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呵呵,不瞞淡微道友,我二徒兒的道侶即將臨盆,可能我這山頭要忙碌起來了。」加隴老臉一紅。

「哦,那是好事啊,老夫提前在這裡恭喜加隴道友,徒孫都快有了。恭喜恭喜。」淡微師徒三人紛紛行禮。

加隴有點尷尬,忙道:「感謝感謝。」

「那麼,我們就不在這裡打擾了,來日等道友忙完了,請到我桐華門一聚。」淡微笑眯眯道。

「一定去,一定去。」加隴真人也拱手相送。

「花子道友,我先走了,等我調理好身體,我也要閉關修鍊了,到時候,咱們典武城見。」時雨拉著鄢陽的手道。

「好。」鄢陽微笑應到,心想,自己也應該儘快閉關才行。

送走了桐華門一行人,鄢陽對加隴真人道:「可棫怎麼樣了,我得去看看。」

「去吧。」加隴真人若有所思地看了看鄢陽,「若有需要用到的靈草靈物,還請小道友儘管用,若是從小道友身上出的,回頭老夫自會跟你結算,絕不賴賬。」

可棫雖然是妖,但是加隴對自己徒弟翟豪心疼得緊,順帶著對可棫之事也就聽之任之了。因此可棫才得以在空上派安身。

「好。」鄢陽也不耽擱,直接去看可棫了。

可棫腹痛不止,可是並沒有生產的跡象。

翟豪在屋外團團轉,屋子裡,早就為可棫準備好的一群人圍著她,個個束手無策。

鄢陽穿過人群,抬手給她把脈。

莫非是胎漏?

下個月才到臨盆之時,鄢陽確定,現在也就是氣血虛弱,肝氣鬱結,造成腹痛不止而已。

「可棫,別怕。」鄢陽道。

「花子……」可棫一把抓住鄢陽的胳膊,臉色發青道,「救我……」

「可棫,你放輕鬆一點,沒到要命的程度,給你吃棵藥草你就會好。」鄢陽握住可棫冰冷的手道。

「好。」可棫對鄢陽是完全信任的。

「你們都出去。」鄢陽對那些伺候生產的外門女弟子道。

「可是……」為首的那個老的腳底下還一動不動的。

「出去!」可棫冷冷地看她。

「我們只聽翟豪師兄的吩咐……」

咔,鄢陽直接捏上了她的脖子,一用力,她就從窗戶裡面被扔飛出去了。

「我說,你們都出去,是要我一個個請嗎?」鄢陽冷冷道。

「是。」一群人收回驚愕的目光,迅速離開了。

在這種危急時刻這些人都這樣指使不動,可想而知,往常她們是怎麼對待可棫的。

「唉,都知道我是妖,不是人,都沒有把我放在眼裡。」可棫的眼淚又出來了。

「可棫,現在不是怨天尤人的時候,你現在不是一個人,你得堅強,就像當年你有勇氣為了翟豪獨身來到中州一樣,你現在也要鼓足勇氣,迎接你們的孩子。」鄢陽按了按可棫的手臂。

「你說得對,我現在不是一個人。」可棫捧著自己的肚皮道。

翟豪看見一群人都被趕了出去,趕緊跑進來看可棫,「可棫你怎麼樣了?」

「來,把這個吃了。」鄢陽正好拿出一片閃著細碎金光的龍血凝的葉片。

「這草能養血止血,益氣安胎。」鄢陽向翟豪和可棫解釋。

這還是當年在妖族領地的龍冢中發現的,鄢陽一直沒捨得拿出來用,現在倒是派到了用場。

可棫吃了那片龍血凝,臉上立刻恢復了血色。

一枚極細小的小金龍的影像在可棫肚皮上顯現,那小金龍盤桓在可棫的肚皮上,像是守護在那裡。

「肚子還疼嗎?」鄢陽給她搭脈,脈象已無異常。

「不疼了。」可棫搖頭,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和放鬆。

。 顧知鳶被麗妃打趣了一下,頓時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也不是,或許是王爺太忙了沒空告訴我吧。」

說完之後顧知鳶還瞪了一眼銀塵讓她不要亂說話。

銀塵低垂著腦袋,心中覺得自己有些委屈,有點想嚶嚶嚶,宗政景曜和顧知鳶的心思,她怎麼猜得透。

「那,上官將軍呢?」顧知鳶突然想到上官凌一直和銀塵都有書信的來往,這麼大好的機會,他不來看看?

頓時,銀塵的一張臉爆紅。

麗妃倒是說道:「上官凌將軍擔任了這一次的護送使者,一路護送著顧將軍一家過來,說來,宗政的地勢是最好的,躲在了草原和叢陽的後面,草原不敢冒然開戰,滄瀾國那邊又有叢陽擋著,這才有機會過來。」

顧知鳶聽到麗妃說的頭頭是道,對她有了新的認識了,問道:「這些是父皇說給您聽的?」

「陛下到是沒有明著說。」麗妃說:「我聽出來了一些,也就我們在這裡說一下,畢竟後宮不得妄議朝政。」

「是。」顧知鳶回答。

麗妃一邊將糕點推到了顧知鳶的面前一邊說道:「今夜只把是有大事情要發生了。」

「給麗妃娘娘請安,給王妃請安。」高培士站在門口,低著頭,輕聲說道。

顧知鳶轉頭看向了高培士問道:「高公公,您怎麼過來了?」

「陛下請奴才過來告訴麗嬪娘娘,今夜有事情,不能過來陪伴,請王妃移駕御書房偏殿。」高培士說。

顧知鳶皺了皺眉頭,趙帝這是什麼意思。

不過皇帝的命令大過天。

顧知鳶就這樣被抬到了偏殿裡面。

顧知鳶的腿不方便,只能坐在椅子上沖著在屋子裡面轉來轉去的趙帝輕聲說道:「給父皇請安,兒臣的腿腳不方便不能下來給父皇請安了,請父皇恕罪。」

聽到顧知鳶的話,趙帝沒有什麼表情,問:「你說,好好的,為什麼考場著火了?」

聽到這句話,顧知鳶的心中咯噔一聲,低垂了下了眼瞼說道:「兒臣不知,兒臣的腿受傷了,日日在府中養傷……」

「也是。」趙帝說:「問你,你怎麼會知道呢?」

他像是在自言自語又像是在和顧知鳶說話:「朕就覺得奇怪,好端端的,大火怎麼就在考場燒了起來,還有一天就考完了……」

顧知鳶也沒有回答,心中開始猜測趙帝將自己扣留在這裡的目的了。

無非兩個目的,第一個,用自己來威脅宗政景曜,趙帝懷疑是宗政景曜乾的,第二個,殺雞儆猴,讓自己看著,亂動的人是什麼下場。

畢竟,自己是趙帝一直忌憚的程家的家主。 這一天,沈城接到了一份請柬,紙質的、很正式的那種。

看著請柬上面的金鷹圖案,沈城有些嘖嘖稱奇,這就是這個世界的頂尖影視獎項了吧。

請柬表示,一個月之後,在海南將要召開華鷹獎頒獎典禮,您已被確定為【最佳導演】、【最佳編劇】和【最佳製作】的候選人。

這是什麼?這是榮譽嗎?

不!這是廣告啊!

沈城毫不猶豫的按照人家留下來的聯繫方式通知對方,表示自己絕對會按時前往,並大大稱讚了評委組的公平公正以及目光獨到。

掛掉電話之後,沈城上網查了一下,果然,今年【華鷹獎】的候選名單已經流出來了。

像那些幾乎公認會得獎的人一般都保持低調沉默,而那些受邀觀禮的新生代演員們就不一樣了,在社交平台上大肆宣傳。

粉絲們自然超級捧場,看看、你們看看,我家giegie得華鷹獎了誒,你們家的沒有吧。

「華鷹獎就是一面鏡子,找出了娛樂圈裡的魑魅魍魎妖魔鬼怪,我家糖果哥哥經受住了考驗,被正式邀請前往華鷹獎現場!【圖片】【圖片】【圖片】」

「切,都是黑幕,我家哥哥演技炸裂竟然沒有被邀請!」

「你放屁!評委可都是圈裡的老前輩。」

「老前輩怎麼了,倚老賣老,眼光都跟不上潮流了!」

「就是就是,連沈大毒瘤都被提名【最佳導演】,說沒黑幕誰信啊!」

窺屏的沈城:「······」

本來吃瓜吃的挺快樂的,沒想到竟然躺槍了。

【你還相信光嗎的小小小號】回復您:「年輕人,說話要過腦子啊,我毫不客氣的跟你講,沈城導演是一個只能用天才來形容的藝術家,他用那超脫時代的能力給我們帶來歡樂————這是一塊純潔無瑕的美玉,出淤泥而不染的那種。」

此言一出,全網嘲諷。

「哈哈哈哈笑死人了,這該不會是沈大毒瘤的小號吧,吹得這麼浮誇。」

「我有點同意那幾個人的觀點了,沈大毒瘤可能真是走後門進去的。」

「出淤泥而不染······這古文聽著有點意思,形容我家哥哥正好,用在沈大毒瘤身上白瞎了。」

淦,一群不識貨的!

看在大多數都是未成年活著剛剛成年的小屁孩,沈城決定咱們不追究他們的責任,等到過上幾年他們有孩子了之後————嘿嘿,可別怪我沈某心狠手黑了。

······

「沈導,這都快結尾了,那個『神秘的聲音』還不登場?」這天,張利問道。

「都苟了這麼長時間了,不在乎這一天兩天的了。」沈城說道:「大結局登場!」

「我覺得不至於吧······」

張利滿臉問號:「以佐菲,呃,神秘聲音的實力,秒殺傑頓都是輕而易舉的事,這麼苟著圖什麼?」

「老張,一看你就沒認真看劇本。」沈城拍拍他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道:「艦隊,明白什麼意思不?和星球族群不一樣,艦隊里都是精英!」

「而且這可是百特星人的艦隊,設定上也說了,百特星人可是能操控傑頓的可怕存在。」

「這一支艦隊上,每一個百特星人都能操控一隻傑頓,佐菲能打過,其他奧特曼呢?」

張利恍然大悟。

就像草原上那種戰鬥力一般的族群,落單的時候誰都能欺負兩下,一旦團結起來,就算是頂級掠食者都要暫避鋒芒,計劃著如何分散他們。

張利之所以這麼著急,還是因為市場調研的結果。

絕大多數孩子都根據已有的線索推出了佐菲的身份,對這個曾經客串過前兩部作品的強者充滿了嚮往,期盼著他早點出現。

但是哈哈樂這個渣男企業,把你撩撥的不上不下的時候,他倒是點上一根煙看起戲來了。

快來嘛~受不了了啦~

你用買玩具的方式證明你想要,我就給你~

快來,我買玩具就是了~

誒嘿嘿嘿,張利感覺自己已經猜測到沈導的想法了,跟自己一樣簡單且純潔。

沈城承認,他確實有撩撥觀眾,提高知名度以便到時候把玩具賣的更貴的次要原因。

但究其主要原因,還是為了讓大家有一個更好的觀影體驗,越牛逼越神秘的人物就得越靠後,往往從配角的出場順序中就能看出來這個角色的地位。

比如說,小夢裡,佐菲壓軸登場————奧父才第幾集?

當時圓谷桑這一手,把佐菲的逼格無限拔高,反正在小時候沈城的眼中,佐菲幾乎等於最強奧特曼了。

······

聊城市第一實驗小學。

龔浩收拾著自己的書包,蹭自行車的柯樂已經在旁邊準備就緒了。

「《傑克奧特曼》快要播完了,不知道下一部是什麼?」龔浩有些期待的想道:「你說會不會還是奧特曼?」

「我看應該是鎧甲勇士!」柯樂篤定的說道:「你看啊,哈哈樂就喜歡這種插一下拔一下的調調,前兩部不都這樣嗎?」

「可是我比較想看奧特曼······」

龔浩現在對奧特曼的印象極好,別的不說,前一段時間那集《怪獸使者與少年》把自己老爸給征服了,多長時間了也沒給自己說什麼特攝劇很幼稚的話。

「先別想這個了,人家還沒大結局呢。」

柯樂嘿嘿一笑:「到時候就該咱們兩兄弟發大財了。」

原來,兩個人用攢了好長時間的小金庫,買了很多的【佐菲奧特曼(M87光線)模型】。

局勢很明朗了,佐菲奧特曼一定會在最後一集出場裝一個大逼,按照沈叔叔的尿性,一定會抬高佐菲的價格對外發售。

到時候,自己兩人的模型具有價格上5~10元的優勢,在聊城市實驗小學的地界上,甚至比哈哈樂玩具廠更有競爭力!

也正因為存了這個念頭,他們不像其他的小屁孩一樣抱怨佐菲穩如狗,而是盼著他出來的越晚越好,晚了,才能賣出一個好價錢······

。 「為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