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又是一次輪迴。」 天琅學府,琳琅城唯一一座學府。

不管你是平民、貴族、乞丐……

只要你有足夠的天分,就可以來這裡就學;這裡有專業的老師為你指導武學上的問題;如果你真的有很高的天分,天琅學府就會把你送到東域最大的學院—「東方學院」深造。

傳聞東方學院的創始人乃是聖階高手。

今天,天琅學府門外,七八個小孩正圍著一位看起來五六十歲的老人嘰嘰喳喳的叫著。

「老爺爺,繼續講啊,我們還沒聽夠呢!」一個又黑又瘦的小孩道。

「就是就是,老爺爺繼續啊。」一群小孩七嘴八舌的嚷嚷。

「哈哈,好,我就再為你們講講咱們這天玄大陸的來歷。」老者縷了縷沒剩下幾根的鬍子慢慢的道,幾個孩子瞪著圓圓的大眼睛期待的望著老者。

看著孩子們一個個天真的樣子,老者微笑著道:「相傳,在遠古年間,咱們所在的大陸不叫天玄大陸,而是叫作眾生大陸,眾生大陸無限的大,要想從一個極端到另一極端,即便你是天階高手,一輩子也休想飛到。」

「而且大陸上也有著各種各樣的種族,每個種族生活在不同的地域,修鍊不同的功法,各自都相安無事的生活著;後來,不知在那遠古期間到底反生了什麼,好像是發生了什麼大戰,有人硬生生的將整個大陸給打碎了。」


「哇……好厲害。」

「連大陸都能打碎。」孩子們都瞪著天真的大眼睛。

在這群孩子之中,一個長得十分清秀,穿著一件青色長袍的男孩也在認真的聽著老者的講說,男孩十二三歲,白嫩的皮膚看的叫女人都心生嫉妒。

老者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自此之後,眾生大陸被分成了六塊;大陸碎裂之時,天地靈氣相當匱乏,為爭奪天地靈氣,各族之間發生無數次的爭鬥,最後六塊大陸個成一界。」

「而我們現在所生活的這片大陸就是其中一塊,稱為人間界;還有妖界,鬼界,魔界,修羅界和天界。」

「六界相通,爭鬥不斷,也只是在這近兩千年才有所平息,就是在那時我們的人間界出現了一個人,稱為天玄大帝,此人以無上大神通平定了人間界的戰亂,封閉了各界,此後便消失無蹤,傳聞此人以達到神階,而我們的大陸也因此命名為天玄大陸。」說完,老者長長的吸了一口氣。


「哇……真厲害!」

「是啊!是啊!」

「我也這麼厲害就好了。」

「我也要做一個英雄。」

「……」小孩子們都興奮的講著。

「哈哈,小弟弟,你在這裡啊。」就在孩童們聽著老者的故事時,一個銀鈴般的聲音突然傳了過來。

只見遠處一個十五六歲的女孩,穿著一身雪白色的衣裳,兩個羊角辮在頭上蕩來蕩去,睜著一雙靈動的大眼睛,正氣喘吁吁向這裡跑來。

「玉兒姐姐你出來了。」這時青衣男孩從聆聽中回過神來,看著跑過來的女孩說道。「大哥他人呢,怎麼沒和你一起出來。」

「大哥那武痴還能幹什麼,一點意思都沒有;學校老師說最近琳琅城比較亂,讓學生們少出來亂走,所以我就一個人出來了。」獨孤小玉小聲的說道。

「那你還出來。」獨孤逍遙壞壞的笑道。

鐺!

敲了一下獨孤逍遙的小腦袋。「姐姐的事,小弟弟亂管什麼。」

「在學校里待著實在太悶了,所以就偷溜出來了。」獨孤小玉姍姍的道。


「對了,快走,在被抓回去那就慘了。」說著抓起獨孤逍遙的還在不停揉頭的小手就向遠處跑去。

「哎呀!慢點,老伯再見!」獨孤逍遙對著老人擺了擺手。

看著離去的兩人,老人站起來直了直腰板笑著說道。「哈哈,好了,都散了吧!今天就到這裡了。」

「走嘍,回家吃飯了。老伯再見!!!」孩童們都陸陸續續的走光了。

「哈哈,想不到堂堂一個地階高級強者南郭老人,會為幾個小孩子講故事,笑死我了,哈哈……」一個帶著調侃的笑聲從老人背後傳來。

「哼!要不要我把你的醜事說出來,讓你的那些學生們都來聽聽!琳老鬼。」老人沒有回頭,同樣帶著調侃的語調說道。

如果讓東域的修士看到,一定會很吃驚,兩個在平時都是不常見的地階高級強者,一個是成名已久的南郭老人,另一個是天琅學府的院長琳成,兩人竟然在這裡調侃。

「你也來了,看來有寶出世的消息是真的,許多的修士都已經來到了琳琅城。」琳成幽幽的道。

「如果不是琳老鬼你在這,我才不來呢。」南郭老人笑道。

「對了,剛才那個小女孩是你們學校的吧,怎麼你沒把他捉回去。」南郭老人道。

聽到這話,琳成不禁打了個冷戰。「你可饒了我這條老命吧,我可不想我的鬍子再沒幾根;她可是我們學院的小魔女,我可不敢惹她。」

「呵呵,還有你琳老頭怕的。」南郭老人笑呵呵的說道。「不過我看那名少年到是挺有趣的。」

「那是小魔女的弟弟獨孤逍遙,可惜他無法凝聚元力,終身無法修鍊。」琳成帶著惋惜說道。

「可惜了。」南郭老人也嘆道。

「等等,你說獨孤家,這個姓氏很少見啊!不知是哪個獨孤家。」南郭老人又吃驚的問道。

「這我就不知道了。」琳成低沉的說道。

「這事我們最好不要多想。」南郭老人亦低沉的說道。

「這還用你這老鬼說,好了,咱老哥倆兒今天好好喝點,不管那亂七八糟的事。」琳成笑著說道。

「哈哈,對,咱們也有好久沒聚了,今天就喝個痛快。哈哈……」 「好了,別跑了,已經很遠了,」獨孤逍遙彎著腰氣喘吁吁的說道。

「嘻嘻,可下出來了。」擦了擦頭上的汗珠,獨孤小玉嘻嘻笑道。

「小弟弟,回到家可不要亂說呦」摸了摸獨孤逍遙不大的小腦袋,獨孤小玉壞壞的說道。

「知道了,知道了。」想起獨孤小玉那整人的招數,獨孤逍遙不禁打了個冷戰。

「對了玉兒姐姐,你知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啊!怎麼城裡來了這麼多陌生人。」獨孤逍遙有些疑惑的問道,因為琳琅城裡最近多了許多陌生的面孔。

「這個我也不知道,不過難不倒本小姐;走,姐姐先帶你去吃好吃的。」獨孤小玉道。

「我們去找蟋蟀把!他家有一家酒樓做的可好吃了,上次我就在那吃的。」獨孤逍遙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嘴邊都快流出口水來了。

「好啊,也不知道蟋蟀家到底做什麼的,家裡那麼有錢,琳琅城大多商鋪都是他家開的。」獨孤小玉帶著疑惑說道。「小弟弟你知道嗎?」

「我也不是很清楚,他說他家是一個很大的家族,因為他的父親跟家裡鬧矛盾了,所以從小就跟著父親來到了這裡。」。

「哎,不管了,咱們快走吧!」

蟋蟀是獨孤逍遙在小時候認識的一個好朋友,名字叫富英傑,兩人從小玩到大,關係很好;蟋蟀人長得不想蟋蟀又黑又小,恰恰相反,他長得是又白又矮又胖,尤其是臉上和肚子,走起路來一顫一顫的。

「快到了,前面就是。」過了兩條街,獨孤逍遙說道。

「是逍遙小少爺來了,少東家正在裡面,快請。」這時從酒樓里走出一位三十多歲的男人,長得有點發福,嘴邊掛著兩撇小鬍子。

「是嚴管家,那我先進去了。」打了聲招呼,獨孤逍遙就向里走去,對裡面很是熟悉。

酒樓不是很大,但是卻非常有氣派,環境也很好,裡面打理的井井有條。

一個單獨的雅間,一張很大的桌子,桌子上放滿了各種美食,一個小胖子正在埋頭苦吃。

「我要的鮑魚好了沒有!快拿過來。」小胖子頭也沒抬的喊道。

「我說蟋蟀,再吃你就走不動路了。」 國王世界 ,獨孤逍遙的笑道。

「嗯,是小白啊!哈哈,你怎麼來了;」抬起頭一看是獨孤逍遙,富英傑高興地說道。

「嘿嘿,當然是蹭飯來了。」

「你還說我呢,你不是也一樣能吃。哈哈。」富英傑大聲的喊道。「來人,再上一桌來。」

外面的夥計聽到后冒了一陣冷汗,這還是小孩子嗎?這兩個小祖宗也忒能吃了吧。

不知什麼原因,獨孤逍遙從出生就一直嗜睡,一直到七歲時才有所好轉;之後變得越來越能吃,但是身體還不發胖,還變得越來越清秀,尤其是皮膚,雪白的讓女人都嫉妒,活脫脫一個小白臉,所以富英傑就把獨孤逍遙稱為小白。

「喂喂,我說蟋蟀,沒看到本大小姐也來了嗎?連個招呼也不打。」看著富英傑那張滿是肥油的嘴,獨孤小玉壞笑道。

聽到突然冒出來的聲音,富英傑打了一個哆嗦,背後一絲冷汗流出。

「呵呵,玉兒姐啊,哪能看不到您老大來呢,快來一塊吃。」

忽然想起了什麼,連忙道;「我還是為您老單獨擺一桌吧!」

「呵呵,不用不用,放心,這回饒了你,找你打聽點事。」獨孤小玉打趣道。

「那就好,那就好。」想起上次吃完飯後拉了整整七天,富英傑就腿發軟。

「那你要打聽什麼事啊?」

「就是最近琳琅城怎麼來了這麼多陌生人啊?」這時獨孤逍遙邊吃邊說說道。

「哈哈,你也不看我是誰,我可是堂堂富家少東家,人長得又高又帥,實力那可是……」

「是嗎,富大少爺。」獨孤小玉用怪怪的聲音問道。

「呵呵,沒,沒……。」富英傑馬上賠笑道。

這時外面的夥計進來,「少爺,飯菜已經準備好了。」

「好了就都上來吧!」富英傑馬上擺出一副威嚴的樣子,看起來有些滑稽。

「好了,快說吧!」獨孤逍遙邊往嘴裡放吃的邊說道,嘴一刻也沒閑著。

「我也是聽來我家食宿的那些修士說的,距離咱們琳琅城百里的天狼山,那裡有很多妖獸都知道吧!」

「這我們知道,咱們東域是四域中妖獸最多的。」獨孤逍遙回答道。

富英傑喝了口水清了清嗓子繼續道:「傳聞有人看到從天狼山深處有金光閃現,修者進去還得了寶貝,好像有寶貝要出世。」

「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嘿嘿,有寶貝!!!」獨孤小玉眼睛亂轉,「兩位小弟弟要不要姐姐帶你們去看看世面。」

「不要,我父親說了,這次來了好多修士,甚至還有地階高手,讓我最近不要亂走。」 只婚不愛:首席太薄情

「哼,膽小鬼,關鍵時候就掉鏈子;小弟弟,姐姐帶你去好不好。」獨孤小玉扭頭又對獨孤逍遙說道。

「不好吧!父親知道怎麼辦。」

「哎呀,你笨哪,你不說,我不說,大伯不就不知道了,我們就在遠處看著。」獨孤小玉繼續誘惑的道。

「嘿嘿,有道理。」獨孤逍遙也壞壞的笑道,不知不覺就被帶壞了。

其實獨孤逍遙也很想去看看,因為從小不能凝聚元力,所以對修士的世界特別的好奇。

「真是受不了你們兩個。」富英傑有些無奈的道。「不過你們要小心些。」

「姐姐我可已經是凡階大圓滿的高手了,哪像你剛到凡階。」獨孤小玉揮了揮嬌小的拳頭挑釁的說道。

對於一個十幾歲的孩子就已達到這個程度,已經是相當傲人的天賦了。

「那我也比某些人還沒入士強啊,是不是小白。」說完馬上捂上嘴,有些尷尬的看了看獨孤逍遙。

富英傑知道,對於不能修鍊一直是獨孤逍遙心結,雖然看他平時不怎麼在意,但是這始終是他的一個痛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