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動物在被吃的時候首先會死掉,對吧?」這樹用微妙的語氣問道。

「當然!」凈意不知這樹是什麼意思,只好這樣答道。

「只要他們死掉,那麼必然會在死亡的過程中感受到痛苦,對吧?」這樹繼續問道。

「當然!」這兩個問題問得凈意有些一頭霧水。

「我們雖然是會動的植物,但依然是植物,相比於動物的優勢在於,我們被吃的時候,只是死了一半,所以並不會像動物那樣完全死亡,因此我們只有一半的痛苦,而且在我們從植物向動物進化的過程之中,我們還升級成了更厲害的狀態,就現在而言,我們在被吃的時候已經不需要死去了,因此完全不會感覺到痛苦,這件事情簡直妙極了,頗為不可思議,而這樣的優勢其實是無以倫比的,動物根本就和我們比不了!」這樹自豪的說道。

「為什麼你們在被吃的時候不需要死去呢?」凈意疑惑的問道。

「這個你就不懂了吧?」這樹用微妙的語氣說道。

「沒錯,我的確不懂。」凈意如實答道。

「其實我們也不懂,但事實的結果自然而然就變成了這樣,就好像你買了一個彩票,只花了兩塊錢,但是卻中了一個億一樣,你說你能明白這其中是怎麼回事兒嗎?你也許明白不了吧,我們這件事情和這個類似,我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原因,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但結果自然而然就是這個樣子,不管怎麼說,這是一個好事兒,是一個我們希望見到的結果,是一個我們樂於見到的結果,既然這結果是好的,是美妙的,是我們所希望見到的,那就好了嘛,我們不在乎它是由什麼原因導致的,我們只需要安心的接受這個結果就好了,是什麼就是什麼,不多問為什麼,這樣會少很多煩惱,多很多樂趣,不是嗎?」這樹娓娓道來。

「你說你們在被吃的時候不需要死去?可是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呢,我似乎還不是太明白?」凈意疑惑的問道。

「這樣吧,我帶你去一個地方,讓你親自去體會一下,否則剛才的話你總是聽不明白的!」這樹平凈的說道。

「去什麼地方?」凈意眉毛一挑,問道。

「一個素食館,一個很火爆的素食館,我相信你去了一定會大吃一驚的,首先會大飽眼福,緊接著會大飽口福,怎麼樣?這樣的地方你感不感興趣?」這樹用微妙的語氣問道。

「既然你把這個地方說的這麼誘人,那我當然感興趣了,我有什麼理由不感興趣呢!」凈意答道。

突然凈意眼睛一亮,像是想到了什麼!

「比肉食還好吃的素食會不會很貴呢?」凈意眨著眼睛問道。

「不貴,是完全免費的,這個結果你想不到吧?」這樹神秘的說道。

「免費的?」凈意眉毛一挑有些吃驚。

「沒錯,我相信這個結果會讓你有些吃驚和意外,但事實就是這樣,這也叫做不可思議。」這樹深沉的說道。

「那你說的這家素食館是誰開的呢?」凈意想到了這個問題,問道。

「其實這個素食館並不像平常人所想象的那樣,有一個老闆或者說是誰開的,根本就不是這種思維,打個比方說,如果你在一個山上看見一個天然的山洞,你說這山洞是誰開發的呢?是誰開的呢,誰是老闆呢,是不是沒有什麼答案?」這樹神秘的說道。

凈意眨了眨眼睛然後靜靜的點了點頭,說道:「你說的貌似很有道理,可是……」說到這裡竟也不知道該繼續往下說什麼了,結果是什麼都沒有說出來。

但是這樹貌似能夠領會凈意的意思,於是說道:「你若是非得想要一個答案的話,那這老闆也許就是大自然,沒錯,大自然就是老闆,老闆就是大自然。」

這時凈意眨著眼睛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好了,我帶你去了你就知道了!」這樹說完就走到了前面,而凈意自然而然的則跟在了後面。

走了一會兒,竟然真的來到了一個山洞前面,凈意朝里一看,這山洞果然就像是天然的,貌似沒有任何人工開鑿的痕迹,沒錯,這是純天然的東西!

「就是這裡了,你覺得怎麼樣?是不是一切都很自然?」這樹瞅了瞅凈意,問道。

「這就是你所說的素食館?」凈意目不轉睛的盯著山洞問道。

「沒錯,就是這裡!」這樹平靜的答道。 「行了,別總在外面站著,進去看看啊!」這樹說著就朝山洞裡走了進去,凈意則自然的跟在後面,也進入了山洞。

這時只見凈意眼睛瞪得溜圓,眉頭皺的像是丟了鑰匙的鎖,顯然是受到了極大的刺激!

原來這山洞裡有很多人,但顯然,這些都不是什麼凡人,一個個看起來都像是神仙一樣!

這裡面的人要麼白髮白須,要麼有很長的白眉,像是白眉羅漢一樣,要麼是白衣白褲,要麼是一襲白袍,個個仙風道骨,氣質非凡!

「這些都是什麼人啊?」凈意輕聲的問道。

「這些當然都是我們這個素食館的顧客了,或者說,都是老顧客,說老嘛,一方面是因為他們常來,而另一方面則是因為他們的年紀恐怕都不小了,你看看在這山洞裡的,恐怕只有你一個黑頭髮吧!」這樹平靜的說道。

聽了這話后,凈意仔細朝裡面一看,貌似真的只有自己一個是黑頭髮,其他的都是各種白!

「這簡直是各種白呀!」凈意不禁將自己心裡的想法輕聲的感嘆了出來!

「哈哈哈,你的描述還真的是相當的貼切,這裡的確是各種白,我怎麼沒想到這麼貼切的辭彙呢!」這樹聽了凈意的話,竟然生出了這樣的感慨來!

「這裡都是什麼人呢,為什麼都如此奇特呢?」凈意輕聲的問道。

「欲做奇特的事兒,當然需要奇特的人,因為這個環境奇特,這環境之中的事情也奇特,因此,在這奇特環境之中,做奇特的事兒的人,也不得不奇特!」這樹用微妙的語氣說道。

雖然這樣的答案非常朦朧,但是凈意也只好依此朦朧的理解!

「可是這裡的人簡直都像神仙一樣啊!」凈意不禁輕聲感嘆道!

「沒錯,你說的很對,他們的確是神仙啊,他們本來就是神仙啊,我聽說只有神仙才能進入這個山洞,誒?對了,你現在也進入了這個山洞,難道你也是神仙?」說到這裡,這樹竟然有點兒大驚小怪起來!

「你不是也在這山洞裡,難道你也是神仙?」凈意不禁反問道。

「沒錯,我的確是神仙啊,這個沒有什麼好懷疑的,我對此確信不疑,但是難道你也是神仙,這個就有點奇怪了,我可從來沒有見過你這麼年輕的神仙啊!我想這些山洞中的老神仙們,也絕對沒有見過呀!」這些話一出口,弄得凈意感覺到各種莫名其妙,甚至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於是只好愣在那裡,半天沒有吭聲。

「哎,老神仙們,你們都先別吃了,你們幫我看看這個小夥子,他為什麼也能進入這個山洞呢?不是說只有神仙才能進入這個山洞嗎,難道他也是神仙,可是你們見過這麼年輕的神仙嗎?你們見過黑頭髮的神仙嗎?我可貌似從來沒有見過呀,這還真是奇了怪了!」沒想到這樹竟然對山洞中的那些老者們這樣喊道,凈意聽了他的話,又是感覺到一陣莫名其妙!

但是接下來的事情簡直就無法用莫名其妙來形容了,因為這樹的話音剛落,山洞裡所有的各種白們就齊刷刷的將目光匯聚在了凈意身上,你知道人的目光其實是有能量的,因此,當別人瞅著你的時候,你其實或多或少是會感受到一些壓力的,但是現在的問題是,不止有一個人在瞅著你,而是有很多人,哦,不,這個說法其實並不正確,不是很多人,而是很多各種白,如果那樹說的是真的的話,那就是很多神仙了!

你有經歷過一大堆神仙將目光齊齊的匯聚在你的身上嗎?我想你沒有吧,但是凈意現在正在接受著這種目光的洗禮,這種感覺,怎麼形容呢……

如坐針氈,汗流頰背,寒毛倒豎,不禁吸了一口涼氣,全身迅速的起滿了各種雞皮疙瘩,諸如此類吧,總之這種感覺奇妙複雜的很,不是三言兩語所能形容得了的,沒錯,這感覺相當微妙的,微妙至極!

「哇,好年輕的一個人!」不知從哪裡傳來了這樣一個聲音,凈意處在那種極度微妙的感覺之中不能自拔,於是乎,甚至不知該如何去解讀這個聲音!

「哇,黑頭髮!」又一個聲音響起,凈意不覺周身一震!

「哦,我的天哪,這貌似還是一個孩子!」一個新的聲音接踵而至。

「孩子?難道這是在形容我嗎?」凈意不禁下意識的升起了這樣一個疑問,但是轉瞬間他便想明白了答案,「沒錯,肯定是在說我!我竟然變成了孩子,也不知這是好事兒,還是……好事,應該是好事吧,管他呢,總之就當好事理解好了!」

「哦,怎麼會這樣,我年紀這麼大的時候還……」一個人說了一半,然後貌似已經被震驚得說不下去了。

「你是不是這麼大的時候還穿開襠褲呢,老兄?哈哈哈!」不知哪裡又來了一個聲音調侃道。

「穿開襠褲倒不至於,再說了,我媽說我從來就沒有穿過開襠褲!」

「你從來都沒有穿過開襠褲?那可真是辛苦了你媽了!」剛才那聲音又繼續調侃道。

「你以為我從來不穿開襠褲,就會拉尿在褲子里嗎?這你可錯怪我嘍,我媽說我從小從來就不排泄,無論是大的還是小的!」這人平靜的說道。

「哦,我的天,你這是什麼毛病?你肯定是有問題呀,你有這麼大的問題,竟然還能當神仙?」剛才那聲音,用不可思議的語氣感嘆道!

「我說老兄,你有沒有一點常識,什麼是神仙?神仙就是異於常人的人,當然這麼說並不完全,應該說是超過常人的人,既然是超過常人的人,那他必然就要有過人之處,必然要有非同尋常的地方,我說的沒錯吧!」這人反駁道!

「可是你剛才說的那點,那算是什麼過人之處?不排泄就是過人之處嗎?那顯然是有問題的,這應該是一種病態,這哪是什麼過人之處啊,這是不如人的缺陷啊!」 「虧你還是神仙呢,竟然用凡夫俗子的眼光和思維去看待問題,你算是什麼神仙?你是怎麼做上神仙的?你知道我為什麼不用排泄嗎?因為我壓根兒就不需要吃東西,這個才是我不排泄的根本原因所在,這個你能做到嗎?」這人反駁道。

另一個人則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哦,我說的嘛,大家到這裡都是來吃東西的,唯獨從來沒有見過你吃東西,原來你根本就不需要吃東西啊,嗯,這的確是不得了,了不得的功夫!在下佩服,佩服!」

凈意看著這些各種白們,在議論著自己,之後又相互議論著,開始覺得有些好奇,但是他後來想明白了一個問題,能在這裡邊的人,恐怕都必然是有其過人之處的!

「這個年輕人既然能進入這個洞里,就說明其必有過人之處,儘管這過人之處我們其中的很多人看不出來罷了!」這時一個聲音深沉的說道!

「我們看不出來,那你看出來了?」另一個聲音接踵而至。

「沒錯,我的確看出來了。」這人繼續深沉的說道。

「哦,你看出來了什麼?給我們大家講一講!」

「這個年輕人的大腦極為發達,而且頗為不可思議!」這人眯著眼睛深沉的說道!

凈意聽著此人的話,不覺周身一震!心道:「此人果然不同凡響!一眼便看穿了我!」

「怎麼樣小兄弟,我說的不錯吧?」這時這人竟然直接對凈意提問道!

這一點凈意倒是萬萬沒有想到的,此時,眾人停下了所有的議論,又將全部的目光齊齊的匯聚在了凈意身上!而此時的凈意再一次感到了一股莫名的壓力朝著自己席捲而來!

「我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呢?」凈意轉著眼睛琢磨著!

「啊,前輩過獎了,在下的智商也不過是剛剛及格而已,時而還被一些夥伴們嘲笑呢,說自己智力低下,甚至有些智力障礙!」凈意輕聲的答道。

「哈哈哈哈!」這時很多人聽了凈意的回答,不禁大笑了起來。

「小兄弟,你太謙虛了,不過也好,謙虛終究不是一件壞事,所以年輕人不怕謙虛,就怕不謙虛,因此從這個角度來講,你能進入這個山洞,恐怕也與你能夠謙虛有關,畢竟在你這個年齡的時候有很多人還是學不會真正的謙虛的。」剛才那人繼續深沉的說道。

「啊,前輩過獎了。」凈意不知這些人的底細及深淺,因此不敢多說話,所以只好點到為止。

這時,大樹對凈意說道:「別光站著,找個地方坐下呀!這裡不是有的是凳子嗎?」

說完,大樹帶著凈意來到一張桌子前面坐下。

這是凈意突然眼睛一亮,眉頭微皺起來!

原來他發現自己坐的凳子是一個石凳,而自己面前的桌子也是一張石桌,當然,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這石桌上畫著一個奇怪的圖案,沒錯,是非常奇怪的圖案!

凈意以前曾經在石桌之上看見過棋盤之類的東西,但是他眼前這張石桌上面的圖案顯然並不是一個棋盤,或者至少說不是他曾經見過的棋盤,至於這圖案到底是什麼東西,他其實是完全不知道的!

於是他只好問大樹道:「老兄,這石桌上刻的是什麼圖案啊?」

大樹看了一眼那石桌上的圖案,搖搖頭說道:「這個我還真不知道,這裡面的這些人經常在石桌上畫個圖案什麼的,今天畫的明天抹掉,再換一個新的後天再抹掉,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你第一次到這裡來,所以見到沒見過的東西,可能會有一些好奇,但你若在這裡呆的時間久了,就自然見怪不怪了!」

正在這時,有一個人朝著這邊走了過來,然後在凈意的身邊坐下,對凈意說道:「怎麼地,小兄弟,你對這個圖案感興趣嗎?」

凈意輕輕的點了點頭,說道:「啊,我以前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圖啊,所以第一次見的話,確實有些好奇。」

「好奇好,人只有好奇才能進步嘛,不會好奇的人永遠都進步不了!」這人輕聲的說道。

凈意聽后快速的眨了眨眼睛,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好輕輕地點了點頭。

「告訴你吧,這個圖案就是我畫的。」這人深沉的說道。

「哦,是您畫的嗎?那敢問前輩這圖案是什麼意思呢!」凈意恭敬的問道。

這時凈意的目光再次瞅向了那石桌上的圖案,這圖案其實也很簡單,就是一個圓,圓中有六個不規則的點分佈。

這時,這人用手輕輕的拍了幾下石桌,這拍擊的動作似乎帶著某種韻律和節奏,但是這節奏的含義就不是凈意所能了知的了。

突然,凈意眼睛瞪得溜圓,身體猛的向後一彈,差點沒倒在地上,更是差點沒大聲尖叫出來!

原來,那石頭桌上的六個點中,竟然伸出了六個手指頭來!

這時,這人眯著眼睛對凈意說道:「六個指頭之中只能留下五個,需要砍掉一個,如果這個決定由你來做,你會砍掉哪個呢?」

此時的凈意依然處於驚魂未定的狀態之中,身體貌似有些不自覺的顫抖,但他還是強壓著自己內心中的恐懼和震驚瞧向了那石桌上的六個手指!

這時凈意突然發現那手指竟然動了一下!而這一動更是增加了凈意內心中的震驚程度!

「這手是活的?」凈意吃驚的問了出來。

「當然是活的,死的東西有什麼研究價值呢?」這人輕鬆的說道。

突然凈意發現,原來這六個手指並不像是一個手上的不同手指,而是6個大拇指,也就是說每個手指都是一樣的,或者說幾乎都是一樣的,至少就此刻而言,凈意還沒有發現它們之間有什麼區別!

「這些手指都是一樣的?」凈意再一次驚聲問道。

這人輕輕的點了點頭,說道:「你說的不能算錯,但也不能算對,只能說對了一半,也錯了一半兒。」這人說話的語氣有些深沉也有些微妙。 「你剛才跟我說只能留下五個吧?」凈意輕聲問道。

「沒錯,六個之中只能留下五個,必須有一個被幹掉,而我的問題是,若讓你來解決這個問題,你會幹掉哪一個?」這人眯著眼睛深沉的問道。

這時凈意眼睛一亮,像是想起來了什麼!

「如果說這手是活的,那是否意味著這手連接著一個活人呢?也就是說,這手是一個活人的手,在這手下面難道有一個活人?」凈意不禁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聽了凈意的話,這人眯著眼睛說道:「我不回答你的問題,我現在需要你回答我的問題,或者說在你回答完我的問題之後,我再回答你的問題。」

凈意聽了這人的話多少感覺有些莫名其妙,然後輕聲說道:「如果我剛才所推測的沒錯的話,那麼我們為什麼要砍掉一個有六個手指頭的人的一個手指呢,多一個手指未必是件壞事,也許多一個手指就多一份能力呢!」

「哈哈哈哈!」這人聽了凈意的話之後竟然狂笑起來,笑的凈意有些莫名其妙,甚至可以說笑的大傢伙兒都感到莫名其妙!

「我說老傢伙,你又在搞什麼鬼,我們都已經被你嚇的習以為常了,可是這個新來的年輕人你也不放過嗎?」不知從哪裡傳來了這樣一個聲音!

「沒辦法,很多事情就是緣分,緣分這件事情有時候是躲不過的,你看這個年輕人他恰恰就坐在了我畫圖案的這張石桌旁,而且他恰恰注意到了我所畫的這個圖案,並且對此產生了貌似有些濃厚的興趣,你看這些都是緣分,根本都擋不住啊,再說了,我這也不叫嚇人呢,只能算是磨練一個人,當然,如果你們願意說嚇人,那就按嚇人算,不過話說回來,如果連驚嚇都受不了的話,那還做什麼大丈夫?如果連大丈夫都做不了的話,又何談成神成仙呢!」這人說這些話時,有一種莫名其妙的飄逸感覺,的確是有一種神仙的感覺,這感覺不是假的,也不是裝的,著實是真實的很,凈意只覺得這種感覺頗為微妙,頗為神奇,而且似乎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愉悅感覺,像是在被仙氣熏陶著,而自然而然的產生了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

正在這時,這人轉過頭來,對凈意說道:「年輕人,我對你的答案感到非常滿意,所以你將受到我的獎勵,但是我需要確認的是你是否想要從我這裡得到獎勵呢?」

「獎勵?什麼獎勵?」凈意疑惑的問道。

「還是跟剛才一樣的道理,你先回答我的問題,然後我再回答你的問題。」這人眼睛中發射著犀利的光芒,瞅著凈意說道。

「可是你剛才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凈意挑了挑眉毛,說道。

「那就你回答完這個問題之後,我同時告訴你兩個問題的答案。」這人深沉的說道。

「可是……」凈意貌似想說些什麼,但終究是什麼都沒有說出來,於是乎在說出兩字之後,便戛然而止,任由一種微妙的氣氛瀰漫在無盡的虛空之中!

「無需可是,雖然說懷疑不在任何時候都是件壞事,但反過來講,它也不在任何時候都是一件好事,如果你的懷疑太多的話,那懷疑就會成為你自己給自己設下的障礙,有時人生之所以變成了一場障礙長跑,並不是神仙或者魔鬼為你設置了障礙,而是你自己為自己設置了障礙,其中障礙最多的一種表現形式,就是人的疑惑或者說是懷疑,因此,只有讓這些懷疑少一些,你人生中的障礙才會少一些,這是一條重要的原則,你可以記住了,然後慢慢品味,慢慢悟!」這人深沉的說道。

凈意聽了這人的話,貌似頗有深味,但是這種話是需要慢慢品味的,自己也不急於在這一時之中體會,一個更重要的問題是,他聽了這句話之後就知道了自己剛才那個問題的答案!

「好的,我接受你的獎勵,大不了這獎勵我不喜歡的話,我再不要了不就得了!」凈意平靜的說道。

「哈哈哈哈,你的悟性很不錯,孩子,我一點你就透,你看你剛才這句話多麼洒脫,足以證明,在我說了剛才那句話之後,你的境界有了明顯的提升,已經從處處為自己設限設障礙,變得自由瀟洒的多了!這就好,這就說明我的話沒有白說,我就喜歡和這樣的人打交道,因為對於很多人來說,我跟他們說完了話,他們並沒有任何進步,這是讓我十足失望的,所以說對於這樣的人來講,我就覺得已經沒有和他繼續說話的必要了,但是對於你來說,我則更願意和你再多聊幾句。」這人聽了凈意的回答之後,貌似非常高興,但是說實話,凈意總是感覺這人貌似多少有些瘋瘋癲癲的,莫非做神仙的都是這樣嗎?凈意有了這樣一個疑惑,但是心中沒有答案。

「好了,既然你回答了我的兩個問題,那麼依照承諾,我現在也將回答你的兩個問題,其實到了現在這個時間點,這兩個問題已經合成一個問題了,那麼我的答案是……」這人說到此處便戛然而止,任由凈意的胃口被無限的吊了起來!

這時這人又用手去拍了拍那石桌,這拍擊依然是帶著某種節律性,但是這次的節律與上次的已經明顯不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