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保護殿主!」

王酈金大喝。

甲士們瞬間將整個大殿都守護了起來。

好在不管是親王府還是右相府陣營的江湖宗門強者,這個時候,主要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神殿武庫之上,紛紛都沖向了地火幽泉劍坑,一時之間,倒也沒有什麼力量,危急到光明神殿。

「老傢伙,你死了沒有,沒死的話,就快來看看葉兄弟……」獨孤全在人群中大吼,尋找歐陽不平。

半晌,歐陽不平才從一堆死屍中爬出來,身上傷痕不少,跌跌撞撞地過來,道:「讓我看看……」

衡姑姑也小心地靠近了過來,保護在葉青羽的身邊。

也許是因為葉青羽昏迷的原因,光明神殿落在地面,后湖著神殿的那股柔和之力,緩緩地消失了,所有歐陽不平等人,才能爬上神殿中。

「這……」在所有人的注視之下,歐陽不平仔細觀察了片刻,臉上露出了一種近乎於絕望大慟之色,道:「神雷毀了葉兄弟的生機,五臟六腑都已經成為焦炭,這……分明已經是隕落敗亡之兆,這……」

「你胡說什麼?」獨孤全大吼道:「我明明能夠感覺到,葉兄弟的體內,還有一縷生機,你這老頭子,不會是老眼昏花了吧?」

「如果沒有這一層寒冰封印,葉兄弟早就……」歐陽不平嘆息著,一副惱恨自己無能的樣子,道:「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將這一縷即將逝去的生機,強留在了他的體內,否則……我現在也沒有什麼辦法了。」

————

第二更 「老東西,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我……」獨孤全直接急了,拽住了歐陽不平的休息,怒道:「我不管,我不聽你那麼多,你一定給我救好葉兄弟,你不是號稱帝國醫神嗎。你……」

這位見過了雪國百年無數風霜雪雨,經歷過無數風雨的老人,哪怕是神山崩於面前也不變色,但是此時,卻急的連話都說不完整了,近乎於怒吼失態。

歐陽不平更是一句話不說,一個勁兒地抓著自己花白的頭髮,一會兒就拔掉了好幾根。

「歐陽先生,小羽他真的……」衡姑姑的聲音都在顫抖。

她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一步。

如果這樣的消息,被寒姑姑知道,那可就……不,不管付出任何代價,都一定要救活小羽。

陸衡心中非常清楚,如果葉青羽真的出了意外,那將會銀髮什麼樣恐怖可怕的後續。

別人不知道葉青羽的真正來歷,但是陸衡卻是非常清楚。

「不,大人他一定不會有事的。」白遠行在一邊,神色堅定咬牙切齒地道。

金靈兒的眼睛里,則是已經開始閃爍著淚花兒了。

吳媽等人,更是手足無措。

陸衡沉默了片刻,看醫神歐陽不平的神色,就知道這位帝國醫術之巔也沒有什麼辦法。

她一抬手,一股柔和之力涌動,將葉青羽抬起來,緩緩地送到了光明神殿之中的那寒玉石床上。

她伸手在床邊上摩挲著尋找了什麼,突然掌心一按,似是啟動了什麼東西。

嗡嗡!

微微的震動聲響起。

寒玉石床上突然泛起銀色如牛奶一般的光輝,將葉青羽和兩隻小寵物,全部都籠罩在了其中。

這一幕,出乎所有人的預料。

「只要一絲生機保存,也許還有希望,希望這光明神殿中的手段,能夠對小羽其作用吧,畢竟他的身份,太過特殊,是……」

陸衡心中這樣想著。

一起被送上石床的還有昏迷之中的呆狗小九,以及軟綿綿地趴在透明寒冰上的小銀龍。

「大家都出去吧。」

陸衡轉身看了看眾人,道:「光明神殿中有聚元陣法,這寒玉石床也是至寶,應該對小羽的傷勢有幫助,大家進入神殿,會影響到神殿的陣法運轉。」

眾人一聽,將信將疑。

不過看之前葉青羽對陸衡極為尊敬的態度,以及連那甲士營將軍王酈金都聽她調遣,而且看她的手段,明顯很熟悉光明神殿內的東西,於是獨孤全和歐陽不平帶頭之下,眾人最終還是都退了出去。

「守護神殿,不許任何人進去!」

陸衡又道。

這個平日里看起來溫柔如水的女子,在這個時候,表現出了常人少有的決絕。

「吱吱吱……」

小白兔焦急地叫著,掙脫了金靈兒想要拉住它的手,衝進了神殿之中……

「快回來,小傢伙……」金靈兒想要衝進去把這隻小白兔追出來。

陸衡心中一動,阻止了金靈兒。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

光明神殿外面,還不斷地傳來喊殺之聲。

地火幽泉之中蘊含著的【精蘊地火】不再噴發,是不是還有一道道的流光,急速地趕來,縱入到了劍坑之中。

地面上的廝殺,已經近乎於停止,隨著神殿武庫的消息傳開,即便是再忠心的強者,也難以抵擋誘惑,都沖入了劍坑之中。

那些一開始忠於左相曲寒山和老元帥李光弼的宗門江湖強者,也有就成都沖入劍坑。

畢竟對於武者來說,這是莫大的機緣,一旦真的在神殿武庫之中得到一些秘籍功法或者寶物之類的東西,那就可以一飛衝天了。

只有少數江湖宗門強者,留了下來,與那數百光明甲士守在了大殿之外。

隨著時間的流逝,從地火幽泉劍坑之中爆發出來的那血色光柱,顏色越來越稀薄,血色朝著淡銀色轉變,帶著淡淡的空間能量波動,也越來越穩定。

天空之中。

雲氣如聚,雲濤如怒。

那巨大的混沌風暴。亂流漩渦,依舊存在,緩慢地旋轉,彷彿是要吞噬天地一樣,化作淡銀色的光柱,連接著地火幽泉劍坑和這混沌風暴漩渦,彷彿是連同著天堂和地獄……

已經過去了很長時間。

按道理來說,長夜已經過去,白日早就到來。

但也許是因為天穹被那巨大的混沌風暴雲氣漩渦所籠罩,帝都上空依舊是一片漆黑,猶如漫漫長夜永恆降臨,白晝再也不會來一樣,讓帝都之中無數瑟瑟發抖的生靈都在顫抖。

轉眼之間,至少一天一夜的時間過去。

不斷有奇怪的聲音,從地火幽泉的劍坑之中傳出來。

像是什麼魔獸的吼叫。

又像是什麼東西頻死前的詛咒厲吼。

除了這些奇怪的聲音,還有奇異的光華飛射,一閃而逝,蘊含著寶氣,似是什麼了不得的寶物出土出世了一樣……

於是,在光明城之外,又有一些黑暗魔魂出現,沖入了地火幽泉劍坑。

這些魔魂,顯然比之前沖入劍坑之中的更強大,也更有心機……

與此同時。

那光柱徹底變成了銀色,空間力量波動更加清晰,天空之中那混沌風暴。亂流漩渦,旋轉的速度,開始變得越來越快,雲氣之間,有閃電雷霆隱現……

這種場面,似是天空之中不斷有磅礴能量產生,正在通過這連接天地的銀色光柱,注入到地火幽泉劍坑之中……

對於雪京之中的普通人來說,這一切簡直彷彿是世界末日到來一樣,平日里車水馬龍的街道上,如今只有涼風刮過,空無一人,所有人都躲在家裡瑟瑟發抖……

在歐陽不平的神奇醫術治療之下,曲寒山、李光弼、秦止水這三大重傷員,都緩緩地蘇醒了過來……

聽聞葉青羽的狀況,三人都是長嘆擔憂,卻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又是一天時間過去。

陸衡一直都靜靜地站在光明神殿的門口,像是在守護什麼,又像是在等待著什麼……

第三天。

遠處出現的魔魂,有十幾個,沖入了地火幽泉劍坑之中……

第四天。

出現的魔魂,有八個,都是更加強大的存在。

第五天。

有五個。

第六天,兩個。

第七天,一個。

第八天,沒有。

第九天,沒有。

第十天,一個。

看著那猶如做小山丘一般大小的一團巨大能量黑霧,徹底地消失在了地火幽泉劍坑之中后,陸衡的臉上,終於稍稍出現了一絲輕鬆之色。

「這些魔魂,太狡猾,但最終還是忍受不了誘惑……希望這一次,可以一網打盡吧。」

她神色凝重地想著。

大概過了不到半個時辰。

轟!

一道巨響聲,從地火幽泉劍坑之中傳出。

還未等眾人反應過來,突然連續轟隆隆巨響聲不斷地傳來,一聲接著一聲,就像是有一連串巨大的爆竹在下方炸響一樣。

接著凄厲的吼叫之聲響起。

魔魂的厲吼聲簡直要撕破天地。

其間還夾雜著一些人族的喊叫聲。

大地震動了起來。

以地火幽泉劍坑為中心,整個帝都都在震動,像是地面之下,有什麼可怕的變化正在發生著。

「怎麼回事?」

「發生了什麼?」

光明殿前,許多人都露出了駭然的表情。

這短短數十日里,發生了太多的事情,整個光明城似乎已經變成了一座孤城,只能進不能出,讓所有人的神經都一直緊繃著,快要崩斷了……

凄厲的吼叫聲,魔魂的詛咒聲,不斷地從地火幽泉劍坑之中響起傳出。

「警戒!」

王酈金大喝。

甲士營再次布陣。

地火幽泉劍坑之中,不斷有狂暴的能量湧出,充滿了毀滅之力……

「啊……」一聲清晰的慘叫。

一個渾身是血的身影從劍坑中衝出來。

但他衝出劍坑不足一米,就被一道血光從後面追上,瞬間將他斬碎,化作了一蓬血霧墜落……

「吼……」

魔魂的凄厲長嘯,一團墨光拚命從劍坑中衝出來,結果充起還不足三四米,下方一團血光電射而至,將它攜裹,瞬間融為飛灰!

可怕的掙扎哀嚎之聲,不斷地從劍坑中傳出來,那慘絕人寰的慘叫,還有野獸頻死時凄厲的嘶吼,連綿不絕,彷彿在劍坑之下,正在發生著一場毀滅般無情的屠殺。

這可怕的畫面,聽得地面上的所有人,都不斷地後退,不敢靠近劍坑。

這樣的凄厲聲音,連綿不絕地持續了一個時辰左右。

最後,一團小山丘一樣巨大的墨團,拚死掙扎著從劍坑中衝出來,它正是一直等到最後才進入地火幽泉劍坑的那個最為狡猾謹慎的神魂。

但可惜,它騰躍不足二十米,地火幽泉劍坑中,先是一張血紅色的大網瞬間追上它,將它徹底網住,如同捕魚一樣,拖著它龐大的身軀,無情地將它重新朝著地火幽泉劍坑中拖去……

它瘋狂凄厲地掙扎,分化成為大大小小的墨色光團,想要從血色大網的網眼中鑽出去……

但那血網彷彿是有靈性一樣,迅速變小,網眼始終要比那魔魂分化出來的部分更小……

接著兩道光華從劍坑之中衝天而起,一道為銀色拳焰,一道為金色劍芒,轟在了那魔魂的身軀上,瞬間將它轟碎。

巨網發力,將這最為巨大的魔魂,直接拖入了劍坑之中,徹底滅殺!

劍坑終於安靜了下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