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半個月里,這神水湖近乎三分之一都被吸食了,可這傢伙竟然只到了三品?」神帝心中疑惑。

按照他的推測,這神水夠林逍達到九品真仙。

可沒想到現在用了三分之一,竟然只達到三品,那剩下的三分之二,根本不可能達到九品真仙。

「神水不錯,多謝神帝贈之。」林逍感謝道。

神帝壓下心中疑惑,笑道:「比起林兄能夠去除我體內的詛咒,這點神水著實不算什麼。」

「況且你還是丫頭的弟弟,這只是算是見面禮而已。」神帝意味深長的笑道。

林逍聞言,目光也凝神看去神帝。

只聽見神帝一字一頓道:「若本帝有能力相助,他日定會助林兄一臂之力,滅去這兩個傢伙!」

「多謝!」林逍深吸一口氣,但他也不願很多人插手這件事。

這是自己和仙帝雷帝的恩怨,林逍想自己解決,而他也自信,自己會擁有那樣的力量。

接下來,林逍收起了剩下的神水湖,他也說明自己準備離開。

至於通靈星,林逍想過了,放在神帝這裡是最安全的。

幻帝也很快得知,他連忙過來,途中面色有些失落,但振奮更多。

自己就要準備可以離開這裡了么?

想到這個,幻帝也憧憬,對於外面的世界。他不和神帝那樣去見過。

他是九幽禁地的人,在這裡誕生,在這裡崛起,此地是他的家鄉,帶有一種情感。

可身為大帝,這個世界的顛峰存在,又何嘗不想出去走走?

現在,這個機會來了。

只不過跟在他旁邊的施然,倒是沒有那麼開心,她的心境開始有些改變,自己已經是幻帝的女人,那麼也應該有大帝夫人的氣概才是。

「幻帝要走,看樣子他很開心,我怎麼能成為絆腳石呢?」施然淡笑,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也不知道過段時間,會不會有動靜?

林逍和神帝沒等多久,就見幻帝帶著施然,快速的趕來了。

見到二人,林逍神色古怪,神帝也是愣住了。

以他們兩人的眼力,自然看出幻帝和施然的關係,已經非比尋常。

「幻帝看來這些日子過的挺不錯啊。」林逍乾咳兩聲,笑道。

幻帝也尷尬一笑,但很快神色恢復,一手擁過有些不好意思的施然,瞪眼看去神帝。

「……」神帝看著幻帝就這麼瞪著,還露出得意,什麼話都不說,也是一陣無語。

最後實在看不下去,神帝也是看在林逍的面子上,說了一句恭賀幻帝的話。

「恭喜幻帝喜結良緣,早生貴子。」

幻帝眉毛一挑,不過也挺開心的。

施然也一陣喜悅,隨即目光落在林逍身上,眼中很是好奇,這個青年,竟然能讓神帝和幻帝,都低聲下氣?

不過一想到,就是此人帶幻帝離開,雖然知道對幻帝來說是好事,可現在她跟幻帝的關係,已經截然不同。

她眼裡,也帶了幾分幽怨。

林逍也注意到了施然的神色,自然不會在意,反而看去幻帝,笑道:「幻帝,你就這麼離開?」

「林兄……這是何意?」幻帝心中有些多想,小心翼翼道。

林逍知道幻帝多想了,看去施然,道:「你們二人,何不舉行個婚禮?」

最後一句話,特別是『婚禮』二字,如雷鳴般轟的在施然腦海中迴響,讓她久久回不過神。

幻帝也是愣神,猛地一拍腦袋,恨恨道:「我怎麼把那麼重要的事情給忘了?!」

施然處於愕然時,被幻帝直接當場求婚了。

看著面前這個身份尊貴的男子,施然一時間覺得夢幻;他,在和自己求婚?

這……是施然想到不敢想的事情,現在卻真實的發生在她面前,她怎能淡定的了?

林逍和神帝對視一眼,都笑了,沒想到這幻帝平日里看起來一副隨意的樣子,竟然對這種事,那麼上心。

「施然是個好女孩,你若不好好待她,本帝唯你是問!」神帝肅然道。

幻帝一聽這話就不樂意了,怎麼感覺像是長輩訓斥晚輩?

施然這裡,是神帝的女兒似的。

看在施然的面子上,幻帝懶得在這裡計較。

「好……」施然帶著些許顫聲開口,眼眶紅的流下激動的淚水。

林逍並沒有被影響多少,施然和幻帝見過幾次面?

或許現在的確是真情,也可以說一見鍾情吧。

但若是沒什麼經歷的話,也經不起考驗。

當然,林逍不會自討沒趣的這麼說。

兩人的婚禮很隆重,也有兩個大帝來了,這兩個大帝並不知林逍的存在。

「九幽尊沒來,還真想看看。」林逍有些失望,他起初說婚禮,也是想憑藉此看看九幽尊。

那等強大存在,不比當年自己弱,林逍自然想看看是什麼樣的人物?

既然沒來,林逍也不會繼續多想,婚禮過後先是回到通靈星。

看著冰床上的女子,林逍的心如刀割般的痛。

「洛萱,你一定會醒過來的,不管用什麼方法!」林逍堅定道。 此次回通靈星,最主要的事情還是救醒洛萱,這是林逍的責任,也是他必須要完成的事。

「龍涯!」林逍喊了一聲,拿出玉璽,龍涯還在迷迷糊糊的昏睡,那天的幻帝秘法,他中招了,無法像林逍那樣清醒。

在林逍的聲音中,龍涯緩緩睜開了眼牟,他起初還有點茫然的感覺,可隨著林逍的面孔出現,他渾身打了個激靈。

「前……前輩!」龍涯低頭畏懼道。

心底有些鬱悶,怎麼感覺這幾日,什麼事情都記不得,彷彿睡了大覺一般?

「現在就是發揮你作用的時候了,幫我喚醒她。」林逍說著,看去冰床上的洛萱,眼中儘是柔和。

龍涯自然不敢拖沓,連忙點頭稱是,準備來到洛萱前面時,忽然才察覺到,幻帝竟然在這裡。

「幻靈大帝!!」龍涯尖聲喊出,眼中布滿了驚駭之色,連忙倒退了數步。

幻帝笑著看了看龍涯,道:「血脈不錯,是大帝的後裔。」

「他是龍帝的子孫。」林逍隨意的說了一句。

聞言,幻帝看去龍涯的目光,也多了幾分詫異和和藹。

龍涯心中膽顫,他不敢和幻帝對視,在他看來,這就是九幽禁地最強大的存在。

現在,竟然就出現在他面前?

「我和前輩該不會都被幻帝抓起來了?」龍涯心裡苦澀道:「沒想到最後,我龍涯一世英名,還是要死在這裡了么?」

「給我提起神來!」林逍抬手一拍玉璽,如有無形的一錘,敲打了下來。

龍涯也被痛的叫了一聲,卻不敢反駁。

這時,龍涯才發現有點不對勁,怎麼感覺情況,似乎和自己所想的不一樣?

帶著疑惑,龍涯提起勇氣看去幻帝,頓時一愣。

幻帝怎麼不凶了?在記憶里,幻帝和林逍大戰,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

現在,怎麼那麼一副溫和模樣?

一時間龍涯有點接受不了。

而讓他更接受不了的,還在後頭……

「幻帝,你的幻靈秘術,真有辦法?」林逍皺紋問道,心裡擔心。

「沒問題。」幻帝笑道:「此女的靈魂雖不完整,可依舊存在,只要有靈魂,那我的幻靈秘術就可以發揮作用。」

「去吧。」林逍點了點頭。

幻帝一臉開心的樣子,彷彿就像林逍的下人,能為林逍做事,是一件很慶幸的事情。

龍涯看呆了,林逍竟然敢用這種口氣,去對幻帝說話?

而且,最讓他無法置信的是,幻帝竟然是一副討好的樣子。

幻帝可是九幽禁地五帝之一,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怎麼會如此討好林逍?

要不是感覺到幻帝身上那磅礴的帝氣,龍涯認為一定是自己看錯了。

「龍涯你還愣著幹嘛?不想解開封印了!」林逍冷聲道。

一開始龍涯醒來,沒有回過神可以理解,但這都過了多久?

「前輩莫氣,我這就用魂息草。」龍涯唯唯諾諾道,雖然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可還要依靠林逍解除封印,他當然會拼盡全力。

只是,來到洛萱面前,自己身旁幻帝在那裡站著,他就感覺壓力山大。

「待會幻帝可不要突然發瘋,一巴掌把我拍死了。」龍涯祈禱了一句。

啪!

幻帝手拍在龍涯玉璽上,嚇得龍涯冷汗直冒,發現沒事後,這才呼出一口氣。

「等下你凝聚魂體,我來用幻靈秘術。」幻帝說道。

龍涯連忙點頭,他不敢耽誤,連忙催動秘法,讓魂息草產生一抹抹流光,進入了洛萱的體內。

隨著這些光華的進入,能夠感覺到,洛萱的氣色恢復了不少。

林逍並沒有露出喜色,他知道不可能那麼簡單,但也算是個好的開始。

在場,最緊張的莫過於林逍了。

「洛萱你一定要醒來!」林逍雙拳緊握,現在他的眼中,只有冰床上的女子。

龍涯一樣心焦,若此次成功,那麼他就可以離開這玉璽,每每想到此,他就會很興奮。

相比之下,幻帝是最輕鬆的,他雖然畏懼魔帝,也對林逍非常客氣。

但不管怎麼說,他依舊還是一個大帝,有著自己的傲氣。

半日時間后,龍涯抹去一把汗,面色蒼白,有氣無力道:「好了,靈魂算是凝聚起來,只不過只有三天時間。」

林逍雙目一閃,但又微微皺眉。

「三天……」

幻帝道:「時間不等人,我現在用幻靈秘術,林兄可準備好了?」

林逍走上前,貼近的看著洛萱,她身上還殘留的清香,讓林逍思緒翻滾。

「好了。」林逍輕喃,也一樣閉上了眼。

幻帝雙手結印,目光一閃下,幻靈秘術展開,圍繞林逍和洛萱兩人,進入了一片世界。

幻帝和龍涯,也不能再去干涉什麼,只能靜靜等待了。

幻境里,林逍可以保持清醒,但洛萱是做不到的。

但林逍能夠清醒,加上此幻境是幻帝手法,想要喚醒洛萱,顯然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

過去兩日後,林逍蘇醒,他面帶笑意捋了捋洛萱的秀髮,後者的雙眼也緩緩睜開了。

龍涯長呼一口氣,有些感激的看去幻帝,他知道若沒有幻帝的幻靈秘術,自己是斷然不可能喚洛萱。

哪怕可以,也會花費很大的力氣。

幻帝笑了笑,並沒有意外,但眉頭卻在此時皺起……

「怎麼感覺有點不對?」幻帝低估了一聲,隨即看了眼洛萱,渾身打了個冷顫。

隨後又自我安慰:「沒事的,看林兄和她的關係,早就應該發展到了那個地步。」

這麼一想,幻帝就覺得釋然了,隨即又認為,林逍一定會好好感激自己。

「前輩……」龍涯剛開口,想叫林逍幫自己解開封印,就被幻帝直接拿起,連忙跑出房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