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哦,竟然還有人知道這本書,我以為現在的學生根本沒有人回去關注其他學科呢……」少女嘴角閃過一絲微小,不過一下子臉又冷了起來,簡直就像是一個冰山美人一樣。

不過那個微笑確實是超贊的,彷彿自己的心靈被一鎚子砸到一樣。

「不能這麼說吧,你看你我在這裡的大家基本上都是穿著盧莫比學院的校服,其他學科不好也不可能進的來吧。」我指了一下車廂里的人,說道。

「哼,你難道不知道盧莫比學院的招考條件嗎?」少女冷笑一聲,合上了自己的書。

「呃,不是基本學科的分數或者在加上一些特殊學科的分數就行了啊?」

「那盧莫比學院主修是哪兩種?」

「魔法學和量子力學吧,我聽說最出名的就是這兩科了。」

看著少女那張稍微舒緩一點的臉龐,我和慶幸自己沒有說錯……

[我收回前詞,這傢伙一點都不好相處。]

「既然你知道,那你應該也了解魔法學在各個學院的重要性了吧?」少女冷著臉,好像誰欠她錢似的。

「……」

魔法學作為傳承了幾千年的學術自然是非常的厲害,即使是科技迅猛發展的今天上層人物大多數卻都是由各大魔法師所決定的。他們致力於魔法與科技的融合,也確實是做出了不少成果。

「魔法師有著得天獨厚的超然地位,自然也能被學院特招進入。即使是某些魔法師對於所有學科一竅不通,但他有魔法上的天賦足以受人尊敬。」少女說著,臉色一如既往的冷著。

「呃,你很憎恨魔法師?」

「不,只是在表述這種社會現象而已,千年前是,現在也是。」少女那雙淡藍色的瞳孔盯著我,似乎失去了繼續交流的興趣,轉而繼續看著自己的書。

[奇奇怪怪的少女,長的雖然漂亮但是這性格……]

我不在關注這些,雖然這少女的長的很漂亮,但是這性格似乎並不在意身邊的所有事物,一切以自己為中心。

[是不是自己太武斷了,畢竟只是說了幾句話也不能這樣亂想。]

電車緩緩的準備進入到盧莫比學院了,學生們也愈發懷著激動,揣揣不安的心情透著車窗看著前面。

[嗯?怎麼會……]

本能的,我望向窗外,想要找出什麼東西的時候,電車的警報器突然響了!

閃爍的紅光和刺耳的警笛聲確實是讓人感到不安,果然車廂里的人一陣恐慌,不知所措:

「怎麼了?」

「怎麼回事,電車出事故了?」

「不對,你們看天上!」

我仔細的找了找天空,發現藍天之上竟是有著一顆豆子大的東西朝著我們飛來了。

「隕星,是一顆隕星!」眼尖的人一下子就認了出來,確實這麼大的隕星倒是第一次見到,不過看這個下落的速度應該不至於這麼快就到我們這裡來。

[嗯?]

但是忽然,我覺得有些不對,那隕星的速度……快的可怕!

短時間之內那隕星很快就變成了一塊橡皮大小,籃球大小……

「各位乘客請注意,隕星下落速度由於不明原因影響過快,將於三分鐘之後與本次電車相撞!各位乘客請注意,現已把情報通知盧莫比學院高層,他們將在兩分鐘之內過來解決此事,請各位乘客稍安勿躁……」機械的智能女生說著,通報完這一情況之後車廂里的人不免放心了很多。

但是焦慮一直存在著,大家都做到座位上惴惴不安,生怕那隕星會撞毀他們的電車!

[隕星撞擊?這還真是……]

「真是不太平,入學第一天竟然碰上了這樣的事情。」少女冷著臉繼續看書,說了一句。

嗯,少有的意見一致呢。

我看著窗外不斷接近的隕星,也知道憑我們做什麼都是徒勞而已。反正盧莫比學院很快就會來解決此事,擔心也沒用了。 「你不坐下嗎?」少女斜著看了一眼站著的我。

老實說我也想坐下,只不過車廂里的位置都被佔滿了,剩下的一個還在這少女的身邊……

雖然只有我一個人站著,但感覺總比自己坐在她身邊要好,不然估計她會用一種極為可怕的目光盯著我。

「呃,我站著就好了。」

「是嗎。」少女看著自己的書,回應了一句,車廂里又一次陷入了沉默之中。

[或許我應該坐下的,不然她就不會問我了。嗯,不過也可能是出於現在這種情況問的,我要是真坐下了估計她還是會不高興的……]

「你似乎一點都不緊張?」少女看了一眼我,她那淡藍色的瞳孔簡直是彷彿看透人心一般,黑色長直的頭髮更是顯得她格外的美麗。

[或許她經常笑一笑就是一個無可挑剔的美少女了。]

我這麼想著,回答道:「比起我我覺得你才是不緊張啊,現在還有心情看書。」

「就算是焦急也沒用,不過盧莫比學院的人應該要來了,所以也不用擔心什麼。」少女說著,繼續看著自己的書。

這和其它人說起來不緊張完全不一樣:其他人嘴上這麼說身體也會做出相應的反應,抖腿冒汗眼神飄忽的樣子,這其實就是極為緊張的表現了。

而像眼前這個少女給我的感覺那就是真的不緊張,十分的平靜。

不然也不會饒有興緻的在那裡安心的讀書了。

[真厲害,我可是緊張的不行,萬一那盧莫比學院的人沒來得及,萬一盧莫比學院的人黨支部那隕星該怎麼辦?]

不過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盧莫比學院的人早就出動了。而且已經拉著最新式的武器到達了指定位置,一個棕色長馬尾穿著正裝的女人站在森林之中,看著天上那顆隕星和經過的電車即將相撞。

女人把手裡的煙扔在地上踩了兩腳,喊了一句:

「還沒好嗎?老娘休假呢都被你們拉來呢,還不給加班費,老娘現在可是很生氣啊!」

「丘爾老師別慌,距離隕星到達指定位置還有十秒,八秒,七秒……」後面一個穿著白大褂的中年人說著,卡車後車廂居然展開,一把狙擊槍忽然出現,由機械手臂操控這,對準了那顆隕星。

狙擊槍看起來十分的華麗,而且並不是重型狙擊槍,只是狙擊步槍,有些像AWM,tx氪金的那種……

長長的槍管和漆黑的槍口對準了那顆隕星,中年人笑著說道:

「三秒,二,一,發射!」

AWM之中發出一聲細微的聲音,但是於此同時,機械臂乃至於卡車的後備箱受到了巨大的后坐力,機械臂和後備箱直接被毀,在地上炸出了一個大洞!

「我去!這玩意兒這麼猛啊?」丘爾老師震驚的看著殘破不堪的後備箱之中,那把銀白色的AWM靜靜的躺在那裡,似乎並沒有受到什麼損傷一樣。

「那當然,這可是我們辛辛苦苦研究了幾十年才研發出來的,極限單兵作戰武器計劃之一,只不過……」中年人得意的說著,然後很可惜的看著那把AWM,拿回了那把槍。

於此同時,天空之中一陣巨響,熾烈的火光照耀了整個天空,刺的人睜不開眼。隨之,無數的隕星碎片散落到地上,電車已經沒事了。

丘爾望了一眼天空,點點頭:「隕星碎片會有人收集的,走吧。迎新生了……」

中年人點點頭,收回了槍之後便跟著丘爾回去了。

隕星這麼快爆炸倒是出乎所有人的預料,眼看著那隕星就要撞上了,沒想到竟然直接爆炸了。

「啊啊!!我們沒事啦!」

「剛才好危險,為什麼隕星突然爆炸了?」

不管剛才的經過如何,得救了就是最好的了。

「呼……」我鬆了口氣,剛才爆炸的餘波波及了電車,還好沒有出什麼事。

即使是隕星過去一分鐘了,天空中的爆炸還在持續著,只不過沒有剛才那麼劇烈了。但他們已經安安全全的走進盧莫比學院了,那裡的事就不關他們的事情了。

[嗯?]

一塊小小的石頭正好從窗外飛過來,我趕緊往前一伸,抓住了那塊石頭。

石頭熱熱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飛到這裡來了。

「你在做什麼?」邊上的少女看到我奇怪的動作,不由得問道。

「呃,我有些興奮,終於來到了這裡。」我看著她,揮了揮兩拳。很認真的說道。順手把我想關的車窗關了。

說實話要不是這車窗沒關剛才就應該已經引起人的注意了。

隨手把石頭揣到包里,似乎剛才的危機讓車廂里的人更加高興了,倒是完全不在意之前慌亂的情況了。

[人總是劫後餘生所感到慶幸,當然,我也一樣。]

少女盯著我,讓我感到有些不安:「你和那些人一樣啊,我還以為你真的不緊張呢。」

「我不都說了我緊張的要死嗎?」

「是嗎?」她那淡藍色的瞳孔盯著我,我感到一陣心虛。

「沒明說……」

「哼。」少女輕哼了一聲,並沒有多說什麼了。

氣氛有些尷尬,當然這對於剛剛認識的陌生人來說也沒什麼,我也只是和她聊了兩句而已。

[不是說朋友都是這麼開始的嗎?難道不對嗎?]

我有些疑惑,但看起來面前這少女根本沒有想進一步和我交流的樣子,似乎是單方面的把我歸結成和車廂里一樣的其他人了。

但這並不妨礙我的想法,就算沒有好的開始,到達學院之後我也能找到朋友吧。

大概?

「各位乘客請注意,盧莫比學院到了,請各位乘客按次序下車,謝謝。」智能女聲傳來,我知道要下車了。

排了一會兒隊我就知道大部分人都是在這裡瞎扯,即使其他人並不是盧莫比學院的學生。

如此巨大的城市之內怎麼可能全是學生呢?

下車,我來到了這座豪華的城市之內。

這座城市比肩國內一流城市,道路整潔,車輛來往有序,綠化環境非常的好。不少人都在公園裡面健身,商品應有盡有。總的來說這是一座非常方便快捷且美麗的城市,至少給我的第一感覺是這樣的。

和我不一樣的是其他新生都已經在城市裡轉悠了起來,對於這座城市的新奇他們似乎還有更多的好地方沒有發掘到一樣個個都十分的興奮。

「哇~你們看那裡,最新的無動力式發電廠,好厲害!」

「這裡竟然還有賣魔法材料的地方?」

「好大啊,這裡,學院門口到底在哪兒?」

對於新生們的驚奇,我當然也是很好奇的。

據說無動力式發電廠那是藉助類似於太陽能,風能,,誰能來發電的發電廠,唯一不同的,就是無動力式發電廠不需要消耗任何材料,採集清潔能源發電。

目前這種發電廠還在國內計劃鋪展,只不過聽說前期投入太高了,現在還沒有拓展開來。

至於魔法材料那也是小城市內基本看不見的,唯有一線城市才能有這種出售魔法材料的地方,相較於魔法材料來說,也只有魔法師才能用得上。

而他們和自己,才剛剛是魔法學徒而已啊。

[看起來好像需要跟著大路一直往前走,就能到學院了。]

我買了一份地圖,看著地圖上標註的學院位置,那中心的一座城市最高的尖塔處就是學院的具體位置了,幸好也不怎麼遠,走過去三十分鐘應該就差不多了。

但是在這個時候,天空中忽然飛過來一個穿著白衣服的中年人,落下來走到了他們的面前:

「這是大魔法師嗎?聽說只有大魔法師以上才能飛行啊……」新生們震驚的談論道。

畢竟一個大魔法師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能見到的啊。

「是盧莫比學院的新生嗎?」

「我們是。」新生們很快便圍了過來,我也圍了過去正好也看見了那個少女。

「十五分鐘之內,到達學院門口。要是遲早一秒鐘,取消其入學資格!」中年人語出驚人,新生們震驚著可是很快就騷動了起來。 「怎麼這樣?」

「為什麼要這樣,你到底是誰啊?」

面對於新生的驚訝和怒火,中年人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重複著那一句話:

「再重申一遍,十五分鐘之內不能到達學院門口的,取消其入學資格。在你們疑惑的時間裡,已經過去了一分鐘了,還有十四分鐘。」中年人說著。

「什麼?!!」

「太無理了吧?!」

「我還就不信盧莫比學院真的敢這樣就讓我們退學!」邊上幾個男生冷冷的看著中年人,中年人忽然一笑。

「你可以試試……」

【我覺得現在該走了】

我想著,現在和這個白大褂的中年人說是肯定說不明白的,且不談他不會告訴你什麼,再這樣浪費時間下去,說不準還真的就被退學了。

我望了望周圍,已經有不少新生離開了這裡像學院的位置趕過去,但是十五分鐘的時間是肯定來不及的。走路最起碼都要三十分鐘,這樣的話…..

我走到路邊,招了招手,一輛計程車來到了我的面前:「走哪兒?」

「盧莫比學院大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