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你不是自認為很了不起嗎?從遺迹廢墟中逃脫,應該對遺迹廢墟了如指掌了吧,什麼區區紅光的吞噬之力,自然難不倒你,何必知道我的小手段。」

聽得這話,吳念臉色黑得更加厲害。

「哼,小子,我讓你給我說,是給你面子,既然你不說,我也懶得知道,沒有你的方法,我也能安然從遺迹廢墟中離開。」

吳念沉聲道。

「恐怕,你是打算到時候遇到我們解決不了的危險了,就獨自一人再次使用空間銘紋逃跑吧。」

程無雙戲謔的笑道。

「好了,好了!無雙兄,念兄,我們既然決定五人一起前往遺迹廢墟,那麼大家就各自讓一步吧。」李星隕這時候站出來打圓場。

「程無雙,快說吧,我很好奇,你是如何做到的,至於吳念,你可少說幾句,你們兩個小鬼,就不要鬥氣了,否則時間浪費了,一會到了晚上,就不好進入遺迹廢墟了。」拓跋靈珊冷冷說道,雙手環抱著胸脯,一挺一挺的走近程無雙身邊,對著程無雙嬌美一笑,絲毫沒有看吳念一眼。

見此,吳念恨得直咬牙齒,有些想要一刀劈死程無雙的衝動,拓跋靈珊,居然對著程無雙露出如此美艷的笑容,這讓他難以接受,心中妒忌之火填滿胸膛!

程無雙見到此刻拓跋靈珊拽下了那冰冷的面紗,露出一抹宛若玫瑰的笑意,還有些不習慣,不過想到時間緊迫,就簡單說道:「你們知不知道千魔妖花的事情?」

幾人聽聞,臉色沒有一絲變化,顯然都是知道的,紛紛輕輕點了點頭。

見此,程無雙有些驚訝了,想不到這麼多人知道千魔妖花的消息,旋即想到眼前這四人都是出自聖王星頂尖實力的人物,知道有關遠古幻界的事情應該比他從雲隱城那裡了解到的要多,心中也就釋然了。

頓了頓,程無雙道:「其實,這紅光之中,隱藏著千魔妖花的花粉。」

「這千魔妖花估計通靈了,藉助了一些手段,從遺迹中散發出紅色光束,然後將花粉藏入其中,以花粉的力量,來吞噬武者的強大精血,最後反哺給本體,紅光,不過是一種掩飾。」 聽得程無雙的話后,四人臉色一變。

拓跋靈珊眼眸微微眯起,似乎在思索,旋即問道:「你說的倒是有些道理,三玄盟內的千魔妖花歷經了無數歲月,靈智應該成熟無比,借用一道紅光,來遮掩自己的花粉,這種可能性很大。」

「不過既然是花粉,為何那麼多武者都難逃一死。」

這時吳念冷笑道:「花粉?你真是夠會瞎編的,若真是花粉,那麼多高手施展秘法和銘紋,難不成無法泯滅這些花粉?」

吳念話語中有著譏諷之意,不過說的話,卻是實話,拓跋靈珊也很疑惑,那麼多的天才武者,怎麼會連這些花粉都無法抵禦?

程無雙淡淡一笑,解釋道:「看來你們對千魔妖花並沒有了解到多少。」

吳念冷哼一聲,道:「說的你好像全知道一樣。」

李星隕和張若游目光瞪了吳念一眼,暗示他閉嘴。

吳念見此,心中狠狠將程無雙罵了一聲,沒想到李星隕和張若游兩人也開始偏向程無雙了。

程無雙笑了笑,懶得理會吳念,淡淡道:「千魔妖花本就是星域世界第一靈花,擁有強大的靈性,會吞吃天地靈氣與星辰靈氣,來不斷增強自己。」

「這種天地靈花所散發的花粉,能夠無視法則之下,所有力量!因此,在沒有到達半神之前,任你再厲害,也枉然。」

「我猜想當年三玄盟的半神武修應該是在其他位面或者星域之中,偶然遇到了此花,然後栽種到了三玄盟內,又歷經那場遠古浩劫,沾惹了深淵惡魔的血液,所以發生了巨大變異。」

聽到這裡,張若游皺眉問道:「遠古時代怎麼會有深淵惡魔?深淵惡魔不是荒古時代就絕跡了嗎?」

程無雙只是淡淡一笑,並沒有向著張若游解釋深淵惡魔的事情,說實話,他也不知道為何,不過從黑城得知的消息來看,千魔妖花十有八九沾惹上了強大惡魔的血液。

程無雙咳嗽一聲,又道:「現在我來說說關鍵點,雖然這花粉無視法則之下的任何力量,但是僅僅無視力量而已。」

「花粉吞噬武者的精血,主要途徑還是從武者全身的氣孔進入體內,進而瘋狂吞噬精血,最後再回到紅光中,若是我們將氣孔全部關閉,那麼這花粉也就無效了,只能被堵在皮膚表面。」

四人聽聞,紛紛沉思一番。

他們都知道,人體之中,是存在無數「氣孔」的,這些氣孔是為了讓武者能更好的吸收靈氣入體。

氣孔存在與皮膚的表面,微小無比,每當武者吸收靈氣或者動用靈力時,都會使得渾身氣孔全開。

「就按照你說的,我去試一試。」

拓跋靈珊覺得程無雙說的似乎有些道理,便第一個去嘗試。

吳念見狀,立刻出聲阻攔道:「拓跋靈珊,你可小心一點,別著了這小子的道了,鬼知道他說的是不是真的。」

拓跋靈珊聽了這話,不禁對吳念大起反感之心,本來她的家族與吳念的家族交往,兩人關係還算是熟人,正在向著朋友過度,如今吳念展現出的小人心態,讓拓跋靈珊徹底與吳念劃清界限。

「你若是害怕,最好別用,當然,也可以不用跟我們來。」

冷冷丟下一句話,拓跋靈珊就動用身法,在幾個呼吸的時間,就到達了遺迹廢墟之中,然後眾人看見無數紅光纏繞著她,片刻之後,沒有發生一點事情。

「你們快進入遺迹吧,程無雙的方法很有用。」

拓跋靈珊的聲音傳來,令得李星隕和張若游一笑,連忙也進入了遺迹廢墟之中,按照程無雙所說的那樣,將全身氣孔關閉,發現在紅光的包裹下,也全然無事。

程無雙對著吳念譏諷一笑,跟隨拓跋靈珊而去。

吳念見此,心中雖恨程無雙,但是想到三玄盟的傳承就在眼前,最後還是忍了這口惡氣,動用程無雙的方法,躲避紅光中的花粉,尾隨在四人的後面。

五人在遺迹廢墟之中穿梭,繞過古老的樹木,來到了一處及其巨大的獅子石象前。

獅子石象高有足足十丈,巨大無比,張開著嘴,嘴中含著一道銹跡斑駁,長滿了靈苔的鐵門。

「這裡便是傳承的入口,當初我們是強行打開了傳承,並沒有發現什麼危險。」

吳念冷聲道,人已經走在了獅子口中的那道門前,拿出刀,似乎想要一刀將門劈開。

「上次你們進入,並不知道紅光的秘密,而千魔妖花通靈,恐怕早已看穿我們的行動,若是我猜測不錯,千魔妖花應該早就將三玄盟的傳承控制了。」

「想要取得傳承,就別用蠢辦法,否則門一口,等待我們的是千魔妖花布置的死局。」

「沒有了紅光,並不意味著我們就安全了。」

程無雙冷冷說道,隨後身法一動,立刻出現在鐵門的前面,阻止了吳念的舉動。

「哼!那你來打開這門吧。」

吳念冷笑一聲,退後,他倒想看看,不動用蠻力,如何開啟這門。

程無雙並沒多說話,對於千魔妖花,他覺得這千魔妖花太過於詭異,不過心中卻不懼怕這千魔妖花,以他擁有的煉器師與陣法師的力量,完全可以輕易開啟這三玄盟的傳承之地。

程無雙列嘴一笑,右手早已握住石劍,左手輕輕觸碰在鐵門之上。

一股令得拓跋靈珊震驚的浩瀚精神力湧出,快速的化為一道道精神印記,飛入了鐵門之內,那種迅猛的締結印記的手段,讓一旁的吳念不禁眼眸瞳孔一縮,這等精神力,恐怕不下於仙羽境強者了吧。

「這小子若是不除掉,憑藉如此強大的精神力和化道劍境,走出遠古幻境,一定會被那些大宗門追著搶。」

在吳念心中,已經想好一會進入三玄盟傳承后,就找個機會將程無雙給做了,傳承遺迹之中,他還是知道幾處可怕的殺伐機關,若是觸碰,必死無疑。

程無雙自然不知道一旁的吳念打著什麼歪主意,此刻他正在集中精神破解傳承中的印記。

片刻之後,程無雙忽然眉頭一皺,這座傳承遺迹中的精神印記,居然被人更換過!

「究竟是誰?早已提前控制了三玄盟的傳承?」 發現三玄盟傳承內的精神印記早已被別人更改之後,程無雙心中立刻思忖起來,從身前這道鐵門內的精神印記結構來看,無論從精神力強度,還是精神力威壓,都是大師級別的傑作,絲毫不弱於他,比拓跋靈珊的精神力造詣還要高明很多。

「會是誰?」

程無雙腦海中不斷尋思,這遺迹傳承之中,擁有紅色血光的存在,千魔妖花的花粉,傳遞在四周,進入這片遺迹廢墟的武者,十有八九都要死,真正能夠進入傳承之地內部的武者,少之甚少。

「不管是誰?我想一旦進入了傳承之地,那傢伙應該就會現身了。」

程無雙心中冷笑,旋即將鐵門內的精神印記轟擊而碎渣,最後將自己的精神印記拓印在上面。

瞬間,程無雙利用自身的精神印記,感知到了鐵門開啟的陣法所在地點。

這是一道聖階的陣法,僅僅關聯著鐵門,只要程無雙將這道陣法控制,就可以將這傳承之地的門開啟。

「三玄盟的傳承似乎被無數人強行打開過,陣法的威能都被減弱了不少,雖然是聖階陣法的陣心,但是展現出的力量,僅僅算得上遠古級別的超階陣法。」

經過片刻時間,程無雙已經將這門陣法觀摩透徹,立刻雙手結印,凝聚出一道詭異的精神刻印與靈力刻印,轟入銹跡斑駁的鐵門之中,隨著神識的控制,這兩道刻印紛紛進入了陣法的陣心,將原來的陣心刻印取代。

此刻的拓跋靈珊等人,已經在鐵門前,等候了一會,見程無雙一手撐在鐵門前,知道他應該在集中精力開啟鐵門,因此沒有打擾。

而這時,吳念就有些不那麼安分了,他知道程無雙在動用精神力,企圖抹除傳承之地原本的精神刻印,若是在這個時候能夠分他一縷心神,估計很有可能令得他識海受損。

於是,吳念冷笑:「程無雙,還沒好,你難不成是嘴皮功夫厲害嗎?裝模作樣幹什麼?」

他說話的時候,聲音之中,已經暗中施展出了一道微弱的靈力波動,這是一門聲波秘法,雖然是超階秘法,但是用來擾亂武者的心神,有著不可小視的神奇效果。

不過可惜,吳念晚了一步,早在他說話之前,程無雙已經將陣法的陣心控制。

「我覺得你這是在作死。」

程無雙冷冷回答道,目光冷冽的掃了一眼吳念,想不到吳念居然暗算他。

吳念冷笑,見程無雙一副安然無事的樣子,以為他在強行支撐,譏諷道:「都這麼久了,你還沒打開這道鐵門。」

程無雙道:「誰說沒有打開,這不是開了嗎?」

一語落下,此時整個石獅顫動起來,鐵門忽然間一動,發出咔擦的一聲輕響,鐵門之中,出現了一道裂縫,緊接著,一縷白色的光芒,將五人瞬間包裹在內。

五人的視野,旋即被白光遮掩,等到白光散去,他們已經站在了一條詭異的石梯前。

這道石梯,左右兩邊分別有著一尊巨大的石象,左邊為龍,右邊為虎,在石象的中間,氣勢威武,宛若神尊。

石梯之上,漂浮著無數青色的光電,看起來像是螢火蟲一般。

「吳念,上一次你們強行打開鐵門,到達了這片遺迹傳承的哪個位置?」

程無雙沒有在意吳念剛才對他使用小手段,語氣平淡的出言問道。

吳念聽得程無雙的問話,此刻心中一驚,以為程無雙記仇了,準備發難於他,旋即冷笑一聲,他剛才動用的那道秘法,擁有一種非常強的隱蔽手段,就連一旁的拓跋靈珊,都無法察覺到異樣,因此即便程無雙找他理會,他不承認,程無雙又能拿他怎麼樣?

「想必此子的識海應該受損了才對,不如就在這石梯之下,我將那道陣法觸發,將程無雙弄死在這裡,然後和拓跋靈珊等人出去,帶著遺迹之外的武者一起進入。」

吳念臉色陰沉,目光變化不定,心中不斷想著如何算計程無雙,同時又想到那株恐怖的千魔妖花的存在,覺得光是他們這幾人,完全不夠看,更重要的是,還有一位更加可怕的人物,在這三玄盟的傳承之地內。

吳念此刻立即怪笑的回答程無雙:「我之前已經走過了這裡,這下面便是三玄盟的傳承所在,千魔妖花便在傳承之地的地底。」

「當時我們有人不小心推開了那道通往地底的門,進入到了裡面,結果全部被那魔物吞噬了精血。」

程無雙聞言,思忖一會,道:「你帶路吧。」

拓跋靈珊也表示了一下,道:「吳念,你既然來過,就帶路吧。」

吳念轉過身,臉色立刻陰冷起來,嘴角列出譏諷之意,道:「這個自然,我對這裡熟悉,並且知道很多強大的陣法,是不能觸碰的,稍有不慎,就是死。」

他說完這般話,還特意的向著程無雙看了一眼。

程無雙對此,僅僅冷眼瞧了他一眼,程無雙好歹也是一名中階的聖子,兩世記憶,心性成熟,自然立刻就明白了那吳念眼眸之中閃爍出的陰狠之色,估計這傢伙要對他出手了。

「看來一會需要小心一點了。」程無雙心中嘀咕一番。

五人一起走在古樸的石梯上,這裡雖然是在巨大石獅的內部,但是因為有著那些青色光點的緣故,並不昏暗。

大約一盞茶的功夫,五人已經走完石梯,來到了所謂的三玄盟傳承之地。

程無雙看了一眼四周,非常寬闊,感覺像是一個地下世界一般,若是程無雙猜測不錯,此時他們所處的地帶,應該是這座島嶼的內部。

五人不遠處,是一座巨大的石門,門前有一個祭台,盛放著一堆巨大的白骨,而祭台兩邊,則是高大粗壯的石柱,刻印著詭異的圖紋。

祭台之下,擁有三個石頭做成的灰色蒲團,每一個蒲團上方,都刻印著一個古老的咒文。

「我去祭台看看。」程無雙對著拓跋靈珊說道,便獨自一人向著祭台走去,他有一種怪異的感覺,這裡的布局應該是武者接受傳承的地方,可是為何令得他心中有一絲畏懼與恐慌。

「你小心一點。」拓跋靈珊輕聲對著程無雙說道。

此刻,吳念陰笑著臉,趁著拓跋靈珊,李星隕,張若游三人注視著祭台兩旁的石柱,便悄悄走到祭台旁,一處刻有咒文的地方,他知道,這座祭台,是存在著一道強悍的殺陣,啟動的關鍵,便是他腳下的咒文! 在一處詭異的猩紅空間之中,一株妖艷的血蓮亭立在萬具白骨骷髏的骨山之上,在它的上方,有一道紅色的光暈,映著程無雙等人的影子。

「哈哈,他們來了,姬羽麟,你還不出去,等什麼?」

妖艷的血蓮花瓣微微顫動,無數紅色的根須從骨山之上冒出,瞬間將骨山下的少年包裹。

「不必著急,那小子的血統雖然特殊,但是你就會吞噬了他,也無法修鍊成人形,在遺迹之外,可是還有好幾千的武者,應該將他們引進來。」

姬羽麟冷傲著臉,絲毫不懼怕這些紅色的根須,他微微抬起手,原本包裹住他的紅色根須,瞬間被指尖爆發的強大劍意震開!

這股劍意,令得血紅色的千魔妖花發出少女般的嬌吟聲。

「想不到你的劍境竟然也化道了!」

千魔妖花的聲音立刻冰冷起來,那些紅色的根須退回到了骨山之中,剛才她本來想用根須之力,將這姬羽麟丟出這片小天地之中,哪裡知道這傢伙竟然賴在這裡不走了。

「我堂堂龍帝星域的天才劍修,若是沒有步入化道,豈不是讓人笑掉大牙?」

姬羽麟的聲音很低沉,話語之中,透露著傲氣與狂氣。

「不過我很好奇,程無雙這類土著武者,怎麼破解了你這小手段的,千魔妖花的花粉,應該很難以被發現才對。」

姬羽麟凝視著虛空的光幕,看著程無雙正在琢么的三玄盟的傳承之門,嘴角列起一個冷酷的弧度。

這傳承之門,若是沒有三玄盟散發的傳承刻印,就算是他,都無法強行開啟,程無雙想要開啟傳承刻印之門,簡直是痴心妄想。

不過想到程無雙竟然可以將鐵門之中,他留下的那道精神刻印給抹除,還是有些佩服程無雙,畢竟,以他目前的精神力,可是堪比仙羽境武修的力量,在遠古幻界的參賽者中,估計唯有程無雙的精神力,能與他比肩。

「這小子有點邪門,僅僅看了我一眼,就察覺到了紅光之中的花粉,並且對我的事情知道得很多,此子絕對不是普通的聖子。」

千魔妖花冷聲道,語氣之中,頗為鬱悶。

……

在傳承之門處。

程無雙此刻剛剛觀摩完了一道古老的圖文,這道圖文像是一種語言,記錄著遠古時代被埋沒的事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