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原來如此,怪不得我的判斷出現了這麼大的誤差。」李爾稍一思考,就明白了怎麼回事。上輩子自己成為法神之後,旅行到了地球晶壁系,以量子計算機技術為主體,創造了暴雪主神系統。

這個暴雪主神系統絕大部分是科技側的產物,僅僅有很少的一部分融入了自己的靈魂,看來這部分最終也跟著自己的靈魂一起,在湮沒中重生了,剩下的物質部分就跟自己的神器和其他所有裝備一樣,全都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自己在船上重生之後,只是簡單感受了自己的身體狀態,連記憶都沒有整理,更別提注意到殘存的暴雪主神系統了,之後自己又是一路上忙忙碌碌,一直忙到了現在。

「一血成就?我不是抽取了三個黑社會頭子的靈魂做了巫毒娃娃嘛,難道他們不算人?也是,他們被打成重傷,不算我的人頭。」李爾思考了幾秒鐘,「這麼說,小約翰那個辣雞玩意死了?看來他是自己作死的,否則他老老實實呆著還能活到明天。」

「叮,愛瘋·死亡之翼發布了一個新的任務,請主人查收。」李爾搖了搖頭,決定讓這個蘋果一代的智能管家順其自然的發展,不再干涉,「收集材料製作靈魂寶珠,然後注入一千個狗頭人的靈魂碎片,建造第一個IBM外置伺服器。」

「……愛瘋,優化我從狗頭人提取龍血的法陣和設備。」李爾想了想,「順便整理一份北方荒野的地圖和藏寶圖,然後你再給我量身定做一門冥想法。恩,起的名字不要假大空,要接地氣。」

有了愛瘋操心這些枯燥乏味、建模整理的小事,李爾睡得更香了,一覺睡到東方泛白,康斯坦斯推開房門走了進來為止。

「早上好,康斯瞄。」李爾打量著貓耳娘,有點挑剔,「波斯貓的眼睛都是黃色的,你這個眼睛太亮了,簡直比我的金色眼睛還亮,不好,太浮誇了。」

「你真愛給人家亂起名字,又是爾康又是康斯瞄的。」康斯瞄軟弱的抗議了一聲,然後有點心虛得問:「我昨天晚上沒做什麼傻事吧?我不該喝那麼多的。」

「沒有了,你的酒品很好,昨天晚上喝醉了也不哭不鬧,像個乖寶寶。」李爾斜倚在床頭上,「否則我早一個神之禁錮把你收拾了,在我李爾面前,你還沒有機會撒酒瘋。」

「今天你回家,我就這個樣子回去?」康斯瞄左搖右甩了幾下尾巴,「不如我還是變成爾康吧,似乎更容易被接受點。」

「恩,隨你了。我媽一直都打算給我身邊安排兩個小侍女。」李爾捏著下巴,「你知道的,梅多克男爵領里的女孩子們都是些沒見識的村姑,我覺得有你跟著我,就不用聽我老媽的嘮叨了,不過你還是把尾巴收起來吧,穿衣服也方便。」

「那好吧。」康斯坦斯順從地收起了尾巴,「李爾,我發現你的氣質跟以前不一樣了,難道你的那個蘋果一代在一晚上就能提高你的實力?」

「錯覺,錯覺,康斯瞄。」李爾用法師之手給自己和她到了兩杯水,「哪有那麼誇張,我只是變得更加自信了一點而已。」

「那好吧,侍女請我們半小時之後去大廳吃早餐,現在已經過了幾分鐘了。」

兩人分別洗漱完畢,來到餐廳見黛拉,見面之後,黛拉讓侍女們都下去,然後一邊切麵包一邊說道:「我收到一個消息,昨天半夜小約翰府里出了亂子,死了幾個人,最後還失火了。」 「聽起來不錯,小約翰只是第一個罷了。」李爾一邊讓愛瘋控制著法師之手給兩位女士拿黃油和果醬,一邊用手指輕輕敲著桌子,「我討厭羅富柴爾德家族,我討厭一切放高利貸者,他們就是披著人皮的吸血鬼,沒有他們,這個世界會更好。」

「所羅門商會按照你的清單,準備了雙倍物資,已經一大早就送往梅多克城堡了。」黛拉含笑接過調味鹽瓶子,「那個宋把生意全都交接好了,我的手下已經全面接管了所羅門商會。他說自己準備一個周之後乘坐他的旗艦前往西方。」

「很好,我原來打算折磨他三天三夜才讓他死去的,既然他這麼知趣。」李爾也動手切下一片麵包,「我就大發慈悲,讓他每小時都忍受一種酷刑,讓他享受過十大酷刑之後,乾淨利索的死掉好了。至於那個馬金蓮蓉,如果宋死了之後她還活著,我就放她一條生路,畢竟,我是仁慈的李爾,不喜歡殺死女人。」

「喵,你還真仁慈。」康斯瞄拿著一片薄荷放在臉上聞著,「你就不怕那個馬為了向你復仇,而投入魔鬼的懷抱嗎?一個瘋狂的女人在仇恨的驅使下,可是很可怕的。反正我是從來都都是斬盡殺絕,永絕後患的。」

「我李爾向來不把事情做絕,天無絕人之路嘛。」李爾嘗了嘗果醬,滿意得點點頭,「何況中了我巫毒娃娃附體的人,還能翻了天不成?哼哼,我倒看看哪個倒霉的魔鬼敢跟馬金蓮做交易,到時候我會讓他心碎一千年的。」

「黛拉,我現在還需要你的幫助,我要製作一件魔法裝備。」李爾把靈魂寶珠的製作工藝圖遞給了她,後面還有一張材料清單,「見過父母之後,我打算去北方荒野,清理一下那裡的狗頭人,精粹龍血,做做生化實驗,他們的靈魂也不能浪費了。」

「好,我這就讓人去準備。」黛拉敲鈴叫來管家,把清單給了他,「這個工藝圖是你畫的吧,李爾,沒想到你不僅能歌善舞,寫字畫圖的水平也這樣高明。」

「謝謝你的稱讚,黛拉。等會在馬車上,我就給你畫一幅肖像畫好了,聊表謝意。」李爾笑著看著康斯瞄,「至於你嘛,我送你一個填滿了貓薄荷的抱枕,恩,再送你一件上好的皮草。」

想干就干,李爾打開了財富之書,在上面寫了條求購信息,「布雷斯特的李爾求購一張虎皮,價格面議,在線等,挺急的。」

放下財富之書,李爾笑著對黛拉說道,「渥金女神真是慷慨,居然送給我每個月三百貢獻值,如果能附加幾萬金幣就更好了。」

「天哪,李爾。」黛拉幽怨得望著他,「我自從八歲進入教會,累死累活忙到現在,每個月也不過有一百貢獻值的收入,你居然每個月白拿一千?可惜貢獻值禁止交易,只能個人使用。」

「那也可以私下裡用貢獻值幫別人代購啊。」李爾覺得這應該是很簡單的事,「這樣還不是可以能換成金幣或者人情?」

「李爾啊李爾,你不明白貢獻值的意義,這是神恩啊。」黛拉搖搖頭,「不是過命的交情,誰肯把女神對自己的恩寵拿去給別人用?overgold的意思你也明白的,一個成功的教會牧師,他的理念最終還是要超越黃金的。」

「的確,我曾經讀過一個叫威廉?亨利?蓋茨三世的異界大富翁故事,大家都叫他比爾蓋茨。他退休之後遺囑里就把自己98%遺產都捐給慈善事業了,並且一分一毫也不留給自己的子女。我李爾絕不輕易佩服凡人,但他絕對算一個。」

「好吧,如果他是真實存在的話,那我也挺佩服他的,我真希望他可以把全部財產都捐獻給渥金女神。」

聽到這句話,李爾差點把嘴裡的紅酒噴出來,他強忍住把黃油糊黛拉一臉的衝動,咳嗽了一聲,「黛拉,我真被你打敗了。」

「他既然能賺那麼錢,如果他信仰女神的話,甚至都有成為聖幣大主教的可能,捐給慈善事業對他自己有什麼好處嗎?」黛拉一本正經得盯著李爾,「女神可以賜給他長壽和健康,死後還會保佑他的而靈魂進入女神的神國成為聖靈,還會庇佑他留在凡間的後代子孫,他是個凡人,他散盡家財替凡人做慈善,我很感動,然後呢?」

「像一個凡人那樣死去?那些被他幫助過的凡人之中,又有多少人會感激他的善心和慈善呢?」黛拉搖搖頭,「沒有真神顯聖,展現神跡的凡人世界,真是可悲。即使成為世界首富又如何?建立一個帝國又如何?還不是每天三頓飯,死了三尺土。」

「凡人猶如砂礫,而他們之中那些優秀者才能算得上黃金。」康斯瞄也舉起兩隻小爪子贊成黛拉,「就算是最弱小的亡靈生物也能存在個幾百年,那些死後都變不成骷髏兵的普通凡人,就算他富可敵國又如何?還不是生命短暫,最終化為塵土。」

「你們兩個的思想還真是本世界強者的主流啊。」李爾決定繼續跟她們討論一下比爾蓋茨世界的普世規則,「在比爾蓋茨的那個晶壁系,沒有超凡之力,只有人類一種智慧生物,他們發展了一種嚴密的科學體系,他們製造出的最強大武器能把他們的世界毀滅個幾百次,人人平等是他們的價值觀。」

「李爾,我突然想起來有件事要處理,先失陪一下。」黛拉溜走了。

「李爾,那個世界有我這樣可以變成貓耳娘的超凡章魚嗎?」康斯瞄問道。

「呃,沒有。不過那裡有各種變裝女王和變裝大佬,還可以通過手術來變性。」

「聽起來好無聊。我可以外表模仿上萬種生物,還能完全變身成八十一種生物,不過我現在只掌握了十二種。那種換衣服的變裝,聽起來真的好低級哦,他們的科學就不能讓一個人只靠自己,就能變形成幾種別的生物嗎?」

「……不能。不過他們可以整容,用刀子在你臉上挖一塊肉,削點骨頭,放點硅膠,打點激素,染個頭髮,搞點刺青之類的。」

「真是無趣的世界。」康斯瞄把頭一晃,長出了兩隻毛茸茸的兔耳朵,兩隻眼睛也變成了紅色,「我寧願變成吸血鬼也不去那個世界當女王。隨便哪個正式的德魯伊都能變成個烏鴉雄鹿什麼的,整容算什麼玩意。」

「哎,真是話不投機啊。」李爾咽下最後一塊麵包,「康斯瞄,我還是喜歡你變成波斯貓的貓耳娘,也許等你成就傳奇之後,會對那個晶壁系的思想產生共鳴的。」

「也許吧。」康斯瞄又變回了貓耳娘,那隻金色的眼睛也顏色變淡,換成了黃色,「或許會有那麼一天吧。但現在,快給老娘拿點肉來,我可不是吃素的!」 無論是章魚還是貓咪,它們都是肉食動物。康斯瞄雖然可以偶爾吃點水果和點心,但每頓飯都是無肉不歡。

「那你應該找黛拉要東西吃啊。」李爾好笑得盯著她,「我們是在做客,要客隨主便,大早上的就想吃小魚乾?你還真是變成貓了?」

「喵,我不管,我要你管飯。」康斯瞄氣鼓鼓得把麵包和果醬推到一邊,「你不是很厲害嗎,快用你的那個盧庫魯斯美食術把這些變成烤肉。」

「哎,沒想到我李爾也有成為貓奴的一天。」李爾直接讓愛瘋控制法師之手,把麵包片捏成了小魚的模樣,然後隨後比劃了一下,「天靈靈,地靈靈,盧庫魯斯快顯靈,東西南北各路食神急急如律令。好了,我的康斯瞄主子,吃吧。」

康斯瞄用一種你是在逗我嗎的眼神盯著李爾,然後拿起麵包魚咬了一小口,扁扁了嘴,「還真有一股晒乾的鹹魚味道,唔,果醬聞起來也跟蝦醬似得。為什麼我明明看著它們是麵包和果醬,嘗起來卻變了味道呢?」

「這是個很複雜的過程,牽扯到催眠術、幻術、你自身的慾望和記憶,最重要的是你內心對我親近感,願意相信我。」李爾又給她捏了兩條麵包小魚,「這個小小的魔法伎倆說到底還是信則靈。」

黛拉回來了,後面跟著兩個侍女,一個手裡端著一張虎皮和全套裁縫工具,一個手裡端著培根和熏魚。

「李爾,你的那條求購任務可以取消了,我在庫房裡找到了合適的,原本是打算賣給某個伯爵的。康斯瞄,我一時疏忽,忘記吩咐侍女提早為你準備合適的早餐了。」

「謝謝黛拉,你真好,這些正好路上吃。」康斯瞄抖了抖貓耳朵,「我們出發吧,我向看看梅多克男爵領地究竟是什麼樣子,居然出了個李爾這樣的奇葩。」

「康斯瞄,你真得越來越無法無天了。」李爾嘆了口氣,「我後悔讓你變成貓耳娘了,你這貓脾氣見長啊,當初真應該讓你變成一隻犬娘。」

「那我還不如變成女狼人呢,犬娘你還是找一隻母狗頭人養吧。」康斯瞄一邊麻利得把培根和熏魚打包,一邊哼著《波斯貓》,蹦蹦跳跳得出發了。

「我們走吧,看來我的面子還是不夠大,海洋女神到現在也沒派出使者來見我們。」李爾搖搖頭,「黛拉,很抱歉讓你失望了。」

「別灰心,李爾,我相信你的主意是正確的。」 文娛不朽 黛拉微笑著安慰李爾,「春天種下一顆種子,要等到秋天才能收穫呢,現在離到秋天還早著呢。何況就算是正常的商業談判,有時候雙方也要互相交涉個幾個月呢,何況這種對女神非常重要的大事。」

車隊啟程了,黛拉為了給李爾父母留個好印象,可是準備了好幾馬車的禮物,李爾看了之後也沒說什麼,反正他送給黛拉的銀礦地圖開採之後,有的是錢。

「李爾,我想問問你對歌達家族那些親戚的看法。」黛拉看了一會李爾的魔法練習,開口問道,「德累斯頓的銀礦正好也在薩克森公國境內,我看了下那裡的教友傳給我的資料,似乎他們對你母親並不友好呢。」

「恩,大貴族對追求婚姻自由的子女向來不待見。」李爾忙著在愛瘋的配合下鍛煉自己的身體,「大概除了我外祖母之外,歌達家族剩下的人就沒幾個人願意跟我母親聯繫了,說句心裡話,他們就是那種讓我很不爽卻又不能痛下殺手的爛親戚。」

「那我懂了,那座銀礦坐落在貝格男爵領地邊緣的荒山上,我有點猶豫怎樣才能合理得買下那塊區域。」

「貝格男爵是個毫無天賦的凡人,但他卻一直想舉家搬到紫羅蘭城堡附近去定居。」李爾自然不會拿不能合法開採的銀礦地圖來糊弄盟友,「我能配置一種副作用極大的魔法藥劑,可以讓他在一個月之內成為初級魔法學徒。如果他足夠富有的話,也許他有生之年能成為黑鐵法師。」

「我明白了,相信他會為了他的夢想而把領地奉獻給教會。」黛拉有點好奇得看著李爾,「這種魔法藥劑恐怕不是用草藥能製作出來的吧?」

「如果我運氣好,能遇到足夠數量的狗頭人占卜師,那我就有足夠的靈魂碎片來製造這種啟蒙藥劑了。」李爾直言不諱得說起這種藥劑的原理,「其實用一個黑鐵法師的靈魂,或者五個見習魔法師的靈魂,製作出來的啟蒙藥劑效果會更好。不過嘛,糊弄這個想掌握魔法的男爵,用幾十個法系狗頭人的靈魂當原料就夠了。」

北宋大丈夫 「好吧,李爾,那我還是不問這種藥劑的製作過程了。那它的副作用是什麼?」

「各種各樣,不過都不致命。」李爾搖了搖頭,「最主要的就是靠這種方法成為法師,最多只能修鍊到黑鐵級,並且還是實力最弱的那種,每個等級都是。」

「我有個計劃,把薩克森工作有個大銀礦的消息,直接提供給歌達家族高層,也許會讓他們派人來見你母親,滿足你母親一直以來的心愿。」

「我母親是個善良的人,我知道她心裡一直想得到我外祖父的接納的。」李爾嘆了口氣,「黛拉,我相信你的直覺和智慧,你就按照自己的心思辦吧,我在這個問題上是當局者迷,顧慮的事情太多,我很矛盾,又想教訓那些親戚,又不想自己親自搞什麼陰謀圈套來算計他們,哎,一言難盡啊。」

「可憐的李爾,難道你也有束手無策的時候。」康斯瞄來了精神,「這還是那個一心自由翱翔的李爾嗎?」她來了興緻,模仿李爾的聲音,把他在船上做的詩,背給了黛拉聽。

「我,李爾·格蘭特。不怕神一樣的敵人,就怕豬一樣的親戚。」李爾靜靜得看完了康斯瞄的表演,無奈得攤開雙手,「作為一個小輩,面對這些長輩真是束手束腳,尤其他們只是不理睬我的家族,並沒有做出什麼傷害我母親的事情。」

「嘖嘖……沒想到李爾這麼受女神青睞的人,結果他的那些母系親戚們都不稀罕搭理他。」康斯瞄搖頭嘆息,「這究竟是他們無知呢,還是他們在侮辱你的偉大呢?「

」我懂了,他們是嫌棄你父親只是個異國的小男爵,天啊,李爾,他們竟然敢輕視你的父親地位!這你都能忍?要是我就絕對會把他們統統貶成平民,奪走他們的土地和財富。讓他們再也不能依仗公爵的身份來嫌棄你的父親。」

李爾嘆了一口,這種事他上輩子也不是沒做過,但只是讓自己的母親心裡更加難過罷了,所以他牢記上輩子的教訓,這次沒敢自己動手,而是寄希望於黛拉,否則他可不敢擔保自己的暴脾氣上來,又是像上輩子那樣把歌達家族整得分崩離析。

車隊在中午的時候短暫休息了半小時,李爾歸家心切,在派出兩個騎士前去通報自己跟黛拉即將到來的消息之後,整個車隊又繼續前進了。

下午四點多,梅多克城堡已經遙遙在望了,李爾調整著自己心態,想著很快就能再次見到父母了,臉上露出了笑容,回家的感覺,真好。 為了迎接黛拉,李爾的父親,馬爾斯·格蘭特派出了以詹姆斯為首的十幾人迎接隊伍。看著詹姆斯那喜氣洋洋的大臉,李爾就知道瑪麗答應他的求婚了。

車隊短暫停留了一下,李爾下了馬車騎上了馬,康斯瞄也不依不饒得堅持要騎馬,詹姆斯盯著她的貓耳朵愣了幾秒鐘,然後覺得不妥,趕緊挪開了眼光。

「乖,去車上陪著黛拉。」李爾板起了臉,「這是命令,去吧,康斯瞄。」

康斯瞄做了個鬼臉,在眾人面前只好給李爾面子,乖乖滾回馬車上去了。

「少爺,你真厲害,這才幾天哪,你一下就拐來了兩個大美女。」李爾一馬當先,詹姆斯落後半個馬身跟在後面,「老爺看了你寫的信,說你想跟渥金教會談合作,純屬異想天開,還把我臭罵了一頓,沒想到少爺你還真辦成了,我好崇拜你。」

「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李爾意味深長得說了一句,可惜除了他自己,沒人能明白這句話真正的涵義,「命運已經對我露出了微笑,詹姆斯,希望你未來也能繼續分享我的幸運。」

「我已經夠幸運了。」詹姆斯笑得嘴都歪了,「老爺答應我一個月之後給我和瑪麗主持婚禮呢,少爺,多謝你在船上點醒了我,否則我還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下定決心,開口向瑪麗表白呢。」

「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李爾隨口又吟出了這兩句詩,詹姆斯在旁邊猛點頭,「詹姆斯,你這樣上過戰場的漢子,追起瑪麗來居然還扭扭捏捏的,真是看不出來你的內心還是個情竇初開的害羞少年啊。」

詹姆斯嘿嘿傻笑著不說話了,李爾也不再取笑他,快馬加鞭、一馬當先得向城堡跑去,整個車隊也加快了前進的速度。

馬爾斯·格蘭特男爵是個身材高大、相貌堂堂的紅頭髮戰士,他能彈得一身好豎琴,也算得上半個吟遊詩人,格蘭特家族自從兩百多年前得到了梅多克男爵領地之後,就一直延續到現在,即便是統治布列塔尼的公爵家族都換了好幾個了。

格蘭特家族的秘訣就是只對現任公爵忠心服務,絕不參與到公爵繼承的政治活動中,這保持了家族的延續,也讓格蘭特家族一直都是個男爵,並沒有立下擁立之功,領地一直沒有擴大,有得必有失吧。

現任的布列塔尼公爵成年之後就浪蕩不羈,老婆難產、母子雙亡之後就一直沒有再娶,用的借口卻偏偏是『不能忘掉舊情』這樣冠冕堂皇的理由。

幸虧由查理曼大帝一百多年前建立的加洛林王國內部的各大公爵還維持著大致的和平,否則布列塔尼公國目前一團亂麻的內政,就是一個好欺負的軟柿子。

「李爾,你回來了。」馬爾斯看著自己的三兒子,嚴肅得板起臉,隱藏起自己心裡的欣喜,「真是胡鬧,去遺迹探險還能踩到陷阱,我平時都是怎麼教導你的,真是不像話。」

「我知道錯了,父親。」李爾讓愛瘋暫時封印了自己除了魔法之外的大部分記憶,儘力活在當下,享受現在,「所以我不是絞盡腦汁,冥思苦想才把渥金教會的上金黛拉請來做客了嗎?怎麼樣,我做的還不賴吧?」

「臭小子,今天晚上到我書房裡,我要好好教訓你。」馬爾斯嘴角露出一絲微笑,但又故作莊嚴得叮囑了李爾一番,隨後讓他站在自己身後一起迎接黛拉。

馬車門打開了,康斯瞄冒了出來,然後毫無侍女覺悟得原地轉了一圈,東張西望了起來,隨後黛拉穿著她那華麗奢華的全套法衣,頭上帶著冠冕,手裡拿著藍寶石權杖,雍容華貴得出現了,馬爾斯趕忙迎了上去,身後兩個侍女捧著放在刺繡上的鹽和麵包緊隨其後。

李爾沖著黛拉眨了眨眼,站在原地就沒動,馬爾斯和黛拉互相客套幾句之後,轉過身來發現李爾沒動彈,就狠狠得瞪了他一眼,李爾無辜得挑了挑眉毛。

「男爵,李爾得到了渥金女神的寵愛。」黛拉展顏一笑,「我以後還要多仰仗李爾呢,所以您不必這麼客氣了。」

馬爾斯臉上不動聲色,心裡卻有些激動,他以前總聽說過某地的某某人突然得到了某位神靈的寵愛,短短几天之間就一飛衝天了,沒想到自己的三兒子也遇到了這樣的好事,看來晚上得好好審問一下他了。

自從詹姆斯帶著李爾的信回來,馬爾斯雖然嘴上說李爾的想法太不靠譜,但還是下令做了大量的準備工作,所以現在梅多克城堡里裡外外都打掃得乾淨整潔,庭院里一根雜草也沒有,大廳和貴客房也按照渥金教會的風格,儘可能得裝飾了一番。

李爾的母親,安娜陪著黛拉四下參觀城堡了,馬爾斯轉身一看,頓時火冒三丈,李爾不去陪著黛拉,反而在跟黛拉的那個貓女站在窗戶邊上竊竊私語。

他大步走了過去,嚴肅得咳嗽了一聲,「李爾,你過來,我有話問你。」

李爾看著父親的臉色,不由啞然失笑,於是對康斯瞄使了個眼色,康斯瞄提起裙角行禮,然後開口說道:「尊敬的男爵,我是美人魚王國七公主伊莉莎殿下的侍女隊長,康斯坦斯·嘉布瑞拉,願海洋女神菲爾梅妮斯的榮光照耀著你。」

馬爾斯僵了一僵,原本想訓斥的話一下子都憋回了肚子里,好在梅多克男爵領地也有幾個漁村,那裡的村民世代信仰海洋女神,所以他還是用女神的禮儀回禮,「康斯塔斯女士,請您原諒我的疏忽,我剛才還錯以為你是……」

「嘻嘻,沒關係。」康斯瞄欠了欠身,「男爵閣下,李爾可是先得到了海洋女神的青睞,上岸之後才跟渥金女神交涉成功的。您可不要再搞錯了哦,我先告辭了。」

馬爾斯尷尬得點點頭,康斯瞄離開了,讓父子倆單獨留在原地。

「父親,說來話長,一言難盡,不如我們晚上再聊吧。」李爾趁著父親還處在心神震驚的狀態中,也打算腳底抹油,「我去見母親了,我愛你,父親。」

李爾用力擁抱了父親一下,然後鬆開手溜走了,馬爾斯一時之間沒反應過來,站了幾分鐘之後才低聲笑罵了一句,「這個臭小子。」 李爾的母親,安娜·瑪利亞·歌達,出生於統治薩克森公國的歌達家族,是現任薩克森老公爵的小女兒,當年她毅然決然得選中了李爾的父親,克服了千難萬險,歷經了各種磨難才修成正果,遠嫁到布列塔尼公國的梅多克。

這件事在當時的薩克森公國可是掀起了轟然大波,若不是馬爾斯武藝高強,又是布列塔尼公爵的侍衛,薩克森老公爵派人暗殺他的心都起了。

總算梅多克男爵歷史悠久,血統純正,布列塔尼公爵又鼎力支持馬爾斯,最終安娜以一種很不體面的方式離開了家鄉,至今仍然在歌達家族內部不受待見。

雖然婚後馬爾斯對安娜是百般疼愛,布列塔尼公國的貴族們一方面因為格蘭特家族的歷史悠久,一方面因為兩人的婚姻是布列塔尼公爵大力促成的,所以他們對待安娜也是尊敬有加。但布列塔尼的海濱風光,怎麼能比得上薩克森公國的崇山峻岭?

以上就是黛拉拿到的資料,她為了獲取李爾父母的好感,可是做了不少功課,她明白安娜的內心對歌達家族是有眷戀和愧疚之情的,李爾父母的婚事,當時可是讓歌達家族在加洛林王朝內部,布列塔尼公國之外的各大貴族家族面前丟盡了顏面。

安娜領著黛拉和後來追過來的康斯瞄,一邊閑聊一邊在城堡里參觀了一圈,然後就把兩人送進了客房,讓兩人休息一下,然後就看見丈夫馬爾斯面色奇怪得走了過來,讓她去好好盤問一下李爾,路上究竟發生了些什麼。

得知康斯瞄是美人魚七公主的侍女,安娜的臉上頓時笑成了一朵花,「哎呀,我的小李爾長大了,居然都能引起美人魚公主的青睞了。美人魚王國應該比加洛林王國大得多吧,那可真是貨真價實的公主。」

「哎,我心裡真是沒底。」馬爾斯憂心忡忡得說道,「李爾不過是去小島上探索下遺迹,回來就碰到個美人魚公主,還被她看上眼了,我真是感覺跟做夢一樣。」

「哼,我的小李爾可是絕世天才。」安娜理所當然得反駁,「他從小就與眾不同,命中注定要成就一番大事業的,別的不提,就說他那雙絕無僅有的金色眼睛吧,哪個女孩子看了會不喜歡?」

「你還是多操心一下老大理查德吧,他都快二十一了,在雷恩斯城也有兩年了。」安娜談起了自己的第一個兒子,「聽說他到現在都沒找到意中人,成天就知道騎馬打獵,跟家裡要錢,結交一些狐朋狗友,這樣下去可不行。」

「哎,都是你從小把他慣壞了,兩年前我就不准他離開家,是誰一個勁得支持他去雷恩斯城闖蕩的?」馬爾斯想起了浪蕩的大兒子也皺起了眉頭,「雖然公爵看在我們的面子上,給了他一個衛隊副隊長的職務,可他實在是丟盡了格蘭特家族的臉面。」

「那你還等什麼,馬上派人把他抓回來,不成親就別放他出去。」安娜嘆了口氣,「老二瑪格麗特也是個倔強的性子,我實在擔心她將來的婚姻,哎,只有老三李爾最讓我省心了,我的命怎麼這麼苦,就不能讓我三個孩子都是乖寶寶。」

李爾一路溜溜達達得在城堡里轉了一圈,緬懷了自己曾經生活過的地方,大哥理查德在公國首府雷恩斯城遊戲人生,姐姐瑪格麗特在瓦納城的親戚家做客,現在就家裡就自己一個人,逛了一圈也沒什麼意思。

「叮~李爾主人,發現任務。」愛瘋又跳了出來,「大哥理查德在兩個月之後陷入賭博陷阱,欠下賭債一千個金幣。任務目標:找出幕後黑手,拯救大哥理查德。」

「……找個屁,明明是羅富柴爾德家主使,從南邊圖盧茲伯國來的老騙子設下的陷阱。」李爾翻了翻白眼,「我記得一個月之後那個老騙子才會抵達雷恩斯城呢,你現在著什麼急?何況我馬上要給羅富柴爾德家族弄點大麻煩,他們自顧不暇,誰知道還會不會繼續閑著沒事去給我那個笨蛋哥哥下套呢?」

「法神報仇,千年不晚。」愛瘋軟軟得辯解了一番,「主人不是應該別人瞪你一眼,你就要殺他全家嗎?何況他們曾經的確陰謀欺騙你的兄長啊。」

「我也曾經的確殺了他們全家啊。」李爾翻了翻白眼,「雖然上輩子是十年之後我才把羅富柴爾德家族搞垮,把那個老騙子殺了全家,但過去的事就過去了,今生我決不能簡單得重複上輩子的歷史。「

」我決定今世把羅富柴爾德家族殺光,把那個老騙子打成全身殘廢,剝奪全部財產就好,放過他的家人。」

「嗨,我親愛的小李爾,媽媽就知道你會在這。」安娜帶著兩個侍女找到了李爾,二話不說就把李爾報到了懷裡,「我的小李爾長大了,只不過出去一趟就帶回了兩個姑娘,恩哪。」

安娜在李爾的額頭上狠狠得親了兩口,親得李爾直翻白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