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哦,太子哥哥你還不知道吧,是我姐姐,她在羽翎宮撞牆自殺了,雖然沒斷氣,但是傷的很嚴重,可宮裡的太醫都在貴妃娘娘寢殿,神武衛牢牢守著不讓我進去帶個太醫出來去給姐姐診治,我這沒法了只得去請宮外休沐的太醫趕緊入宮救姐姐……」慕歌臉上帶著濃濃的擔憂。

太子聽的臉色大變,「什麼?雨兒自殺了?不行,我得趕緊去看看!」

也不顧慕歌說要讓他一同去請太醫的話了,太子直接轉身入宮甚至都沒跟慕歌打聲招呼,腳步慌張的去往蕭慕雨處。

慕歌放下帘子,臉上劃過一絲嫌棄,真的是做戲都不會做全套,也不知道怎麼呆在太子位置上這麼多年還沒被擼下來!

「二小姐,咱們去哪位太醫府上啊?」抬腳的小太監問道。

慕歌收回思緒,語氣急切道,「自然是誰最近去誰府上啊!」

四個小太監聞言,心裡有了譜,抬著慕歌就去了最近的一位太醫府上,索性那位太醫並未出門,得知了慕歌的來意后立馬換了衣服入宮。

臨走前慕歌突然改了主意,「劉太醫,可能麻煩您先入宮去救我姐姐,我想去杏林苑撞撞運氣,看看神醫公子在不在,要是由您和神醫公子一同為姐姐看診,姐姐的傷應該就沒什麼問題了!」

慕歌給出的這個說法合情合理,並沒有引起太醫和小太監的懷疑。

那位劉太醫還十分認同道,「二小姐思慮周全,那位神醫公子老朽雖未曾見過,但能治好二小姐的頑疾,自然是有真本事的,老朽擅長外傷,蕭大小姐撞擊了頭部,若傷及內里,怕還真的需要那位神醫公子出手!」 第196章二小姐本性良善

有了劉太醫此話,慕歌去杏林苑更加合情合理!

只可惜遺憾的是,在杏林苑中只找到了林伯庸老大夫,並沒見著神醫。


「不行,為了姐姐我必須要等到神醫公子不行,你們幾個就先回宮吧,我在這等著!」

慕歌自然而然的打發走了四個小太監。

然後仗著將軍府二小姐的身份,硬是給林伯庸要了個房間死等神醫公子出現!

林伯庸無奈,礙於慕歌的身份,只得在後院單獨辟出來三間屋子給慕歌主僕暫住。

「林大夫別急著走,我家這笨丫頭傷了腳,您給看看唄!」慕歌叫住準備離開的林伯庸說道。

翠微把靈犀小心的扶下來,林伯庸這才發現原來轎攆中還坐著一個小丫頭,倒是有些意外的看了慕歌一眼,暗道,這位將軍府的二小姐據說自從腦子好了后風評可不怎麼滴,不想對下人竟是不錯的,還知道讓受傷的丫鬟給她同坐一轎?

要知道這些個權貴千金們自持身份,怎會願意委屈自己與下人擠在同一個轎子之中?

如此看來,這位蕭二小姐除了脾氣差點,本性倒是不壞的!

林伯庸原本心中很是不樂意多個紈絝賴在杏林苑中,如今看到慕歌對靈犀的態度,心中的那絲厭惡倒是消失了,笑呵呵的點頭仔細去給靈犀瞧了瞧。

「二小姐,這小姑娘骨裂了,可要好好將養一段日子,好在前一段神醫公子給那一眾腳骨受傷的公子診治時候留下了藥方,正好可以給這小姑娘用,二小姐且稍等,一會兒老朽會配好葯,只是……老朽這裡沒有醫女,這小姑娘年紀小,若是不計較……」

「這不是還有翠微和我呢嘛,林大夫您只管把葯配好,我們兩個給她上藥就是了!」慕歌大喇喇的說道,並沒有覺得給靈犀上藥算得什麼大事。

這下林伯庸更加意外了,自己沒聽錯吧?這蕭二小姐的意思竟是不知讓另一個丫鬟幫忙,而是一點也不介意親自給自己的丫鬟上藥?

不愧是蕭將軍的女兒,一點貴族千金那做作都沒有!

脾氣差點怎麼了?不學無術又如何?本性良善比那些表面出口成章溫婉賢淑然而背地裡干盡了陰私之事,自持身份不把下人當人看的豪門千金貴婦好多了!

「二小姐不用太擔心,這小姑娘不會有事的!」林伯庸看著慕歌的目光笑眯眯的帶著絲慈祥。

慕歌自然聽出來林伯庸語氣中的變化,不怎麼明白這老頭怎麼了這是?剛剛聽著自己硬要住這的時候,一副暗暗嫌棄的樣子,怎麼轉瞬就態度這麼好了?

他不會也看出來自己就是神醫了吧?

仔細看了林伯庸一眼,確定他眼睛之中滿滿的都是長輩看小輩的慈祥,完全沒有對著自己神醫身份時候的那種狂熱,慕歌這才放心,就說嘛,要是誰都能隨隨便便認出來自己就是神醫,那自己簡直不要太失敗了!

「那就有勞林大夫多配點葯過來,我怕我跟翠微不熟練萬一弄不好不至於把葯浪費玩了靈犀沒的用……」慕歌說著給了翠微一個眼神。

翠微機靈的先把銀子給準備好交給林大夫。

林伯庸是開醫館的不是開善堂的,看病抓藥要收銀子,是以很自然的收過銀子轉身就去前面給靈犀配藥去了。

慕歌主僕眼看著林伯庸身影消失,立馬把轎子下綁著的無歡給弄了出來直接送到房間內,囑咐翠微守好門,便拿出隨身攜帶的一套輕便小巧的銀針和薄刃,割開無歡原本已經癒合住的傷口,開始為她接斷了的筋脈。

等她弄完,正好林大夫的葯也配好讓人給送了過來。

慕歌接過翠微送進來的葯,聞了一下,微皺眉頭,靈犀臉色一正,「主子,莫不是這葯有問題?」

慕歌搖頭,「林老配的葯沒問題,正對你的傷,只是無歡用來卻還差了幾味葯!」

翠微聞言立馬道,「還差什麼?小姐告訴奴婢,奴婢立馬去買!」

靈犀臉色慎重的看了翠微一眼,翠微迷茫道,「我又說錯什麼了嗎?」

「主子讓我傷了腳又來林老這裡,便是不想讓人知曉我們這裡除了我之外還有其他的傷員!你若真出去買葯,但凡有心人一查,必然發現貓膩!」靈犀解釋道。

翠微臉上越發不解,「咱們不是已經把歡姐帶出來了嗎?還怕什麼啊?」

慕歌沉聲開口,「無歡是出來了,可宮內的刺客卻不可能找到了,你說皇上會蠢到以為刺客一直在宮中嗎?信不信再過兩日,若神武衛還沒找到人,必然會去排查近幾日出宮之人!我們出來的看似合情合理,但你若真大咧咧出去買了靈犀用不到的傷葯,你說皇上的人查不查得到?」

翠微雖然一下子想不到這麼多彎彎繞繞,但是耐不住慕歌解釋的夠清楚啊,頓時傻眼,「那怎麼辦?靈犀這葯可能將就給歡姐用?」

慕歌眸子一暗,「可以,只要無歡不介意以後坡腳……」

這次翠微還沒說話,靈犀毅然開口,「不能將就!主子,可有什麼其他的病症正好能用到歡姐差的那幾味葯?」

「……」慕歌一時不語。

靈犀眸子一亮,「主子是有辦法的是吧?屬下可以的!」

翠微也忙道,「小姐,奴婢也可以!」

慕歌看了她們二人一眼,最終卻搖了搖頭,「我再想想別的……」

「主子既然有辦法為何不直接用?屬下不怕受苦更不怕疼!只要能救歡姐,怎樣都可以!」靈犀定定的看著慕歌說道。

翠微看靈犀這麼點大都不怕,咬了咬牙站出來說道,「小姐,奴婢雖然怕疼,但是為了歡姐奴婢可以忍的,有什麼讓奴婢來吧,靈犀已經傷了,也該奴婢出點力了!」


慕歌搖頭,「極熱之症用藥會有那幾味葯,我也有辦法可以觸發極熱之症,只是此法子會傷及宮體,一旦用了,以後子嗣會很艱難!你們與無歡一樣,都是我的人,我不會為了無歡而給你們造成無法挽回的傷痛!相信就算無歡醒過來,也不會同意你們為她這麼做的!」 第197章終於一切都搞定

翠微聽明白後果后,滿不在乎的說道,「我當是什麼呢?原來只是子嗣艱難啊,那我可一點都不怕,我是要一輩子侍奉小姐的,子嗣什麼的不重要!就是斷子絕孫我都不怕的!」


「胡鬧!瞎說什麼?」

慕歌斥道,翠微這傻妞還真是什麼都敢亂說?現在如此滿不在乎是因為年紀不大,以後等有了喜歡的人,不能生育就該是心頭的一根刺了!

曾經在族中,慕歌見過太多錦衣玉食的闊太因為懷不上孩子過來受盡苦楚治療,最後孩子還沒懷上老公卻有了外遇,最後小三帶著孩子堂而皇之登堂入室的例子。

她怎能親手把自己身邊的人推入到這般可以預見的火坑之中?

翠微還有些不服氣的嘟囔,「沒有瞎說,人家就是這麼想的嘛……」

「我來吧!」靈犀平靜的打斷了翠微的話,目光堅定的看著慕歌說道。

翠微一愣,直接上手去揉靈犀的小臉,「你來什麼來啊?你個小屁孩知道子嗣是什麼意思嗎?」

靈犀歪頭閃開翠微的魔爪,認真的看著慕歌道,「主子,你知道的,這對我來說的確不算什麼……」

慕歌知曉靈犀此話的意思是說,以她如今的模樣,是不可能嫁人,更不可能生子的,其實就是慕歌自詡醫術高絕,也對靈犀的身體狀況沒有任何的辦法。

以她所學所知,已經定了型的骨骼想要長起來幾乎不可能!

如此想來,確如靈犀所言,子嗣艱難對她來說的確不算什麼,因為以她的體態就算宮體沒有受損,也無法孕育子嗣……

可轉念一想,這個世界不同於自己曾經所在的世界,自己都能死而復生的重活一世,說不定真有什麼方法可以讓靈犀恢復正常也說不一定啊?

彷彿知道慕歌在想什麼一般,靈犀忽的一笑,「主子未免太多慮了,何必為不可能的事情而憂心,反倒牽累到歡姐不能快速治癒?對比骨裂之痛,觸發極熱之症連遭罪都算不得!主子莫要耽誤了,早做決斷早為歡姐醫治!」

「……」慕歌看著躺在床上虛弱的無歡,又看看一臉堅定的靈犀,想了又想,終究不能眼看著無歡的傷勢再耽擱下去,只好妥協道,「好吧,靈犀你記著,你與無歡一般重要,如今情勢所迫,日後若有機會,我一定會傾盡全力為你……」

「主子,這是屬下自願的,莫說沒有機會,便是有,屬下也不會怨怪主子半分!能替彩鳳為歡姐做些事,屬下日後面對歡姐會心中舒服很多,主子快動手吧!」靈犀不讓慕歌再說下去。

慕歌閉了閉眼睛,再睜開時候,直接對翠微道,「你去請林老過來,說靈犀突然發熱便是了……」

「現在就去?」翠微一怔。

慕歌點頭,現在就去!


等翠微請了林老過來時候,無歡已經被慕歌藏好,靈犀則渾身滾燙起來。

林老嚇了一跳連忙把脈,過了一會兒低聲呢喃,「不應該啊,就算是發熱也不該是這般嚴重的極熱之症……」

「林老,靈犀怎麼樣?可好醫治?」慕歌焦急問道。

林伯庸想了下,開口道,「不瞞二小姐,你家這小丫頭是突發極熱之症,治倒是不算太難,只是……」

不等林伯庸說完,慕歌直接提高了一個聲調驚叫道,「極熱之症?這是什麼病?我只聽這丫頭講過說她小時候得過極寒之症,怎麼現在又變成極熱之症了?」

林伯庸聞言眼中的那絲不解頓時消散,「這小丫頭得過極寒之症?那就對了,二小姐莫急,老朽為這丫頭開個方子,讓小廝去熬了過來給丫頭喝下,三日便能退熱!」

慕歌這才稍稍安心道,「這便好這便好!對了,讓翠微跟著您去拿葯吧,我看杏林苑來看病的人不少,那小廝估摸著也忙得很,翠微這丫頭雖然毛躁,但是熬藥卻是可以的……」

林伯庸點頭,「也好,你們有人手幫忙更好,正巧剛剛給的診金還剩餘不少,老朽多開幾幅,讓這丫頭同時熬兩副,就是熬壞一副也無妨!」

「這樣最好,翠微,快跟林老去抓藥!」慕歌催促道。

等翠微把葯拿回來,慕歌從多拿的葯中挑出來需要的配進無歡的藥膏里,剩下的讓翠微拿去給靈犀熬藥,等全部弄好,安頓兩個傷患舒服的睡下,慕歌與翠微才堪堪鬆了一口氣。

「我的媽呀,這一天簡直鬥智斗勇,太驚心動魄了吧!」翠微喝了整整一壺茶,才緩過來一些感嘆道。

慕歌有氣無力的笑了下,翠微突然啊的一聲跳起來,倒是把慕歌嚇得一個激靈。

「一驚一乍的做什麼?」慕歌白她一眼。

翠微卻很是激動的說道,「小姐,不是我激動啊,你快猜我剛剛看到誰了?」

慕歌給了個眼神表示懶得猜。

翠微興緻不減,依舊激動道,「是柳蝶衣,國公府的那個柳蝶衣,以前可沒少奚落小姐,剛剛奴婢去前面拿葯的時候見著她了,看起來一臉的苦瓜相,再沒有以前那頤指氣使的傲慢勁了,嘿嘿……」

沒在意翠微的幸災樂禍,倒是聽到柳蝶衣的名字時候慕歌猛地一下有了精神,「糟糕,這幾天因著擔心無歡竟把她給忘了!本來昨日就該聯繫她了……」

「小姐你在嘟囔什麼啊?要聯繫誰啊?」翠微疑惑道。

慕歌沒理會翠微,環顧一圈在屋裡找到了紙筆,埋頭開始寫。

沒一會兒把寫好的東西封好交給翠微,「柳蝶衣的婢女瓔珞也住在這杏林苑後院,你去打聽下,找機會把這信放到她房間去,只一點,別讓她知道是你,能做到嗎?」

翠微臉上幽怨之色浮現,「這麼簡單的事情小姐您還問奴婢能做到嗎?在您心裡奴婢莫不是個智障?」

慕歌笑出聲道,「快別貧了,先把信送過去……」

翠微點了點頭,卻沒走。

慕歌挑眉,「還有事?」

翠微再次點頭,「小姐,剛剛奴婢話都沒說完,奴婢不止看到了柳蝶衣,還見著一個跟靈犀長得一模一樣的小丫頭,應該就是靈犀的那個胞妹彩鳳吧……」 第198章小郡主登堂入室

「彩鳳?她人呢?」慕歌問。

翠微道,「奴婢只看到那個小丫頭在那探頭探腦的往後院瞅,似乎是想溜進來,又有些猶豫,當時不是著急拿葯嘛,奴婢掃了一眼就沒再去關注她了……」

「嗯,知道了,你去吧!」慕歌點點頭示意翠微趕緊去送信,自己則站在那裡看著躺在那昏迷不醒的無歡和靈犀,片刻后推開門出去。

等她離開沒一會兒,屋門被人從外面推開,一個小小的身影躡手躡腳的鑽了進來,不是彩鳳又是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