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你是要為自己的妹妹出頭咯?」一位大媽咬了咬牙,鄙夷地說道。

李諾狠狠地瞪了眼這位大媽,大媽猛然一驚,以為這個高大個要動手,但後來發現並沒有,不禁鬆了口氣。

「長兄為父!妹妹做了錯事,我有一半的責任,你們要打要罵,即管沖我來!!」李諾微眯著雙眸,目光堅定,挺拔的身軀,如同一道標杆矗立在李艷紅的跟前,巍然不動。

「哥…」李艷紅的心微微一顫,思緒繁千。

他們自小父母雙亡,兩兄妹相依為命,是李諾一個人將整個家撐了起來。

一直以來,她都被李諾保護起來,反而很想要證明自己也是可以獨立的,然後就故意跟李諾鬧。

李諾不是鈴蘭一中的杠把子嗎?那麼她就當鈴蘭一中的大姐大。

但是,她明白自己能夠當這個大姐大,靠的是李諾的光環。

至始至終,她都跳不出李諾的光環。她開始鬧彆扭,不理會李諾,甚至對外也極少提自己哥哥的事情。

可是到了現在,當她無助絕望,是這個哥哥第一時間站出來,為她遮風擋雨。

「看你凶神惡煞的樣子,就知道不是好茬子,能教出這樣的妹妹,也是活該!!」

「對!他們兩兄妹都不是好東西!」

「我記得他是鈴蘭一中的杠把子,是混混。」

頓時,一個個臭雞蛋,一棵棵爛菜子丟了過來,全部砸在李諾的身上。

但是,李諾一動不動,眼睛不眨,任由這些家長砸自己出氣。

「不要砸我哥哥!!」李艷紅站了起來,一把抱住李諾,為他擋住這些臭雞蛋和爛菜子。

「回去。」李諾皺了皺眉,呵斥一句。

但是,李艷紅不聽,死死地抱住他。

啪!

忽然,一塊石頭飛了過來,重重地砸在李艷紅的腦袋,鮮血立刻冒了出來。

「誰?!」李諾的雙眸一瞪,憤怒的他,如同野獸般盯著這些家長。

被這一雙眸子震懾,家長門停手了,不敢再刺激這一頭野獸。

「哥哥,以前…對不起。」李艷紅的意識迷糊,費力地說出這句話,便昏迷過去,。

「妹妹!!」李諾一驚,連忙抱起李艷紅,便向醫院狂奔過去。 「夜少,我們現在去哪裡吃飯啊?」

星舞雙手枕著後腦勺,懶懶地靠在真皮後座上,扭過頭來,欣賞夜鋒的側顏。

高挺的鼻樑,鐵鉤銀畫的輪廓,配上一副優雅的金絲眼鏡,就像是那漫畫走出來的美男,讓人賞心悅目。

「你負責吃就夠了,其他別管。」夜鋒頭也不抬,只是靜靜地看著手中的資料。

「話說,你幹嘛突然請我吃飯?」星舞轉過身來,半眯著雙眸,狡黠一笑,道:「難不成……你真的要跟我親近親近?」

說著,她還特地往夜鋒那邊挪了挪,兩個人緊挨著,氣氛相當曖昧。

雷俊透過後視鏡看著這一幕,一顆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他真怕夜少會突然將星舞直接丟出車,但事實上,夜少並沒有動作,而是冷冷地盯了眼星舞。

「你再敢靠近半分,我現在就丟你出去。」

「切,我才不信呢。」星舞翻了翻白眼,很淡定地掏出一塊巧克力,拆開了包裝。

「你確定?」夜鋒雙眸一眯,緩緩地合上手中的資料,那一雙如黑曜石般的眸子,閃爍著幽幽冷光。「我…」

忽然,一塊黑黝黝的事物往夜鋒的嘴裡懟了過去。

他的瞳孔一縮,這個我字一張嘴,就感覺一塊滑膩膩的事物塞了進來。

巧克力?!

他竟然懟自己吃巧克力?!

雷俊看到這一幕,也是慌了神,隨即猛地一踩剎車。

「夜,夜少,我現在就給你水!」他心裡暗道糟糕,夜少可是很討厭吃巧克力,星舞竟然懟了這麼大一塊,簡直是火里澆油,要炸啊!

「繼續開車!」

夜鋒取過一張紙巾,優雅地擦了擦嘴,然後閉上雙眼,不斷地剋制內心升騰的怒火。

雷俊一怔,傻眼了!

夜少,竟然吃,吃下去了!?

他最討厭吃的巧克力,竟然就這麼吃下去了?

還記得夜少第一次吃巧克力的時候,可是吐得要死,而現在……竟然吃下去了。

他不禁看了眼星舞,這個妖孽的男生到底有什麼魅力,如此隨意地塞給夜鋒一塊巧克力,竟然沒有被轟下車……

「夜少,是不是很好吃?」星舞不知所然,還以為夜鋒很享受巧克力的美味,得意道:「這是我最喜歡吃的巧克力哦。要不是看在你請我吃飯的份上,我還不捨得給你吃呢。」

忽然,夜鋒睜開雙眸,身上的寒意瀰漫。「如果下次你再這麼做,我會直接撕了你的嘴。」

「切,還嫌棄啊!」星舞撇撇嘴,鬱悶道:「早早知道就不給你吃了。」

夜鋒捏了捏拳頭,眼角在跳動,儘力地剋制內心暴走的衝動,隨即對雷俊喝道:「還不開車?」

「啊?是,是!」雷俊反應過來,連忙重新發動引擎。

車,繼續開著。

或許是今天早起,星舞睡眠不是很夠,竟然慢慢地睡了過去。

作為靈氣寶庫的夜鋒,就像是一個暖寶寶,讓她不自覺地挪了過去,頭就這麼自然地枕在他的肩上上。

夜鋒渾身一震,剛想將星舞的頭拍開,但見她雙眼眯著,呼吸綿長,暗驚…竟是睡著了?

白皙的臉蛋,可以看到細細的絨毛,圓潤的鼻子,櫻桃般的嘴唇,凌亂的髮絲遮擋著睫毛,讓他不由得一陣恍惚。

現在的星舞就像是一個沉睡的精靈,恬靜,讓人不忍驚擾。

接著,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那紅唇上… 忽然,星舞如小貓一般,動了動身體。

夜鋒回過神來,眉頭緊擰,哼,看在你師傅的份上,讓你靠靠又如何?

雷俊的心裡是不斷地念叨,這一切都是幻覺,這一切都是幻覺。

星舞並沒有靠著夜少的肩膀睡覺!

嗯,這都是眼花,不是真的。

嗚嗚嗚,但是…這特么的就在他的眼前發生啊!想自欺欺人都不行了!

天吶!夜少,說好的高冷男神呢?你可不能被一個男的給掰彎了啊!要是讓夫人知道,我會死得很慘。

【愛情不是你想買,想買就能買…】

一陣俗氣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星舞猛地坐了起來,揉了揉頭髮,很隨意地取出了手機。

「哦,是素素啊?」

夜鋒挑了挑眉,冷冷地盯著星舞。

星舞沒有注意夜鋒的眼神,繼續和劉素素聊著。

「你說李艷紅被人用石頭砸了,現在被她哥哥抱去醫院?」

星舞有些驚疑,想不到李諾和李艷紅是兄妹關係,在李艷紅被千夫所指的時候,李諾挺身而出,為自己的妹妹擋住所有的責罵,這一份氣魄,確實讓人敬佩。

雖然她佩服李諾,但彼此的立場終究不一樣,也沒什麼好值得同情的。如果李艷紅能夠收斂一點,不這麼囂張蠻橫,也不會吃這樣的苦頭。

「我現在在哪裡?」星舞看了眼旁邊一臉冷漠的夜鋒。「我正準備和夜少一起吃飯呢。你們要不要過來?沒事啦,就說這麼說定,夜少也想你們一起過來呢,熱鬧一點嘛!」

電話掛掉。

星舞一個哆嗦,摸了摸雙臂,「咦,是不是空調開大了啊?怎麼突然變涼了?」

「我沒說過。」夜鋒眯著雙眸,那兩道目光,似乎能夠殺人,身上的寒意能夠將人凍結。

星舞一陣尷尬,笑嘻嘻地說道:「嗨,一場同學嘛,多一個人,熱鬧一下不好?」

「……」夜鋒忽然覺得,帶星舞去吃飯,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雷俊見這個氣氛,心裡也是慌得不行。「星舞,我們夜少喜歡……」

「雷俊。」不等雷俊說完,夜鋒一個眼神甩了過來,讓他立馬閉嘴。

他欲哭無淚。

他只是想說,夜少喜歡安靜,不喜歡熱鬧,否則學校也不會特地在食堂二樓給他安排一個專屬的用餐點了。

「你看嘛,雷俊同學都說你喜歡熱鬧啦。」雷俊不說,但星舞則是將話接了過去,然後大大咧咧地拍了拍夜鋒的肩膀。「要不這樣,這頓,我來請。」

夜鋒挑了挑眉,勾了勾唇角,淡聲道:「你確定?」

「確定。」星舞的想法很簡單,不就是吃個飯嗎?多大點事,自己口袋裡還有一百多塊,應該夠了吧?

「雷俊,去西湖飯店。」

「好,好。」

雷俊不敢悖逆,直接掉了個頭,往西湖飯店開去,

「西湖飯店,會不會很貴啊?」星舞咯噔了下,感覺自己好像掉進一個坑了。

夜鋒推了推金絲眼鏡,淡淡地說道:「不貴。」

「哦,這還好。」

只是,夜鋒沒有說,這個不貴,僅僅是針對他來說…… 「一份清蒸澳洲龍蝦,一份頂級象拔蚌刺身,一份帝皇蟹柳燜飯……」

聽著夜鋒很隨意地報著菜單,星舞的嘴角在不停抽搐,哪怕她沒吃過這些東西,也知道這些菜很貴。

雷俊看了眼星舞,不由得為她默哀,這是來自夜少的報復啊!他不敢想象,待會買單的時候,星舞會是什麼表情?

夜鋒合上菜單,推了推金絲眼鏡,淡淡地說道:「最後再來一瓶92年的康帝,就這麼多。」

「好的。先生請稍等,我這邊立刻為你下單。」服務員小姐姐的心裡是樂開了花,這絕對是大款啊,這個月的提成是有著落了。

「那個,我上個洗手間。」星舞急急地跑了出去,攔住那名走出去的服務員小姐姐。

「小姐姐,我們剛才點的菜,都多少錢啊?」

小姐姐皺了皺眉,不解星舞為何突然問這個問題,但還是耐心地回道:「嗯,大概六千多吧。」

哇靠!

六千多!

這個夜鋒擺明是給她下套!

她全副身家就一百塊,本來是想一人一碗拉麵了事,結果被夜鋒點了這麼多老貴的菜,簡直喪心病狂。

如果現在撤單的話,估計會被夜鋒狠狠地嘲笑!她才不給這個傢伙這樣的機會。

「先生,請問還有什麼問題嗎?如果沒有的話,我就先去下單啦?」小姐姐眨巴著眼睛,微笑道。

「小姐姐。」忽然,星舞一手插兜,一手撩了下小姐姐的鬢角,一個電眼甩了過去。頓時,小姐姐的心顫了顫。

小姐姐和星舞的距離很近,甚至可以聞到她身上的奶香味,漩漪的氣氛,讓她的小臉泛紅。

「怎,怎麼了?」

「你知道剛才點菜的人是誰嗎?」星舞勾了勾唇角,邪魅地低聲道。

「誰,誰啊?」充滿攻擊性的語氣,讓小姐姐的心跳加速,眼前的星舞,完全滿足了她對偶像的幻想。

凌亂不失格調的短髮下,一雙眸子如幽潭,攝人心神,整個人透出一種乾淨,邪魅的氣息,讓她無法自拔。

「他可是龍陽集團的太子,夜少。所以,你們必須好好做菜,要是他不滿意的話,你們西湖也不用開下去了。」

小姐姐一個哆嗦,心中一驚,難怪剛才進去的時候,就覺得點菜的人氣度不凡,原來是夜少,這可是龍陽集團未來繼承人啊。

以他的財力,自然是有辦法讓西湖開不下去。

「先生,您放心,我們會讓主廚親下出手,給您們最好的用餐體驗。」

「嗯,這就對了。」星舞點了點頭,「不過……」

她忽然靠了過去,在小姐姐的耳邊低聲幾句,然後露出了一個意味深長的微笑。

小姐姐一臉茫然,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好了!你可以去下單了。待會我還有幾個朋友過來。那個什麼康帝的酒,多來一瓶,這次不要92年的,來個82年的吧。」

小姐姐欲哭無淚。「這個只有92年,和86年的,沒有82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