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他們靠近了。」摩雪國主在內世界內,還在通知東伯雪鷹。

僅僅片刻。

呼。

一道身影從遠處幽暗洞穴通道飛來,路過這拐角處,看到了盤膝坐在地面上的東伯雪鷹。

「哦?東伯雪鷹?」來者正是一冷漠青年。

東伯雪鷹抬頭一看,連站起來:「見過九陽宮主。」

冷漠青年微微點頭嘴角還有著一絲笑意。對這東伯雪鷹他是很有好感的,笑道:「我之前有些奇怪,赤火老祖降臨夏族世界的僅僅只是一個化身,又如何救的你的妻子。我問了赤火老祖,他告訴我。是你將自己靈魂獻出一半給你妻子。」

「嗯。」東伯雪鷹點頭。

「你夏族的戰爭,那麼艱難,相信戰爭剛結束時你應該還沒掌握一品真意。」冷漠青年猜測道,「若是有一品真意,救你妻子也無需如此困難了。」

「是。」東伯雪鷹暗暗奇怪,這個九陽宮主竟然對自己了解的這麼仔細。

「為妻子,放棄一半靈魂,你當時又不是一品真意超凡,這有斷絕修行路的危險。」冷漠青年微笑點頭,「真有些膽色啊,雖然我比較喜歡你小子,但是牽扯到真神器,誰阻攔我,我就會殺誰,所以希望你別去幫摩雪國主,因為你幫不了他的。」

從另一方向有一黑龍飛來,速度極快,當降落下來時也化作高大黑甲男子。

「怎麼樣,周圍一帶發現摩雪國主了?」冷漠青年問道。

「沒有。」黑甲男子獄龍皇道。

冷漠青年當即看向東伯雪鷹,眼眸中都有著一絲厲芒,冷聲道:「隔絕探查的範圍就這麼大,這麼大範圍別無其他生命,僅僅只有你一個!而且透過因果我可以判定,摩雪國主也在周圍一帶,他沒別的地方逃。恐怕就在你的洞天寶物內或者內世界內吧。」

「東伯雪鷹,為了摩雪國主,和我作對,不值得。」冷漠青年道,「我們可以是朋友,而不是敵人。」

東伯雪鷹看著他:「有些事,沒辦法。」

嗖!

直接朝旁邊的空間漩渦里一竄,便已經消失在空間漩渦中。

冷漠青年臉色一變,像空間漩渦一般都是通往一些較為重要或者危險的地方,他眉頭皺著:「僅僅一次指點,就這麼拚命幫摩雪?」

……

嗖。

這是東伯雪鷹第一次在湖心島內鑽進空間漩渦,這也是他唯一覺得還能拼一拼的辦法,因為他是賓客,即便擅闖重地,也不至於直接被擊殺。

「呼。」感覺周圍空間變幻。

眼前忽然就出現了一片廣袤的大地。

落在這片廣袤大地上,一抬頭,遠處正有著一名龐大彷彿大山的金甲巨人盤膝而坐,這巍峨金甲巨人也睜開眼,俯瞰了過來。

東伯雪鷹有些尷尬,連道:「無意間闖入,敢問這裡是什麼地方?」

(本篇終)

*(未完待續。) 猶如大山般的金甲巨人俯瞰下方,他面容猶如斧鑿,眼神平和,嘴唇比較厚,只是無形中散發的威壓讓東伯雪鷹感到了壓迫感。

「比赤火老祖、摩雪國主他們都要強的多,感覺九陽宮主也就接近他吧。」東伯雪鷹暗暗道。

九陽宮主,乃是大能者,又是時空島主親傳。

他為何能夠讓獄龍皇、枯樹老母都願意聽他號令?就是因為實力的確遠在尋常大能者之上,不是尊者級,可戰力卻已經很接近。

那巍峨金甲巨人看過來,開口道:「這是毀滅洞天,不是你能擅闖的地方。」

「竟然敢擅闖毀滅洞天?」這龐大的金甲巨人的肩膀上忽然竄出了一道黑影,黑影瞬間劃過長空撲向了東伯雪鷹。

東伯雪鷹一驚。

他一眼看清,那飛撲而來的黑影是瘦小猿猴模樣,穿著黑色甲鎧,手持著一根深紫色長棍,只見他從遠處飛來,揮動了長棍,長棍迅速暴漲,彷彿橫亘在天地間,深紫色長棍帶著讓東伯雪鷹心悸的威勢直接當頭砸了過來。

「我是賓客,就算擅闖應該先驅逐,怎麼直接就打了。」東伯雪鷹心頭髮蒙,可也顧不得猶豫,連施展赤雲槍就連抵擋這一棍。

「我並無惡意。」東伯雪鷹還傳音辯解。

「蓬!」

深紫色長棍橫掃過天地,掃在了東伯雪鷹的長槍上,東伯雪鷹只感覺到浩浩蕩蕩的力量衝擊而來,他修行《太皓》絕學以力量大著稱,而此刻面對這深紫色長棍的橫掃,卻彷彿蚍蜉撼樹,瞬間就被碾壓了。

嗖。

東伯雪鷹被抽打的雙手都瞬間骨折扭曲,長槍直接被抽的撞擊在胸口上,胸口凹陷。東伯雪鷹一口鮮血就噴了出去,整個人更是高速往後倒飛開去,飛出了數十萬里才停下。

「差距太大了!」東伯雪鷹色變,到如今他也遇到過很多對手,就算之前碰到的血火之門的那些血色甲鎧戰士,那些黑甲怪物們,都沒有一個讓他有這種感覺。

巨大的差距,讓東伯雪鷹都沒有絲毫反抗之念!因為再反抗也是被蹂躪。

「還好,他沒有殺我之心。剛才那一棒子雖然砸過來,可力量並未湮滅我的身體。僅僅讓我倒飛數十萬里。」東伯雪鷹暗道,如果對方存殺心,估計自己會一瞬間被砸的身體爆掉,身體每一個粒子都湮滅掉,死的不能再死。

一招就會被殺!這就是雙方的差距。

「這位前輩……」東伯雪鷹剛傳音。

「啊啊啊。」那猿猴卻怪叫著,又揮舞著那深紫色長棍怒抽而來。

蓬。

東伯雪鷹勉強瞬間架起長槍,再度被抽的吐血化作流光。

「蓬。」倒飛在半途,猿猴又是一棍抽來。

蓬蓬蓬蓬蓬蓬……

猿猴瘋狂的一棍棍抽打,抽的東伯雪鷹在空中一次次化作流光。鮮血亂吐,終於猿猴飛到高處,一棍子直接朝下方戳下!

蓬!棍頭直接戳在東伯雪鷹的胸膛上,東伯雪鷹胸膛凹陷。臉色大變,再度直接朝下方墜落下去,轟隆隆撞擊在地面上,撞擊出了圓形的大坑。衝擊波掃向四面八方。

「咳咳,咳咳咳。」東伯雪鷹也有些悲憤,身體迅速恢復著。他悲憤又無力的看著遠處從半空中降落下的猿猴,自己和他差距那麼大!完全可以一招就殺了自己,可就不是殺自己,反而一直蹂躪自己。

「雪鷹,這猿猴一直沒下殺手,應該只是戲弄你一二。」在內世界的『摩雪國主』站在內世界的沙漠中,抬頭道,「他的實力極為強大,就算我出去,也不是他對手。」

「我知道。」東伯雪鷹聲音在內世界回蕩,回應自己這位岳父。

自己當然明白,岳父這等實力的,自己在湖心島遺迹遭到的襲擊中已經感受過了,哪有這個猿猴這麼強大。

……

穿著黑色甲鎧的猿猴扛著深紫色棍子,似笑非笑看著東伯雪鷹:「小子,這是毀滅洞天,你竟然敢擅闖我毀滅洞天,我先打了幾棍子教訓教訓你,怎麼,不服?」

東伯雪鷹只能維持笑容。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更何況他看得出來對方至少沒殺意。

而遠處那龐大的金甲巨人也起身轟隆隆走了過來,隨著他走來,身形也在縮小,最終縮小到了百米高度。可對東伯雪鷹、猿猴而言依舊龐大,只是相對而言彼此交流沒那麼吃力了。

金甲巨人道:「烏猴子,你是不是太憋的太久,手太癢。如果你手癢,我可以滿足你。沒事,我只要一根手指和你打。」

猿猴立即陪笑:「隊長,隊長,我哪裡敢跟你交手,嘿嘿嘿,隊長你聰明的很,我的確是憋的狠了,以我好戰的性子一直找不到對手。」

「毀滅洞天,不有的是對手么?」金甲巨人睥睨他。

「呵呵呵……」猿猴笑著沒說什麼。

對手?

被蹂躪那叫戰鬥嗎?那叫被玩弄啊,我堂堂烏猴大人喜歡的是蹂躪別人。被蹂躪的感覺那可糟糕的很。

猿猴此刻神清氣爽心中極為滿足的看向遠處的東伯雪鷹:「小子,看你是我湖心島賓客的份上,我才沒殺你。否則一棍子打殺了你,你都只能忍著。還有,差不多了,我就送你離開毀滅洞天。」

「等等!」東伯雪鷹伸手連阻止。

「你不想走?還想被打?」猿猴瞪眼。

旁邊的金甲巨人則是道:「小子,這是毀滅洞天,不是外來者待的地方,你的確應該離開。若是硬是不離開,那後果你恐怕不願意看到。」

東伯雪鷹連道:「我想問問,能不能將我直接送到湖心島的最外圍,或者送出湖心島!」

「這可不行。」猿猴則是連搖頭,「我們毀滅洞天,是湖心島內部開闢出的其中一個洞天。和外界連接的空間通道就那麼定好的那些個!毀滅洞天乃是極為重要的洞天,空間通道連接的都是湖心島內部。沒有連接最外圍的,更沒有連接湖心島之外的。」

東伯雪鷹傻眼,其實他自己也發現了,最外圍的確沒空間漩渦,只是抱有一線希望而已。如果只是被送到湖心島內部某處,那麼一樣被九陽宮主他們圍堵!

「兩位前輩。」東伯雪鷹連道,「實話說,如今在外面我有一大敵,我如果出去,估計就要丟掉性命了,不知道能否讓我在這毀滅洞天內躲上一躲?或者是有辦法讓我儘快離開湖心島,逃過敵人追殺。晚輩自然感激不盡!」

沒辦法了,老老實實說了。

猿猴、金甲巨人相視一眼。

「你外面有敵人?」猿猴嘀咕,「可毀滅洞天的規矩卻不能違背,你不能一直留在這,除非……」

「除非什麼?」東伯雪鷹連問道。

**(未完待續。) 猿猴嘿嘿一笑道:「你是外來者,就算是我湖心島賓客,可毀滅洞天依舊不是你能待的地方!除非……你不再是外來者,而是我們的一員。所以小子,只要加入我們,你要在毀滅洞天待多久都行!」

「加入你們?」東伯雪鷹疑惑。

旁邊的金甲巨人則是瞥了一眼猿猴,隨即皺眉道:「加入我們,對你而言有好處也有些麻煩。而且並非是你想要加入就能加入的。」

東伯雪鷹有些納悶疑惑,他現在是一頭霧水,連道:「不知道你們代表的是什麼身份?加入你們有哪些好處和麻煩?還有,怎麼才能加入?」

「哦哦哦~~~~」

猿猴忽然仰頭怪叫起來,他的叫聲響徹天空,朝這片廣袤大地遠處傳播開去。

「有新來的想要加入啦!」猿猴大聲怪叫著,聲音幾乎傳遍了整個洞天世界。

東伯雪鷹暗嘆。

自己也才剛剛詢問,還沒問清楚,還沒決定是否加入呢。這個猿猴也太猴急了些。

嗖!

遠處一名背著神劍的黑色甲鎧消瘦男子劃過長空飛來,另一處又有一道黑色甲鎧身影飛來,終於,一身金甲俊朗青年也踏著虛空而來,威勢衝天。

或是黑色甲鎧,或是金色甲鎧。

可東伯雪鷹一眼就辨認出來,穿金甲的那散發的氣息威壓明顯要強大的多,僅僅一會兒,周圍就聚集了八名黑甲強者,三名金甲強者。

「隊長。」

「炫鴉隊長。」

八位黑甲強者都比較恭敬,包括那一頭猿猴笑嘻嘻的卻也是乖乖行禮,顯然等級層次分明。

東伯雪鷹在一旁也不敢隨便插話,猿猴等八個黑甲強者恐怕都能一招秒殺自己,而那三位金甲隊長更是彈指便可碾碎自己了。

「統領來了。」金甲巨人率先道。旁邊的金甲俊俏青年、金甲醜陋老者都連看去,旁邊的八位黑甲強者也都屏息以待。

遠處半空中一名穿著紫金色甲鎧的男子正踏著虛空一步步走來,他雙眸中隱隱有著紅光,彷彿蘊藏著無盡的血海,他還有著黑色披風,披風隨風飄蕩,卻有著讓周圍時空都凍結的力量。

這名紫金甲鎧男子就這麼走來。

周圍天地都遭到壓迫,東伯雪鷹也感覺難以喘息,甚至眼前都變得昏暗模糊,體內的力量都有些失控了。這讓他瞬間做出判斷:「太強了,三祖,絕對不亞於三祖!」

毀滅君主、龐依、竹山府主。

這位紫金甲鎧男子給自己的感覺,倒還沒有像師尊血刃神帝那般深不可測浩瀚無邊。卻已經遠超九陽宮主他們了,絕對不亞於三祖。

「統領!」

三位金甲隊長、八位黑甲強者全部恭敬行禮。

這唯一的一名紫金色甲鎧男子降落在地面上,目光落在了東伯雪鷹身上,輕輕點頭:「才三重天界神,不過,還是挺年輕的。」

東伯雪鷹暗暗嘀咕。

挺年輕?觀看靈魂氣息。算上時間加速度過的時間自己也就過百萬年。在這位統領面前,似乎不值一提。

「小子。」那金甲醜陋老者眼皮耷拉著,似睡非睡看著東伯雪鷹,「別有點天賦就驕傲。站在你面前的哪一個不是天賦縱橫,個個都是四重天界神能夠加入軍團的。」

「四重天界神?」東伯雪鷹一怔。

金甲醜陋老者掃視一下周圍,那些黑甲強者們個個表情各異,金甲醜陋老者還是說道:「對。四重天界神。我們也只是四重天界神。」

「什麼,這,這怎麼可能。」東伯雪鷹看著眼前這些存在。特別看向了紫金色甲鎧男子。

紫金甲鎧男子則是冷漠道:「如果能超脫成為大能,我們也不會陷入如今這等非生非死永無盡頭的日子了,我們留在這的,不過是主人麾下毀滅軍團中最稚嫩的一群小傢伙而已。」

東伯雪鷹眨巴下眼睛。

「你既然要加入,便聽好了。」這位紫金甲鎧統領目光縹緲,「主人地位至高無上,麾下有一支專門對外攻打各方的軍團,這支軍團被稱之為『毀滅軍團』。」

「毀滅軍團想要加入,極為艱難,考驗極為苛刻,大群四重天界神們想要加入甚至只是想要成為一名普通士兵。」

「士兵的考驗都艱難無比!當年的毀滅軍團,如今的黑甲士兵只剩下八位。」統領看著眼前的八位黑甲強者。

「隊長只剩下三位。」

「統領更只剩下我一位。」紫金甲鎧男子道,「我們都是四重天界神,最終或者戰死,或者沒能成為大能本尊神心潰散而死。雖死卻又回到湖心島,永遠像現在這樣非生非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