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你是誰?」安開口問道。

「在你所在的那個時代,我叫做愚人諾亞,但那時候的我已經死去!」諾亞對安說,「我們的時間不多,但作為初次見面卻剛好合適,很快你就會和我的幻影見面,不過除了教導你一些必要的知識,我也無法給予你更多的幫助!」

「必要的知識?」安接著問道,「你還能知道三千年之後的事情?」

「孩子,有些知識非但不會因為時間而失去作用,反而會因為時間而被賦予更加強大的力量!」說完,諾亞便不再多言,他對安輕輕擺了擺手,便往後退去,消失在鴻溝的對岸,只留下安獨自站在鴻溝的這邊眺望對面望不到邊際的白色世界!

待安再次蘇醒,已經是三天之後,倒是不知道為什麼,身體不再酸痛了,他睜開雙眼,隱約可以見到一副不算美麗,但卻十分清秀的面容,她正趴在自己的床邊休息,從面容上看似乎非常疲倦,不用想安也知道,這個女孩子估計在這三天一直守在自己身邊,至於原因,安是想不到。

因為不想吵醒熟睡的少女,安也就保持著睡姿,儘可能不做出任何大幅度的動作,這時,安突然又想起自己被獻祭時候的狀況,巫師那個演技雖說非常卓越,但仔細回想還是誇張的有點過頭,這樣就被騙過去,這個世界的人也太耿直了一點吧?

「嗯?」在安走神的時候,少女已經蘇醒,見安眼睛直勾勾的看著自己,臉頰便紅了起來,當安將飛到不知道哪兒的思緒收回,發現女孩正紅著臉看著自己,才發現自己剛才好像失態了,便也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那個,能和我說說這裡就是是哪兒嗎?」安將腦子裡雜七雜八的不良思想清除,然後沉聲問道。

「這裡是石碑村,位於卡納爾密林的北部!」少女起身,為安拿來一套已經準備好的衣物,同時答道。

「卡納爾密林?」安看了一眼少女拿來的衣物,這東西摸上去就和麻繩一樣粗糙,真的能穿嗎?「除了這個,你還知道什麼?比如比較出名的歷史事件?或者現在的國家?」

「您真的是女神的使者嗎?」少女將衣服打開,似乎想要幫安穿上,安這時才發現自己身上一絲不掛,頓時臉又紅了起來。

「這個,我——我可以自己穿!」安將衣服拿到手裡,並將床的布簾拉了下來,「不論你是否相信,我幾乎沒有什麼過去的記憶,除了自己的名字!」

「啊!抱歉——」少女在布簾外對安鞠了一躬,語氣略顯惶恐,「過去的歷史,您想知道什麼時候的?過去我老師還在世的時候,與我說過一些!」

「都可以!各個方面!」安穿好衣服,這個世界好像沒有短褲這種東西存在,所以下體一片空蕩,這感覺真不太妙。

「好的!」女孩應了一聲,便開始為安講解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從諸神的崛起,人類之王拜諾伊爾的誕生,到後來為後世廣為流傳的蒼穹之歌的災難,行雲,諾亞等巫師以及鵬雲,涯鐸等遊俠的事迹,一直到現在這個看似和平,但卻暗流涌動的統一古中洲王國。

不僅如此,女孩還順帶為安講述了目前這個世界的基本狀況,按照安的理解就是這個世界的政體,經濟,信仰,習俗,以及一些細微的習慣,最後,安做出判斷,這個世界或許還真是三千多年後的地球,只是自己那個文明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被毀滅了,所以變成了現在人口中的遠古文明。

「這可就真的麻煩了!」安在聽完少女較為簡潔的講解后,暗自嘆出口氣,還好現在這個時代還沒發展出什麼科學家,否則自己一旦暴露身份,會不會立刻被抓去做科研?遠古文明的遺物,這對於研究人員而言可是無價之寶!

「總之——嗯——我叫做安,就是這樣!」排除那些總是跳出來的奇怪想法,安將話題又繞了回來,免得少女順著問下去自己露出馬腳。

「我叫做倪雯,傳說過去有一位女遊俠也叫做倪雯,也是石碑村出生,能擁有這個名字是我的榮幸!」倪雯對安說道,「差不多到午飯時間了,是我為您安排?還是您親自前往?」

「還有,從今天開始您就是我們的引導者了,所以,如果見到什麼奇怪的行為,請不要在意,您作為外來者,可能不是很了解我們的習俗,像您這樣外來者被女神看中的事情,說是有史以來唯一一例也不是不可能!」沒等安下達指令,倪雯便又一次開口解釋道,也算是在給安打預防針吧!

「這樣吧,你在前引路,我跟著你!」安思索了一會兒,還是決定要和倪雯一起去看看情況,也好決定之後的事宜。

走出房門,安便感到一絲寒意,從四周隨處可見的綠意看來,現在大約應該是在三到四月左右,安的屋子在村子的最上方,屋子的旁邊有一條羊腸小道,應該是通往山上的,往下走便是村子的廣場,村民們正在廣場中享用午餐,也就是一些簡單的麵包和清水,至多還有一些烤肉。

在見到安與倪雯到來的時候,村民全都停下手中的動作,起身對安行禮,就連站在安身邊的倪雯都是如此,安從村民的目光中看到了惶恐與虔誠,或許這就是信仰的力量吧!

「我們同為女神的信徒,大家都是平等的,以後也無須對我行禮跪拜!」安看了一眼已經準備好的自己的食物,又看了一眼村民的,「以後你們吃什麼,我吃什麼,不要再特地為我準備了!」

「難道是我們的食物讓您感到不悅嗎?」倪雯先一步站出來問道,神情與村民們一樣惶恐,「而且無需行禮,難道女神想要拋棄作為信徒的我們嗎?因為我們犯下的過錯!」

「別想太多,我只是按照女神的旨意辦事,事實上女神並不喜歡這種特殊待遇,這一切只不過是你們過去的巫師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設下的,而且女神也從未要求你們供奉,甚至活祭,只需要你們內心尊敬,行為虔誠即可!」安注視著眼前這一群誠惶誠恐的人,其中有老人,也有孩子,心裡升起一股難以言喻的悲傷。

「女神原來從未要求我們做什麼,那麼,我的姐姐也是——也是——」安的話音落下,便聽見倪雯悲傷的聲音,緊接著,幾乎在場的每家每戶都能聽見些許抽泣,恐怕都和之前那個巫師的行為有關,此情此景,安也只能唏噓,人心終歸是人心,只希望自己能守好初心,這就夠了。 在接下來一個月的時間裡,安開始使用自己現代的知識試圖為村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從而回應他們的尊敬,而讓他感到意外的是,自己的命令幾乎都可以準確無誤的得到實施,別說阻礙了,就連反對的聲音都聽不見。

石碑村所在的位置其實是很尷尬的,上邊是一座雪山,只要抬頭就能望見,下邊是無窮無盡的密林,根據外出狩獵的獵戶說,從古至今,從密林中走出去的村民只有遊俠倪雯一人,而遊俠倪雯跟隨的,就是傳說中大名鼎鼎的大法師行雲。

「你們嘗試過大面積種植糧食嗎?」安對倪雯問道。

「這裡位於山坡,大面積種植糧食幾乎不可能,而且取得水源也是一件非常麻煩的事情!」倪雯端坐在安身邊,將隨身攜帶的地圖鋪展開來,給安講解石碑村一帶的地形!

村民們自始至終都沒有讓兩人直接參与到任何一件需要花費體力的活動中,而安對於農業方面知道的也非常有限,所以能真正起到幫助的也非常有限,於是,就造就兩人坐在一起無所事事的局面。

不過對於這位叫做倪雯的少女,安還是非常喜歡的,不僅僅是因為她知道的非常多,還有就是她好像能洞悉安心裡所想,幾乎在安決定要做一件事之前,倪雯總能先安一步為安準備好,現在這會兒,也是安剛剛尋思著怎麼壯大村落,倪雯就先一步準備好了地圖。

這時,安好像突然想起什麼,於是對倪雯問道,「上次我被獻祭,你說我是你的戰利品,你是在哪裡撿到我的?」

「是的,在山上!」倪雯回答,「那裡生活著一隻巨龍,但因為很早以前與大法師行雲有過約定,所以不會攻擊我們,我追著一隻受傷的兔子過去,卻找到了您!」

「能帶我過去看看嗎?」安問道,「或許我可以找到一些線索,過去的線索!」

倪雯見現在也無事可做,便答應了安的要求,兩人和坐在村子廣場曬太陽織布的獵戶妻子打了個招呼,便沿著安現在居住的屋子旁的小路往山上走,沒走幾步,便出現了一個岔路,「左邊是祭祀的洞窟,右邊是上山的路,隨我來!」

安跟隨在倪雯身後,兩旁的景色很快就進入杳無人跡的密林狀態,兩人一前一後在密林中行走,有一些動物與兩人隨行,它們似乎並不怕生。

「別擔心,村子附近的動物和我們相處的很融洽,獵人也不會以它們作為獵物!」倪雯解釋道,「待會兒我想先去祭拜一下我的師傅,可以嗎?因為是順道!」

「沒關係!」在密林中行走的難度比安想象的還要困難一些,即便已經被開闢了一條小路,但小路上卻依舊爬滿了藤蔓與樹根,走起來並不輕鬆,「你之前說到了你姐姐——」

「在我們還小的時候,她被那個巫師看中了,說女神需要她作為侍者!」倪雯打斷了安的話語,「然後姐姐就失蹤了,有人說她被女神帶走了,但現在也沒見到屍體!」

「那你的老師?」安接著問道,倪雯的表情變得有些陰沉,這是安常年逃竄養成的習慣,盡最大可能收集最多的信息,以備不時之需,對於倪雯安內心感到抱歉,但自己的性命還是得放在第一位的。

「我的老師是蒼的祭司,所以被村子里的人放逐了!」倪雯陰沉的表情漸漸平復,「但我和姐姐都不是穹的信徒,在老師的教導下,我信仰黑暗女神,姐姐信仰光明之神!」

言畢,倪雯從懷中拿出一枚雕刻著女神像的吊墜,表示自己沒有說謊,安對於這些是幾乎一無所知,所以只要倪雯說出來,對於安而言都是情報,這些情報對於倪雯來說可能只是常識,但對於安,就可能舉足輕重。

「我們到了!」正當安想要開口問第三個問題的時候,倪雯先一步說道,緊接著,兩人便從一個灌木叢中鑽了出來,「巫師不允許村子中的任何一個人與老師接觸,我和姐姐偷偷為老師立了一個墓碑!」隨後,倪雯便將目光轉向已經長滿雜草的土堆,土堆前墓碑上的文字已經幾乎看不清了,倒是墓碑的後方視野一片開闊,可以隱約看見下方的村落。

站在這裡往遠方眺望,能見到一眼望不到邊際的卡納爾密林,沒有了科技,自然再一次開始展現只屬於它的光輝,在安俯瞰這個廣闊的世界的時候,倪雯為自己的老師清理了一番雜草,然後擦拭了幾下墓碑,接著便與安一同繼續深入密林,大約又走了一個多小時的路程,在一小片焦黑的空地前停下,「這裡就是!」

安上前走進空地,空地的中央有一個不小的坑,應該就是自己墜落的地方,以坑為半徑大約三米左右的植物全部都被燒毀,空地上除了焦炭什麼都沒有。

然而就在安想要與倪雯一同離開的時候,已經融入安身體的塔羅牌突然浮現,緊接著,安看見之前送自己過來的那個披著黑色斗篷的男子,「去卡代伊奇亞,找到失落的聖器——」男子的身影說完后便消失了,而當安回過頭看向倪雯,卻發現倪雯依舊一臉茫然的看著自己。

「發現什麼沒有?」倪雯見安看著自己,以為安回想起了什麼,便問道。

「卡代伊奇亞,你知道嗎?」安問道。

「卡代伊奇亞?傳說中的巫師鎮?」倪雯的眉頭緊皺,語氣中充滿驚訝,「老師曾和我說過,關於睿智一隅,也就是巫師鎮,但那在很早以前就已經被毀滅了,大致的位置應該在南方,位於卡納爾密林中心位置的卡沙內湖畔,只是——一般人不可能進去!」

「一般人?」安順著倪雯的話問道。

「是的,那裡被施展了一種幻術,普通人根本無法看見,而且據說通往卡沙內的道路也在巫師鎮毀滅之後被施展了某種邪術,無論是闖進去的,還是意外捲入的,最後都沒能出來!」倪雯回答,「這都是老師告訴我的!」

也不知道那個叫做諾亞的人知不知道這些!安不禁思索,按照之前自己得到的情報,這個村子也在卡納爾密林,那麼安基本可以斷定就算這裡距離巫師鎮有段距離,但應該也不會太遠,總之接下來先考慮怎麼過去吧!

在得到基本情報后安便不在說話,兩人這樣一前一後,返回巫師墓地的時候,已經是黃昏,而就在這時,安突然聽見遠處傳來的慟哭與哀求,他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卻發現上來時還一片寧靜祥和的一個村落已經化為一片火海,一群身著銀色鎧甲的士兵正在屠戮手無寸鐵的村民。

「這——這是——倪雯——」慌亂中,安喚倪雯過來,指著已經徹底被點燃的村落說道,「你不是說村子與世隔絕,不可能會有人過來嗎?那——那——」

就在安震驚的連話都說不順溜的時候,一柄銀色的彎刀抵在他的頸脖之上,「抱歉,我本不想殺死你,但你身上卻有我想要的東西!」

「你想要的東西?什麼?我昏闕的時候都被你們剝光了,如果有,也不可能藏得住,況且,我身上的東西那是我的事,為什麼還要殺死那些無辜的村民?」安瞥了一眼彎刀,然後緩緩轉過身去,卻發現倪雯並不敢直視他的雙眼。

「你知道有多少生命死在那群看上去無辜的村民手上嗎?」倪雯低聲問道,「如果不是女神,我和姐姐早就魂歸天際了,所以,無論如何,女神要你的命,我便來取你的命!」

「這不可能,你一直都沒有離開村子,怎麼可能和別人聯繫?託夢?啟示?別開玩笑了!我現在也可以給你玩一樣的把戲,你相信嗎?」安一邊拖延著時間,一邊尋思著怎麼才能像上次被獻祭一樣調動保護自己的力量,「況且,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沒有所謂的神——」

「你以為你能糊弄過去,就像在獻祭時一樣,是嗎?通過一些小把戲!」倪雯絲毫不為安的言論所動,但卻也沒有立刻動手,「還有,你說這個世界沒有神?你倒是說說看,為什麼這個世界沒有神?說得好說不定我還會放你一條生路!」

對方沒有立刻動手,安自然是能猜到其中的原因,「如果這個世界有神,並且像人們所傳言的那樣,那麼,我問你,在災難降臨的時候,神在哪裡?在他們的信徒深陷絕望的時候,神又在哪裡?我的父母都是好人,他們一直是非常虔誠的信徒,結果呢?在他們在我面前被殺死的時候,神出現了嗎?沒有,後來,我也相信神,可是在我被追殺,眼睜睜看著幫助自己的人死去的時候,神呢?」

安一口氣說了一大堆,就好像要將自己過去所有的不快都吐出來一樣,他雖然心裡清楚這是自己最後的機會,但不知為何,卻有點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眼前這位少女已經被被蠱惑了心智,想要從她手上逃脫已經幾乎不可能了。

面對安的責問,倪雯陷入了沉默,而在安尋思著怎麼動用力量保護著的時候,倪雯的行為也印證了安的猜測,她便提出讓安離開墓地的要求,現在安只能順從倪雯的意思,跟著倪雯離開墓地,而直到這個時候,之前保護他的力量依舊是一副無動於衷的樣子,使得本還保有一線希望的安再次心灰意冷起來,「在死之前,我還有一個問題!」完全沒了辦法的安開口問道。

「說!」

「我想知道你們是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的,還有,現在可是在三千多年之後的世界,你們是怎麼知道我的?」

「很簡單,因為想要紙牌的不是人,僅此而已!」

言畢,倪雯舉起彎刀便要斬下安的頭顱,卻也正是在這個萬分危急的時刻,之前保護安的那股力量再次出現,這次安更加清醒,所以也能明確感受到力量的來源,以及一些基本的使用方法。

他伸手握住倪雯麾下的彎刀,然後凝視倪雯猩紅的雙眼,倪雯丟掉手中的彎刀便想要逃走,卻被安先一步死死抱在懷中,安的力量漸漸入侵到倪雯的身軀,如論倪雯如何哀嚎咒罵,都絕不鬆手,直到一股殷紅的氣息脫離倪雯的身軀,安才略微鬆開自己的臂彎。

好在這一切並沒有持續太久,咒術被驅散后,安開始抱著倪雯往自己落下的地方逃竄,抵達之後便一直往山的更深處走,一直到自己的耳畔完全聽不見村子的慟哭,回頭也再也看不見衝天的火光為止,然而就在安長嘆一口氣覺得已經脫離危險之時,頭頂突然傳來一聲高亢的龍吟。 這時安突然想起倪雯的話,這山上居住著一隻巨龍,只是因為大法師行雲的約定所以不會傷害村民,一開始安對這些只存在於傳說之中的生物一隻都半信半疑,而現在安抬起頭,望見巨大的身軀遮蔽了月光與星辰,才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了一個已經不能用過去的常識判定的世界。

懷中的倪雯依舊在昏迷,巨龍在天上盤旋,卻沒有降落的趨勢,而且目標既不是村落,也不是安和倪雯,安在下方向上眺望,怎麼都覺得事情不太對勁,而這個時候,身後傳來追兵的抱怨,使得安不得不加快上山的腳步。

「隊長也真是,好好的鎮子不呆,偏偏要跑來這個鬼地方圍剿邪教,挑戰巨龍,這路究竟是怎麼回事,看上去平坦,下邊卻到處都是絆腳的樹根與藤蔓!」安見已經沒法拉開距離,便隨處找了個不起眼的洞穴躲藏,洞穴的入口有一些藤蔓,在夜裡應該不易察覺。

士兵抱怨著從安前方不遠處經過,似乎是往山上去了,而這個時候龍吟依舊不斷,那隻龍似乎是遇到了什麼麻煩,而且還是不小的麻煩,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和它做個交易,不過從士兵的言論上看,那位挑戰巨龍的隊長恐怕也不是什麼好惹的存在。

而就在安琢磨著要不要上去插一腳的時候,昏迷的倪雯醒了,安一直都把她抱在懷裡,倪雯剛想出聲便被安捂著了嘴,「別說話,外邊有士兵,你剛剛中了詛咒,我幫你驅散了!」聽了安的解釋,倪雯也安靜了下來,只是臉頰緋紅的注視著正在關心外圍狀況的安。

安和倪雯這樣捲縮在洞窟中,士兵卻好像是累了,或者還是接到命令不需要再繼續前進,所以在洞窟前方不遠的小路上休息,安略微計算了一下士兵的數量,恐怕不會多於六位,如果倪雯配合,倒是可以上去碰碰運氣,而就在這時,箭矢破空之聲傳來,毫無防備的士兵應聲倒地。

「大哥,接下來該怎麼辦?就憑我們,不可能把所有的士兵都殺死!」隨後,安便聽見一個熟悉的聲音,他認識說話的人,是村子中一家獵戶兄弟的弟弟,名叫伊遠,和他說話的應該就是他的哥哥,名叫伊近,在自己成為巫師后還幫他們改造過箭矢。

「殺一個算一個,殺兩個我們就賺了,管他呢,反正我們已經什麼都沒有了!」這時伊近的聲音也傳進安的耳畔,「這裡有一個洞窟,我們可以把士兵的屍體藏在洞窟里,然後再尋找下一個目標!」說完,兩人便開始拖著士兵的遺骸往安和倪雯躲藏的洞窟過來。

「別激動,是我們!」安先兩人一步出聲說道,卻還是把兄弟兩嚇了一跳,弟弟差點連手中的斧子都擲過來了,嚇得安也是一身冷汗,「我讓倪雯帶我到找到我的地方看看,待我們返回時,便見到村子被攻擊了,我們就一路往山上逃竄,一直到這裡!」

「巫師大人,如您所見,村子已經完了,要不是我們兩外出狩獵,恐怕也難逃一劫!」哥哥伊近對安行了個禮,然後解釋道。

「先不說那麼多,你們不是要處理屍體嗎?我來幫你們,多一個人手怎麼也快一些!」言畢,安便與倪雯一同幫助獵戶兄弟兩搬運屍體,藉助這個機會,安仔細查看了一番這些死去的士兵,除了較為重要的部位有鐵,其餘基本上都是皮革,這才使得獵戶兄弟的箭能輕易洞穿士兵的身軀,而且就箭矢命中的位置看來,這一對獵戶兄弟也絕不簡單。

在將全部五具屍骸都搬進洞窟后,四人回到洞窟外,開始尚未結束的交談,「接下來你們怎麼打算?」安首先開口問道。

「我們打算繼續狩獵入侵我們家園的士兵,直到將他們全部殺完為止!」弟弟伊遠惡狠狠的說道。「父親從小教導我們狩獵只為營生,不可胡亂殺戮,最終卻被那群士兵弔死,我不甘心——」

「獵人與獵物,是嗎?」安的嘴角微微揚起,「那麼這樣吧,我和倪雯繼續往山上走,看看巨龍究竟出了什麼事兒不停在空中盤旋,你們就按照自己的意願行動,但是切記,要有自知之明,就算是為了復仇,也要留住自己的性命!」

「是——」

「好——」

兄弟兩抬眼望了一眼安,兩人雖然從小耳濡目染也是女神的信徒,但因為常年和自然打交道,所以相比於女神,對自然的信仰會更多一些,不論是之前的巫師,還是後來的安,都不太看在眼裡,安也看出來,所以也就順著兩人的意思讓兩人自由行動,畢竟就算自己強行要求,恐怕兩人也不會聽命於自己。

告別兩人,安與倪雯便繼續往山上行走,沿路上也沒再見到士兵的蹤跡,然而這裡看上去好像距離山頂很近,但除非運氣非常好,否則沒有接近半個月的時間,是幾乎不可能抵達山頂的,其中大部分時間都會消耗在進入冰雪覆蓋的那一段路程里,而且還是條件好運氣好的情況下。

現在唯一令兩人深感慶幸的是身後沒有士兵的追趕,前邊也沒有堵截,兩人的路途雖然艱辛,但也還算順利,巨龍在天上盤旋了一天又一天,似乎像是在和什麼東西戰鬥,因為距離太遠,兩人根本無法看清準確的狀況,但無論如何,安都不相信,這個世界上竟然真的有不藉助飛行器就能在天上飛的人。

「巫師大人,那隻巨龍,好像受傷了!」兩人大約在密林中穿行了三天左右,便開始進入白雪覆蓋的區域,在此期間,倪雯時刻觀察著天空中的狀況,兩人已經可以隱約看見巨龍身上的傷痕,以及和巨龍作戰的人類。

「原來隊長是一群,而不是一個啊!」安順著倪雯所指的方向望去,嘆出口氣,「而且那些傢伙也受傷不輕,我們快點,說不定能撿個便宜!」

「這樣不——不好吧?畢竟——畢竟巨龍一直都守護著我們!」倪雯看了一眼躍躍欲試的安,嘴上雖然否決了安的想法,但還是跟上了安加快的步伐。

「我又沒說要拿巨龍怎麼樣,你看那些人類,按照你的說法,現在的人類中也只有軍官才能有一套完整的鎧甲,只要有人,就會有黑市,拿去交易應該能賺不少錢,退一步說,我們用來裝備自己也能增加不少存活率,村子已毀,我們接下來是不可能一直待在這裡了!」安轉身看了一眼低頭不語的倪雯,便也不再說話,只是悶著頭往山上趕,看上去還真惦記著能分一杯羹。

兩人這樣等待氣候花了接近一周的時間,後來又走了三天,便已經非常接近山頂了,巨龍與那群人類的戰鬥也接近尾聲,「沒想到他們那麼能打,都快半個月了!」安一邊吸著冷氣,一邊說道,「你不冷嗎,早知道我們多帶些衣服過來!」

「我不冷,倒是您,這樣下去只怕堅持不了多久!」倪雯見安一副在風雪中飄零的模樣,不禁說道。

「沒關係,我還好,並沒有看上去那麼冷,看上去他們快結束了,我們先找找,巨龍的巢穴應該就在山頂一帶!」說著,安便開始尋找起可疑的凸起或者凹陷區域,以及洞窟之類的東西。

「這樣真的好嗎?我看雙方勢均力敵,加上士兵也可能就在後方,再做遲疑我們可能就走不了了!」倪雯依舊沒有放棄勸解,但她心裡清楚,安這次是鐵了心要拿些東西了,至於究竟是為什麼,她也不是很明白。

安在之後也沒有再說話,只是和倪雯仔細的在白雪皚皚的山頂上尋找巨龍可能藏身的地方,兩人左走走,右看看,除了一片白茫茫的世界,就是遠方一眼望不到邊際的白色雲海。

而就在這時,天上的戰鬥似乎也分出了勝負,隨著第一個人類被巨龍撕成碎片,落下一片血雨之後,人類陣營便開始崩潰,剩下的人根本連逃走的機會都沒有就被全部殺死,其中大部分都是被撕碎,只有一小部分是被燒成了一坨鐵疙瘩落到雪地里,砸出一個黑色的小坑。

戰勝人類之後,巨龍便撲扇著已經殘破不堪的翅膀從安與倪雯的頭頂掠過,進入前方不遠的一處不起眼的死角消失不見,安帶著倪雯往巨龍落下的地方疾奔而去,卻發現這裡是一個懸崖,而巨龍的巢穴,就在懸崖的正下方。

近距離看,巨龍渾身都流淌著殷紅的鮮血,它趴在洞窟的入口,看上去恐怕已經時日無多,身體機能與身體中的鮮血總量成正比,而這隻巨龍流了這麼多血,又不眠不休不食半個多月,無論是動物常規在身體中儲蓄的能量還是鮮血,恐怕都不足以支撐巨龍維持生存。

「這隻龍快死了!」安對站在自己身旁目瞪口呆的倪雯說道,「我們想辦法過去看看,有沒有什麼能做的,既然你說了它約定不會傷害村裡人,我們也算村裡人,應該不會有危險!」

說罷,安便開始尋找可以下到峭壁的可行道路,最後卻發現除了跳下去,就找不到第二條可以走的道路,「還好,距離不是很高,或許可以拼一下!」話音未落,安便縱身想要往巨龍所在的峭壁上跳,卻被在旁的倪雯給攔了下來。

「巫師大人,你——你不要命了?」倪雯驚訝的看著滿臉興奮的安,口中絮絮叨叨說了許多,但能聽清的就那麼幾個字。

「沒關係,人的極限是四層樓,這距離目測最多就兩層,死不了!」說著,安便縱身一躍,在落到巨龍所在的峭壁上后又往前滾了幾下,差點從峭壁的懸崖上落入無底深淵,起身後安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積雪,「我說了沒關係,來,輪到你了,我在下邊接著,放心!」 倪雯低頭看了一眼若無其事的安,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辦,而安也沒有繼續催,只是靜靜的在下邊等著倪雯下定決心,這樣大約過了一刻鐘左右的時間,倪雯閉著眼睛學著安的姿勢終身一躍,正好落到安站在的地方,安抱著落下的倪雯在地上滾了幾圈。

「我說了沒事吧!信我的沒錯!」安將躺在地上不知所措,顯然是驚魂未定的倪雯拉了起來,然後轉身面向正注視著兩人的巨龍,「我對你沒有惡意,我相信你對我也一樣沒有,那麼,能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什麼嗎?我們的村子被屠戮,現在恐怕只剩下我和這位少女了!」

「你不怕我?」巨龍悶聲悶氣的問道。

「您和行雲大法師約定不會傷害村民,雖然只有短短數日,但我也算是村子的一員,那麼長時間過去了,行雲大法師也早已沉睡,而您卻依舊沒有打破約定,由此可見,您是絕對不會對我們動手的,那麼,我為什麼要怕您?」安雙手叉腰,站在巨龍跟前,表面看上去好像非常鎮定,但心早就吊到嗓子眼了,「況且依照您的情況,如果不出我的預料,恐怕已經活不了多久了吧?」

「你很聰明!」巨龍的頭靠在自己的爪子上,身體微微捲曲,看上去似乎十分疼痛的樣子,「我要和你做一項交易,就和當年大法師行雲和我做交易一樣!」

「您就不怕我食言嗎?」安反問道。

「你身上有諾亞的氣息,但凡得到諾亞指引的人,定不會是言而無信之人!」巨龍對安說,語氣愈加虛弱,「我要給你一件至寶,那些人類過來找我麻煩,恐怕也是圖謀那件至寶,但是,你也必須知的,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我不強求你答應,你可以考慮!」

這時,倪雯突然扯了扯安的衣袖,從安身後的位置來到安的身邊,「巨龍閣下,您是希利尼爾山的守護者,我們自千年前就受到您的庇護,現在您面臨危機,我們沒理由拒絕您的要求!」

安見一直躲在自己身後的倪雯突然上前,還以為她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呢,結果開口就把話敲死了,「好吧!」安無奈的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前的倪雯,「既然倪雯都把話說道這個份上了,我也沒什麼好說的,您的要求是什麼?」

「在我的巢穴里,有一顆龍卵,而在龍卵后,有一堆黃金,黃金的頂端有一柄劍,是卡代伊奇亞日曜塔頂端聖劍的幻影,在我死後,你取下那柄劍,剖出我的心臟,將龍卵置於其中,一直到龍卵孵化!」巨龍的氣息越加虛無,到最後幾乎如同耳語。

「而在龍卵孵化之前,你們必須留在這裡,在這段時間裡,你們可以吃我的肉,飲我的血,在龍卵孵化之後,我的孩子如果願意與你們一起也無妨,但如果不願意,你們也不得強求,完成後洞窟內的一切寶藏皆歸你們所有,如何?」說完這一段話,巨龍便不再言語,恐怕也已經再難開口,只是吊著性命等待安的答覆。

「好,我答應你!」安沒有猶豫,他想過拖到巨龍死掉,這樣不僅自己什麼都不用付出,還白撿一堆寶藏,但是仔細想想做為一隻龍,都能遵守約定那麼多年而從不越雷池一步,自己為它做這麼些事情,又有什麼呢,更何況這傢伙連吃自己肉,飲自己血的話都說出來了,還有什麼好計較的呢?

在安答應巨龍的要求后,一道七彩的霞光從天而降,巨龍渾身白色的鱗片也失去光華,安便知道這隻存活了千年的巨龍已經死去,兩人對巨龍簡單的祭拜了一番,便往洞**走,裡邊乾燥溫暖而寬闊,空氣也並不渾濁。

在洞穴深處,安和倪雯見到了巨龍所言的龍卵,這枚龍卵大約有安小腿高,外表光滑,旁邊堆滿了金銀珠寶,而在金銀珠寶的深處,有一座由金幣構築的小丘,小丘的頂端插著一柄金色的利劍,安上前握住劍柄,卻如何都無法將劍拔出,換了倪雯上前,也沒能將劍拔出,兩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時也沒了言語。

「難道需要什麼儀式?」安問道,「倪雯,你們村裡以前有沒有什麼祭拜儀式?隆重的,或者你老師在教導你的時候,特別提到過什麼儀式?」

倪雯略微思索了一會兒,「沒有!」她搖搖頭,「從我記事開始,村子就信仰死亡女神了,除了活祭,其他大部分都是一些可有可無的裝模作樣!」

「這可就奇怪了,巨龍既然和我們做交易,不可能會忘記這麼重要的步驟!」安皺著眉頭思索,「這樣,你從右邊開始,我從左邊開始,找找有沒有酒,以及裝酒的器皿,實在不行只要有能裝水的容器就可以了!」

說著,安便往左邊走去,踩在黃金之上的感覺非常不好,稜角多,質地堅硬不說,一不小心還很容易崴到腳,或者劃出傷口,在這些黃金中,還不乏一些鎧甲和武器,這些東西胡亂堆在一起,可就更加危險了,能被巨龍看重的,恐怕沒有不鋒利的,要是不小心跌到上邊,那可就有趣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