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伊麗莎白,你沒事吧?」妹子一臉焦急,看來是白貓的主人了。

看到自家貓咪跟丟了魂似的,妹子都快急哭了。

「它沒事,有事的是我們家小哈。」菲妮伸手撫摸著蜷成一團的哈士奇。

緹娜心疼的抱起哈士奇,仔細查看他身上有沒有傷。

剛剛進陽台的時候,她們可是看到自家哈士奇被那隻白貓兇殘的按住地上揍啊,那爪子,呼呼的往頭上招呼。

此刻,張冕的內心也是崩潰的。

什麼鬼?我被一隻貓揍了?這劇本不對啊,不是我在追著那隻貓打的嗎?怎麼變成是我被揍了?我明明是準備追上去教訓它一頓讓它聽話點的吖,到底發生了什麼?

「小哈,你怎麼樣了,受傷了沒?」緹娜快心疼死了。

嗚嗚嗚~

「緹娜,也不管管你家魔寵,欺負我的伊麗莎白。」白貓的主人覺得自家貓現在這種不正常的狀態全是拜那隻魔寵所賜。

緹娜她們到陽台的時候已經分開哈士奇跟白貓了,所以後面進來的其他幾個寢室的女生並沒有看到剛剛發生了什麼。

「安妮,你別亂說,明明是你家伊麗莎白欺負我們小哈。」麗雅雙手叉腰,完全就是一副幫自己孩子出頭的態度。

「就是就是,我們明明看見是你家伊麗莎白在欺負我們小哈,小哈被欺負的好慘啊。」海倫補充道。

「怎麼可能!」叫安妮的妹子一臉看智障的表情望著606寢室的四人。

「是啊,我們的伊麗莎白只是只普通的寵物貓,怎麼可能欺負的了一隻魔寵呢。」安妮的室友也不相信。

嗯,只要智商還算正常的人都不會相信一隻普通寵物貓能欺負的了一隻魔獸,哪怕是魔獸幼崽,那也是魔獸啊,能打的過魔獸的普通野獸或者說動物,在這個魔法的世界里,還是不存在的。

於是,兩邊妹子為了究竟是誰欺負了誰爭了起來。

…………

「緹娜,你不是能跟小哈交流么,問問小哈發生了什麼。」菲妮想起來,自己寢室的這隻哈士奇是可以跟飼主正常交流的。

「嗷嗚嗷嗚嗚嗚~」

緹娜:「……」

「怎麼樣了,緹娜?」

「小哈說,他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看到陽台上有隻貓,就想過去看看,然後就忘了後來發生什麼了。」

「啥米?」

「什麼?」

「啊?」

張冕沒敢說自己其實是打架打輸了,而且完全是輸的莫名其妙,他自己都不知道怎麼輸的。

兩邊妹子都有點懵,其他一些寢室跑出來圍觀的女生也有點懵。

難道說,女生寢室混進了什麼奇怪的東西?

早就聽學姐們說過不少寢室傳聞,什麼半夜在走廊遊盪的小女孩啊,什麼樓梯口黑色的陰影啊之類的。

女孩們渾身都有點哆嗦,不會是真的吧?

這可不是科學的世界,這是個魔法的世界,幽靈鬼怪什麼的可是真實存在的啊。

而且不管在哪個世界,女生都挺怕這些東西的。

「那個,有沒有可能是伊麗莎白覺醒了什麼血脈了吖?」海倫輕輕的舉手,提出了自己的猜想。

世界上原本是沒有普通動物的,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的魔獸血脈逐漸的變動稀薄,最終,他們的一些後代不再具備魔法力量,身體素質也一代不如一代,最終變成了人類所熟知的各種動物。

而動物中也有一些個體會因為某些或者某種原因突然覺醒自己體內潛藏的魔獸血脈,這種事情不是沒發生過,只不過概率太低了。

眾所周知,魔獸的血脈越濃、越接近最初始的那隻先祖,實力越強大,也越容易覺醒一些天賦能力,而一代一代繁衍下來,血脈會不斷被稀釋,實力也會越來越低。

所以,很多高級魔獸都會刻意去尋找一些同樣強大,血脈足夠純正的魔獸繁衍後代,這樣不僅可以避免血脈稀釋的問題,還有一定的可能出現更強大的後代。

當然,也有一些魔獸選擇廣泛撒網,比如龍族的一些個體,就到處播種,大陸上眾多的亞龍種,都是這麼來的,這些亞龍種普遍實力低於先祖,但是其中也有一些個體會發生類似基因突變的情況而更加強大。

所以,大家聽到海倫的猜測,紛紛轉頭看向了安妮懷裡的伊麗莎白。

白貓伊麗莎白這個時候正處於精神轉變的關鍵時刻。

它從一開始的懵比中回過神來了。

我居然揍了一隻魔獸→我居然打贏了一隻魔獸→我好像確實打贏了一隻魔獸→我真的打敗了一隻魔獸!

然後,它充滿了自信,示威一樣沖著窩在緹娜懷裡求安慰的哈奇士「喵嗚」了一聲。

張冕雖然聽不懂貓語,但是那得意的語氣他還是能聽得出來的。

卧槽,欺負了小爺不說,還來嘚瑟是吧?

「嗷嗚~」果斷回應,不能慫!

「喵嗚~」哈哈,被我打敗的弱雞。

「嗷嗚~」傻貓,竟敢挑釁你哈爺。

「喵嗚~」來呀,再來大戰三百回合!

「嗷嗚~」罵的就是你個蠢喵。

看來不是覺醒了什麼血脈,還是一隻普通的貓而已,這點大家還是看的出來的,因為覺醒血脈的動物,會有明顯的魔力變化,因為剛覺醒的動物是不能很好的控制住自己的魔力的,而大家都是魔法師,對魔力變化還是很敏感的,所以一眼就看出,這貓沒問題。

…………

所以,兩邊貓狗,額,是狼,開始了「親切友好的交流」。

於是,不一會,樓上樓下都被吵醒了。

於是,又不一會,宿管大媽也出現了。

…………

「小哈,不要吵啦,你吵到別人睡覺了。」

「伊麗莎白,安靜啦,不要吵著人。」

「嗷嗚嗚嗚嗚~」不行,小爺我吵架還沒輸過,必須罵贏它!

「喵嗚~」怕啥,這中慫狗本喵一個能打10隻!

在宿管大媽吃人的眼神中,兩邊飼主拼盡全力試圖安慰好自己的寶寶,讓他們安靜下來。

不過,張冕前世好歹也跟不少人吵過架,國罵的精神豈是這種異世界的傻貓能夠理解的。

張冕用對面一句,他至少回敬兩三句的速度,迅速在吵架中佔到了上風。

直到宿管大媽從背後拎出了擀麵杖在手裡掂著。

麗雅偷偷看了一眼,跟下午用來趕走那群男生的是同一根。

等等,宿管大媽來的時候沒看到有擀麵杖啊,哪兒來的啊。

緹娜跟安妮看見大媽準備親自出手,果斷的,一個捂住了自家貓咪的嘴,另一個堅定的捏住了自家狼崽的嘴。

「嗚嗚嗚~」放開本喵,我還能戰!

「嗚嗚嗚~」放開本哈,我還能罵!

「看什麼看,不睡覺了?明兒都不上課了是嗎?啊?」宿管大媽一聲吼,瞬間清場。

所有圍觀的妹子,都用自己能達到的最快速度回到寢室。

「還有你們!」大媽回過頭來。

「管好自家的魔寵還有寵物,再吵吵,再吵吵我給你統統丟出去!」

大媽,您嗓門才是最大的那個啊。

兩個寢室八位妹子全是在痛苦的揉著自己的耳朵。

「嗷嗚~」吵架,來啊,別以為你是大媽我就怕你,小爺當年可是能在天朝菜市場跟賣菜大媽大戰三百回合的人物,比吵架,誰怕誰啊!

「小哈,別吵了。」緹娜直接從陽台上撤下一件還曬著的衣服把二哈的腦袋整個包了起來。

大媽惡狠狠的瞪了一群妹子兩眼,拎著擀麵杖下樓了。

兩邊妹子面面相覷,還是回去睡覺吧。

安妮抱緊還在不甘的進行掙扎伊麗莎白,回605寢室了。

看來以後得鎖好門窗了,不能再讓伊麗莎白像以前那樣隨意出去溜達了,安妮覺得為了自家喵咪好,還是別讓它出去惹事了,宿舍現在各種寵物越來越多,就連魔寵也有越來越多的女生帶進了寢室,安全第一,安全第一,自家伊麗莎白只是一隻普通貓,跟那些大狗大貓或者魔寵懟上,會吃虧的!

緹娜覺得好委屈,明明被欺負的是自家哈士奇嘛。

等等……

好像哪裡不對,那隻貓沒覺醒什麼奇怪的血脈。

然後,大家也沒發現什麼宿舍傳聞里的神秘小女孩、神秘影子之類的東西出現。

有宿管大媽這尊門神,也沒幾個人有本事能潛進女生寢室而不被發現。

那麼問題來了,挖掘技術哪家強……

咳咳,那麼問題來了,一隻魔獸是怎麼被一隻普通寵物貓按在地上揍的呢?

緹娜說出了自己的疑問,然後另外三位妹子也回頭看向了還在不甘心的嗷嗚中的哈士奇。

剛剛都只顧著擔心小哈了,完全沒人意識到這點啊。

緹娜記得剛剛跟小哈交流的時候問過怎麼回事了,當時小哈也是一臉懵比的表示不知道。

於是,緹娜又問了次。

「嗷嗚嗷嗚嗚嗚嗷嗚~」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啊,打著打著就輸了唄,還沒弄明白是怎麼輸的,不過不用擔心,小爺我打不過但是吵的過,我吵架還沒輸過呢!

自己室友一臉關切的看著自己,緹娜咽了口口水。

「我可能……養一隻假魔寵了……」 對於自家魔寵,緹娜還是非常看重的,所以,她決定,這個周末開始,對哈士奇進行訓練。

其實主要原因是被刺激了,自家魔寵,連一隻普通寵物貓都沒打的過,那是魔獸啊,不是弱雞。

學校的馴獸場是對學生開放的,不過用來圈養各種魔獸的那一塊就不是能隨便進去的了。

不過,訓練之前緹娜也得做點準備工作。

正好,麗雅還想去逛魔寵店,她還沒對弄一隻哈士奇當魔寵死心。

所以周六一大早,緹娜就跟麗雅一塊出校門了,當然,後面還跟著一位護花使者,特里學長怎麼可能不跟著來。

果然啊,特里大帥哥是個高富帥,沒得說,出了校門居然有馬車等著,不是那種出租馬車。

克拉爾尼很大,所以催生出了很多產業,比如帝都的出租馬車行,他們的馬車有一些一直在路上走著,需要坐車的人看到了,只要招個手就行,價錢也不貴,帝都很大,所以坐馬車出行是很不錯的選擇。

當然,人家也有高端業務,豪華跑車型。

特里學長這車一看就不是那種出租馬車,上面還有一個很顯眼的徽章。

張冕如果沒記錯,那東西應該是族徽,這車應該是特里自家的。

特里很有紳士風度的攙著兩位女士等車。

果然啊,張冕就知道特里這傢伙肯定是土豪,別看馬車外面裝飾很一般,內部確實非常豪華,還有一個可以摺疊的小桌子,特里還從一個小柜子里拿出了飲料。

張冕給了特里一個深深的鄙視,作為一個窮人,他也是有仇富心理的。

麗雅有點拘謹,倒是緹娜,大大咧咧的看著車裡的裝飾。

作為一個帝都本地人,特里對克拉尼爾還是很熟悉的,他家車夫就更不用說了,所以,緹娜她們稍微描述了下位子,人家就知道怎麼走了。

路上有說有笑的,特里給麗雅她們講了不少男生那邊的趣聞。

不管是哪個時代,女生宿舍對於男生來說,都是無比神秘的地方。

同理,其實男生宿舍對女生來說也是很神秘的。

不得不是,緹娜太沒心機了,特里分分鐘就把兩位妹子逗樂,然後緹娜緊接著就把好多女生寢室的小秘密給賣出去了。

特里心中鬆了口氣,嗯,打聽到不少消息,要知道,上次回去后,被自己兄弟好一頓修理啊,有幾位哥們還拜託她找麗雅打聽打聽某些學妹的情況,比如興趣愛好之類的吖。

雖然特里嘴上答應的很好,但是他可不敢直接問麗雅,你跟你女朋友打聽其他妹子的信息,這叫作死。

特里覺得,可以建議自家弟兄們好好收買緹娜,這妹子根本就是傻白甜,很好唬,特里估計要是再這麼聊下去,緹娜都能把隔壁寢室女生穿什麼款式的小**都曝出來。

特里反而尷尬了,他是繼續聽呢,還是想法子扯開話題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