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哥,小心著點,這麼好吃的東西,怎麼能亂扔呢!」

「……」

好吧,看在你們是吃貨的份上,老子不跟你們一般計較,哼!

……

就在悶悶不樂的蘇寧準備離場,前往御膳房,準備看看有沒有多餘的食物可以供他吃的時候,忽然被一群美女攔住了去路。

「小姐姐們,約嗎?」

「呵呵呵,夫君你說什麼那,奴家怎麼聽不懂啊?」繞過人群,蔡倩櫻出現在蘇寧的視線之中。

霧草,大姐,我錯了,不約了,我走了,後會無期!

在看到蔡倩櫻的那一刻,蘇寧轉身就走,這尼瑪,怎麼碰到了這個小騷蹄子。這個小騷蹄子還沒有化靈吧,為啥會出現在這個地方?

估計是蔡家走後門送進來的,或者說又傍上了哪個凱子?

芽兒呦,最近太忙,都忘了蔡倩櫻這個人了。也不知道這幾個月的時間裡,自己的頭頂上又多了多少頂綠帽子。不行,不行,一會就讓皇上給自己悔婚去。

「夫君,你去哪呀?」見蘇寧轉身想溜,蔡倩櫻出聲說道。

蔡倩櫻嗲嗲的聲音聽得蘇寧想吐,這個小騷蹄子是怎麼有臉和自己說這樣的話的啊!你特碼的舔別人的小兄弟的時候有沒有想到自己這個未婚夫?

特碼的,幸虧蘇寧被廢的早,要是等成親了自己再穿越過來,他想死的心都有了!哎,可憐的大兄弟,放心吧,雖然你走了,但是我繼承了你。我絕對不會讓蔡倩櫻染指咱們的小兄弟的,放心吧!

「別,別,別,我承受不起。」蘇寧已經不知道說過多少次這樣的話了,奈何這人根本就不要臉了啊!

「為什麼嘛夫君~~~」

「卧槽,別叫我夫君。你的夫君還不知道有多少呢,我承受不起。咱倆的婚約是蘇定國那老不死的定下的,我現在已經不是蘇家的人了,這個婚約已經不算數了。」

蘇寧出聲解釋,若是蔡倩櫻能夠自己想明白,也省的自己去求皇上了。但是蔡倩櫻可不這麼想,原本的蔡倩櫻是恨極了蘇寧的,可是最近的蘇寧混的風生水起,儼然要成為皇上面前的紅人的節奏,這等金龜婿,誰不想釣!

當今天蘇寧站在皇上的身邊的時候,不知道吸引了多少人的心思。很多人都是在想該如何和蘇寧攀上關係,而聯姻就是最便捷的方式之一。

雖然現在還沒有摸清楚蘇寧在皇上心中的地位,但是從目前的情況來看,蘇寧最近還是很得寵的,也不排除蘇寧會進入御膳房當主管的可能。

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這種道理誰都懂,等到蘇寧成長起來了,再巴結可就晚了。

再說了,也不是現在就要成親,潛力股嘛,先培養著感情也是好的。在今天的大殿之上,不知道有多少的家族正在考慮這個事情。所以,蔡倩櫻果斷出手,跟老娘比?老娘可是有一紙婚約在手,魑魅魍魎全都給老娘滾開!

「沒事的呀,夫君,奴家不嫌棄你的。」

「可是,我嫌棄你啊!」 ?「可是,我嫌棄你啊!」這句話一出口,蘇寧的周遭鴉雀無聲。

在蘇寧的周圍,諸多男士為蘇寧豎起了大拇指,當然是在心裡。蘇寧與蔡倩櫻的婚約大家都知道,他們之間的矛盾大家也都知道。 帝集團:總裁惹火上身 不過,大家都知道是怎麼樣一個情況。所以,除非是蘇寧的死對頭,否則基本上沒有人嘲笑蘇寧。

今天的蘇寧語出驚人,竟然當眾說出這樣的話,不得不讓人欽佩。因為,蔡家是當地帝國最權勢滔天的家族,任何人想要和蔡家作對,都要掂量掂量。

「你,你說什麼?」

蔡倩櫻的臉色冷了下來,自己今天拉下臉來,如此對待蘇寧,蘇寧竟然這樣對她,這怎能讓她不憤怒,從小到大錦衣玉食的她,唯一受到委屈就是被蘇寧打了一巴掌。而現在,再一次受到屈辱,竟然還是蘇寧賜給她的。

「我說,我嫌棄你啊。既然已經這樣了,那我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我,蘇寧,是不可能跟你成親的。不管你是出於什麼目的,不管你是受誰指使,反正,沒戲!」

呼,痛快!

不過,若是能罵人就更痛快了。

「fuckyou!」

「什麼?」

「哦,我說,謝謝你。」

蔡倩櫻顯然已經懵了,竟然還順著蘇寧的話往下說,可憐啊,長得雖然不錯,但是也太不檢點了。

「蘇寧!我是不是給你臉了?你以為你是誰啊,不就是一個破廚子嗎? 長相思 你以為本小姐願意來?你以為本小姐非你不嫁是不是?我告訴你,做夢!

你給我等著,我這就回家取婚約!有你這樣一個未婚夫,老娘都覺得丟人!」

不虧是貴族子弟,從小受到的教育還是不錯的,說了這麼多,竟然沒有開罵。這讓蘇寧很是失望,要是對面開罵了,自己就能名正言順的開罵了。

雖然是個表字,但是也還是女人嘛,先開口總是不好的。

「對對對,太好了,求你趕緊回家去拿。從今往後,別再說我是你的未婚夫,我丟不起這個人!」

「你!」

「你什麼你,你倒是說啊,我警告你,別指著我啊,上一次的那一巴掌是不是忘了?」

「你給老娘等著,老娘就不悔婚,老娘就是要和你結婚。老娘要給你的頭上戴上一千萬頂綠帽子!」

「……」

不愧是修行者,那種事情都要來一千萬次,真的是牛逼啊!

「哼,我們走著瞧!」說完,蔡倩櫻憤怒的離去。

在宴會之上,蔡倩櫻是沒有膽量對著蘇寧撒潑的。在這樣重要的一個場合之下,就算是蘇定國也要老老實實,不能惹出什麼大亂子,更何況她這一個無足輕重的小兵了。

所以,蔡倩櫻果斷的離開宴會,出去再想辦法。

「蘇寧,今晚有沒有空,我請你去『有間酒吧』喝酒啊?」

「還有我,還有我,聽說『有間酒吧』有一個女人專場,整個二層樓只允許女人進入,要不我們把他給包下來吧,到時候蘇寧就可以進去了。」

「對對對,好主意,好主意!就這樣辦,孫孫,喵喵,你們兩個過來!」

「趕緊過來呀!」

蔡倩櫻雖然走了,但是蘇寧的周圍還是圍了一圈的人,這些人都是來和蘇寧套近乎的。現在最大的威脅蔡倩櫻已經被蘇寧給趕跑了,看這個架勢,蘇寧根本就看蔡倩櫻不順眼,自己就有機會了!

「別一會了,『有間酒吧』不就在這裡嗎,來來來,姐妹們,我們一起來敬蘇公子一杯!」

霧草,別這樣,別這樣啊小姐姐們。艾瑪,誰的大胸脯,好軟。哦,誰在摸我的屁股?

No!

小姐姐們,淡定啊!

……

「咦,那裡好熱鬧啊。」

「是啊,好多小姐姐啊,過去看看?」

「走,哎,不對,這個男的怎麼越看越像蘇寧?」

「卧槽,你這麼一說,還真的是啊!」

「奶奶的,還是不是兄弟了,竟然自己一個人享受,干他去!」

……

就在公孫孫和陳喵喵兩人義憤填膺的沖著蘇寧走來的時候,此時的蘇寧卻是頭疼不已。雖然被小姐姐們包圍的感覺很爽,但是自己現在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啊!

綜神話男神追妻日常 蔡倩櫻那個小騷蹄子已經走了,還不知道要搞什麼幺蛾子。取消婚約的事情不能再等了,今天就要取消!

正好今天皇上的心情好,自己提這麼一個小小的要求,皇上應該是會同意的。要是被蔡家先一步,經過皇上的同意賜婚,自己可就只能跑路了!

「呵呵呵,你小子挺會享受啊?!」

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蘇寧不禁淚牛滿面,兄弟啊,你們終於來了啊,快點救我出去。溫柔鄉太可怕了!

雖然一會可能會後悔,但是蘇寧還是決定遠離這些大胸。

其實,還是好捨不得啊!

「享受個毛啊,快點救我,我找皇上有事。」

「呵呵呵,還有什麼事情比美女更加重要?」

「……」

這話說的在理啊,已經來到這個世界這麼久了,小小寧早就憋得不行了。要不,今天就跟這些小姐姐們放鬆一下?

「呸呸呸,想什麼呢!思想真齷齪!」

……

最終,蘇寧還是在兩個人的幫助之下解脫了,雖然有諸多的不舍,但是還是正事要緊。

「小人參見陛下!」

宴會還在繼續,皇上也還沒有離去,因為這滿漢全席實在是太美味了。

雖然礙於身份關係,皇上不能參與到你爭我搶的環節之中,但是這絲毫不能打擾皇上享受美食。若是桌上哪一道菜沒有了,立刻就有小太監加入到爭搶的環節。每到這個是,就是大廳中最為謙讓的時候。

「呦,海公公啊,您請您請您請,這裡這個東西也很好吃,要不要拿點?」

畢竟是皇上,特權搞得就是牛逼。

沒有任何煩惱的皇上此時正在大快朵頤,像這樣美味東西,一口都不能浪費!就在皇上的享受著美食的時候,蘇寧來了。

沒錯,蘇寧就是要來退婚的!

這個時候,是不是要套路的說一波?

三十年河東,

三十年河西,

莫欺少年窮! ?「你退婚為何來找朕?」

當蘇寧向皇上提出這個要求的時候,皇上也是吃了一驚。自己是皇上又不是媒婆,這種事情幹嘛來找他!而且此時的他正吃的開心,卻被蘇寧打斷了,心裡非常的不爽。當初又不是我給你頂下的婚約,你來找我也沒用啊!

雖然他的皇上,但是也不是萬事全知的,不過對於兩個人的婚約,皇上並不意外。貴族子弟之間進行聯姻是很正常的事情,畢竟蘇寧之前也是個貴族子弟。

「皇上,只有你說的話他們聽啊!您可能不知道這個蔡倩櫻是個什麼樣的人。但凡她正經一點,我都不會退婚的。再說了,現在我們兩個的身份不符,我一個平頭老百姓,他一個貴族大千金,我哪裡配得上她啊!

陛下,這次的宴會的獎賞我也不要了,您只要幫我把這個婚給退了就行了!」

聽到蘇寧的話,皇上開始好奇了,如果沒記錯,這個蔡倩櫻應該是蔡家的小姐,沒聽說蔡家生出一個不正常的人來啊。而且聽說這個蔡倩櫻還是個美女呢,這小子就這麼的正直?

「陛下……」

海公公不虧是馬屁精,看到皇上這個表情瞬間就懂了。身為皇上的貼身太監,熟知帝都的各種雞毛蒜皮的雜事,上到天文地理,下到哪家大臣的狗生了幾隻小狗都要一清二楚。

為了詳細的了解這些事情,海公公特意的成立了一隻狗仔隊,專門打聽帝都的八卦。不對,不是打聽,是自己搜集。每日海公公都要看這些八卦新聞,實乃帝都第一狗仔!

為了滿足皇上的需求,海公公費勁了腦筋,此時的他只想高呼一句:「太監不好乾啊!」

在聽著海公公的講述的時候,皇上的三觀都毀了。蔡倩櫻和蔡翔這兩個人,竟然能幹出這麼不要臉的事情!

蔡倩櫻喝蔡翔兩個人自以為自己做的事情很隱秘,沒有人知道,但是殊不知早已經在海公公的監視之下,兩個人的不倫之戀曝光無疑!

這也得虧海公公不缺錢,否則拿著這點消息去威脅一下這兩個人,還不賺的一批!畢竟蔡家是一個大家族,如此有辱門風的事情,蔡家是絕對不會允許的!像這種大新聞,坑上個幾十萬靈石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畢竟,兩個人要是被趕出了家門,連一塊靈石的來源都沒有了!

幸虧蘇寧現在還不知道這個消息,要是蘇寧知道了,一定會成立一個狗仔部門,再弄一份八卦日報,天天就播報這些事情。到時候,哼哼哼,哪個當官的屁股是乾淨的,一抓一個準。

到時候,錢是大把大把的賺啊!

……

等到海公公將蔡倩櫻的荒唐事講完,皇上的臉上掛著憐憫的眼神。可憐的人啊,還沒成親,頭上就已經帶了這麼多的綠帽子,悲哀啊!

「喂喂喂,陛下,您這是什麼眼神,什麼意思!她是她,我是我!我不是他的未婚夫!我從來都沒有同意過!過去沒有,現在更沒有!」

看到皇上的目光,蘇寧頓時炸了。這種目光沒有別的意思,完完全全的是在嘲笑啊!

「好好好,別激動別激動,朕可以滿足你這個要求。不過,後果由你自己來承擔。」

皇上別的地方都好,就是很怕麻煩。他可不想讓蔡家的家主來叨擾他,到時候,自己擬一道聖旨,直接讓蘇寧帶過去,一切都解決了!

「沒問題,沒問題!陛下,趕緊下旨吧!」

「這麼著急嗎?就不能容朕吃完這些東西?」

「來不及啦皇上,一會再吃吧!事情很急很急的啊!」

「……」

於是,皇上連飯都沒有吃完,就被蘇寧拉去了御書房寫聖旨。若不是看在蘇寧是今天的功臣的份上,皇上早就一巴掌拍死蘇寧了!

「謝陛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蘇寧高呼萬歲,對著皇上就是一通馬屁,抱著聖旨一溜煙的就跑了。

「混小子,你給咱家回來!」

海公公看著蘇寧這麼的沒規矩,忍不住開口制止。有的時候他就在想,蘇寧真的曾經是蘇家的人嗎?難道從小他都沒有接受過禮儀的訓練嗎?難道他不知道見到皇上的時候該幹什麼嗎!

難道,蘇寧是抱養的?所以從小沒有人教導?所以蘇定國才會和蘇寧斷絕關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