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你到底想讓我承認什麼?」

「你還敢說自己不是韓易?」

花雨落來到韓易面前,雙手扶著韓易的肩膀。

「花盟主,這樣不太好吧?」韓易無奈的說道。

難道自己的面容,不足以嚇著面前的花雨落。

「我不管你變成什麼樣子,我既然選擇成為你的女人,我就會一輩子跟隨你。」花雨落堅定的說道。

「可是,這又何苦呢?我根本沒有碰過你,你可以追求更好的生活。」韓易嘆息。

人家話都說到這個地步了,韓易還能偽裝什麼呢?

瞬間,花雨落的嘴角就吻上來,直接封住了韓易的嘴。

足足一分鐘,終於花雨落停住了。

「現在呢?」

花雨落得意的笑著。

韓易一動不動,這一分鐘,他的腦子一片空白。

自己竟然被強吻了,這可是人生之中的第一次。

而且,這一次自己竟然一點雜念都沒有。

這一分鐘,韓易什麼都沒有去想,甚至男女之事都沒有一絲絲的遐想。

「我萬一真的不是韓易,你這樣做不會不會讓他不高興?」韓易微微一笑。 「嗯?你說什麼!?」

花雨落突然眼神冰冷,她現在也突然意識到自己剛才實在是太過衝動了。

萬一面前的人真不是韓易,自己可就犯了大錯了。

「你確定自己不是韓易?」花雨落非常冰冷的說道。

「你都親我了,還管韓易幹什麼?以後你就是我的女人了。」韓易得意的說道。

剛才花雨落故意耍自己,這一次自己正好可以調侃回來。

「如果你不是韓易,我會直接殺了你的!」花雨落此時已經開始抓狂了。

她開始為自己的衝動後悔了。

她並沒有十分確定焚炎此人就是韓易,可是自己就這樣親了上去。

「你殺得了我?」韓易突然也變得陰冷。

「你真不是韓易!?」

花雨落的臉上已經開始變色,只是韓易感覺不到罷了。

「韓易!你快點告訴我事實!如果我知道你是在耍我,我一定不會再理你了。」花雨落都快急哭了。

這可不是一件玩笑事,如果對方真不是韓易,這可是自己主動的,這個責任,一定要她自己承擔。

因為對方從來都沒有承認過自己是韓易,都是自己一廂情願而已。

「好了!不逗你了!我是韓易。」韓易笑著說道。

其實,他真的很無奈。

自己的這張臉都成這副模樣了,她還敢親自己,這是需要多大的勇氣啊!

「你真的是韓易!?」花雨落激動的說道。

「哈哈哈!好了,我都說不逗你了,如家包換!只要你不嫌棄我就好了。」韓易笑著說道。

「你為什麼要欺騙我!?」花雨落直接撲進韓易的懷中。

「我這個樣子,哪有臉見你呢??」韓易表示很無奈。

「不管你變成什麼樣子,我還是會一樣喜歡你的。」花雨落急切的說道。

「我韓易到底上輩子做了什麼好事,這輩子會遇到你。」韓易表示無奈。

「我現在就要成為你的女人。」花雨落突然說道。

「不行!現在不行。」韓易搖著頭。

他知道,花雨落迫不及待的要與自己雙修,目的就是為了以後自己沒辦法將她甩掉。

可是,現在的自己能這樣做嗎?

「為什麼!?」花雨落緊張的問道。

「因為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做。」

「你要幹什麼?」

「我還得處理與魔族之間的事情!」韓易嚴肅的說道。

「那好!等你處理好了,我就要成為你的女人。」花雨落堅定的說道。

「好!等我處理完了的那一天,我自然會要你成為我的女人。」韓易笑了笑。

「可是,你的身體,為何會變成這個樣子?」花雨落還是有些難過。

「沒關係的!我一定會找到合適的方法去處理我的傷勢,雖然我不能確定自己最終會變成什麼樣子,但是只要那個時候你不嫌棄我,我就一定與你常伴終生。」韓易堅定的說道。

一個女孩子能做到如此,他還有什麼不甘心的呢?

「嗯!我相信你一定會好起來的。」花雨落笑著說道。

「好了!我現在可以走了吧?」韓易無奈的說道。

「不許!」

花雨落直接纏了上來。

「不要鬧了!」韓易寵溺般看著花雨落。

「語涵姐姐呢?你不是去救她了嗎?為什麼把自己搞成這個樣子?」花雨落俏皮的問道。

其實,她的內心在聽到韓易承認的那一刻就已經接受了現在的韓易。

「語涵已經沒事了,你放心。」韓易笑著說道。

不過,他卻沒有看到王語涵安全的身影,這個王破的話也不能全部都信。

「既然如此,那我就放心了,我什麼時候能見見她?」

「這個還需要點時間!」韓易嚴肅的說道。

「為什麼?」

「因為她正在閉關。」韓易只能用這個理由。

「好吧!等她出關,是不是就能晉級了?」花雨落有些羨慕,同時也有些期待。

「這個…….我也不清楚,到時候再看吧。」韓易無奈的說道。

說到欺騙,韓易或許也是祖師爺,可是欺騙自己的女人,他也有些說不過去。

「好吧!可是,你再陪我一會兒好嗎?」花雨落撒嬌般說道。

「當然可以!」韓易一把將花雨落攬過來,緊緊的擁抱在懷裡。

誰也說不清楚這種感覺到底是怎麼樣的。

韓易笑了笑,自己這是怎麼了?

心中的太多牽挂竟然無法放下,自己難道真的要止步於此嗎?

很快的,花雨落竟然熟睡過去。

這對一個修鍊者來說簡直有些不可思議。

可是,就出現在韓易的身上。

韓易將花雨落輕輕放下,徑直從她的房間走出來。

突然嚇了一跳,黑麟族長竟然在花雨落的房間外面。

「盟主。」

她剛才一切都聽到了。

並不是她要刻意聽韓易他們對話,而是要好好保護花雨落。

畢竟花雨落是韓易的女人,她有責任保護花雨落的安全。

「你都聽到了?」韓易無奈的說道。

「是的!」黑麟恭敬的說道。

「嗯!沒事!但不要亂說。」韓易還是叮囑道。

「是!」黑麟非常恭敬的說道。

韓易笑了笑,繼續向著西宮問天他們那個地方走去。

「盟主,你回來了?」西宮問天笑著說道。

「你是在故意坑我?」韓易無奈的說道。

「沒辦法!這是花小姐刻意安排的!她要求我們配合她,炸出你的真實身份。」西宮問天表示很無奈。

「既然如此,你們贏了。」韓易非常無奈的說道。

「哈哈哈!」

眾人朗聲笑道。

「好了!咱們還是繼續商量如何抗擊魔族的事情吧。」韓易嘆息道。

「剛剛得到消息,魔族魔神被殺的事件已經驚動了魔族的高層,他們要求天盟交出兇手,現在天盟與魔族之間的關係再次緊張起來。」西宮問天笑著說道。

「看來,咱們竟然將禍水東引了?」韓易皺著眉頭說道。

其實,這樣也不能算是好事,畢竟這麼多年之中,天盟也一直以維護九州大世界的安危為己任。

這樣也算是坑了一次自己的朋友。

「這是事情不能讓他們承擔。」韓易突然說道。 「嗯?這又是為什麼?」西宮問天不解的問道。

「沒有為什麼!咱們做的事情,一定要光明磊落!咱們需要將寒戰聯盟的威勢打出去,而不是讓天盟背這口黑鍋。」韓易很堅定的說道。

「也罷!可是一旦將咱們的消息傳遞出去,魔族一旦殺入荊州可怎麼辦?」西宮問天無奈的說道。

現在各大勢力都有大能高手壓陣,整個九州唯一幾個龐大的聯盟之一,也是唯一一個沒有大能高手坐鎮的勢力。

「無妨!我相信王破能夠壓制這些人。」韓易笑著說道。

「相信王破?這是要選擇信任別人嗎?」西宮問天不解的說道。

「我並不是想相信王破這個人,我只是覺得要相信王破的實力!你們沒有與王破接觸過,我曾經面對面的與他接觸過,這個人的實力,非常非常強悍!」韓易無奈的說道。

「王破有那麼強?」西宮問天有些疑惑。

畢竟當年王破可是求著很多人將自己的女兒拜在自己的門下。

「對啊!當年王破不是將王語涵拜在你的門下嗎?你當時為何要收她為關門弟子呢?」韓易好奇的問道。

「很簡單!王語涵的潛力無極限!」西宮問天自豪的說道。

「你倒是收了一個好徒弟。」韓易無奈的說道。

「還不是便宜了你?」西宮問天沒好氣的說道。

「哈哈哈哈!說得好!我還得非常感謝你呢!」韓易朗聲笑道。

「既然你已經決定了,我也沒什麼話說!咱們下一步該怎麼辦?不會只拿著這個空名頭吧?」西宮問天一直在請示韓易。

「其實,你做主就好了!我不想管太多的俗世!接下來我還是要閉關一段時間,希望能夠找到合適的方式將我的眼睛治好。」韓易無奈的說道。

「好!你的眼睛才是首要任務。」西宮問天點點頭說道。

「你們一旦有事就躲進荊州,我與王破有過協議,在荊州,就會得到他的庇護。」韓易點頭說道。

西宮問天也跟著點點頭,他以為韓易一定會帶領他們戰鬥,可是沒想到,一戰之後韓易就要離開了。

韓易其實也想帶著他們一起戰鬥。

但是後來他突然想明白一個道理,現在的九州大世界,好像所有的事情都是因他而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