帝國的經濟和一個帝國的文化,任何統治者都離不開他們。故而,那些世家可以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而他們的手底下卻有著無數的奴僕,衣食住行都離不開這些奴僕,哪怕他們真的控制住整個世界,他們也離不開那些奴隸。

沒有了奴隸,誰幫忙管理他們的家產,沒有了奴隸,誰煮飯菜給他們吃?沒有了奴隸,誰給他們看家護院?誰來保護他們?

他們的作威作福,都是建立在這一大群一大群的奴隸之上啊。

現在竟然宣布不允許擁有奴隸,竟然要釋放奴僕,這什麼可以?這什麼可能呢?

沒有了奴僕,他們就變成了一群文弱書生了,別說掌控天下的命脈了,就連吃飯穿衣,自己都做不來,弄不了多久,估計餓死。

百無一用是書生啊!

所以,一些原本中立的世家貴族立馬站出來反對,然而這樣更是給了李龍軒借口,接著又有不少的腦袋落在地面上,不少的財富被李龍軒給沒收了。

然而,這樣的所作所為,卻讓李龍軒得罪了士族,因為李龍軒的所作所為和所提倡的思想,正是和是有的士族相反的啊。

士族所提倡的是士農工商、君臣父子、高貴低賤,士族就是士族,世世代代都是士族,農民就是農民,世世代代都是農民。各個階級是有高低貴賤的,貴族殺一個貧民,最多就付出一個金幣的代價,而普通老百姓罵貴族一聲,就是殺頭之罪,滅族之罪。

所以,在這個思想和社會都處於古代的世界,普通的老百姓永遠是被奴役的對象。

然而,李龍軒竟然提倡人人平等,這簡直就是對封建禮教和整個世界的規矩的挑戰啊,所以,李龍軒的所作所為,是那些自以為自己高人一等的貴族不能夠接受的。

所以,天下的士族已經開始站在了李龍軒的對立面上了。

當然,現在李龍軒有要兵有兵,要權有權,這些人不敢把李龍軒什麼樣,也不能把李龍軒什麼樣,但是一旦給他們機會,他們必定群起而攻之。

同時,士族的反抗,也讓李龍軒遇到了一個難敵。無人才可以用啊!

不得不說,李龍軒雖然痛恨這些士族世家,但是不得不承認,這些士族控著著這天下的文化人才,神龍帝國十個當官的,至少有八個是出自這些大家族大士族。

沒辦法,誰讓這些人自古以來就掌控著這個世界的文化呢?

之前寒骨城也好,蠻族草原也好,西域各國也好,李龍軒掌握的時候還是得心應手的,但是現在,他突然感覺,自己的人手不夠用了。

打仗是人手足夠了,管理上的人才,卻有些不夠用啊!地盤擴大了,這人才問題就顯露出來了,估計現在的那些世家大族是不可能投靠自己了,這人才問題該如何解決呢?

雖然說寒骨城已經成立了各種各樣的學校,然而這管理上的人才,不是那麼容易培養出來的。

華夏神聖光明教雖然已經得到了老百姓的支持,也有很多有才能的人加入,但是還是遠遠不夠的啊。

「難道我真是要對那些世家大族低頭?」李龍軒的眉頭不由的微微皺了起來,自己所作所為,那是世家士族絕對是不會投靠自己的,對於他們而言,自己就是他們的敵人啊。

「哼,我就不相信了,除了你們士族,天下就沒有有才能,願意為我所用的人了!」李龍軒臉上的殺意更加的濃郁了,為了自己的夢想,殺再多的人,李龍軒也覺得是值得的!

「這天才除了貴族世家之外,還有不少的寒門子弟的,既然士族不為我所用,那麼就用寒門世家。」李龍軒冷哼一聲,接著下了命令。

他就不相信了,整個帝國只有士族的人才是有才能的人,他就不相信了,除了士族才可以當官,才能夠幫自己管理這個國家。

李龍軒既然決定尋找人才,手底下的人,特別是情報部門的人,立馬就行動了起來,自出收集各種各樣的信息。 上品無寒門,下品無士族。

在古代社會,無論你多麼的有才能,你不是士族是很少有出路的,古代雖然有科舉,但是能夠中舉的大部分都是士族之人。

因為士族有先天的優勢,他們有錢,有人脈關係,更有無數家藏的文化典籍,起點高,很容易一步登天。而寒門,很多人都是沒落了的士族,當然了,其中還有一些比較幸運的能夠讀書的農家子弟。當然,還有一些商人,不過在士農工商等級分明的神龍帝國,農、工、商一直都是被人看不起的,特別是商,在神龍帝國的地位相當的低下。

這不奇怪,在中國古代也是這樣子,而這些人一旦有機會變成文人,那就會成為寒門的一份子,當然不是每個人都幸運,但是幸運的還是相當多的。

比如某位大儒一不小心路過你的家,見到你骨骼驚奇,驚為天人,然後就收你回弟子,然後你就一步登天脫離了農田,然而好景不長,沒有過多久大儒就被雷劈死了,然後大儒的兒子兄弟就開始爭奪家產地位,結果你這個不相關的外人只能再次的回到耕田上,一邊拿著鋤頭耕地,一邊孜孜不倦的讀書。

還有一些人原本家境很不錯,老爸爺爺都是當官的,但是突然有一天天災**來臨,家裡面的人都死光了,只有你一個人,然後開始過著受到親戚鄙視的生活。

還有一些祖先原本是大家族的子弟,可是不是嫡子,在爭奪家族家產之類的時候被打敗了,然後過著衣不附體食不果腹的生活……

總之,寒門子弟就是一群有點文化,有點見識,有點抱負,也有點名聲,但是卻沒有什麼出路的有點文化的文化人。

是有點文化的文化人,不是有文化的文化人。

這樣的人雖然不多,但是也不少,有點本事,但是沒有多少出路,所以經常作一些嘆天嘆地的詩詞歌賦,混跡青樓酒肆之間。

當然了,在這些人之中,卻有一些天才人物,相當有名的人物,然而沒有什麼卵用,沒有士族的幫忙,他們也沒有什麼出仕的機會,就算是有機會,最多也只能當一些小官。

這種人幾乎在每一個郡縣都有,情報部門只要微微一用心,就能夠把他們的資料找出來,然後整理好,交給李龍軒。

李龍軒知道,他的所作所為必然被那些士族反對,李龍軒的政策,收大地主的土地分配給農民,把大貴族小地主家裡面的奴隸解放,賜予百姓的身份,充實國家人口,這簡直就是跟整個天下的有錢人有權人作對啊,他們擁護李龍軒才怪了呢。李龍軒的所作所為,簡直就是在給天下的士族地主挖坑呢。

所以,李龍軒只能把目光轉移到了這些寒門子弟上了,這些寒門子弟多多少少都有些才華,當個科長什麼的,應該沒問題的吧,畢竟地盤擴大了,就需要大量的基層管理人員啊。

在寒骨城已經有不少的學校了,可是還得有幾年,那些學生才能夠畢業,李龍軒都有些等不及了。

哎,現在是能夠用的,就先用上吧,不然自己統治的地方將會變成無政府地帶,那可就真的把玩笑開大了。

夜色已經暗了下來,李龍軒開著一盞燈,手裡拿著一個冊子,正在一點一點的看著,這些冊子寫著最近收集到的人的資料,都仔仔細細的,就連對方喜歡出入那個青樓酒肆都記載的清清楚楚的。

「洛陽郡的張天官,這名字聽著,就好像是挺不錯的,但是已經五十多歲了,思想應該很頑固,估計不會為我所用。」李龍軒眉頭微微皺了起來,一般人老了,思想就定格住了,李龍軒的這種新思想,他們老年人估計還真不能接受,畢竟君臣父子,華夷有別的思想在整個神龍帝國還是非常的根深蒂固的。特別是老一輩的人,將這種思想看得相當的重的,總以為神龍帝國的人就是天下正統,就的高人一等,四周圍的種族都是蠻族,都是一群野人。

確實是,和華夏族比起來,四周圍的種族確實是一群野人,但是也不能小看這些野人啊,要知道很多華夏的朝代就是被這些野人給滅了的,民族自尊心是必須有的,但是當自尊心變成自負心,那就相當的危險了。

生於憂患死於安樂,國無敵國外患者,國恆亡。

李龍軒明白,能夠接受他的思想的,除了被苦苦的一輩輩的被剝削被壓迫的窮苦大眾外,就是寒門子弟了。

自古以來,農民起義為何到最後的下場都是滅亡?陳勝吳廣起義、黃巾起義、太平天國最後都滅亡了,為何?那是因為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難啊。老百姓可以打天下,但是讓老農來管理天下,那不是扯淡么?天下可以打下來,但是管理卻不是那麼容易了。

你看看毛高祖皇帝靠著老百姓打下了天下之後,也不是一樣依靠知識分子來管理這個天下?連個字都不認識,你當啥官啊?

李龍軒現在需要大量的人才來管理這個新的國家,學校培養的,現在還遠遠不夠,所以只能找寒門子弟,而且還得找有遠見的,願意接受自己文化的寒門子弟。

「黃天霸,這個名字霸氣,不過似乎年紀小了點,現在才十六歲,十六歲當官,又是寒門子弟,似乎有點不能服眾啊。」李龍軒看著手裡面的資料,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資料都是這一帶的寒門學子的,雖然很多的老百姓都已經信仰了神聖光明華夏教,靠著老百姓的支持,李龍軒絕對可以把整個國家都牢牢的把握住,但是要想讓國家繁榮起來,卻不容易啊。

既然當官了,就得為民做主,讓人民能夠吃上飯。

李龍軒有很多的計謀能夠讓自己控制的地方變得強大富饒起來,但是前提是,必須有懂得執行的人,有謀略,沒有回去執行的人,那隻會搞的越來越亂的。一個好的政策,必須要有一群合格的執行者。 「諸葛,字亮,衡陽人,少有才華,二十歲,號稱神龍帝國第一才子,十八歲舉孝廉入仕,任衡陽令,次年因為不滿同僚貪污**同氣連枝,上告朝廷,結果不但沒有得到朝廷的公正對待,結果被同僚排斥,次年辭官,閑賦在家。」

李龍軒看到一個名字叫做諸葛的人,臉上不由的露出一絲感興趣之色。

諸葛亮?這個世界上竟然有個人叫做諸葛亮?難道說諸葛亮穿越來了?不對啊,諸葛亮姓諸葛,名亮,字孔明。而且諸葛亮可不是寒族,可是世家大族的子弟,雖然說耕躬於南陽,但是那是當時的世家大族的讀書人的一種謙虛的說法而已,諸葛亮的老婆黃月英可是當時的士族大家黃家的閨女,諸葛亮要是寒族,別說娶士族大家的閨女了,就算是士族大家的丫鬟,也娶不起啊。

很顯然這個諸葛姓諸名葛,字亮,諸亮。

得,根本不是一個人啊,不過想想,一個能夠讓情報部門備註上「重要」兩個字,估計應該是有實力的有才華的人。

「閑賦在家我知道,就是無業游民嘛,這個時代真是夠搞笑的,讀書人不工作,在家啃老啃媳婦,就叫做閑賦在家,不過這舉孝廉是什麼?」李龍軒沒有微微皺了起來,接著一樂:「既然少有才華,號稱是神龍帝國第一才子,我倒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一看著神龍帝國第一才子到底是不是名符其實的。」

無敵是多麼的寂寞啊。

「諸葛亮啊諸葛亮,我倒是想看看你到底是真的少有才華還是浪得虛名。」李龍軒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說道。

「來人啊,給我準備馬匹,我要去衡陽縣。」李龍軒微微一笑說道,對於有才能的人,李龍軒相當的想見見,對,非常的想見見。

「殿下,現在夜色已經晚了,衡陽距離三江郡又那麼遠,不如明天你再起吧。」身邊的警衛員趕緊說道。

李龍軒想了想,也是,這麼一大晚上的,等到去到的時候,估計對方早已經摟著自己的媳婦睡大覺了,大半夜去叫人起來,似乎有些不好啊,打擾別人造人,那就是在犯罪啊。

得,明天就明天吧。

次日,天剛剛亮,李龍軒起來,洗漱之後,就練了一套慢悠悠的就跟烏龜爬行一樣的太極拳,然後吃了點早餐,帶著人就向衡陽縣而去。

來到了衡陽縣,衡陽縣的情報人員早就等待著李龍軒了,趕緊引著他去見諸葛。

諸葛的家並沒有在城裡面,而是在縣城外的笑山腳下。

一邊的池塘,一邊的竹林,一間破舊的草屋就在兩者之間,草屋一大,但是容納一家人還是不錯的,砍伐下來的珠子將房屋給圍起來,形成了一個小院子,小院子裡面開墾出一片菜地,菜地上種上了一些時令的蔬菜,當然了,那些菜都是比較單一比較常見的。

蔬菜,在很久很久的時候就被人類馴服了,就被人類種在自己家的菜園子裡面,和雞鴨狗豬一樣,被一股的先民馴服。

這個時候,一名三十來歲的婦人正在給菜園子裡面的菜澆水,見到有人來,不由的站起來來,走到柴門口,問道:「請問貴人從何而來?這是要往哪裡去啊?」

「這個夫人,我們從三江城而來,是來求見諸先生的。」李龍軒微微一笑說道。

我在地獄中誕生 「哦,是來見我家夫君的啊,裡面請,裡面請,夫君,有貴客到,有貴客到。」婦人微微一笑,說道:「裡面請,裡面請。」

「哈哈哈……昨晚我夜觀天象,得知今早將有客來臨,果然……」一聲爽朗的笑聲響起來,接著一道身影從房屋裡面走了出來。

二十歲的摸樣,一身白是的書生服裝打扮,手裡面拿著一把羽扇,一邊搖著一邊向外面走了來,還真有點羽扇綸巾的感覺。

夫妻兩個的年齡相距十來歲吧,不過想想也是,在這個年頭都有養童養媳的習俗,特別是農家子弟,為了自己的孩子能夠娶上老婆,都會養個童養媳,至於童養媳的來源,都是活不下去的人。比如災難啊,比如家裡遇到了什麼禍啊之類的,這年頭人命不值錢,災年的時候一個白面饅頭就能夠換好幾個小姑娘。

李少龍不由的暗暗感嘆,奇人就是奇人啊,竟然能夠算到本殿下要來,不過這夜觀天象到底是什麼鬼?嚇唬我啊?

「殿下,我在這裡等候你多時了。」諸葛微微行了個禮,微微一笑說道。

「你知道我身份?」李龍軒眉頭微微皺了起來,這個人似乎有點危險,若是不能夠掌控,那麼……

李龍軒的眼裡不由的露出一絲的殺意來,對於這些聰明人,要是不能夠為我所用,也必然不會讓他們活著。不為我所用的聰明人,殺無赦。

「哈哈哈……」諸葛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殿下是不是在奇怪我為何知道殿下的的身份?」

「對。」

「那是因為殿下的裝扮實在是太……太和我們這些普通人不一樣了,早就傳遍了神龍帝國了,我想除了殿下,沒有人會是這副打扮。殿下剛剛打下了三江郡,自然得找些人了,如今殿下正和那些士族作戰,只能找我們這是寒族,否則三江以及東南西北江各省的政律將會坍塌、」諸葛微微一笑,說道:「小生是儒家子弟,但是也學一些望氣之術,當然了,旁門左道、陰陽術數、奇門遁甲也略知一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