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光默我們來了。」

三女一同飛向光默那邊,人還沒有抵達,唐語瑤的聲音已經在光默耳邊回蕩。

轉頭望去,光默看到了唐語瑤三女,光默馬上關心起唐語瑤。

「語瑤,你的傷沒事了嗎?」

「沒事了。」

「沒事就好。」

光默鬆了口氣。

「情況怎麼樣。」

白雪涵開口問。

「驚濤蟹現在就是一個炸藥桶,一點就能讓它爆炸。」

光默把憶夢夢戲耍驚濤蟹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邊。

聽完憶夢夢的壯舉,三女都無言以對。

她們應該說什麼呢?

應該說,憶夢夢不愧是憶夢夢嗎?

「現在的驚濤蟹身心俱疲,我們應該有可乘之機。」

光默開始分析他們現在能斬殺驚濤蟹的把握。

「光默,我想試試三重幻境。」

唐語瑤在療傷的時候想了很多,一直在想如何才能打敗驚濤蟹或者把驚濤蟹困住,而她最後想到的辦法就是三重幻境。

三重幻境的幻境空間肯定比雙重幻境牢固很多,而且三重幻境的攻擊模式肯定也會變多。

這樣即使殺不死驚濤蟹也能把驚濤蟹關進幻境空間里,給光默他們爭取更多攻擊時間。

「不行。」

光默想都沒想就否定了唐語瑤的想法。

「為什麼不行。」

唐語瑤質問。

「等等你又重傷了怎麼辦。」

光默怎麼可能讓唐語瑤再次重傷。

之前讓唐語瑤使用雙重幻境那是他不知道驚濤蟹居然有威力那麼強大的招式,現在知道了,他還怎麼可能同意讓唐語瑤再次使用幻境空間。

「不會的,三重幻境肯定不會被打破的。」

唐語瑤眼神堅定了看著光默的眼睛。

「不行就是不行,說什麼都不行。」

光默一步也不退讓。

「一切都交給我們。」

「乖···」

光默帶著一臉柔情,輕輕撫摸了一下唐語瑤的小腦袋。

「可,可是······」

「沒什麼可可是的,我們一定會贏的。」

「我們上。」

光默一馬當先朝著驚濤蟹衝去。

看到光默要動手了,憶夢夢和星女、光女趕緊過來和大家集合。

「暗爆聖劍」

光默已經發動攻擊。

驚濤蟹還沒反應過來就吃了光默一招。

可就算正面吃下光默這一招,它也沒受什麼傷害,誰叫它有堅硬的甲殼呢。

不過就算這樣,驚濤蟹忍耐至今的怒火還是爆發了出來。

「咕···」

丫的,被你們戲耍了那麼久還不夠,現在居然開始攻擊我,真是給臉不要臉,真以為我怕你們不成。

驚濤蟹的心神很不穩定,馬上就要突破瘋狂邊緣。

「冰囚舞」

「幻夢箭雨」

「初木春華」

除唐語瑤外的其他三女都發動了攻擊。

唐語瑤還在糾結,到底要不要使用幻境空間。

「還是看看情況再說吧!」

唐語瑤不想違逆光默的意思,打算看看先。

如果之後光默他們還是無法拿下驚濤蟹,那麼就算光默會生氣她也要使用幻境空間。

即使光默不配合,她也要獨自使出雙重幻境,哪怕會再次重傷。

決定好了之後,唐語瑤馬上加入戰圈。

她的星技可不只有幻境空間,普通的幻境她也能使用。

雖然效果沒有幻境空間好,但也能拖延一點時間。

「幻櫻亂舞」

吃了光默一招,驚濤蟹剛剛發出怒吼,結果就是三個星技砸了過來。

那意思好像在說,吼什麼吼,看我不砸死你。

驚濤蟹感覺自己的威嚴受到了挑釁,剛想開口大吼,結果又是一個星技飛了過來。

這個星技更是可惡,不僅堵住了它的怒吼,還在它的身上留下道道划痕,都把它毀容了。

不過就算這樣也沒什麼,最最最讓驚濤蟹憤怒的是它又被困入了幻境中。

雖然這個幻境無法造成傷害,但還是令它很是不爽。

它至從遇到光默這群人起已經是第幾次陷入幻境了?

「轟、轟、轟······」

驚濤蟹一陷入幻境,光默他們馬上開始狂轟濫炸。

等驚濤蟹突破幻境后,光默馬上接上一個星空幻境。

驚濤蟹剛剛從滿是櫻花樹的幻境中出來,結果又到了一個星光璀璨的幻境之中。

又是一通狂轟濫炸。

不到五秒鐘,驚濤蟹就突破了星空幻境回到了現實。

這次驚濤蟹學乖了,它一回到現實的第一件事就是閉眼。

只要閉上眼睛它就不會陷入幻境之中。

不過它一閉眼,迎接它的就是七個技能。

驚濤蟹雖然身中七個技能,但它這次沒有陷入幻境之中。

沒錯,光默和唐語瑤讓對方陷入幻境的條件就是視線和感知,唯有對方看到他們施展幻境時出現的景物才能讓對方陷入幻境。

光默的是星光冷翼光芒大放,唐語瑤的是櫻花飛舞。

唐語瑤唯有「幻櫻虛境」這招不需要對方看到就能讓對方陷入幻境空間。

沒有陷入幻境中,這次輪到驚濤蟹開始反擊了。

「咕···」

一聲怒吼響起,一根根由水組成的細針向著四面八方散射而去。

光默等人趕緊升高,不然自己被水針打中。

「暗引光刺」

光默把驚濤蟹吸入了黑洞之中。

「春藤復甦」

一根根藤蔓趁著這個時機把驚濤蟹五花大綁,藤蔓之中還夾雜了不少漆黑鎖鏈。

那是星女的技能。

對著被五花大綁的驚濤蟹又是一輪的狂轟濫炸,可驚濤蟹的傷勢只重了一點點。

「它的防禦實在是太高了。」

看到驚濤蟹吃了這麼多星技也無傷大雅,光默頭疼道。

到底該怎麼做才能讓驚濤蟹受到致命傷害?

就算不是致命傷害,讓它身受重傷也好啊!

光默一邊苦思冥想一邊手上不停的扔著星技。

忽然,一道靈光從光默的腦海中閃過,光默想到了一個辦法。

雖然這個辦法很危險,但現在除了這個辦法外,他也想不到其他辦法了。

當然,這個結論是他把唐語瑤的辦法忽略后的結論。

相比起讓唐語瑤陷入危險,他更願意讓自己陷入危險。

畢竟在他看來,他女人的命比他自己的命值錢。 「我想到了一個計策,你們纏住驚濤蟹,我來收拾它。」

光默對著幾女叫道。

「什麼辦法啊!」

憶夢夢問。

「你們看著就知道了。」

光默沒有正面回答,因為他怕白雪涵和唐語瑤阻止。

「我去也。」

光默把自己的速度發揮到了極限,一個俯衝向著驚濤蟹的嘴巴衝去。

沒錯,光默的目標就是驚濤蟹的嘴巴。

他準備從嘴巴進入驚濤蟹的體內,然後在驚濤蟹的體內發動攻擊。

驚濤蟹的外表有甲殼保護所以很難讓它受到致命傷害,但它的體內總不可能也有甲殼保護吧!

從體內發動攻擊,絕對能讓驚濤蟹欲仙欲死。

「影刃閃刺」

光默體積太大,原本是不可能進入驚濤蟹嘴裡的,但他有影刃化,可以讓影刃化的自己變成米粒大小,從而進入驚濤蟹體內。

米粒大小的影刃沖入驚濤蟹的嘴裡,往驚濤蟹的體內飛去,飛行過程中,影刃越來越大並且長出了數之不盡的光芒尖刺。

「咕···」

「咕···」

「咕···」

······

驚濤蟹連續吼叫著,好像很難受的樣子。

東倒西歪,驚濤蟹腳步不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