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你還是先顧好自己吧!」夏易身形猶如鬼魅,欺身到慕元近前,攜帶可怕的掌風猛然一掌震出。

嘭!

在眾人不可思議的注視下,夏易的掌風被生生震散開來,待得他回過神來,這才看向慕元身旁的莫傾,冷冷一笑:「不錯的修為!」

夏易話音未落,便是朝著莫傾急沖而去,與此同時,那數十名皇族之人也是一齊朝著眾人衝來,他們皆是手持鎖鏈,除了抓捕斗獸者外,還有著數人朝著那絕美少女衝去。

皇族雖然只有數十人,可這些都是精銳,面對著只有北城人員能反抗的雙月城,竟然呈現壓倒性優勢,特別是南城眾人,片刻后,便是有著十數名精壯大漢被鎖鏈鎖住,動彈不得。

一開始,慕元還能防住眾人靠近,可隨著人越來越多,他也是有些力不從心,硬生生的被人群將他與慕盈分散開來。

「小美人,這回你往哪跑!」一名男子見慕盈被隔離開來,怪笑著伸手朝著她抓去。

噗嗤!

寒光閃過,伴隨著鮮血噴洒,男子的一條胳膊被齊刷刷的切割開來,在半空打轉之後,掉落在地,與此同時,男子那凄厲的嘶吼聲也是響徹而起。

「啊!」

男子那痛徹骨髓般的慘叫聲,也是引起了其餘皇族等人的注意。只見在少女面前,站著一名削瘦少年,少年雙眸幽黑,單手緊緊握著一柄布滿血跡的鋒銳匕首。

「殺了這小子!」男子捂住被匕首切開的傷口,滿臉冷汗的怒吼道。


身為皇族之人,竟然被這麼一個毛頭小子斬斷胳膊,簡直是奇恥大辱,一時間,便是有著六名男子朝著古諺衝來。

古諺眼中黑芒更盛, 千億影帝,惹不起! ,黑芒肆虐開來,將眾人纏繞住,而在他們渾身靈力飛速流逝之際,那鋒銳匕首則是宣布了他們的命運!

見古諺以迅雷之勢擊殺六名皇族男子,現場頓時死寂下來,甚至交戰的眾人都是停了下來,怔怔的看著少年身上那詭異的黑芒。

古諺之所以能輕易擊殺這些男子,一來是黑芒限制住他們的行動之力,另一個則是他先前吸納過皇族等人的靈力,對於他們的招式頗為熟悉。

「可惡的小子!」夏易見短短時間便有著數人折損在古諺手中,不由得怒從中來,當即渾身一震,磅礴靈力席捲,將莫傾震的倒退十數步,而他則是朝著古諺飛速襲來。

莫傾見狀,也是再度將夏易擋下,畢竟此時他們南北兩城已然站在同一戰線了,若是還有私心的話,那雙月城也將面臨浩劫。

「滾!」夏易顯然被莫傾激怒了,大手一揮,磅礴靈力匯聚成一個數丈大小的金色掌印,對著莫傾狠狠砸下。

「金影掌!」

金色掌印破空掠出,轟然落在莫傾身上,即便他調動渾身靈力來防禦,可依舊被這一掌震的氣血翻騰,當即一口鮮血噴出。


「爹!」

「城主!」

莫陽等人見狀,心急如焚的大叫道。畢竟,此時就莫傾還能對抗皇族等人,倘若連他都被重創,那雙月城就真的完蛋了。

憑藉高階靈術一掌重創莫傾,夏易不再追擊,直接對著古諺襲來,金色掌印再度成形,隔空對著少年轟然砸下。

見夏易強勢來襲,古諺不敢大意,渾身有著黑芒涌動,腳下一點,正yu躲閃,卻是發現慕盈站在身後,而他只能硬抗夏易這一掌。

嘭!

即便有著黑芒的飛速吞噬,可古諺還是被這一掌震的飛出數丈之外,他頓時感覺五臟六腑都移了位一般,極為難受。

見古諺被夏易震飛,皇族先前在少年手中吃過虧的數人,頓時落井下石,痛打落水狗,齊齊對著他衝來。

古諺氣血翻騰,可卻還不至於動彈不得,見眾人各持鎖鏈襲來,當即雙手伏地,黑芒猶如蜘蛛網般蔓延開來,將眾人囊括在其中。

被這詭異的黑芒纏繞住,那衝來的皇族眾人頓感渾身靈力流逝,腳下發軟,似乎要陷進去一般,嚇得臉色大變。

「趁這個機會,快殺了他們!」古諺見這些男子被限制住,急忙對著大夥喊道。

南北兩城雖然勢如水火,可畢竟此時立場一致,有著共同的敵人,那趙尋等人頓時趁機將那些男子解決掉。

皇族數十名男子,光是因古諺的關係便折損了十數人,這也是夏易等人始料未及的,可以說這個少年憑藉一己之力打亂了他們陣容。

「該死的兔崽子!」夏易雙目圓睜,髮髻被生生震的脫落而下,而他則是化為一道模糊的身影對著古諺襲來。

「好快!」古諺眼瞳微微一縮,只得本能的閃避開來,一個不慎,被夏易一掌拍在肩膀上。

掌風落下之處,黑芒暴漲,將絕大多數的靈力吸納了去,而剩餘的靈力,依舊將古諺震的倒飛而起。

見少年身上的黑芒如此詭異,夏易眼中閃過一抹難以察覺的吃驚,身形再度一動,大手對著古諺狠狠抓去。

這一次,古諺更是無法避開,只得被夏易死死的扣住脖子,雙目通紅。

「不殺了你,難解我心頭之恨!」單手死死扣住古諺的咽喉,夏易面目猙獰,猛然一發力,將少年整個身子舉了起來。

「古諺!」慕盈美目通紅,無力的哭喊道。

被夏易死死鉗住脖子,古諺面色漲紅,額頭上根根青筋暴起,意識浮沉,陷入短暫的黑暗中。

看著古諺有生命危險,慕盈那清澈的眸子中,竟然有著雷芒涌動,而她原本漆黑如墨般的青絲,也是變成耀眼的銀色,極其詭異!

「怎麼回事?」天地間突然瀰漫的可怕力量,令得眾人皆是面面相覷,他們能感受到少女身上傳來那毀滅般的力量有多麼恐怖。

慕元也是被慕盈的這一舉動給震撼到了,他們慕家雖然人人都是雷系修靈者,可此刻慕盈所施展的顯然太過強大,超出了他的認知範疇。

在慕元心中,泛起了一些罕見的浪潮,難道古籍上記載是真的……

絢麗雷芒在慕盈周身繚繞,她身段輕盈,長裙飄飄,在雷霆的渲染下,宛如雷神降臨,有種動人心魄的美麗。

轟隆隆!

就在眾人滿臉忌憚的看著沐浴在雷芒中的少女時,九天之上突然有著雷雲翻滾,可怕的雷霆猶如巨龍在雷雲中翻滾,整個雙月城都是瀰漫在那種心悸的力量之中。

夏易駭然,而他偏過頭,正好遇上少女那充斥著雷芒的雙眸。與之對視一眼,他頓感渾身一顫,猶如過電一般,手心的力量也是不由自主的減弱下來。

感受到夏易的失神,古諺雙眸再度爬上一抹妖異的黑芒,隨著黑芒浮現,他整個人都是被包裹了去,只見他手持匕首,狠狠的刺向夏易胸膛。

噗嗤!

纏繞著黑芒的匕首,顯得格外鋒利,竟然直接扎進了夏易胸膛中。

感受到胸膛傳來的劇痛,夏易這才面色猙獰的回過神來,以他的修為,若是正常狀態,即便任由古諺如何刺都無法傷到他,可方才卻因少女的原因精神恍惚了瞬間,這才讓得古諺有機可乘。

夏易仰天長嘯一聲,手中猛然發力,打算一舉將古諺脖子捏斷。

而古諺此刻早已被黑芒瀰漫,那一對充斥著幽黑光芒的雙瞳,冰冷的讓人心底發寒。面對著夏易的殺意,古諺則是死死的盯著他,那刺入其胸膛的匕首上黑芒暴漲,飛速蔓延開來。

「啊!」

黑芒在體內蔓延開來,夏易眼中的光澤頃刻間暗淡下來,他能清楚的感覺到體內靈力的流逝,而他卻是束手無策,只得任由黑芒肆無忌憚的吞噬著……

這般詭異的現象,持續了好一會,直到夏易雙目無神的倒在地上,皇族眾人這才意識到這次栽大了!

夏易失去意識,古諺也隨之摔落在地,此時那黑芒已然退去,他癱倒在地上,面色蒼白,大口大口喘著氣。

「古諺,你沒事吧!」慕盈美目泛紅的穿過人群,跌跌撞撞的跑到少年身旁,焦急道。

古諺腦海中一陣陣眩暈,看著眼前那宛如神靈般的絕美少女,竟然是有些失神,在少女身上跳躍的雷芒,是記憶深處的美好……

依稀記得,他小時候跟慕盈一次進入山脈中,因為自己被妖獸所傷,心急如焚的她,在大哭中竟然引發的天地之雷,而現在這番模樣,一如那般無二。

看著夏易失去行動之力,慕元意識到皇族大勢已去,當即洪聲道:「大夥一起出手,誅殺外敵!」

而慕元這番話,也是宣告了皇族等人的死刑。

雙月城中,一片凄慘叫聲! 沒有了夏易的皇族眾人,像是失去了主心骨,在雙月城的瘋狂反撲下,全軍覆沒。

血戰過後,整個雙月城,都是瀰漫著濃郁的令人作嘔的血腥之氣,一眼望去,仿似人間地獄,令人忍不住打個寒戰。

皇族眾人來勢洶洶,斗獸者沒有抓成,反而盡數折損在雙月城,這也算得上自食其果了吧。

當然,若非古諺誤打誤撞遇到皇族,暗中將下藥之人殺了,到時候整個雙月城都中了散靈露,這局面,又將是另一番景象了。

見沒有放跑一個皇族之人,古諺暗暗舒了口氣,精神鬆懈下來的他,突然眼前一黑,意識徹底陷入了昏暗之中。

而就是古諺昏迷過去之際,慕盈渾身雷芒悄然散去,她也是嬌軀一顫,癱倒下來。與先前那神威凜凜的模樣相比,此刻的少女倒是顯得格外的柔弱。

二人的情況被慕元看在眼裡,當即派人將他們送回府上好生休養。

雙月城的選拔賽,卻是在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中落下帷幕,即便是北城的人,也不得不承認,古諺的表現超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這一次,南城當之無愧的壓過北城。

這一戰,雙方都傷亡慘重,但雙月城則是傷者較多,畢竟皇族的目的是活捉斗獸者。而皇族就慘了,不僅全軍覆滅,就連死訊都被徹底掩蓋,就這麼人間消失了。

雙月城,南府深處。

距離那場驚天大戰已經過去十數日,古諺依舊處於昏迷之中,沒有半點醒來的跡象。若非他的氣息還算平穩,慕盈怕是早已崩潰了。

此時的慕盈,已然恢復了往日的活力,只不過看著睡榻上一動不動的少年,小臉上寫滿了擔憂。

「爹,他到底怎麼了?」

慕元聞言,目光複雜的停留在古諺身上,那日少年施展的詭異黑芒,令得整個雙月城都是大為吃驚,可以肯定的是,那絕對不是古諺本身的力量,不然他也不可能被黑芒反噬,昏迷不醒。

不過,也正因這來歷不明的黑芒,雙月城才得以倖免,不然以當時的情況,根本無人能限制住那夏易。

這黑芒,是好是壞,誰也說不清,這便是禍福相依了吧。

這是一片永恆黑暗的世界,這裡沒有光,沒有溫度,古諺似乎怎麼都走不出這片世間,他像個無助的孩子,一個人孤寂的面對著這一切。


黑暗中,古諺看到了記憶深處的爹娘,他們無憂無慮的生活在一起,可最終卻是無情的天人相隔……

黑暗中,古諺看到了自信滿滿的自己,卻是因為無法修靈而一蹶不振,受盡世間冷眼……

在這黑暗中,他看到與自己青梅竹馬的慕盈,二人情投意合,最終竟是被蕭逸棒打鴛鴦……

「啊!」

黑暗伴隨著撕心裂肺的痛苦,湮沒了古諺的神智,他的意識似乎是陷入了無盡的黑暗之中,隱約的,彷彿是還有著猶如野獸般痛苦的嘶嚎聲自那黑暗之中傳出。

那般嘶嚎,不知道持續了多久,終於是開始逐漸的減弱,那道聲音的主人,彷彿是力竭而去。

不知過了多久,或許是一天,或許是一百年,在這寂靜可怕的黑暗中,突然間有著一縷白芒撕裂開來。頓時,光芒照耀而下,將整個世間照耀的猶如白晝,而古諺的雙眼也是在白芒出現的瞬間,輕輕地睜開來。

「你醒了!」見古諺徐徐睜開眼,守在卧榻旁的慕盈頓時叫出了聲,俏臉上的擔憂終於在這刻化為了難以抑制的欣喜。

徐徐睜開眼眸,房間中微弱的光線,在此刻對於古諺來說都是那麼刺眼,他摸了摸劇痛的腦袋,竭力回想先前的事情,可惜那些畫面皆是斷斷續續的,這也令得他有些心煩意亂。

慕盈看著古諺這奇怪的神情,黛眉一蹙,急忙問道:「你怎麼了?」

古諺看著少女那關切的模樣,心頭微微一暖,先前那些不好的記憶也是盡數拋諸腦後,當即搖搖頭,輕聲道:「我沒事了,大夥還好吧!」

「這次多虧了你,你可不知道,你現在成了雙月城的小英雄了!」看著似乎恢復正常狀態的古諺,慕盈淺笑道。

古諺聞言,也是微微一笑,自從無法修靈后,除去慕盈等人外,其他人都是一幅冷嘲熱諷的嘴臉,而現在能改觀大夥的態度,這種感覺,挺奇妙的。

微微閉目感受了一番體內的情況,古諺卻是沒能發現任何異常,但他知道,那詭異的黑芒不僅會瘋狂吸納靈力,更是會在自己情緒失控的時候佔據自己的意識,這也是讓他頗為擔憂之處。

似乎,在那詭異的黑芒中,蘊含著兩股截然相反的極端力量。

在古諺蘇醒過來后,城內許多人都是前來看望他,畢竟此番多虧了他,方才拯救了雙月城。甚至於,連北城都是如此,這些反常的舉動,令得古諺有些恍惚。

不過,這並不是壞事,古諺在短時間的適應后,也是開始再度接受了大家。

而大夥則是在事後,方才徹底了解皇族的yin謀,古諺甚至將先前皇族yu用散靈露的惡行揭發,大夥聽后,不免一陣后怕。

在慕元的講解下,眾人初步對斗獸場有了一定的了解。

所謂斗獸者,則是在斗獸場與妖獸搏殺之人,斗獸場的作用,可供貴族取樂,也有權貴藉此暗中賭博,贏取暴利,總之,斗獸場是一個極其冰冷的殘酷之所。

據外界傳聞,皇族六皇子嗜愛觀看這種血腥搏殺,短短數年間,王朝多處設有大型斗獸場,風靡一時。

……

在青木王朝東域,有著一座規模駭人的古城,名為皇城。

這座古城,乃是青木王朝之中真正的頂尖城市,不論是雄偉還是繁華程度,放眼整個王朝,能夠與之相比的,屈指可數。

動輒高達數十丈的建築,隨處可見,遼闊的青石廣場上,黑壓壓的人頭涌動,這一切,皆是顯示著這座城的精彩與繁華。

然而,在那人山人海的古城下方,卻是另有一番洞天。


皇城青石廣場下方,有著一個極其開闊的斗獸場。此時,場內人聲鼎沸,各種謾罵聲、喧嘩聲匯聚在一起,響聲震天,似乎要將這地宮殿穹給衝破了去。

斗獸場雖然設在地底,但內部空間卻是出奇的大,一眼望去,黑壓壓一片人頭。在四周牆壁上,有著無數顆拳頭大小的夜光石,將這昏暗的斗獸場照的猶如白晝。幾乎能容納上萬人的環形場地zhongyāng,有著一個無比巨大的玄鐵牢籠。

玄鐵牢籠,乃是由無數根粗大玄鐵柱子構成,異常堅固。在那牢籠之中,有著直通更深處地底的石門,那裡,則是關養妖獸以及斗獸者之處。

更為玄奇的是,在那些堅不可摧的玄鐵柱子上,有著一道道隱晦的符文若隱若現。那是皇族的強者聯手布置的禁靈陣,用以限制靈力。因此在這裡,無論人或獸,生死搏殺只能靠蠻力!

「噢!幹掉它!」

此時的牢籠中,一頭體型龐大的妖獸正與一名赤著上身的大漢拚死搏殺著,伴隨著鮮血的傾灑,在場眾人臉龐上,有的只是愈發的亢奮。

在環形石台視線最開闊處,一行衣著華麗的人端然而坐。此處,乃是整個斗獸場最高處,更是身份地位的象徵,而此時,這裡眾星拱月般的擁簇著一名身著紫金服飾的青年。

青年面如白玉,五官俊朗,只是那種與生俱來的傲氣,令人難以與之真正接近。此人正是皇族六皇子,夏炎。此時的他,懶散的斜靠在椅子上,饒有興趣的觀看場中的廝殺,時不時點點頭,沉醉其中。

「六皇子,夏易他們前去斷魂山脈抓捕妖獸,都一個月了,還是音信全無!」一名頭戴面具的男子走外面走來,在那夏炎身旁單膝下跪,沉聲道。

「怎麼回事?」夏炎微微皺眉,悠悠的道。

夏易乃是六皇子的心腹,此番受命前去抓捕妖獸以及斗獸者,卻沒想失去了聯繫,就剩下數頭飛行坐騎金翎隼飛了回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