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哈哈,『男兒何不帶吳鈎,收取關山五十州。請君暫上凌煙閣,若個書生萬戶侯?』哪個男子心裏沒有點中二的夢想?」

「中二夢想?」施華洛好奇地問道。

「就是聽上去很傻很天真的夢想。」岑國璋樂呵呵地答道。跟美女聊天,是一件讓人賞心悅目的事情。

「我只聽說老爺是有名的岑青天,斷案如神,想不到還有這樣的夢想,真是想不到。」施華洛輕輕一笑,有如千樹萬樹梨花開。

「聽說老爺昨天又破了一起大案?」施華洛繼續問道。

「是的,城南陳記生藥鋪東家,陳雙財,被他妻子陳江氏,以及姦夫白斯文合謀害死,偽裝成心疾暴斃,躲過府衙仵作的勘驗,沉冤一年。幸好被我和刑房掌案老宋,從卷宗中發現蛛絲馬跡,花了番功夫偵破審訊,終於沉冤昭雪。」

在美女面前,男子總喜歡吹噓自己的本事和能力,這跟雄孔雀在雌孔雀面前開屏是一樣的道理,天生的。所以岑國璋的有問必答,是可以理解的。

「哦,這麼神奇!我最愛聽破案的故事了,老爺能給我講講嗎?」

看着施華洛那雙帶着灰藍色的大眼睛,還有驚訝地微張起的紅艷嘴唇,岑國璋當然願意講。反正鍛煉了這麼久,自己需要休息下。

聽岑國璋簡略講完案情以及破案過程,施華洛不知為何,有點情緒低落。

她雙目微紅,語氣低沉道:「老爺,我想起那位陳雙財,覺得他真的好可憐。沒有任何親人在身邊,唯一的妻子還是個蛇蠍婦人。慘死在異地他鄉,要不是老爺神目如炬,他真的要含冤九泉不知道多少年!想起來,我心裏忍不住一陣戚然。」

「是啊,為每一位含冤的亡魂昭雪,讓他們能夠瞑目在九泉之下,是我的心愿之一。讓這世上少些冤情枉法,多些公理正義,或許就是我做官的追求之一。」

說完,岑國璋笑了笑,離開洗澡去了,只留下一個高大的背影。

施華洛還站在那裏,不知想些什麼。

俞巧雲不知從哪裏鑽了出來,看着岑國璋的背影,帶着警告意味說道:「洛兒姐姐,你可千萬不要被老爺這正義凜然的話迷惑住。按照太太的說法,我們老爺有時候就是戲精上身,可愛演了,你真的分不清他哪句話是真的,哪句話是假的。尤其洛兒姐姐這麼漂亮,老爺就像那開屏的雄孔雀,恨不得把所有的羽毛都散開!」

「洛兒姐姐,你可要小心,我們老爺可不是什麼好人。貪起銀子來,心黑著呢!上回侯三被他弄得家破人亡后,這宅子被官沒,結果老爺只花了十二兩多銀子就買回了。十二兩銀子,這麼大一座宅子,你信嗎?」

施華洛淡淡一笑,「侯三此人,我聽說過,死有餘辜。巧兒,在官場上,你不貪,別人就會把你當異類的,會排斥你,到最後你寸步難行。哪句話真,哪句話假?做官的,哪個不戴着好幾副面具。不同的人換不同的面具。說什麼不重要,關鍵看他到底做了些什麼。」

說到這裏,施華洛似乎想起什麼傷心事,語氣變得低沉,「他總算是為那麼多人洗冤,讓他們能夠在九泉之下能夠瞑目,也讓他們的子女不致於抱憾終身!」

說罷,施華洛轉過頭來,抿嘴戚然一笑,眼睛裏還閃著光,「巧兒,吃早餐去了。」

看着施華洛進入花廳的背影,俞巧雲咬着自己的右大拇指,喃喃地自言自語道:「我怎麼聽得好像都懂,又好像都不懂。到底怎麼回事?洛兒姐姐只是比我大兩歲,怎麼好像比我聰慧十幾歲。難道真如娘親說的,人是會越吃越傻的?」

想到自己會變成傻姑,俞巧雲暗地裏下決心,「啊呀,不行,我不能再多吃了,要是真的吃傻了怎麼辦?可是今天洛兒姐姐要做三套鴨,膾鱘魚,聽着就好吃,我該怎麼辦?真的好糾結啊!」其實我心中已經料到了會出事,但還是有些慌亂。

「怎麼回事?」

「事情比較複雜,要不然您先來一趟吧?您過來再說。」

「嗯!黑子,劉家!」

黑子方向盤一打,直……

《陰屍帝命》049章馬家祖宅 次日清晨,北原蒼介早早就起來叫了兩份早餐,昨晚電視一直開著,不過他耳朵里聽到的只有櫻井冴子忘我、迷醉而動人的叫聲,一夜鏖戰,此時櫻井冴子還縮在被子里迷迷糊糊,只露出一張緋紅的臉頰,完全起不了身。

北原蒼介算是真正嘗到了御姐的滋味。

和小林杏子的予取予求、竭力配合不同,櫻井冴子瘋狂而嫵媚,一度想要主導戰鬥,最後才在幾次交鋒后敗下陣,任由北原蒼介擺布玩弄。

電視里,主持人用英文笑著播報海灣戰爭的最新戰況。

1990年8月5日凌晨2點,在伊拉克拒不執行安理會第678號決議情況下,多國部隊航空兵空襲伊拉克,發起「沙漠風暴」行動。

整個空襲包括「沙漠風暴」計劃四個作戰階段的前三個,米軍稱之為空中戰局。

按計劃三個階段同時開始,齊頭推進,逐一達到既定目標。通常的空襲模式是,由ef-111、ea-6b和ec-130h等電子戰飛機先開闢通路,擔負攻擊任務的f-117、f-117a、f-111daeaf、a-6、a-10、av-8b、f-15e、b-52等飛機攻擊各指定目標,f-14、f-15c、f-16和f/a-18等飛機則擔負掩護任務。

米國空軍部隊的日出動量達2000至3000架次。

這一番狂轟濫炸拉開了海灣戰爭的序幕,這也是世界戰爭中第一次導入了信息化、立體化作戰模式,當然,這個最終決定了戰局結果的作戰模式只在新聞里稍微提了一嘴。

主持人和戰地記者的主要重心還是放在聯盟軍的強大空軍力量,以及伊拉克同樣不弱的空軍與陸軍部隊上。

這是一個訪談節目,還有所謂的軍事專家進行專業解說,和所有的軍事專家一樣,對於海灣戰爭,他們持有一致的看法。

他們堅定認為即使遭到以美國為首的多國聯軍的攻擊,伊拉克也會有一戰的力量,多國聯軍陷入戰爭泥潭的幾率很大。

而且伊拉克軍隊有非常強大的空軍,地面也裝備了大量坦克。所以即使多國聯軍奪取了制空權,伊拉克也一定會讓他們在地面上遭受重大傷亡。

不清除那些坦克和鋼鐵洪流,多國聯軍就無法在地面戰場上更進一步。

這就是現在全世界幾乎所有國家對戰爭的看法。

它們還沉浸在坦克的「鋼鐵洪流」和核戰爭的機械化戰爭中。

畢竟二戰德國的裝甲集群作戰對世界的影響極其巨大,很多國家認為「鋼鐵洪流」可以在90年代初把一切都強勢推平。

北原蒼介端著餐盤邊吃邊看,然後坐到半睡半醒的櫻井冴子身旁,笑著俯身吻了一下她柔軟的唇瓣:「今天你就在這裡好好休息吧,要吃什麼就打電話給酒店前台叫,我先出發了。」

「嗯~」櫻井冴子迷糊地回應了一句,在北原蒼介起身前忽然伸手拉住了他。

北原蒼介看了眼像是在撒嬌的櫻井冴子,又俯身捧住她的臉頰熱吻了一陣,這才緩緩鬆開。

櫻井冴子滿足地舔了舔嘴唇,繼續沉沉睡去。

穿戴好的北原蒼介離開房間,鎖了門,剛走到電梯口,就看到了一身黑色西裝的羅蒙。

「昨晚休息的還好么?」羅蒙笑著看他,「山田先生和藤原小姐已經在公司等我們了,是先吃早餐再出發還是到了之後吃?」

「直接出發吧,我在房間里吃過了。」北原蒼介和他一起下了電梯,隨口問道,「今天開盤,wti原油期貨合約價格怎麼樣?」

「已經漲到35米金每桶了,還在持續上漲中。」羅蒙嘆了口氣,今天早上看了新聞,多國部隊的轟炸非常成功,油價必然還會繼續上漲,一想到北原蒼介的13.3億米金,他就無比心疼。

兩人坐車來到市中心附近的喬治期貨交易公司大樓,在路上北原蒼介特意觀察了下四周車輛,發現已經看見了好幾輛三菱sigma在路上疾馳。

注意到他的表情,羅蒙下車后大笑著說:「不得不承認,你們日本人的汽車製造技術非常先進,最新款的三菱sigma首發當日就售罄了,現在一直穩居汽車銷量的榜首。」

「是么?」北原蒼介笑笑沒說太多,這可是他一力主導促成的新款式,估計也是三菱汽車的巔峰期了,這一次豐田的風頭被完全蓋過去了。

走進公司大樓,北原蒼介便看到了類似昔日東京和大阪證券交易所那令人震撼的熱鬧景象。

金融業和房地產業息息相關,始終是人們津津樂道的兩大超級行業,在任何地方,任何國家都是一樣。

大廳里,情緒高昂,到處都是西裝革履,參與期貨交易的商人們。

而此時最熱的期貨自然是與海灣戰爭密不可分的原油,大量商人開倉買入wti原油期貨合約,囤積在手中,靜靜等候它們升值,許多人傾向於購置06合約或是10合約(半年期限和一年期限),有的更是做好了到期再轉的準備。

「這麼熱鬧的景象我也是第一次見啊,裡面請,北原。」羅蒙帶著他越過人群往vip包間走去,看到羅蒙和一個亞洲人走在一起,不少商人投來好奇而疑惑的視線。

兩人來到包間里,山田一馬和藤原紀香已經在裡面,藤原紀香正和一個金髮女郎低聲交談著什麼,她在東大時輔修英語,是為數不多英語出色的日本人。

看到羅蒙和北原蒼介走來,正在爭論的兩個女人立即起身,金髮女郎恭敬站到了一旁,讓開位置給羅蒙。

「在說什麼呢?」北原蒼介笑著問藤原紀香,「怎麼一副氣鼓鼓的樣子?」

「露絲和我說保證金率不能低於10%,而且還要收取每手萬分之零點二的傭金,這也太過分了!」藤原紀香鼓著嘴回答,「算上所有手續費,我們的成本可不低!」

既然北原蒼介已經做好了做空的準備,她作為北原投資的主要負責人之一,當然要為自家會社考慮。

「保證金率不低於10%,那就只有10倍槓桿了,至於傭金……」北原蒼介抬頭看羅蒙,「昨晚羅蒙先生不是說可以跟我做零傭金的生意么?」

「沒錯,北原你的這筆生意我不會收取一分傭金,露絲,去拿開戶需要的資料和文件來。」羅蒙點頭,催促著金髮女郎去拿協議,「其實保證金我們可以再談,10%只是我們針對一般vip客戶開設的條件。」

「你們能接受多低的保證金率?」北原蒼介直接問道,如果不是先知先覺,他連三倍槓桿都要斟酌許久,但他現在擁有巨大優勢,10倍槓桿也不在話下。

「北原你的想法呢?」羅蒙見他還要提高槓桿,心中更加震撼,「其實我個人不建議你再加槓桿了,十倍槓桿,只要油價上漲10%,你就會爆倉了。」

「我的期望值是8%,大概十二倍槓桿。」北原蒼介笑著說道,他也不敢加太多,以現在行情看,油價是35米金每桶,8%就是2.8米金每桶,只要油價再往上漲這麼點,他就會直接爆倉!

昨天到今天,就漲了3米金每桶,要是昨天建倉做空,今天他就該從天台一躍而下了。

期貨,玩的就是心跳!

「8%,可以操作,但我真的不建議你這麼干,朋友。」羅蒙決定最後勸說他一次。

北原蒼介搖了搖頭:「我已經決定好了。」

與此同時,捧著一堆資料的露絲也走了回來,她好奇地打量著眼前的日本人,很難相信他有這麼大膽氣和魄力敢這麼玩期貨。

13.3億米金,8%的保證金率!

「北原先生,成為上帝還是魔鬼,就在你的一念之間,你真的考慮好了么?」露絲將協議推到他的跟前,「你是我今天接觸的第一個空倉vip客戶,預祝你成功。」

「謝謝你,露絲小姐。」北原蒼介嗅著她身上有些刺鼻的香水味,笑著拿起鋼筆準備簽字,就在這時,轟隆一聲巨響傳來,外面的大廳頓時變得喧鬧無比!

「怎麼回事?」羅蒙感覺那一聲巨響就像是爆炸一般,可自家的期貨交易公司位於西雅圖市中心地區,怎麼可能發生爆炸?

他皺眉起身:「北原先生請繼續簽字,我去看看怎麼回事。」

7017k 第1184章

他很開心。

心裏像是開了一朵花。

「眼睛也很漂亮。」

秦臻又道。

這可真是實話。

她好像就沒見過這麼漂亮的眼睛,不說這淺紫色的顏色,就是這種妖冶的邪魅和乾淨的目光相結合在一起,確實是很好看。

「咳,那是……」

被秦臻一本正經的誇獎,楚琉影真的覺得他頂不住了,從小到大,誇獎他的人能從西街排到東街,他聽的都厭煩了,尤其是最討厭別人誇他容貌,誇他眼睛。

可怎麼秦臻就這麼說了他容貌幾句,他就渾身激動的冒泡泡?

「你當人人都有我這樣一雙眼睛啊?紫色的看見沒有,現在顏色還是淺的,有的時候瞳孔顏色還會加深呢,就跟紫色寶石似的,更好看。」

楚琉影得意又傲嬌的顯擺道。

秦臻抿著唇,忍了忍笑,點點頭道,「嗯。」

話音落下,便彎下腰將剛剛落在地上的木盒子撿起來。

楚琉影傲嬌的勾著唇,心裏挺開心。

秦臻將盒子打開,才發現裏面是一張薄薄的人皮-面具,她上手捏了捏,觸感很好,屬於精品類別。

人皮-面具這個東西自然也分高檔和低檔,若是做工粗糙的,戴在臉上那肯定是極其的不舒服,但若是做工細膩的上等貨,戴在臉上就很舒服。

「你從哪裏弄來的?」

秦臻摸了摸人皮-面具問道。

「這個你別管,反正你戴上去,偽裝一番,咱們先下山,去城裏尋個客棧住一晚,然後再找個馬車出城去。」

楚琉影道。

秦臻點了點頭。

她回身將人皮-面具戴在臉上,總之頓時很是熟練,好像曾經她也戴過這個東西似的。

「怎麼樣?」

秦臻回過身來問道。

那冷艷無雙的容貌被人皮-面具給遮住,頓時就變了一個模樣,一個普通少年的模樣,活靈活現,完全看不出偽裝。

「不錯,非常不錯,只要你不出聲,沒人知道你是女的,你再去拿一件我的衣服換上,順便把髮型換一換。」

楚琉影道。

秦臻倒也配合,重新回到山洞換了一身男裝換上,她還瞬間將胸給束了束,將頭髮綁成少年樣,這樣就算是走到蕭泓宇的面前,怕也是會擦身而過,不會被認出來。

蕭泓宇……

秦臻按了按心口,這個名字貫穿了她的所有記一筆。

她是怨懟著,恨著,但她不想再見他。

不想看他愧疚的眉眼,也不想去聽他悔恨的道歉,因為再也回不去了。

她就是這樣,內心有自己的倔強,既然回不去了,那就不要再糾纏了,儘管這番感情差點兒要了她的命。

「走吧。」

秦臻出來,楚琉影挑了挑眉,妥妥少年郎。

就是兩個人都被抱着個孩子,這場景莫名有些搞笑。

「從現在開始,咱們就是兄弟了,我是兄,你是弟。」

楚琉影道。

秦臻眨了眨眼,回頭看向楚琉影道,「你多大?」 「這麼好的球鞋當然是為我這樣的職業球員準備的,難道你們都沒有聽過我李春富的名字嗎?」

宇恆有些詫異,他沒想到眼前這個男子竟然也是一名足球運動員。

雖然內心已經泛起了波瀾,但宇恆還是裝出一副平靜的樣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