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可有什麼異常?」顧知鳶又問,宗政無憂還小,慢慢減量,應該問題不大。 微風薄霧蒙,飛沙卷晨風。

大散關上,戰鼓聲裂,隆隆炸天。

蚩妖兒英姿颯爽,昂首如槍,噬天軍將領受命擂鼓,聲徹天穹。

沙場上,李克用循聲而動,霸道磅礴的真氣席捲而去,宛若滔天的怒浪,吞噬天地向李靖籠罩。

「李靖,今日汝必死!」

「楚軍,亦必敗矣!」

李克用目眥欲裂,縱聲怒喝咆哮,祖巫之力籠罩天穹,好似黑暗降臨,讓天地失去光明。

虎威亮銀戟和畫桿描金戟在天穹上,狂飛猶如一道道電光碰撞在一起,聲震於天,地動山搖。

擁有祖巫之力的李克用和擁有封神之力的李靖,兩人當前都處於巔峰狀態,一招一式釋放的威力,足以毀天滅地。

兩道身影早已脫離胯下戰馬,暴掠於虛空之巔,快速變幻方向,瞬息,交手百餘回合,黑芒和銀光縱橫交錯將大地覆蓋。

沙場上兩國將士循聲惶恐,卻無暇注視兩人的戰鬥,依舊短兵相接,向彼此攻擊過去。

天策軍團和魔龍軍團皆戰力不俗,瘋狂廝殺之下,傷亡亦是不相伯仲,飈濺的血柱,倒飛的屍體與兵戈,讓沙場徹底成為人間煉獄。

關隘上,蚩妖兒俏臉含煞,眸若利刃,凝視着沙場上戰況,心下駭然不已,天策軍的悍勇讓她震驚,同時楚軍神將的霸道,讓她不免有些擔憂。

此時。

楚軍末端楊林與巫王蚩離之戰如火如荼,周德威,龐師古二將面對宇文成都,史萬歲,伍天賜,定彥平四將的猛攻,皆以追落馬下,生死不明。

可蚩離卻依舊帶着鴉兒軍殊死拼殺,蚩離逃出楊林的攻擊範圍,握手葯塔穿梭在楚軍之中,所過之處,眾士兵墜落馬下,痛苦哀嚎,雙手抓着脖頸,瘋狂的掙扎著,不過幾個呼吸間他們就葬身於毒氣的蠶食下。

數百名士兵命喪毒氣之下,蚩離葯塔中黑色霧氣蔓延,好似瘟疫一般,一發不可收拾,看着眾將士墜馬身亡,楊林,定彥平,宇文成都,史萬歲,伍天賜諸將怒不可遏,皆為敵將陰毒的手段感到不齒。

黑霧瀰漫,三軍將士失去一戰之力,面對兇猛彪悍,驍勇異常的鴉兒軍,他們根本沒有一戰之力,鴉兒軍左突右殺,所過之處,血肉橫飛,瘋狂收割楚軍士兵的性命。

「滴,宿主麾下楊林戰力暴增,成功激活屬性一無敵,當前戰力提升至195,晉陞為一流戰將。」

「特殊屬性二:武魂之力,可提升麾下大軍的戰力,開啟時隨行大軍戰力上升5點,自身獲得武魂之力加持,可秒殺戰力195一下任何戰將。」

「滴,宿主麾下宇文成都激活屬性一:雷霆——當面對武力低於180的猛將時,一擊鳳翅鎦金鎲可將其直接秒殺。」

「特殊屬性二:護軍——當三軍陷入絕境之時,武力上升8點,視死如歸,武力值可持續一個時辰,當前戰力196。」

「滴,宿主麾下史萬歲激活特殊屬性蓋世,面對高於他武力值的武將時武力+10,基礎武力值180,坐騎和兵器各增加武力1。」

「滴,宿主麾下定彥平激活特殊屬性勇武,戰力增加10,兵器綠沉四尖槍戰力加2,坐騎銀點花斑豹戰力加2,基礎武力值為175,當前戰力189。」

「滴,宿主麾下伍天賜激活特殊屬性雙鎲無敵,武力上升10點,兵器混天鏜戰力加1,坐騎烏騅馬戰力加1,基礎武力值為170,當前戰力182。」

諸將見眾士兵死於蚩離的毒氣之下,眾將震怒不已,戰力瞬間暴增,提韁放馬,揮動兵戈向蚩離合圍過去,顯然不殺蚩離決不罷休。

耳畔提示音接連傳來,楚帝心神一動,內視系統頁面,見楊林眾將嘶風縱馬向蚩離殺去,縱聲怒喝:

「陰毒之人,死不足惜!」

五將合圍而去,將蚩離團團圍住,罡氣屏障防禦,無懼蚩離的毒氣,銀光四射的兵戈直指,紛紛縱聲高呼:

殺~

殺~

殺~

五人同時殺出,氣貫長虹,殺氣滔天,蚩離瞳眸大睜,錯愕不已,可惜為時已晚,面對五將的怒斬,他完全無招架之力。

兵戈碎空斬落,蚩離墜落馬下,手中藥塔陷入血泊之中,少頃,被五將揮動兵戈砍城肉泥。

蚩離身亡,鴉兒軍群龍無首,楊林高舉水火囚龍棒,面色猙獰恐怖,縱聲如雷道:「眾將士聽令,隨本王一起衝殺!」

這一瞬間,楊林武魂屬性早已開啟,三軍將士戰力提升,縱馬緊隨其後,向鴉兒軍反撲上去。

天風呼嘯大作,縱馬飛馳的楚軍宛如狂濤起伏,怒吼奔騰,又似億萬天兵天將,各持金戈,弓弩,互相斫殺,白刃交加,箭羽縱橫,喊殺之聲震撼天地。

三軍將士上至統帥下至士卒,戰力皆大幅度提升,一瞬間脫胎換骨,面對恐怖如斯的楚軍,鴉兒軍徹底失去方寸,陣腳大亂。

拚死掙紮下,徹底淹沒在楚軍兵戈之下,廝殺持續了一個時辰,李克用引以為傲的鴉兒軍被楊林所部擊敗。

他們丟盔棄甲,慌不擇路的逃走,楊林收回滴血的囚龍棒,舉目遠眺凝視狼狽逃竄的鴉兒軍殘部,並未下令大軍追擊。

而是提韁調轉戰馬,向大散關下折返過去,五將帶兵馭風返回,楚軍戰力瞬間暴增。

殺入魔龍軍團之中,楊林見眾將士各自為戰,昂首目光向大散關看去,揮動兵戈,縱聲高吼:

「眾將士聽令,直取大散關!」

楊林久經沙場,且熟讀兵法,奪取大散關乃釜底抽薪,讓噬天帝國大軍成為無家可歸的孤軍,如此他們士氣一落千丈,潰敗只在朝夕之間。

殺~

殺~

馬蹄鞭撻,飛矢如蝗,楊林一馬當先,殺出一條血路向大散關靠近,城池上蚩妖兒惶恐不已,鴉兒軍的潰敗讓她始料不及。

「傳令李克用,讓魔龍軍團攔下楚軍!」

蚩妖兒縱聲下令,噬天軍將領擂鼓通傳,可惜為時已晚,李克用和十三太保被楚將糾纏,他們分身乏術,根本無法阻止前行的楊林。

要是此刻將關隘大門關閉,無疑是要放棄魔龍軍團,且僅憑蚩妖兒身邊千餘噬天軍,也無法擋住楊林麾下大軍。

「公主不必驚慌,末將即刻帶兵出關阻擊楚軍,為李將軍爭取時間!」 直升機上。

林羽沉思一陣,又向寧亂吩咐道:「待回去以後,你叫人將此事做個詳細的報告,轉呈各部,讓他們在各自的轄區展開調查,看看是否還有類似的事情的發生!尤其注意莫名其妙的成年人口失蹤案件!」

雖然高水村的事情已經解決了,但林羽總感覺,這事還不算完。

「是!」

寧亂領命,又面色嚴肅的看向的林羽,「你覺得,還有人在暗中修鍊這種邪門歪道?」

林羽微微頷首,「這個世界上,有太多隱秘的角落,縱使我們的情報系統很完善,只要別人隱藏得足夠好,我們未必能發現。」

從最早的歸墟山莊,到剛被打掉的風鈴,無不是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活動。

如果不是因為他們跟這些人和事牽扯上,直到現在,也未必能發現。

所以,即使他們的情報系統再完善,也不可能知曉世間所有的事。

而且,即便是沒有人在暗中修鍊煉屍術這種邪門的東西,多調查一下,也不是什麼壞事,無非是多花點世間和精力而已。

「我明白了!」寧亂認真的點點頭,「近期我會對我這邊各個區域的成年人口失蹤案件展開一次徹查!希望,不會查到什麼。」

以前,他們都是希望能查到些東西。

但這一次,寧亂卻希望什麼都查不到。

要不然,他們的樂子可就大了。

雖然寧亂是唯恐天下不亂的主,但也不想天天被這些麻煩事折騰。

兩人一路聊著正事,假道士幾乎插不上話,鬱悶的坐在一邊。

接近歲暮城,寧亂又向林羽投去問詢的目光,「是直接去機場還是……」

林羽擺擺手道:「把我放在歲暮城就行了,我在這邊還有點事。」

有事?

寧亂疑惑的看向林羽。

這邊的事,不是都處理完了嗎?

還能有什麼事?

正當寧亂疑惑之色,卻見林羽悄悄的向他眨眼。

寧亂稍稍一想,馬上明白了林羽的意思。

林羽不是還有事,只是想找借口先擺脫讓他頭疼的假道士,然後再悄悄的溜去機場,省得假道士纏着他。

尤其是,還不能讓假道士知道林羽要回江北。

要不然,假道士肯定會去江北找他!

投給林羽一個愛莫能助的眼神后,寧亂吩咐直升機駕駛員將他們在歲暮城放下,然後迅速離去,好像生怕被假道士這個喪門星纏上。

「你要去幹什麼?」

直升機還沒走遠,假道士便湊到林羽身邊,嬉皮笑臉的問道。

「軍事機密,不是你能瞎打聽的!」林羽一句話堵住假道士的嘴。

假道士撇撇嘴,心中誹謗不已。

屁的軍事機密!

他已經猜到,林羽就是想甩掉自己!

想甩掉我,沒門!

假道士在心中默默的說上一句,嘴上卻不再問。

林羽哪裏都沒去,就在之前的酒店住下。

假道士本想擠進房間,卻被林羽無情的攆了出去。

對這混蛋,千萬不要客氣!

你要給他點顏色,他就能開染坊。

林羽在房間里坐下,又打電話詢問了一下鳳儀的情況,得知鳳儀和那個年輕的女子已經押送江北並秘密關押起來,這才放下心來。

感受着門外的假道士的氣息,林羽又不禁頭疼起來。

心中默默的祈禱,千萬別讓這混蛋知道自己在江北。

想到這裏,林羽又迅速給北境狼軍那邊傳去消息,嚴禁任何人向假道士透露自己的行蹤。

做完這一切,林羽這安心的躺下休息。

第二天早上,林羽醒來之際,已經不見了假道士的蹤影。

等到中午,也沒見假道士出現,林羽這才悄悄的趕往機場,一路上格外的小心,生怕被假道士跟蹤。

下午三點,林羽終於坐上了回江北的飛機。

直到飛機起飛,林羽才稍稍鬆了一口氣。

好不容易過了幾天安寧的日子,他可不想被假道士纏上。

正當林羽暗暗鬆口氣的時候,一位空姐邁著婀娜的步伐來到他身邊。

「先生,打擾一下。」

空姐露出職業的微笑,指著商務艙門口道:「這位先生說是你弟弟,他想要升艙,但要找你付錢,請問,你認識他嗎?」

林羽心中「咯噔」一下,順着空姐手指的方向看去。

剎那間,一張「夢魘」般的笑臉映入他的臉頰。

假道士!

林羽的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

千躲萬躲,終究還是沒能躲過這個混蛋!

冷漠的掃視假道士一眼后,林羽立即搖頭,「我不認識他!」

「哥!」

聽到林羽的話,假道士頓時哀嚎一聲,一下子撲到林羽面前,抱住林羽的腿,滿臉「悲傷」的哭道:「雖然我們是同父異母的兄弟,但爸媽都走了,在這世界上,我只有你一個親人了!我知道你嫌弟弟沒出息,不想認我這個弟弟,但我們畢竟是兄弟啊……」

假道士撕心裂肺的哭喊著,還努力的擠出幾滴眼淚來。

聽到假道士的話,周圍的人頓時向林羽投來異樣的目光。

連空姐,都忍不住側目。

短短的幾句話,已經讓這些人腦補出一個故事。

父母雙亡后,哥哥發達了,而同父異母的弟弟卻沒什麼出息,於是,有錢的哥哥不認沒錢的弟弟了……

感受着這些異樣的目光,林羽額頭頓時青筋直跳。

如果這不是在飛機上,他現在一定會狠狠的揍這混蛋一頓!

這混蛋肯定就是明白自己不會在飛機上跟他動手,這才有恃無恐!

林羽強忍暴揍假道士的衝到,咬牙切齒的問道:「你是不是皮癢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