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你們想要妖獅獸?」

此時,張衡的臉龐上布滿了玩味的笑容,那雙眸子漫不經心的盯著戴沐等人。

剛才他還在想,得趕緊搶奪試練子弟的靈簽,讓張衡意外的是,這麼快就有人送上門來了。

「戴哥,別跟這小子廢話,我來處理他!」

瞅著面前滿臉玩味的張衡,戴家的家族子弟內,有一名精瘦少年,手提長劍踏步出來。

「嗯,也好,將張衡的手腳筋跳斷,然後交給林馨兒小姐,讓她來處理把。」

言罷,戴沐的臉龐山也是布滿了寒霜,他正愁著沒有什麼好機會,和林家大小姐林馨兒拉近關係呢。

不過,戴沐明白,只要他活捉了這張衡,想來林家大小姐必然會感謝他,到時候說不定林家大小姐還會回對他以身相許呢。

「廢物,跪下,我饒你不死。」

那名戴家的藍袍少年,手持長劍,眸光死死的盯著張衡。

他可是武者四重天,要對付一名廢物二重天的張衡,那不是輕而易舉?

而且,這個廢物張衡,還是張家的種子選手,若是能夠將他擊敗,他戴宗必定名震青雲城吶。

「廢話那麼多幹嘛,過來受死吧。」

盯著,囂張跋扈的戴家弟子,張衡的目光也是閃過一抹殺機… 瞅著面前的戴家弟子,張衡臉龐上布滿了冷意。

這群戴家弟子,出口就要挑斷他張衡的手腳筋,真的是將他張衡當成了軟柿子不成?

咻咻!

正當張衡神色玩味的盯著那戴宗時,徒然那戴宗的身影動了。

他手提長劍,整個身軀攜帶一股強大的劍氣,宛如一道驚鴻般對著張衡刺殺而來。

「給我死!」

戴宗爆喝一聲,他手裡的長劍,直取張衡的面門。

瞅著面前,站立在地面上的張衡,戴總越發的冷笑一聲。

廢物果然是廢物,還沒有開打,就被他強大的氣場給震懾住了!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此時的張衡眸光盯著戴宗刺殺而來的劍訣,就好像是在看跳樑小丑在他面前戲耍一樣。

滾!」

眼見,戴宗的劍法對著張衡刺殺而來,神色淡然的張衡終於是暴喝了一聲。

滾字一出口,張衡的身體,微微錯開。徑自掠過了戴宗刺殺而來的劍訣。

張衡移動的速度實在太快了,那戴總還沒有反應過來,張衡的身影就已經站立在戴宗身後了。

碰!

一道掌影從張衡身上爆發出來,旋即張衡的手掌便是對著戴宗拍擊而下。

啊…

戴宗臉色巨變,他感覺到一股更加強大的氣息,牢牢鎖住了他的身軀。

別說動彈了,此時的戴宗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他的身軀就直接爆飛出去。

「叮叮…恭喜宿主裝逼成功,獲得五百積分點。」

當戴宗的身軀爆飛出去的時候,神女系統甜美的聲音響徹在張衡體內。

裝逼?

不是爆揍之後,獎勵的積分點?

此時的張衡,臉色也是布滿了詫異。

按理說他剛才一巴掌將戴宗打飛出去,他獲取的應該是戰勝積分點,但是讓張衡沒有想到的是,竟然是裝逼積分點。

這時張衡的貼你,神女系統的聲音又再度響起:「張衡,因為對手境界過低,若是換取戰升積分點,才不過一百積分點,而你剛才心神坦蕩,面對弱小宛如主宰神靈般掌控這對方的生命,所以你裝逼了,而且還裝逼成功,系統女神自動給你兌換了裝逼積分五百點!」

「卧槽,厲害了我的神女。」

聞言,張衡眼睛一亮,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面對低於自己境界的修鍊這,只要他裝逼,竟然也能獲得豐厚的積分點。

看來這裝逼,以後是多多益善啊,張衡暗暗想道,若是遇到同等境界的修者,或者高於自己境界的修者,肯定是不能裝逼成功的。

想到此,張衡總算明白了裝逼點是從何而來的。

「戴宗…」

此時的戴家弟子,包括戴家少主戴沐,目光死死的盯著張衡。

他們都沒有想到,這張衡一巴掌之下,直接將戴宗給煽暈過去了。

要知道,這張衡才不過武者二重啊,怎麼可能將武者四重的戴宗給煽飛出去呢?

這完全說不通啊,想到此戴沐的臉龐布滿了陰翳,對著張衡生冷道:「張衡你很好,看來是我看走眼了,你竟然敢動我戴家的人,你這次是走不出狩獵山了。」

「廢話那麼多幹嘛,你們幾隻戴家的狗,統統一起上吧!」

感受這戴沐陰沉的目光,張衡也是懶得再和對方啰嗦,既然裝逼也能換取裝逼積分點,他張衡就得多裝逼啊,不然,還真對不起神女系統了。

「啊,你說什麼?」

「戴沐少主,他罵我是狗。」

戴家子弟瞅著面前的錦衣少年,赫然在他們面前裝逼,紛紛都暴怒了。

一股軀去武者二重的傢伙,竟然如此囂張放眼整個青雲城,這張衡是第一人吶。

「給老子滾,你全家才是狗。」

聞言,戴沐徑自一巴掌將那名多嘴的家族子弟給煽飛了出去,這才將目光看上張衡冷笑道:「張衡你很好,你終於讓我暴怒了,不得不說你很囂張,但囂張要付出代價的,這次我不會對你手下留情了,我要殺死你。」

言罷,戴沐爆喝一聲,旋即他身後的幾名戴家弟子,紛紛拔出長劍對著張衡砍殺而來。

咻咻…

戴沐手持長劍,武者五重的靈力波動爆發而出,凌冽劍芒光華綻放,宛如一道流星般對著張衡刺殺而來。

其餘等幾名戴家弟子也是施展出戴家功法,他們各個手提長劍,身上爆發強大的靈力也是緊隨在戴沐身後。

「來的好。」

瞅著戴家弟子對他圍剿而來,張衡也是冷笑一聲。

剛好他修鍊了張家暗部張天圖的瞬息劍術,就拿戴家弟子來練練這瞬息劍術的效果吧。

想到此,張衡手裡已然多了一柄赤陽長劍。

赤陽長劍上淡薄的光華繚繞,旋即張衡身影閃動,手持赤陽長劍快速的沖入了人群。

「找死。」

戴沐盯著張衡的身影朝著他們衝殺而來,不但沒有絲毫的懼意,反倒是露出了冷笑。

這個張衡真是活膩了,面對他們戴家弟子的圍攻,不逃走也就算了,竟然還主動還擊,真將他們戴家弟子當成了軟柿子嘛?

殺氣,濃厚的殺氣席捲而來,籠罩了這方天地。

踏步在最前方的戴沐,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這道恐怖的殺氣,竟然讓他都感覺到顫抖起來。

搖了搖頭,戴宗以為是錯覺,旋即他再度抬起眼眸朝著前方看去,只見張衡的身影消失了。

「糟糕,快退。」

瞅著消失不見的張衡,戴沐大驚失色,他身為武者自然是明白,消失不見的張衡,絕非不是青雲鎮傳言那樣,是武者二重的境界。

能夠在他眼皮子底下消失的,張衡的境界比他只強不弱!

「啊…」

就在戴沐神色謹慎的盯著前方的時候。

戴家子弟後方,一道凄厲的慘叫聲便是響徹開來。

鮮血的血液,漫天如雨般揮灑而下,一顆頭顱拋上虛空,宛如皮球般滾落一旁。

啊…

接著又是第二道參加聲響徹開來,旋即三道、四道、五道慘叫聲此起披伏的響起。

五息過後,戴氏家族五名家族子弟已然到底身亡。

瞬息劍術!

這是張家暗部的瞬息劍術?

此時,戴沐臉色慘白無比,他渾身顫抖布滿了恐懼。

他沒有想到,這個傳說當中的廢物,竟然會張家只有暗部才能練習的瞬息劍術。

「張大爺,我錯了…」

感受這身後冰冷的殺氣,戴沐恐懼的轉過身。

一柄長劍橫空而來,抵在戴沐的脖頸上,冰冷的寒氣透過肌膚,讓戴沐的心神搖搖欲墜。

此時的戴沐眸子布滿了絕望,因為此刻在他面前,赫然站立這神色;平靜的張衡。

他的長劍,鮮血淋漓,他的臉龐依舊波瀾不驚。

但落在戴沐眼裡,此刻的張衡宛如來自地獄魔鬼。

瞬息間就斬殺了五名戴氏家族子弟,這個張衡的實力實在是太恐怖了。

「你剛才,不是說要挑斷我的手腳筋嘛?」

張衡眸子微冷,盯著戴沐,冷聲說道:「我生平最恨別人威脅我,你既然想挑斷我的手腳筋,那麼你就要準備好隨時被別人挑斷!」

言罷,張衡手裡的長劍,瞬息間就在戴沐身上連刺四下。

四下過後,戴沐凄厲的參加聲瀰漫了這方天地,此時的戴沐倒在血泊里,看上去如同四人無異。

挑斷了戴沐的手筋后,張衡自然不會放過戴氏子弟身上的財物,一一的搜颳了一番后,又將妖獅獸吸入了神女系統內,這才離開了這片區域。

「究竟是誰,如此心狠手辣?」

當張衡沒走多覺,幾道身影快速朝著這個方向移動而來。

那是一道曼妙身影,無論她走在哪裡,傾城的容顏都會成為眾人注目的焦點。

「馨兒妹妹,這是戴沐他們?」

在林馨兒身旁,林吳天抬眼掃視這面前,這片狼藉的區域,臉色巨變。

「瞬息劍術,這是張家乾的!」

林馨兒的秀眸掃視一番后,她那張絕美臉頰,閃過一抹寒芒,「吳天哥,究竟是誰幹的,問問戴沐不就知道了?」

其實,當林馨兒和林吳天看到戴氏子弟的傷口后,他們同時的想到一個人,這個人就是張衡。

通過張流風給他們傳來的話,他們都明白,張家已經容不下這個張衡了,連張流風都出面要斬殺張衡,更和何況是他們呢。

只是讓他們想不明白的是,那張衡明明是武者二重天,他什麼時候擁有這麼恐怖的實力?

「林馨兒小姐,你要為我戴氏子弟報仇啊!」

戴沐被林吳天救醒,當他的眸光看到林馨兒和林吳天頓時激動的說道:「是張衡,全部是他乾的,他殺了我戴氏子弟,還挑斷了我的手腳筋,我戴沐與張衡不共戴天!」

「真是張衡!」

聞言,林馨兒和林吳天都是臉色震驚,他們都沒有想到,這張衡竟然會有這麼恐怖的實力… 「叮叮…恭喜宿主獲得一千積分點!」

「叮叮…宿主裝逼成功獲取積分卡一張。」

狩獵山,一株參天巨樹上,張衡雙腿盤膝端坐著。

此時的他,感知這神女系統叫出來的甜美聲音,也是渾身一震。

裝逼成功還能獲得積分卡?而不是積分點?

盤膝端坐的張衡睜開眼睛,神色疑惑的問道:「神女,為什麼昨天是裝逼是積分點,今天怎麼就城了積分卡?」

「張衡,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戴氏家族子弟大都是低等境界,你能將他們團滅了,系統就會認為你裝逼成功了,所以你會獲得積分卡。」

神女甜美的聲音緩緩的說道。頓了頓了神女似想道了什麼,提醒道:「張衡,我偷偷告訴你,系統已經提升你了,狩獵山的任務只有三天,三天過後就算成為了狩獵台上的冠軍,你的任務還是會作廢。」

「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