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哈哈哈,你是沒睡醒吧,不過是幾個半步至尊境的血族,竟然如此囂張。」十幾人齊齊大笑道,半步至尊的確厲害,但是他們也不是沒見過。

「既然如此,那便留你們不得,動手!」半步至尊臉色一冷,血色領域滾滾湧來,得不到就必須毀掉,逆破十級的絕世妖孽即使在大宇宙之中也是鳳毛麟角,未來的成就不可限量。

「殺!殺!殺!」

不愧是三個最強小隊隊員,各自氣息連成一片,竟然擋住了半步至尊的空間禁錮之力。

「轟——」二十個九級血族大帝的攻擊鋪天蓋地的落下,五個半步至尊自重身份只是放出了氣勢壓迫,並沒有參與圍攻。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由於只能在極小的範圍內發揮實力,一旦遠離實力就會十不存一,眾人完全處於被動挨打的狀態。

「這樣下去挺不了多久,你們防禦,我殺出去!」葉無鋒眉頭微皺,肅然說道。

「不行,你一旦出去就會遭到半步至尊的氣勢壓迫,實力大減。」錢三火急忙阻止道。

「放心吧,空間壓迫對我的作用不大。」大少自信的說道。

「即使如此,可是對方都是九級大帝,而且人數眾多,哪怕是實力無損,你也是送死而已。」煥顏也搖了搖頭,對此並不看好。

葉無鋒雙眸頓時一縮,這倒是個大問題,自己現在的實力或許能夠對付的了一個九級血族大帝,可是多上幾個的話,自己還真的沒辦法,突然襲擊殺上幾個減輕一些壓力的辦法也不合適,血族很難殺死。 「我出去引走幾個,減輕一些你們的壓力,這麼下去你們堅持不了多久。」葉無鋒終於下了決定。

「你要有把握的話就去吧,一定要小心。」

「放心吧,我不會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的。」葉無鋒雙手飛速結印,危機時候要是還有所保留的話,那就真是找死了。

「道門九字真言,斗字訣,加持!」

「兵字訣,加持!」

「行字訣,加持!」

「者字訣,加持!」

「星辰戰衣!」

「不滅金身!」

……

「阿音,神蟲合體!」一人一蟲飛速結印,轉眼間他的模樣大變,藍色的花紋爬滿了他全身上下。

「葉師弟,你——」

「一種秘法,沒事,我走了,你們堅持住。」說完之後一對兒巨大兒翅膀在他背後出現。猛然一震,沖了出去。

「血十三,有人衝出來了,小心!」

「桀桀~,來的好,看我宰了他!」一個九級血族大帝獰笑一聲撲了過來,渾身血雲翻滾,一道道血色鎖鏈蜿蜒而來。

「小噬雷,包裹在我的左手。」葉無鋒暗自下令,頓時左手之上紫炎翻滾。

「天道之眼,開!」面前的血族弱點盡收眼底。

「行者無疆!」大少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出現在血十三身後,曜日金劍瞬間出鞘。

「拔劍術,斬天!」寒光一閃,斜肩砍下,幾乎把對方斬成兩半。

「嘿嘿~,蠢貨,你難道不知道斬擊對我們血族是沒用的嗎?」血十三突然腦袋以一個十分詭異的方式轉了過來得意地笑道。

「哼~,怎會不知?」葉無鋒冷哼一聲,包裹著噬雷焚天炎的左手探出,猛地深入他體內,在他心臟附近一把抓住一道血線,拉出體外。

「啊——,我的本源,你怎麼會知道我的本源在哪裡?」血十三駭然驚呼道。

「哼,不告訴你!」大少手掌一握將這道血線燒成灰燼,這還是他從虐待剛才那個七級血族大帝之時摸索出來的經驗,儘管血族即使被轟成血霧也會安然無恙,的確算是不死不滅,但是那只是因為本源也轉換了形態,變成血霧的樣子,其實並沒有受損,但是要是本源被發現並且真正毀掉的話,那還是有很大損傷的。

「轟——」恢復身體的血十三臉色難看,境界掉落了,變成了八級大帝境。

「行者無疆!」葉無鋒神出鬼沒的來到了另外另外一個血族大帝身後。

「拔劍術,斬天!」以同樣的手法讓他也掉落一級。

「行者無疆!」

「拔劍術,斷岳!」

一顆頭顱高高飛起,大少毫不客氣的伸手揪出一根本源,並且同時塞進去了一顆『十絕毒丹』。

「爆!」

巨大的爆炸將他炸成血霧。

「沒用的,我片刻就能恢復!」血族大帝信心滿滿的說道。

「哦,是嗎?」葉無鋒冷笑一聲。

「毒,這是毒!」化成血霧的血族大帝驚駭的叫道,這種毒雖然毒不死大帝境,但是參入毒素的血霧恢復起來速度極慢。

轉眼之間,三個九級大帝境遭受重創。

「我草~,你們都是傻子嗎?你們的武器呢?神通呢?就這麼用身體讓一個小輩砍,你們——」待在後方的半步至尊氣的咆哮連連。

如夢方醒的傻子們立刻紛紛祭出了法寶,在外界能夠混到這個境界的血族也都身價不菲,一個個的頂盔摜甲,手裡拿的也都是一件件不弱於道器的武器。

「轟——」葉無鋒在劈飛了一個九級大帝境血族之後,扭頭就跑,原因很簡單,只是把那血色盔甲劈了一道縫,並沒有傷到其本體,剛才的那些戰術已經失效了,就算看的到本源在哪,手也沒有這麼容易伸進去了。

「都傻愣著幹什麼?追啊!這小子比那一批人都危險,決不能讓他跑掉!」半步至尊大叫道,因為他驚駭的發現這一個竟然只是三級聖者境,潛力大的嚇死個人。

「你們三個,不,五個,一起去追,不要活的!」

「是!」

五道血光追了過來。

並沒有全速飛行的葉無鋒不禁嘴角抽了抽,這也真夠看得起自己的了,五個九級大帝啊,剛才他也只是利用了血族強者的輕敵之心,血族大帝總是喜歡仗著自己不死不滅的身軀對敵,使得對方絕望,彰顯自己種族多麽的無敵,卻沒想到在變成血霧之時,對付血族的方法確實多得是,無論是毒素、火焰、雷霆、寒冰、空間都很是有效,這才被大少鑽了空子,要不是敵人太多,只是一對一的話,葉無鋒就可以利用敵人的一次疏忽,讓他徹底無法翻身,想從血霧狀態重組回來?做夢吧!

……

頓時這邊的壓力銳減。

看著這個新進的小師弟,一轉眼的功夫就重創了三個血族九級大帝,並且使之境界掉落,其中一人現在還是血霧狀態,另外一個血族大帝正在幫他驅毒呢,最後又引走了五個強敵,黑袍逆天子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本以為能夠引走一兩個就不錯了,沒想到是個這樣的結果。

這邊如何繼續防禦暫且不提,葉無鋒那邊卻在帶著五個血族繞圈子,間隔的距離幾乎保持不變,雖然血族大帝也有血翼,但是速度和現在的葉無鋒比起來卻是相差甚遠。

「夢師姐,準備好了嗎?」大少可不是到出亂飛的,而是有目的的引著對方轉圈,早就已經暗中通知夢竺和隱一布置陣法,做好準備,夢竺可是說過,她現在的夢幻大道困住一個九級血族大帝是沒問題的,再加上隱一的隱匿刺殺,他們聯手應該可以對付兩個九級血族大帝。

「已經準備好了,把他們引過來吧!」夢竺的消息傳來。

葉無鋒頓時心中一喜,壞壞的一笑,振翅疾飛而去。

一片平坦的血色平原,和之前的景色沒有多大區別,可是在葉無鋒的眼中卻是不同,夢竺在這裡也不知道布置了多少個迷幻大陣,就連自己踏入此地都有種心裡發虛的感覺。

他速度稍減,頓時後面的五個血族大帝大喜,認為大少終於到極限了,一個個跟打了雞血一般。 「小子,你跑不了了,受死吧!」幾個血族大帝獰笑道。

眼看就要追個首尾相連,葉無鋒突然得意的一笑,突然加速。

「嗡——」大陣啟動,大少和五個血族大帝同時消失不見,方圓萬里成了霧蒙蒙的一片。

「成功了!」一個女生欣喜的叫道。

「別高興太早,你困住兩個就行,讓另外三個看見我,我把他們引出去,同時困住五個血族大帝不現實。」葉無鋒冷靜的把欣喜傳了過去,那可都是九級血族大帝,要是五個一起發狂攻擊的話,就算是再厲害的陣法也擋不住。

「明白,你小心點!」夢竺答應一聲,按照大少的指示操作,她是陣法的掌控者,這種簡單的引導輕而易舉。

「嗖嗖——」一道人影從大陣之中竄出,後面還緊緊跟著三個小尾巴。

「血九,剛才好像有點不對勁,似乎進入了什麼陣法。」一個血族大帝皺眉說道。

「我也這麼覺得!」

「不好,血十和血十一哪裡去了?」

整個過程經歷的時間很短,他們又都一心追逐眼前的目標,竟然現在才發現少了兩個人。

「嗡——」飛行之中的葉無鋒突然停了下來,一劍向後斬出。

「轟——」一道血影倒飛而出,只是盔甲裂開,並沒有什麼大礙。

「小子,我的另外兩個兄弟哪裡去了?」一個血族大帝境惡狠狠的問道。

對此葉無鋒根本不予回答,「阿音,你幫我拖住一個,不要勉強,拖住就行了,關鍵時候以自身安危為主,明白嗎?」已經脫離合體狀態的阿音拍著胸脯保證完成任務。

「不用保證,拖不住了就撤,我有的是辦法對付他們。」

「小青,小黑,你們一起拖住一個。」

「小子,你——」

「動手!」葉無鋒一聲大喝,阿音小爪子飛速舞動,將對面兩個血族大帝和自己、小青、阿音一同移走。

「哼,血族的雜碎,嘰嘰歪歪說什麼,過來受死!」葉無鋒用手點指,戰意衝天。

「你要和我單挑?桀桀~,你還真以為能夠和九級大帝境抗衡?剛才只是我們的人大意了,被你鑽了空子,另外老夫血六,可是九級大帝境後期,比被你偷襲的那些人強大得多。」血六陰森森的說道。

「沒空陪你廢話。」

「八門遁甲,生門開!」

「八門遁甲,開門開!」

無論是阿音那邊還是夢竺那邊,都不知道能夠拖延多久,畢竟對方是九級大帝,強悍無比的存在。

「行者無疆!」葉無鋒毫無徵兆的出現在血六面前,一拳緩緩轟去,彷彿籠罩了整個天地。

「這一拳,混沌一擊!」

「轟——」一圈圈的衝擊波蕩漾開去。

一隻血拳轟在大少的拳頭之上,接近九宇之力的一拳被輕鬆擋住。

「混沌之力?桀桀~,粗糙,太粗糙了,這個宇宙對於混沌之力的使用竟然如此原始。」血六怪笑一聲,道:「本座讓你看看什麼才是混沌之力的高階使用方法。」

他猛然一震,數百滴血液浮在空中。

「混沌血刺!」一個個血滴竟然逐漸拉長,並且一圈圈的血色銘文被點亮,隱隱蘊含著無比可怕的混沌之力。

葉無鋒臉色嚴肅,血族的手段果然詭異無比,這每一滴血都危險無比,即使自己已經是道器之體也無法承受。

「疾風血雨,穿刺!」數百血刺突然發動,一道道血色流光貫穿了一方天地。

「大日噬靈鍾!」一個巨大的金鐘將大少罩在其中,對於這種群攻,大日噬靈鐘的防禦效果最好。

「叮叮噹噹——」如同雨打芭蕉一般發出無數聲的鐘鳴。

「哼!道器不錯,可惜你面對的是我。」血六冷哼一聲。

「血爆!」所有的血刺同時爆炸。

「轟——」大日噬靈鍾哀鳴一聲,打著旋的倒飛而出。

「噗~」葉無鋒一口鮮血噴出,心疼的將布滿蛛網般裂紋的大日噬靈鍾收起,還好只是鐘體破損,器靈並沒有事,否則自己可就虧大了。

血族最強大的地方除了再生能力強就是攻擊詭異,防不勝防,弱點就是太過依賴恢復力,防禦都很差,我必須主動進攻,大少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

「行者無疆!」

「九疊拔劍術,斬天!」

「轟——」虛空激蕩。

「哼,你最強的地方也就是速度快,可惜面對我血族的精英血甲,你速度再快也無法傷到我。」血六不屑的說道,看到自己的血甲毫髮無傷,以為測出了對方的極限,不禁鬆了一口氣,畢竟面對遠超自己的速度,他心裡還是很忐忑的。

「是嗎?看來你還是沒有把那自大輕敵的還毛病改過來。」葉無鋒突然嘴角上翹,露出淡淡的微笑。

「七星穿心炮!」

這是七星飛刀新解封的技能,技能一點都不花哨,比起之前的『七星滅世』那場面可差遠了,就是簡單的把七把飛刀激射而出,雖然簡單卻非常實用,威力嘛,取決於使用者能夠提供多少能量,沒有極限,這對於擁有一個真正宇宙的葉無鋒來說無疑是非常恐怖的一擊。

「轟——」七星飛刀旋轉著化作一根光柱從貼著血甲之上的葉無鋒右掌心炸裂而出。

「啊——,怎麼會,至尊境一擊!」七星飛刀還沒接觸到血甲之時,堅不可摧的血甲就已經出現碎裂,在血六驚駭的叫聲中,他直接被轟碎,化作一團血霧炸裂開來。

葉無鋒也不好過,包括右手在內的半個身子已經消失,這種力量的攻擊所產生的反噬根本就不是他現在的肉身能夠承受住的。

看著以肉眼可見速度恢復重組的血霧,葉無鋒冷冷的一笑,血族的恢復力真是讓人不得不佩服,不過,你恢復的快,我也不慢,而且不好意思,本少有幫手。

「小噬雷,雷錘,帶人出來給我燒,給我放雷。」

「蟲族部隊都給我出來,把這些血霧都給我吃了。」

上千的雷兵雷將再加上數十萬的蟲族部隊蜂擁而出,頓時血霧狀態的血六就悲催了,雖然不是血神蟲,可是每一隻蟲族天生都有吞噬的天賦,雖然血族大帝之血所蘊含的能量太過強大,血神蟲之外的蟲族吞噬會有被撐爆的危險,可是已經分散成霧狀就沒問題了。 九級大帝境血族的大帝之血蘊含的能量再多,也架不住幾十萬的蟲族吞噬。

「蟲族,這裡怎麼會有這麼多蟲族?」血六絕望的叫道,蟲族在大宇宙之中也是讓人聞風喪膽的霸主,更是血族的最大剋星,在蟲族面前恢復力強有個屁用,被人家吃到肚子里了還怎麼恢復?

很快漫天的血霧被蟲子們吞噬一空,葉無鋒喜滋滋的發現,每一隻蟲子都比之前強大了很多,血族真是一種最強的養料,對於蟲族來說比起高品質的神髓都好。

「我恨啊!一次失策竟然無法翻身。」恢復人形的血六慘嚎著,短短几十息的時間,空中的血霧被吞噬了九成九,九條血族本源被吃掉了八條,現在他的實力已經降到了一級大帝,數十萬年的修鍊一朝盡喪,這讓他如何能夠接受。

「呵呵,還有一條本源啊,不要浪費了,歸本少了。」大少呵呵一笑,瞬間出現在他身後,一爪探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