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另有目的?」兩人均是一愣,他還有目的?冒充人家的名聲坑蒙拐騙不說,還有別的目的?

「是呀,最近被天門宗的人追殺,吃食難安,不得已之下冒充林真元老的名頭,是想吸引陽神學院,讓學院的高手前來,有學院的高手出動,天門宗的那些人便不敢對我動手叫囂了,卻沒想到,來的人是你們兩個」古龍一副無比倒霉的臉色講到。

「你被人追殺,關學院什麼事?學院又不會幫你」葉華瞥了眼古龍,有些好笑,這傢伙打的如意算盤太過兒戲了?經腦子想一想,學院會幫他解圍嗎?

「小夥子,你不懂呀,若是林真親自出馬,他的劍法之強,天門宗的人便不敢大肆狂妄,而我,雖然說被教訓教訓,卻也能尋求一些庇護了,不至於被天門宗的人漫天追殺。」古龍的另有目的,其實就是這一點。

「你,你的目的是求庇護?」這下,兩人都吃驚的撲在了地上,十分無語。

「這不廢話嗎?我古龍大費周章正是為了求得庇護,要不然,誰吃飽了撐著沒事幹?我古龍又不稀罕坑騙的那點東西,當然我現在喝的酒是偷來的」古龍如是講道。

兩人直直的翻了個白眼,很是鄙夷,葉華問道「老人家,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何被天門宗的人追殺?」

夢可心亦是好奇,一雙水靈的眼眸專註著古龍,心裡清楚打不過對方,便不打了,盤跪地上,看向古龍。

「這個嘛,說來,我古龍以前乃一名鼎鼎有名的武皇高手,放眼榮耀王國,沒有幾個小子膽敢惹我,否則,我一口水能吐死一幫武霸武天」古龍囂張的說道。

「吹牛,你以前要是武皇,至於淪落到被人追殺嗎?」葉華朝古龍倒了倒拇指,武皇?吹牛誰不會呢?

「嘛。嘛,我知道你們兩娃兒不信,其實, 契約甜妻寵上天 ,五十年前,有一位強大的女武帝,乃一代蓋世女豪傑,天之寵女,即是現今的王國皇家守護者艾迪芬,至於我為什麼與其發生摩擦,這件事得從一次天地寶物爭奪的時候說起,那時候天地出現了一樣奇物,發生了一次幾千人的爭鬥,寶物落在我古龍手內,卻被艾迪芬盯上,說這乃歸王國所得,當時我氣急之下,朝她面前脫褲子撒了泡尿,結果呢,她居然過分地追殺了我幾萬里,廢掉我八城修為,還慘無人性的把我丟到了王國有名的寒冰湖下面,凍了我十天十夜,好在,我命不該絕,活了下來」古龍氣惱無比的講道。

「你對武帝撒尿?」夢可心一頓無語,這丫已經不能用缺德兩個字形容了,簡直是不知羞恥,對女人脫褲子撒尿這是最為可恥的行為,而且又是朝武帝的面前撒尿,這不是嫌自己活膩了嗎?要是她,早就把你丫活活掐死,御成十塊八塊喂狗去。


「咋啦?咋啦?像我古龍這麼曠古絕今,天下第一,只有我能幹出這麼偉大的事情,王國上下,誰能與我一比?再者,她一個武帝好意思搶我的東西嗎?太無恥太霸道了,我能忍得下這口氣?」古龍憤憤不平的講道。又道「好在,她得不到寶物,被我藏在了一處神秘空間」

「那是什麼東西?還有,你怎麼被天門宗的人追殺?」葉華說出了兩個疑問。

「天門宗的人行為非常陰險,得知我古龍的下落,又打探清楚了我的修為被廢只剩下武魂境界,身懷寶物,便沒日沒夜的追殺我,至此已經追殺上三十多年了,無非是想從我古龍手上搶奪的奇物,這個奇物,別說天門宗,讓王國知曉,恐怕武帝艾迪芬也會親臨而來」古龍大感不妙的神態,近日一直躲災,實在走投無路之下,只得冒充林真名字,在外避開仇敵的注意力。

聽到這兒,葉華與夢可心總算清楚了整件事的緣由,也相信了古龍以前真的是一位武皇高手,武皇啊,那可是非常強悍的存在,也難怪兩人不敵古龍,輸給了古龍一點不冤,畢竟對方曾經是武皇,哪怕已經損失了八成修為,那也不是兩人能打贏的。

「前輩,你得到的奇物很吸引人?很珍貴嗎?」得知古龍往日是武皇,葉華表露出一份尊敬,尊稱前輩,古龍值得他尊重。

「你個小夥子,挺尊重人的,我欣賞你。」古龍訕訕一笑,講道「這個奇物何止珍貴,據說,還是與幾百年前諸強大戰有關係,無奈,我怎麼也無法參透,它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存在」

話下,古龍輕輕的從空間戒指之內取出一樣破碎的殘物,類似一種寶盆碎成了幾塊的物品,其通體為玄黃色,有著玄奇的神光淡淡散射,房間中充滿了異樣的一幕,葉華與夢可心齊齊地看著那樣殘物,均看不出其的信息,但卻感受得到,它不平凡,散發出的氣息讓人安詳!

「好安詳的感覺,它放佛是一種神聖的物品,到底是什麼?」夢可心疑惑地說道。

「不清楚,但絕非凡品,連武帝都想得到的存在,由此可以肯定,它不簡單」葉華分析了起來。

!! 「古龍前輩,你把這東西留在身上有幾十年了嗎?」夢可心聽了古龍半生的經歷,怪可憐的,顯示被武帝廢了大部分修為,又淪落到被人追殺,日夜不安,躲難躲災,他以前雖是一名武皇,但卻過的不容易。

「是呀,為了探索出它的秘密,已經成了我古龍一生的追尋」古龍長長地嘆息「我古龍學藝不精,無論如何努力,卻都無法參透它的秘密,實乃丟臉,不過,我堅信,不久之後,它的存在會讓天下震動,而且你們應該已經發現,它只是一種殘破不完整的物品,應該還有別的殘物在武元大陸,恐怕沒有出現,或者已經有人獲得,但不管如何,不用多久,武元大陸便不會平靜!」


「那你留在身上不是太過危險?」

「這你就不懂了小娃兒,武者,追求武煉巔峰,悟出長生不死之奧秘,然而,天底下,還有許許多多的神通法寶吸引武者,讓人痴迷,而我古龍,正是對奇物吸引的一類人,寧死不會放棄。」古龍看了看面前的奇物,愛不離手地講道。

「哦」夢可心嗯了聲。

正在此時,一股冰與火的氣息籠罩了整間客棧,這股氣息,非常強,讓裡面的幾人面色驟變,古龍一聲警惕「不妙,這是天門宗的人,他們竟然找到了此地,發現了我古龍的行蹤」


見古龍臉色不安,葉華兩人也露出警惕,突然,古龍將手中之物塞給了葉華,嚴肅講道「小夥子,今日我恐怕是凶多吉少,這件貴重的東西交給你,好好保管,不要讓人知曉,不然,定有滅頂之災」

「前輩,這麼貴重的東西你怎能交給我?」葉華不放心的看著古龍,他怎麼都沒想到,古龍廢了那麼多的勁兒,從武帝艾迪芬手中活了下來,又被人追殺了那麼久,正是為了這件奇物,現在卻交給了自己,自己難以保管得了。

「年輕人,以我幾十年行走江湖的經驗可以看出,你是一個心地善良的小夥子,交給你我才放心,等會會危險,天門宗來的人可不好對付,不要有任何大意」古龍一臉嚴肅,不難看出,之前一直為老不尊的他,露出了這種臉色,有多麼的認真!

「古龍,你以為躲在裡面我們不知道了嗎?今天你插翅難飛,哼,殺了我們天門宗幾十個弟子,這個仇,是時候算算了,我們不止要滅掉你,還要從你手中搶過寶物」外頭,隨著古龍的話落了下來,一道男子的聲響嗤嗤地傳進客棧,周圍間兩種氣息籠罩而來,一股是火焰,一股是冰寒,這兩種氣息都很強,客棧內,來不及逃離的自由武者,修為較弱的,瞬間被冰與火的氣息覆蓋全身死亡當場。

「轟」一道火色的力量,高高砸了下來,砸破了客棧的屋頂,只見,兩個穿著長袍的老者,從空降了下來,出現到了葉華幾人的面前。

「哎呀呀,你們兩個無恥的傢伙,是你們找我古龍麻煩,我乃被逼無奈只能擊殺你天門宗的弟子,怎麼,吃了虧,不服?還是見我古龍被人廢了八成修為,好欺負,一直找麻煩?」古龍聳了聳肩肩膀,懶懶的樣子。

「哼,古龍,你若是老老實實交出奇物,便不至於淪落我們追殺的下場,對,正是見到你沒有了往日武皇的修為,我們冰火雙尊才敢欺負你,搶你的奇物,你就是一個倒霉的武皇,哈哈,哈哈……」說話的一個老者,臉露陰險之色,兩人乃天門宗的護法二老,人稱冰火雙尊,冰老,火老,一個修鍊至寒功法,一人修鍊至陽功法,江湖上,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修為都在武魂五級的境界,在江湖中,人們都非常懼怕兩人,這兩人無惡不作,手段毒辣,冤死在他們手中的武者數之不盡!

「開玩笑,我古龍曾經一代武皇,會被你們兩個小後輩欺負?乃是笑話」古龍淡淡的講道。

「那可不見得,你已經被武帝艾迪芬廢了八成修為,剩下武魂一級,對付你,我們冰火雙尊有絕對的信心」火老冷笑一聲,打探出了古龍的底細,有把握擊殺古龍。

古龍的心裡暗罵了聲「這兩個混蛋,見我古龍武功被廢,完全欺上了頭上,實在可恨。」

「你們兩個娃兒是與古龍一夥的吧?」冰老不懷好意的看向了兩人。

「是又怎樣?」葉華感受到了一股難以抵抗的寒氣襲擊,卻面色不搖的道。

「好一個語氣囂張的小子,既然是古龍身邊的人,想來是古龍收來的徒兒,正好,今兒一快滅了你們,斬草除根。」冰老散發出了一股殺氣,殺機畢露。

整個空間,在下一瞬間被一層寒色霧氣繚繞,周圍的牆壁,地面,都變成了一片冰結畫面,身在寒氣之下,葉華與夢可心都很難受,連連運功抵抗,但,寒氣之強,遠不是他們能應付的,兩人分別中了寒氣襲身,感覺身子快要凍僵。

「葉華,此人修鍊的是極道功法,寒毒功,寒氣中附帶寒毒」夢可心急忙的朝葉華喊道。

「我知道,已經感受出來」葉華面色驚變,來到武元大陸,第一次面對厲害的人物,寒毒不斷地侵襲他的身體,非常的霸道。


「沒有用的,以你們的修為,別說能夠抵抗我的寒毒,能堅持一分鐘已經是極限了」冰老自信的笑了聲「冰寒決,寒毒攻心」

「啊……」夢可心運功抵抗,卻難以做到,寒毒攻擊了進去,身子放佛被完全根針刺扎著,無比痛苦。

!! 主管見挑起了藍海的胃口,便徐徐道來:“前輩,您還不知道?我們現在所處的仙界叫做下層仙界,而在大陸的南方有一個仙界之橋,通過那個橋便可以到達上層仙界,不過要想通過仙界之橋必須要達到金仙的境界,兩層仙界中間並不想人間和仙界,可以自由通過,不過沒有達到金仙的人要上仙界之橋會立刻灰飛煙滅,所以我們並不能隨意去上層仙界,不過從上層仙界下來卻沒有限制。”主管一口氣說完。

藍海聽到,饒有意思的說道:“有點兒意思,這不就像人間的混沌牆麼。不過限制沒有他那麼大罷了,可是沒有達到金仙的人就根本沒辦法進去麼?”藍海再次問道。

那主管聞言,繼續說道:“也不是這樣,有專業的擺渡者,他們會幫你度過仙界之橋,不過一次的費用可不低,而且在上層仙界的基本都是金仙以上,所以即便去了,沒點勢力,估計兩天就橫死街頭了。”

“嘿嘿,好,謝謝你這條信息,來,這枚魔核送你,算是我私人的一點小禮物。”說着藍海掏出了一枚散仙的魔核,那主管一見到這魔核,眼裏登時放光,藍海不用猜也知道此時主管的心裏。

幸好和這個前輩打好關係了!

藍海很聰明的說了私人,意味着這枚魔核是送給主管的,而主管也會意的點點頭。

那主管並沒有立刻接過魔核,而是彬彬有禮的說道:“前輩,這一條人盡皆知的信息換取一枚魔核,那我可是真正的大奸商了,不過……”主管這才接過魔核繼續說。

“我可以再告訴前輩一條鮮爲人知的信息,前輩應該是最近才飛昇的吧,上層仙界有個號稱赤帝的仙帝這兩天派人來到了這裏,好像是要殺掉所有最近飛昇上來的仙人,所以前輩還是快點將身份隱藏起來吧,不然……”那主管說道,藍海心裏大驚,沒想到自己剛剛飛昇,那赤帝就知道了自己的蹤跡。

“不過前輩可以暫且放心,因爲仙帝是無法來到下層仙界的。”

“原來如此,這麼說那仙帝也是東方勢力的人?”藍海問道。

“沒錯,赤帝乃東方之人,掌握着一個名叫創魂的組織,這個組織勢力強大,當今也唯有七大家族才能與之一拼,主要是那赤帝的實力端是可怕,有傳聞他是從更強大的位面而來,因爲重傷才被迫來到仙界。”

“好的,多謝,我會注意的。”說着,藍海便起身準備離開。

走在街上,藍海不停地咬着嘴脣,心裏很是着急,若是真按照那主管所言,赤帝已經派人下來絞殺所有飛昇者,那南傑三人此時的處境不妙啊,自己又不知道他們的位置,究竟該怎麼辦呢?

“哥哥,你是不是擔心南傑他們?”小路說道。

“沒錯……”

“海哥,那赤帝要殺的人是你吧。”藍影說道。

藍海驚訝的望着兩個小孩,顫聲道:“你,你們怎麼知道的。”

“這麼簡單,一猜就猜到了,海哥你說有強大的敵人,再加上你這麼能惹禍。”

“對啊,哥哥,這個世界上恐怕也就你能還沒飛昇,就能惹毛仙界至尊了。”小路也一臉微笑的說道。

藍海鬱悶的嘟囔着:“我沒有惹禍啊,我很低調的……低調?低調!沒錯,我只要告訴赤帝我是我就行了,這樣南傑他們就安全了。”

“喲,哥哥要英雄救美了!”小路起鬨道。

“嘿嘿,想惹麻煩還不簡單,海哥,那赤帝應該知道你某些特質,只要無限放大,讓他們注意到就行了。”

“創魂決,沒錯,就是創魂決,這就是最明顯的標誌,只要放出了創魂決,他就肯定會將目光轉移到我一個人身上,可是……這樣的話,你們……”

“我們不會離開的!!”兩個小鬼齊聲道,藍海則一臉鬱悶。

“好吧,那我就算拼了性命也會保護你們的。”

“再說了,海哥,我倆這麼聰明,在你身邊當個軍師也能增加不少存活率吧。”藍影笑道。

“嘿嘿,既然如此,那今夜,就讓我們將這紫菱洲徹底點燃吧。”

入夜,藍海的身影從酒樓中飛快掠出。

“嘿嘿,也不知道海哥能將這紫菱洲鬧成那般。”

“按照哥哥的功力,估計我們等不到明天的太陽就得離開。”

“也對……”

藍海來到紫菱洲陰暗的角落,瞬間身影分出無數,基本佔滿了整個街道。

“藍海你確定要這麼做麼,即便那仙帝不能下來,可是那殺手肯定不是那麼好對付,你這樣做就是引火**。”

“可是,我不這樣做,南傑詩薇小婉就會有危險!”

紫魂不說話了,他也沒了反駁的理由,只能任由藍海這麼做。

“可是你要怎麼做才能引起注意呢?”紫魂問道。

“你說按照正常創魂決的進度,地仙的我有多少副魂呢?”藍海問。

“十級後,每升一級副魂成倍增加,十級一百,半空一千,空境一萬,那地仙就是十萬。”

“那我要是遇到了很強大的敵人怎麼辦?”

“副魂上去魂爆死他……你想!”紫魂忽然想到。

“沒錯,我們就自編自導一場大戰,用變形術,將我的外形改變,我本體用魂氣,而分身則利用魂氣模擬出念氣來對戰,緊接着就來一場煙花會,一定震撼。”

“嘿嘿,好主意,那就……開始這場盛宴吧。”

藍海本體來到了最爲耀眼的市中心廣場,仙人不需要睡覺,所以黑夜跟白天沒什麼區別,而藍海的到來也並沒有引起什麼懷疑,忽然藍海一拳打在自己身上,當然這個自己是分身。

“臥槽,你他媽想死吧。”“本體”藍海對着自己一聲大喝,而且立刻衝了上來。

雖然城市中並不允許戰鬥,可是護衛也沒那麼快來。

而裝扮成彪形大漢的藍海一把將“本體”藍海抓住,然後一拳打飛。

“本體”好像怒了,只見一瞬間,從“本體”中分身出無數藍海,這種分身即便在仙界都極其罕見,此刻一見藍海竟然會分身,頓時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很明顯,“本體”藍海也很聰明,知道自身不敵對面的彪形大漢,於是不要命的指揮着身邊的副魂衝向彪形大漢,那彪形大漢明顯沒見過這麼詭異的功法,一時間也有點慌亂,再加上瞬間撲上來漫天遍野的藍海,反應遲鈍不少。

“魂爆!!”

首先衝到彪形大漢面前的一個藍海大喊道,然後爆發出驚天動地的爆炸,這下可好,藍海發揮地仙的魂爆,那威力可不低,瞬間將整個廣場震得不停震動,不少看官都開啓了防禦模式。

這還不算完,第一個藍海發動了魂爆後,第二個,第三個……千百個藍海衝到了大漢面前。

“魂爆!!”又是一聲大喝,爆炸響起,比之前還要恐怖,此時周圍的看官已經完全被嚇破了膽,而城主的護衛也到了,可一看到藍海這架勢,誰敢上來,一個個的躲在遠處,根本不敢上前一步。

“魂爆!!”

“魂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