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前輩,九千歲的安危就拜託您了。」

青龍對長眉真人說道。

長眉真人微微頷首,說道:「放心吧,貧道縱然是死,也不會讓這群鼠輩傷害曹淵。」

「多謝。」

青龍道謝一聲,大步向前,臉上寫滿了決然。

這一戰,是決戰。

毫無退路可言。

唯有死戰。

「九千歲,保重!」

麒麟對曹淵拱了拱手,又看了葉秋一眼,隨後一步邁出,與青龍並肩,兩人向魏樂然等人而去。

「我去殺了那小子。」

山本提著武士刀,想要先殺掉葉秋,以泄心頭之恨。

想到先前葉秋褻瀆女神,山本就想將葉鞦韆刀萬剮。

「山本兄,不要著急,按照我先前的安排行動,等幹掉青龍,你再去殺那個小子不遲。」魏樂然說。

「行吧,就讓那小子多活一會兒,待會兒再收拾他。」

山本,紅娘子,譚氏兄弟四人聯手,向青龍而去。

悟凈與田長老則圍住了麒麟。

太極宗師陳道陵也動了,邁步靠近長眉真人。

與此同時,天空之上的圓月,被一片烏雲籠罩,大地彷彿陷入了無邊的黑夜,充滿了壓抑的氛圍。

大戰一觸即發。

。 「姐姐,你的鬼角又長出來啦!」蕾姆喜極而泣,一直壓抑在她內心深處的愧疚,這一刻,終於得到了救贖。

拉姆溫柔的抱着自己的妹妹,摸著蕾姆的腦袋,安撫著自己的妹妹,蕾姆釋放完壓抑已久的情感后,在拉姆的懷裏睡著了。

拉姆確定蕾姆睡過去后,複雜的目光看向葉塵道:「葉塵大人,拉姆非常感謝你恢復了我的鬼角,蕾姆承諾的條件和代價都由我來支付。」

「你真是一個好姐姐,一直都在保護自己的妹妹,呵護着她,但我想說的是,你如果這樣做,蕾姆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的。」葉塵溫和道,這個時候,他不是什麼神,也不是什麼仙,而是一個普通的知心大哥哥。

拉姆一怔,看了看誰在懷裏的蕾姆,思緒掙扎,最後抬頭看着葉塵:「你今後會好好待蕾姆嗎?」

「會的!你也不用擔心,我並不打算索要回報!」

葉塵看着拉姆說完,開門離開,腳步停頓了一下,回首看拉姆不可置信的神色,補充道:「如果有一天,你們不想待在這個世界了,我可以帶你們離開。」

話畢,葉塵離開房間,就看到走廊上在賣力拖地的羅茲瓦爾。

羅茲瓦爾咧嘴一笑,換回怪腔:「哦呀,客人看我拖的地乾淨不?」

「我可沒空陪你皮,魔女教的人,很快會找上門,這也是你惹出的禍事,你要負責解決,如果出了事,你的悲願,可就要徹底落空,我也不會放過你。」葉塵再次提醒他,因為愛蜜莉雅要參與國王候選,她的畫像很快會傳遍整個王都,魔女教的大罪司得到消息后,會展開行動。

羅茲瓦爾拍了拍額頭,無奈道:「魔女教的實力可不容小覷,這不是還有您麽。」

「我不會一直呆在這裏,你的話,不要被秒殺。羅茲瓦爾,作為強欲魔女的弟子,不要給你的老師丟人!」葉塵瞥了騾子一眼,他也指望靠騾子保護愛蜜莉雅,只需要他拖一拖時間罷了。

開玩笑,靠騾子對抗魔女教也就圖一樂,真正能滅魔女教的還得看他葉大爺。

羅茲瓦爾眯眼一笑:「這一點您就放心好了,就算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我也不會出工不出力的。」

葉塵不再理會騾子,走到門邊,喀嚓一聲轉動門把,打開門后,走了進去,裏面是一間巨大的圖書館。

「嗯?」正在和帕克玩耍的貝蒂看向進來的葉塵,嘟了嘟嘴,這個時候打擾她和哥哥的私人時間,就算是【神】,也很討厭啊!

「帕克,你也在啊!」葉塵打個招呼,走了過來。

「群主,難道說,你能精準感知到禁書庫的存在?」帕克好奇問道。

葉塵擺擺手:「嘛,雖然目前我還不會空間類魔法,不過空間感知力還是有的。」

在葉塵的強大感知力面前,這間不斷在府邸內變換位置的禁書庫,無所遁形。

「尼桑,你為什麼要叫他群主?!」貝蒂不高興道,她才不管對方是不是神呢,不毒舌對方還是看在哥哥的面子上。

「這個…」帕克為難起來,下意識看向葉塵,徵求他的意見。

葉塵無所謂道:「告訴她吧!」

「其實是這樣的…」帕克一聽葉塵的允諾,將它和愛蜜莉雅加入時空管理群的事情一一道來,包括劇情故事。

貝蒂越聽越不可思議,同時也恍然大悟,怪不得葉塵自稱為能夠知曉一切的人,之前聽他說《福音書》,還以為他手裏也有一本,沒想到居然是這樣。

「貝蒂在禁書庫等了400年,既然你知道一切,那請你告訴貝蒂,我等的人是誰?到哪能找到他!」碧翠絲迫切問道,她不想再等下去了,400年的等待,已經消磨掉了她所有的耐心,她更多的時候,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囚犯。

葉塵和善一笑:「不是已經來了嗎?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來了?等等…你說的該不會是你自己吧?!」貝蒂瞠目結舌,莫名被葉塵的厚臉皮給驚呆了。

葉塵一副捨我其誰的語氣道:「不是我?還能是別人不成?」

貝蒂是人造精靈,這一點上和他就很有契合度,擁有禁書庫的所有魔法知識,陰屬性魔法集大成者,精通空間轉移、時間凍結、空間斷裂存在固定等等強大魔法。

憑這一些,葉塵說什麼都要和貝蒂簽訂契約,這能極大的加速他模擬創星圖的深層化完善進化。

貝蒂使用這些魔法威力沒有突破天際,只能說她自身魔力量和層次限制了,同樣的魔法,讓葉塵用出來,那威力可就有雲泥之別。

貝蒂怔怔看了葉塵一會兒,又立馬轉身從書架上拿出一個盒子,打開后是一本書,是和《福音書》同款的《睿智書》,翻了幾頁后,搖了搖頭。

「很明顯,你不是貝蒂要等的人…誒,這書不能看…快把它還…!」

葉塵一招手,將《睿智書》吸附到手上,快速翻閱起來,右眼顯現出光輪,閃爍起來,然後《睿智書》突然發熱,接着就燒了起來,眨眼間就灰飛煙滅。

「……」貝蒂小唇微張,死死的瞪着葉塵。

眼看着loli要暴走了,葉塵一臉無辜,攤手道:「貝蒂,我如果說,這書看多了降智,你信嗎?」

暑期看書天天樂,充100贈500VIP點券!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8月7日到8月9日) 喬席兒覺得她很適合這份工作,便立刻給對方打了電話,但對方是大公司,必須要面試才能決定錄取問題。

喬席兒想了想,點頭答應了,顧擎天白天都會去公司,那一段時間她去應聘應該不會被他發現。

只要應聘上了,以後她就不用去公司就能工作了。

想到這裏,喬席兒又滿血復活,為了壯壯,她一定要努力才行。

而在同一時間,顧家大宅一片歡聲笑語。

崔瑩瑩很會說話又會逗顧清明開心,所以顧清明特別喜歡崔瑩瑩,「瑩瑩啊,你和擎天的婚禮準備的怎麼樣了?」

崔瑩瑩嬌羞地看了顧擎天一眼,只見他不知道在想什麼,一張俊臉上一點表情都沒有。

心底微微一沉,他這麼失魂落魄的樣子跟喬席兒有關?

收回視線,崔瑩瑩朝顧清明笑了笑,「顧伯伯放心,該準備的都已經準備好了!」

「是嗎?婚紗照也拍了?」

崔瑩瑩臉色一僵,拍婚紗照的問題她跟顧擎天提了好多次,可顧擎天每天都說忙,後來直接說不拍婚紗照了,崔瑩瑩心裏委屈,但每次接觸到顧擎天冰冷的視線后她又不敢開口。

後來想了想只要他肯跟她結婚就好,拍不拍婚紗照無所謂。

但崔瑩瑩沒想到顧清明會問起來,眼珠一轉,她輕笑道:「顧伯伯,我和擎天都已經三十好幾的人了,不想拍婚紗照。」

顧清明一下子就不高興了,他淡淡地瞥了顧擎天一眼,「不拍婚紗照怎麼行?擎天,瑩瑩等了你這麼多年,既然你決定要跟她結婚就必須對她負責對她好,婚紗照是夫妻必須要拍的東西,婚禮的時候也要用,不管你有多忙,明天都給我帶瑩瑩去拍婚紗照。」

崔瑩瑩見顧擎天的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立刻開口道:「顧伯伯,是我不想拍婚紗照的,跟擎天無關。」

顧清明瞪了顧擎天一眼,看向崔瑩瑩的時候又笑了笑,「你從小就知道護著這小子,看把他慣成什麼樣子了。」

崔瑩瑩紅著臉嬌羞道:「哪裏是我護著擎天啊,明明是他從小就一直在保護我。」

崔瑩瑩的父親和顧清明是四十多年的好友,顧擎天只比崔瑩瑩大一歲,兩人同上一個幼兒園,一所小學,一所初中,崔瑩瑩小時候長得柔柔弱弱的,總是被別人欺負,顧清明總是讓顧擎天保護崔瑩瑩,顧擎天無比煩躁,但抵不過顧清明的嘮叨就幫了崔瑩瑩兩次……

從小崔瑩瑩就一直纏着顧擎天,顧擎天特別討厭聒噪的女生,所以也連着崔瑩瑩也討厭了起來,初中畢業后,顧擎天因為成績優異被英國一所知名學府破格錄取。

原本顧清明是不想讓顧擎天去英國的,畢竟他只有一個兒子,也很擔心兒子一個人在國外過的不好。

但顧擎天態度很堅決,顧清明又想到顧擎天以後也會繼承顧氏,最終還是答應了。

崔瑩瑩知道顧擎天要去英國時,哭着喊著要去英國上學,崔父沒辦法,只要掏錢讓崔瑩瑩去了英國一家私立高中。

。 門剛剛關上,田秀芳便說道:

「張凡,你給我說實話,到底是怎麼回事兒?我媽一個大活人怎麼說消失就消失了?世界上根本不可能有什麼人間蒸發的事情,肯定是這裡有鬼!我的學識和我的世界觀,絕對不相信有什麼鬼魂出現,這點你不要給我講一些扯東扯西的事情,必須實事求是,從現實出發!」

她這一連串連珠炮似的追問,火力十分猛,直接向張凡攻擊過來。

最讓張凡為難也最害怕的就是,田月芳先把事實給定了一個基調,那就是她根本不承認鬼魂的存在。

可是如果這個事情只用現實邏輯去解釋,根本解釋不清!

這讓張凡十分難辦。

低著頭,手互相搓著,慢慢地講起來……

他詳細的把當時發生的情況,甚至每一個細節,都不放過,仔細的講述出來。

田秀芳靜靜的聽著,聽到最後,嚴肅的問道:

「你確定你沒有撒謊?」

「我真的沒有撒謊,我以我爸我媽的名義起誓,當時發生的就是這樣,在這方面警察局對於監控錄像的回放,也可以間接地證明我說的話是真的。」

「真的?」田秀芳的聲音有些動搖,雖然眼神還是那麼毒辣,但是嘴角已經帶出了一絲絲緩和的微笑。

「你如果說不是真的,那麼就是非要把你媽媽的事往我身上推,你看我像一個殺人犯嗎?如果我想對你媽怎麼樣,你媽媽當時能把我打的快死了嗎?」

張凡說著,又嘆了一口氣。

田秀芳沒有再說話,兩個人靜靜的坐了很久。

張凡悄悄的把手伸過去放在她的大腿上。

她沒有閃開,任憑他把手放在那裡,而且任憑它慢慢的移動,從膝蓋的處向膝蓋相反的方向移動而去,最後停在一個令人驚心動魄的位置上。

她的眼睛里也漸漸的有了一絲一絲的溫度。

輕輕的把手放在他的手上,並不是把他的手移開,而是緊緊地壓在自己的腿根部位上,

張凡受到了鼓勵,便把手輕輕的在她腿上掐了兩下,「你好像瘦了一些,彈性也不如以前。」

她臉上微微的紅起來,半低下頭,把長長的綉法搭在他的肩上,「我真的不希望相信你的話,可是我從你的眼睛里知道你沒有騙我,月芳也沒騙我。我最不相信的事實竟然發生了,你不知道這幾乎會令我發瘋!」

「有些未知領域,非常識所能解釋,這是一個基本點。離開了這個基本點,其他的都談不上了。這不是政治,也不是世界觀的問題,而是一種科學探索吧!以前,我們誰會相信量子糾纏一類的弔詭之事?現在,已經搞成了!」

張凡和風細雨的規勸著,同時輕輕的把手從她的腰后伸過去,把他的纖腰向自己身上攬了一攬,「挺想你的。」

田秀芳身子一軟,伏到他肩頭,忽然嗚嗚的哭了起來,「假如你說的有道理,可是我媽媽怎麼辦,她到哪裡去了?活不見人,死不見屍,讓我怎麼放心下得下,自從聽到了這個消息之後,我每天都吃不下飯,覺睡不好,減肥好幾斤,工作上好幾次差點出事……我容易嗎?嗚嗚……」

張凡本來有心理準備,接受她狂風暴雨般的謾罵攻擊,甚至毆打,沒想到兩個人相逢一笑泯恩仇,她這麼容易的就原諒了他!

越想越感動,忍不住緊緊的把她擁抱在懷裡,沒頭蓋腦的親了起來。

田秀芳在狂風暴雨的親吻當中暫時忘卻了痛苦,緊緊地閉上眼睛,任他所為,只是呼吸的程度越來越深,臉上也越來越發燙,兩隻手不由自主地緊緊的勾住他的脖子,把他摟向自己。

正在這時,房門咣當的一聲被推開了。

接著,就傳來田月芳大呼小叫的聲音,「沒買到!」

田秀芳急忙從張凡的懷裡當中掙脫出來,坐直了身體,一邊把剛被扯開的睡衣扣子繫上,用睡衣的角蓋住兩條大腿,問道:

「怎麼可能買不到呢?」

田秀芳走到客廳里,看見兩個人的表情,尤其是看見姐姐滿臉緋紅,顯然是有些害羞,而且臉上一塊一塊的口紅,明顯的是兩個人剛剛親熱過,不由得心中憤怒,狠狠的回答道:

「也許是小區的女人都在同一天來例假了,一下子把小超市兒的衛生巾買光了!」

說著,把手裡的鑰匙狠狠地扔到茶几上,挨著張凡坐下了。

左邊是田月芳,右邊是田秀芳,張凡感到一種無比的緊張和尷尬。

他最害怕的是田月芳此時此刻做出什麼驚人的舉動來,這個死丫頭絕對是不管不顧,什麼事都幹得出來。

張凡輕輕的挪動了一下身體,把自己的身體向田秀芳這邊移動了一點,與田月芳拉開一點距離。

沒有想到,田月芳跟著張凡的身體也黏了過來,仍然緊緊的把張凡擠著。

張凡不敢動彈,挺直著身板,生怕田秀芳發現。

田月芳用遙控器摁開電視,「別老談那些沒意思的事兒了,事情都過去了,你們說什麼我媽都回不來,慢慢等著,說不上哪天我媽就回來了,我感覺到我媽絕對沒有死,她肯定會回來,等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