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吼吼吼……」

恐怖的龍吟之聲,欲要衝出吞天神鼎,深海狄龍不甘心被人煉化。

「哼,被我煉化,才能發揮你的餘熱,剩下一節骸骨,根本無法轉世重生。」

柳無邪冷哼一聲,地獄神殿碾壓下去,深海狄龍骸骨頓時平靜下來。

一根根粗壯的神龍法則,從骸骨之中鑽出來。

每一條法則,重達萬鈞,跌落太荒

世界的那一刻,傳來一陣轟鳴。

柳無邪立即調動太荒真氣,托著神龍法則,跟自己肉身融合。

真龍法決運轉,肉身傳來陣陣龍吟,像是一尊神龍蘇醒。

神龍法則受到牽引,融入柳無邪的四肢百骸。

頓時間!

一股劇烈的疼痛襲來,這頭深海狄龍全盛時期,絕對是半仙境,甚至更高。

柳無邪肉身已經堪比窺天境了,竟然傳來強烈的撕裂感,可想而知,深海狄龍骸骨中蘊含的法則,有多強大。

真龍之軀,已經達到巔峰狀態,距離圓滿,只有一步之遙。

真龍法決運轉的速度越來越快,柳無邪感覺自己每一寸骨骼,經過了千錘百鍊。

火焰開始煅燒,柳無邪整個身軀,如同沐浴在聖火之中。

這是骨火,柳無邪的骨頭自己煅燒,榨取裏面的雜質,讓其朝真正的神龍之骨演化。

疼痛只是暫時的,那種撕心裂肺般的骨痛,慢慢退去,取而代之,是一股洪荒之力,從柳無邪骨頭深處溢出。

身體中的神龍之氣越來越多,在柳無邪四周,出現許多細小的金色神龍,他們盤踞在柳無邪頭頂上。

這些都是龍氣。

之前柳無邪也演繹出來過龍氣,大多都是虛而不實。

現在不一樣,全部化為一道道真實的龍氣,每一條都是神龍形態。

這些龍氣有自己獨立的思想,相互盤踞,迅速融合,化為一道巨大的龍體。

神龍虛影,徹底顯露出來。

改造還在繼續,柳無邪的鮮血,不斷變化,發出咚咚聲,每一滴血液,都重達幾斤。

血液流淌在身體之中,像是奔騰的河流,川流不息。

肌肉開始鼓盪,每一寸毛孔,都在貪婪的吸收深海狄龍的精氣。

「可惜,無法提升我的修為!」

柳無邪暗道一聲。

他現在卡在了地仙六重,遲遲無法突破到地仙七重。

只有突破到地仙七重,才能掌控天神碑,調動的時候,不必擔心天神碑會反噬。

真龍之軀已經達到圓滿層次,全身上下,被龍氣包裹起來。

只要柳無邪一聲令下,這些龍氣會迅速化為龍體,跟他一起戰鬥。

深海狄龍骸骨一點點溶解,化為無數金色液體,倒入太荒世界。

沉寂在深處的龍界迅速放大,隱約有超過黑烏界的趨勢。

面前的礁石,承受不住柳無邪的氣勢,紛紛溶解,化為大量的液體。

「昂!」

一聲清脆的龍吟,響徹海域十萬里。

柳無邪終於將深海狄龍骸骨徹底煉化,真龍之軀達到完美層次。

站起身子,渾身傳來炸鳴聲,伸展一下拳頭,面前的空間居然開始塌陷。

「好可怕的肉身,我的肉身力量,應該堪比窺天五重境了。」

柳無邪檢驗了一下自己的力量,一臉的不敢置信。

「出擊!」

沒有調動真氣,僅憑肉身的力量,輕輕的推出去。

推出去的那一刻,周圍空間開始炸開,化為無數碎片,承受不住柳無邪拳勁的碾壓。

連遠處的礁石,無聲碎裂,像是雨點一樣,朝四周爆射而去。

此刻島嶼四周,還潛伏着很多海妖,他們不敢靠近而已。 「站着別動!」高南一邊向於瀟大叫,一邊大步朝於瀟身邊走去。來到於瀟身邊后,高南急忙從於瀟腳下撿起一個金屬的小棍子來,然後像繡花一樣,小心翼翼的將棍子插在了於瀟手中的大菠蘿手雷。之後慢慢從於瀟手中將大菠蘿手雷接了過來。

做完這一系列動作,我看到高南臉上都已經滲出汗珠了。於瀟此時臉上也都是汗,不過這估計是被高南緊張的表情嚇的。

「我靠,我說小於,你是多想和我們同歸於盡嗎?」作為隊長,我還是要表現出隊長的威嚴的,於是弱弱的訓了於瀟一句。

此時於瀟知道自己做了錯事,也不反抗,不過小嘴已經撅到了天上。

此時高南則恢復了淡定,給我們介紹到「這是我們自己做的土炸彈,把幾十年前的一批炸彈半成品改裝后製成的,威力不大,不過這種距離炸死我們幾個沒有問題,主要是性能不是很穩定,保險打開后很容易爆炸,我們平時基本不會用,除非到了必不得已的時候用來應應急。」高南一邊解釋,同時雙手輕輕的將菠蘿炸彈放回原來的位置。

「不過好可愛啊!」於瀟小聲的低估。

於瀟年紀小,好奇心強可以理解,不過以後我可得留個心眼兒,不能讓於瀟隨便碰武器,否則整不好被她一不留神給幹掉,那可就太冤了。

我和於瀟、小美每人選了一把槍,於瀟和小美選的都是手槍,我則選擇了一把很霸氣的可以連發的機槍。子彈方面我們一人拿了十盒,每盒一百發,估計夠我們用一年的了。

拿完武器后,高南又帶我們來到了另一間庫房,這個庫房裏面擺着一些儀器,不過看起來都比較老舊。只見高南從一個角落搬出一個十分巨大的電話來,話說這個電話長得非常奇特,有人的腦袋那麼大,除了話筒和撥號盤外,竟然還有一個搖把子。於瀟此時又忍不住摸了起來。

「這是萬能電話,不需要通訊塔也可以實現互相接打電話。」高南解釋到。

看到電話后我的眼前一亮,這可是個好東西,有了電話我感覺自己又成了現代人了。

「他還有一個優點,就是不需要電池也不需要插電。」高南摸著電話開始吹捧起來。

難道是太陽能的嗎?我可一塊電池板也沒看見,這是在忽悠我們沒文化呢吧?不用電怎麼能幹活呢?

高南這個人看着挺正經,其實一點也不實誠,說話竟喜歡賣關子。

「你們看這有一個搖桿,裏面裝着一個小型發電機,當你搖動它的時候就可以打電話了。」高南解釋到,同時給了我一個電話號碼,「這是我的上級的電話號碼,現在也是你們的上級了,有事可以給這個號碼打電話。當然如果有任務的話你們也是通過這個電話接收命令。」高南終於說出了這個電話的神奇之處,那就是要手搖發電。

「這是我們在人類離開后自主研發的,高科技!好好適應一下吧。」

「為什麼不裝電池呢?我們現在有很多電池呀!而且超市裏、工廠里也一定還有很多。」小美終於忍不住問道。

「那些電池早晚都會用光的,只有自力更生,才能永遠保持自己的價值。」高南解釋到,這話就像是以前老師給我們講人生道理一樣,不僅聽着讓人腦仁疼,更可惡的是你挑不出話里的毛病,讓你只能幹生氣。

「那如果不搖動手柄的話是不是電話就沒有電,我們既不能打電話也不能接電話呢?」小美問道。

「對,所以看好你們的手錶,每晚八點開始搖動手柄,堅持一個小時,如果有任務就會在這個小時里通知給你們。」高南說道。「記着一定要把天線扯出來!」高南說着又從電話里扯出了一根將近一米半長的天線來。

「我靠!」我都要忍不住罵人了,這是什麼破玩意啊,最氣人的就是那個每晚搖一個小時的要求,簡直設計的太缺德了。

「好了,組織能給你們的只有這麼多了。」高南一轉剛才戲謔的神態,表情變得十分嚴肅。

「朋友們,我們曾經所處的這個世界,科學技術是一環扣一環的,當電力停止后,製造、網絡、通訊全都停滯了,而更可怕的是,技術出現的斷層更為嚴重,我們面對人類遺留下來的設施卻不會使用,我們需要的東西不能繼續製造出來。所以,一定保護好發給你們的設備,因為從今以後組織將不會再給你們分發新的裝備,今後的路上,一切只能靠你們自己了。」

「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我們雖然丟失了很多科學技術,但只要注重教育,我們的後代會從書本中重新開啟那些被帶走的文明的!」小美目光堅定的說。

「希望如此吧。」高南嘆息著說道。

「好了,最後還有一句非常重要的話要跟你們說「歡迎加入純凈者」!」高南一掃之前的憂鬱,大聲對我們說道。

此時我突然感覺自己的肩頭有了重量,那是一種和整個人類的命運有關的責任感,我想此時的於瀟和小美一定也有這種感覺。這種重量讓我覺著踏實,因為我找到了存在的價值,這和每天無所事事混吃等死相比要強得多。或許毫無壓力的生命才是人所不能承受的重量吧。

我悶着頭不斷思索著,感覺自己真的和以前不太一樣了。

「謝謝你!高南!」我鄭重的對高南說道。

我的話讓於瀟和小美都驚訝的看向我,估計她們現在正在思考這些可憐的裝備如何應對無盡的感染者呢,結果我竟跟高難說謝。

高南聽到我的話后也是一愣,不過很快反應過來,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想只有男人之間才會理解我的意思吧。

「你們走吧,把車子開走,我可以再找一輛。」高南說着,竟然開始攆我們了。

得,那就走吧,我們互相道了別,然後三個人一起朝大門外走去。在快要走出去的時候,身後再次聽到高南的聲音「趙隊長,子彈省著點用!」

這是我聽到高南最後的聲音,這個把我們領入純凈者行列的男人,從此我便再也沒有聽到過他的聲音了。 雙子峽。

陽光明媚之下,雙子峽正在舉行烤肉宴會。

人類很奇怪,明明是強制性的不公平比賽,但是當卡贊大大方方承認了廚師海賊團的勝利並真的放過他們一馬之後。

廚師海賊團的人們反而感激卡贊繞了他們一命,開心的拿出自己的食材和擅長的料理去招待怪物家族的人。

哲普很確定卡贊就是那種讓人容易產生好感的那類人,這些人談吐之間都會讓人覺得有一種魅力。

比如之前比賽之後,卡贊把他們所做的料理一點不剩的全部吃下這個舉動,在廚師海賊團看來是尊重了食材。

而在吃完料理之後隨口的一句『多謝款待』又讓他們覺得卡贊尊重了製作出這些料理的廚師。

卡贊這兩個微不足道的小細節,贏得了廚師海賊團全廚師的極大好感。

那種自然的樣子哲普不認為是什麼臨場作秀,而如果這是卡贊的個人習慣的話,那麼這個人真的很有魅力。

此時的卡贊並沒有跟大家一起享受烤肉套餐,而是坐在雙子峽的岸邊自顧自的跟眼前的大鯨魚拉布說話。

「喂,你在這麼撞下去會死的知不知道啊。」

「嚶…」

聽不懂,小馮玩兒正開心,就不叫他了…我繼續說我的。

「你也聽庫洛卡斯說了吧,你等待的那些人已經死了..把嘴閉上!別著急!我還沒說完呢!」

「…噗。」

「既然不相信的話,那你就跟著自己的族群去環繞世界一周找找看啊,說不定就找到了呢。」

「…嗡~」

「啊…你是因為他們讓你在這裡等著,你怕錯過所以才不願離開吧。」

卡贊猜測了一下拉布不願走的原因,然後看見拉布點了點頭:「八嘎..這裡有庫洛卡斯呢,他會替你在這裡等著的,如果有那麼一天那些人真的回來了,等你環繞世界一周之後再來到這裡,庫洛卡斯一定會告訴你的。」

「…」

拉布愣了愣,它覺得卡贊說的好有道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