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前輩,不知那古陣真正的兇險是什麼?那毀滅風暴是不是就是那座大陣產生的?」葉晨風詳細的問道。

「那毀滅風暴如何形成的,我並不清楚,但那古陣中的情況十分複雜,不但充斥著一股可怕的靈魂力量,還充斥著可怕的鎮壓力量。」

「我猜測有人強行抽走了大量妖獸的靈魂,用它們靈魂布下了那座古陣,所以這死嶺之中才會有這麼多獸骨。」冰皇毫無隱瞞的說道。

「多謝前輩告知。」

從冰皇口中了解到神秘古陣的可怕,並未動搖葉晨風的信念,他還是決定冒險探索那古陣的虛實。

如果找不到離開的路,那他和傅幽月將永遠的困死在這裡,這是他絕不願看到的結局。

「師姐,你在這裡好好修鍊,最遲八天,我一定回來。」

說完,葉晨風腳踏雷光電閃,化作一道蜿蜒的閃電,飛身進入到了內嶺之中,按照冰皇告知的路線圖,前往了神秘古陣。

「師傅,你說晨風不會有事吧。」

傅幽月知道,自己實力太弱,根本幫不上什麼忙,看著他離去的背影,一臉緊張的問道,生怕他出現意外回不來。

「這……也許他能活著回來。」

雖然冰皇心中早已宣判了葉晨風死刑,但他卻沒有說出來,給傅幽月留下無限的遐想和希望,以免她深受打擊做出傻事。

「來幽月,師傅送你一個禮物,助你激活冰靈體。」

說著,一團水藍色冰水浮現出冰皇的身體,空氣中的溫度瞬間降低。

「這藍乾冰水是為師早年收服的一團天地靈水,又經過為師近四千年溫養,蘊含的力量已經無限接近天水了。」

「你不要反抗,為師現在助你融合藍乾冰水,激活冰靈體。如果你的冰靈體可以激活,你的身體將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冰皇叮囑一聲,不惜代價消耗稀薄的生命之火,控制藍乾冰水融進了傅幽月身體中,幫她強行融合藍乾冰水。

陰風瑟瑟,死氣瀰漫,葉晨風踩著厚厚的屍骨和落葉,緩慢的前進。

「嗯,恐懼感,這內嶺深處竟然能喚醒我心中的恐懼感。」

走著走著,葉晨風突然感覺,受一股奇異的力量影響,心中的恐懼感被一點點激發了出來。

就在葉晨風努力剋制心中的恐懼,繼續前行時,一道道彷彿魔音的聲音傳進了他的耳中。

接著,葉晨風腦海中產生了大量的幻象,迷惑著他的大腦意識。

「噬神腦,驅散幻象!

大腦遭到幻象侵蝕,葉晨風立即守住心神,控制噬神腦,吞噬了侵入到腦海中的幻象。

「這內嶺太詭異了,不但能喚醒人們心中的恐懼,還能迷惑意識,這裡到底隱藏著什麼秘密?」

葉晨風越深入內嶺越心驚,如果不是他不想困死在死嶺之中,他早就放棄冒險探索內嶺秘密了。

大約五個多時辰,葉晨風守住心神,按照冰皇告知的路線圖,來到了內嶺中心區域,看到了一片伸手不見五指,彷彿黑洞一般,不時傳出獸吼聲的空間。

「好可怕,這到底是什麼大能布下的古陣。」

看著空間黑洞般的古陣,葉晨風立即就有一種窒息、恐懼的感覺,彷彿整個古陣就是一隻洪荒猛獸,只要自己進入,就會被撕成碎片。

「賭一次吧。」

猶豫再三,葉晨風還是決定冒死一搏,探探這神秘古陣的虛實,尋找離開死嶺的方法。

「劍靈傀儡,我們走!」

葉晨風心意一動,召喚出了劍靈傀儡,一起走進了覆蓋了數百里空間,伸手不見五指的神秘古陣中。

「嗡嗡嗡……」

葉晨風走進神秘古陣的瞬間,立即感覺到鋪天蓋地的靈魂力量湧進了他的腦海。

雖然他早有防範,但依然感覺到頭痛欲裂,腦袋彷彿要爆開一般。

「噬神腦,吞噬!」

眼看葉晨風靈魂就要被瘋狂湧入的魂力撕裂,噬神腦快速的蠕動起來,在葉晨風靈魂中形成了一股吞噬漩渦,瘋狂的吞噬湧入腦海的靈魂力量,護住了葉晨風的靈魂。

「呼,好險,如果沒有噬神腦,突然遭到如此可怕的靈魂感覺,我腦袋恐怕會直接爆開吧。」

葉晨風長舒了一口氣,終於知道冰皇為什麼說,自己進入這裡十死無生了,這神秘古陣危險程度超出想象。

噬神腦死死地護住靈魂,葉晨風立即帶著劍靈傀儡向伸手不見五指的黑色古陣中走去。

沒走兩步,葉晨風感覺一股股排山倒海般的空間力量壓迫了下來,宛如一座巍峨的高山,壓迫在他身體上,將他雙腿狠狠地壓進地層中。

「六脈神罡。」

臉色通紅的葉晨風暴吼一聲,超過一百五十萬斤在他身體中爆發出來,抵禦住足以碾壓死一級逆獸王的空間壓力。

而劍靈傀儡也在這時燃燒能量,單手撐天幫葉晨風承受空間壓力壓迫。

「我倒要看看,這裡隱藏著怎樣的秘密。」

葉晨風深吸一口氣,承受住巨大的空間壓力,一邊向古陣深處走去,一邊控制噬神腦推演古陣,摸索它的虛實。

「嗷嗷嗷!」

沒走多久,古陣深處傳來了可怕的獸吼聲,數十隻幾近天獸極限的獸魂,扭動著龐大的身軀呼嘯而來。

「雷之道意,古極紫雷,破獸魂!」

雷霆之力是獸魂的剋星,數十隻可怕的獸魂襲來,十道雷之道紋,古極紫雷立即湧出了葉晨風身體,攻擊近身的獸魂。

「轟轟轟……」

一道道震耳欲聾的爆破聲響起,雷之道紋,古極紫雷同時爆開,產生了毀滅性的力量。

奈何,神秘古陣中的獸魂太可怕,十道雷之道紋與古極紫雷融合產生的毀滅之力無法對它們構成傷害。

「不好!」

雷之道紋,古極紫雷產生的攻擊被獸魂撕裂,葉晨風臉色大變,立即命令劍靈傀儡進行抵擋。

但獸魂的數量實在太多,攻擊力堪比封皇強者,僅能發揮一級逆獸王境界的劍靈傀儡無法抵禦全部的攻擊。

「混沌之力,撕裂古陣!」

危急時刻,一道混沌之力飛射出了葉晨風身體,洞穿向了兩隻近身的獸魂,直接將其龐大的魂體撕裂了,打開了逃生通道。

「劍靈傀儡,我們走!」

古陣的危險程度超出了葉晨風想象,葉晨風當機立斷,就想迅速離開這詭異的古陣。

但下一刻,漆黑詭異的古陣突然運轉了起來,葉晨風眼前一花,消失在了古陣外圍。

下一刻,他震驚的發現,自己出現在了一片充斥著無數陣紋,與外界格格不入,猶如白晝的空間,而在這座空間的正中央,躺著一個赤如丹火,六足四翼、肥肥胖胖的傢伙。

「怎麼會,這裡怎麼有頭豬?」 「媽的,你罵誰是豬?」

聽到葉晨風驚呼聲,肥肥胖胖,躺在地上的怪物直接跳了起來,扇動著四翼,散發出可怕的氣息鎖定了葉晨風,怒不可遏的咆哮道。

「你,你到底是什麼怪物,為什麼沒有臉,長了兩個屁股。」看著暴跳如雷,沒有清晰面孔的白色怪物,葉晨風有些凌亂了,稍稍退後了兩步,警惕的問道。

「兩個屁股……」白色怪物身上散發的氣息更強了,憤怒的咆哮道:「你給老子看清楚,兩個眼的是腦袋,一個眼的才是屁股。」

葉晨風:「……」

「要不是看在你身上有老子感興趣的東西,就憑你冒犯老子,老子一口吞了你。」白色怪物噴著白色的氣流,大發雷霆。

「你到底是什麼怪物?」葉晨風一頭黑線的問道,劍之道紋,雷之道紋,混沌之力在他身體中緩緩而動,隨時準備發動致命攻擊。

「怪物……你這個小子真快氣死我了。」

「老子是天下無敵,縱橫四海,橫掃天穹,舉世無雙,獨一無二的混沌神獸。」混沌獸裂開血盆大口,喋喋不休的自我吹噓道。

「混沌神獸……你說你是混沌神獸?」

葉晨風瞪大了雙眼,看著胖的像頭豬,六足四翼的混沌神獸,眼睛中滿是質疑之色。

噬神腦中有對混沌神獸的介紹,混沌神獸誕生於宇宙之初,孕育於混沌之中,是宇宙中最強大的神獸之一。

成熟期的混沌神獸,擁有毀滅空間,氣吞星辰的神通,攻擊力更是比神龍和鳳凰還要可怕。

「現在知道我的厲害了吧。」

看著目瞪口呆的葉晨風,混沌神獸裂開了嘴巴,自傲的說道。

葉晨風還是無法相信,眼前的這隻看似『可愛』的怪物是宇宙最強大的神獸之一混沌。

「你真的不是豬妖?」

……

「小子,你氣死我了,氣死我了,像你這麼沒見識的人,體內為什麼有混沌之力。」混沌獸火冒三丈的咆哮道,鼻孔中噴出的熱氣猶如龍蛇,滾滾而動。

「嗯……」

葉晨風不止一次動用混沌之力殺人,但從未有人認出混沌之力的來歷,所以混沌神獸一語道破混沌之力時,葉晨風震驚了。

「怎麼,不想承認?」

「那你看看這是什麼?」

說著,三道混沌之力在混沌神獸嘴巴中噴涌了出來,在它胖嘟嘟的身體周圍環繞。

「你真的是混沌神獸!」

看著混沌神獸吐出的混沌之力,葉晨風漸漸相信了它的身份。

「廢話!現在你可以告訴我,你為什麼擁有混沌之力了吧。」混沌神獸雙眼冒光的看著葉晨風,不懷好意的問道。

「可能是我天賦異稟或者上天眷顧吧。」葉晨風警惕的看著雙眼冒著綠光的混沌神獸,隨口編造道。

「我就知道你不說實話,不過這由不得你!」

說著,混沌神獸如擎天柱一般的前肢猛地踏地,布滿陣紋的空間突然降下了萬丈白光,猶如銀河倒流,攻擊向了葉晨風。

「劍之道紋,雷之道紋,雙殺!」

突遭陣紋空間攻擊,在葉晨風體內流動的十道劍之道紋,十道雷之道紋噴薄而出,交融在一起,抵禦萬丈白光。

「哼,給我碎!」

混沌神獸冷哼一聲,裂開了嘴巴,滾滾魂力湧出了它的嘴巴,水銀瀉地般轟擊在了雙殺道紋上,直接將其轟碎了。

下一刻,萬丈白光擊中了葉晨風,滲透進了他身體中,直接將他禁錮住了,動彈不得。

「嘿嘿,我倒要看看你身體中有什麼寶貝。」

混沌神獸看著被牢牢禁錮的葉晨風,來到了他身邊,噴出一口魂光震暈了他,釋放強大的魂力湧進了他的身體,探知他身體秘密。

「這……這這這,這難道是混沌神木。」

當混沌神獸釋放的魂力流進葉晨風心脈時,發現了寄生在葉晨風心脈中的混沌神木,心中掀起了滔天大浪,就連說話都結巴了。

「發達了,我發達了。老天看我受盡了磨難,終於開眼了。」混沌神獸激動地咆哮道:「等老子煉化了混沌神木,恢復實力,誰還能困我。」

「給我破!」

說著,一道混沌之力在混沌神獸嘴巴中飛射出來,宛如刀子一般劃開了葉晨風胸口,露出了寄生在他心脈中,長出兩個小芽的混沌神木。

「吞噬!」

混沌神獸雙眼冒光的看著發芽的混沌神木,變得更加激動,張開嘴巴,釋放出強大的吞噬力量,想要吞噬混沌神木。

「嗡嗡嗡……」

遭到混沌神獸吞噬,混沌神木立即反抗起來,不斷粉碎混沌神獸釋放的吞噬之力。

「我就不信吞不了你。」

釋放的吞噬之力被混沌神木震碎,混沌神獸並不死心,繼續釋放強大的吞噬力量,滲透進葉晨風身體中,勢必要將混沌神木吞噬。

就在混沌神獸使出渾身解數,強行吞噬混沌神木之際,混沌神木中突然出現了一滴金色血液。

下一刻,數萬道混沌之力破出了混沌神木,在混沌神獸驚恐的目光注視下,穿透了它龐大的身軀,將它轟飛了出去。

「金色血液,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他體內會出現金色血液。」

受傷頗重的混沌神獸有些狼狽的在地上爬起來,不敢相信的看著昏迷不醒的葉晨風,吃驚他的身份。

「混沌神木是我的,一定是我的」

混沌神獸深知混沌神木的珍貴,決定不惜一切代價將它吞噬,據為己有。

「小傢伙,我留給兒子的東西,豈是你能染指的,看你潛力不錯,乖乖給我兒子做契約獸吧。」

突然,一道詭異的聲音在混沌神木中響起,混沌神木中的那滴金色血液突然幻化出一道詭異的符紋,在混沌神獸驚恐的目光注視下,融進了它的腦袋中。

「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