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今日看在方成山前輩份上我等不與你一般計較,自己下山去吧,此次入宗考核你就不必繼續參加了。」

普華宗並不缺少修鍊資質上等的弟子,這方凌如此行事已然惹的眾人心中厭惡,開口間自然無人留半點情面。方成山地位確實極高,但五品上煉丹師尚且沒有讓他們普華宗小心應對的資格,而他們身為宗門真傳弟子中的佼佼者,更是不必忌憚此人身份。

唯有那寶動道人嘴巴發苦,急出來一身汗水,卻不敢表露半點。 【二更!11點準時更新,求票!】

————————————————

方凌自小到大何曾受過這種委屈,向來被人捧著寵著的大小姐此刻突然面對眾人冷眼,千夫所指,感覺到那目光中流露出的鄙夷、譏誚,更是讓她心裡難受到了極點。

事情為什麼會演變成眼下這種局面?

目光落在一臉無辜的青眉身上,方凌心中所有的委屈盡數化為寒意洶湧而出。

都是因為她!

否則今日方凌所迎接的應該是讚賞與羨慕,而不是眼下的人人厭惡。

「哼!普華宗好大的威風,本小姐不過提出要與這青眉交手一番,並無過分要求,諸位師兄師姐便爭先恐後跳了出來對我大加指責,冷眼相對。」

「難道這裡面隱藏了什麼貓膩,或者被方凌無疑踩到了痛腳,才會使得諸位勃然變色。」

「普華宗泱泱大派,威名遠播,弟子入宗考核向來秉承公正公平原則,我等心中極為信服,但今日事情似乎有了變化,方凌懷疑有人暗中操作,破壞了規矩。」

「這青眉17歲年齡,修為卻不過築基初期,此事令方凌心中極為不解,還請諸位師兄師姐示下,她究竟有何出彩之處,竟是可以在靈力測試一關獲得90高分,直接獲得真傳弟子身份,並且引得諸位師兄爭相邀請。方凌膽敢在此說一句,此次參加入宗考核修士中,絕大多數資質都要在這青眉之上,為何他們沒有機會獲得真傳弟子身份,而這青眉卻能順利過關!」

方凌嫉妒怒火焚燒下已經顧不得許多,此刻算是將事情徹底放到了明處來說。

青眉身後有背景可以走通關係直接加入普華宗,成真傳弟子。這點只要不是愚笨之輩都能輕易猜測出來,但他們卻不敢挑明,畢竟這種事情並不會影響到他們,只要表現突出依舊可以加入普華宗。

不過今日事情居然被人挑明,一些自認資質在青眉之上的修士心裏面頓時生出不滿,紛紛呱噪。今日事情若是鬧大了,恐怕普華宗的名譽必定要受損。

風鈴兒、羅成等普華宗弟子面色徹底陰沉下去,萬萬沒有想到這方凌居然膽敢如此行事。

寶動道人心中暗暗發苦,身影不著痕迹後退數步,而後揚手打出一道傳信玉簡。眼下事情已經不是他可以處理的了,必須要儘快上報。

挑明了一切,這方凌反倒放鬆下去,冷笑道:「青眉小丫頭,憑藉你17歲築基初期的修為,修鍊資質當真算得上是奇差無比,不知你有何資格成為普華宗真傳弟子!」

「若我與你交手,或許你會覺得本小姐以強凌弱,欺壓與你。那麼我方凌便給你一個機會,你從這百人隊中任意選出一人,可有把握戰而勝之!」

「若你連他們都無法擊敗,豈非是說咱們這些人都有資格成為普華宗真傳弟子!」

「此事,當真可笑!」

轟!

參加測試修士此刻也逐漸有些失控,集體憤怒情緒的產生讓他們少了許多顧忌,此刻紛紛開口。

「不錯,以她這種資質在我等之中絕對是墊底存在,居然也能加入普華宗,看來這宗門考核也不過是一個過場,實在沒有公平性可言。」

「正是如此,我等表現哪個不比這小丫頭強出許多,為何我等便只能成為外宗弟子,而她卻可以直接獲得真傳弟子身份。」

「此事普華宗處理我等不服,必須要拿出一個交代,否則今日之事傳播出去,必然會是一場笑話。」

「迎戰!既然做了真傳弟子,那便展露出來足夠的實力,否則我等心中不甘。」

「若不敢出面,那便灰溜溜的離開這裡,我等依靠修為資質辛苦掙扎為了加入宗門,絕對不允許如你這般依靠關係走後門修士出現,否則豈非寒了我等人心。」

風鈴兒俏臉緊繃,但一雙美眸內卻是不可擬制流露出驚慌之色,面色逐漸蒼白。

她並非擔心這些入宗弟子生事,而是害怕因此惹怒了蕭晨前輩。她信誓旦旦保證已經處理好了所有事情,但此刻局勢變故卻已經超出她掌控之外。

其實此事倒也怨不得風鈴兒,歷年來因為各種原因被破格收入普華宗的修士不在少數,眾人心知肚明也無人在此事上大作文章。今日這方凌嫉妒怨恨突然發難,卻是意料之外的變故。

但事已至此,風鈴兒已經感到了驚懼,以蕭晨前輩對青眉的喜愛,絕對不會坐視她被人欺辱,若是前輩一旦出手。。想到尊者境大能爆發威能,此女便是感覺嘴巴一陣發苦。

風鈴兒這般神色變化自然逃不出身邊數人觀察,羅成眉頭微皺,心中首先生出念頭便是這青眉與小師妹關係非同一般,所以她才會央求師尊破例出手招收她進入門下,若今日事情被捅破之後,即便師尊對小師妹疼愛有加,恐怕風鈴兒也面不過宗門律令懲罰。

「罷了,不論如何我不能坐看玲兒師妹落入困境,可眼下局面又當如何解決?」

羅成心思耿直,卻並不愚笨,但一時之間也想不出解決之道,眼中流露出憂慮之色。

普陽子坐下兩名弟子神色變化,被其餘五脈弟子察覺,心中所想與羅成一般無二,若是換做其他事情他們自然樂得坐壁上觀,看三師叔一脈灰頭土臉好不狼狽。但今日事關整個普華宗聲譽,在這點上六脈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卻是讓他們也頗為苦惱。

方凌看到數人神色變化,心中最周一抹忌憚也消失不見,嘴角冷笑之意更甚。

青眉既然可以勞動普陽子一脈如此出手,極有可能如她一般身後擁有不弱的背景,若當真如此,即便今日教訓了這小丫頭,也可能給他們方家帶來極大的麻煩。但此刻看到風鈴兒面色發白,此女頓時放下心去。

原來不過是與一名普華宗真傳弟子有些干係,雖然不知他們如何說動了普陽子收徒,但這點已經不被方凌放在心上。

既然沒有背景,那處理起來無疑方便了許多!

「怎麼?堂堂獲得真傳弟子身份的青眉小姐難道現在還不出面,想要一直躲在人後不成?」

「今日方凌即便拼的得罪一些人,也要把你這種人揪出來狠狠羞辱一番,也好給暗中一些動了歪念頭的修士一個警告,我等修鍊依靠的是自身資質,否則即便僥倖加入宗門又能如何,終歸是無所成就罷了!」

方凌冷笑開口,氣勢十足。

普華宗修士面色陰沉,雖然這方凌身份非同小可,讓他們心有顧忌,但此刻若任由她胡鬧下去,事情恐怕更難收場。

羅成低哼一聲,此刻一步上前,便欲要出手將這方凌擒拿,先將今日之事處理妥當。至於是否會得罪那方成山,眼下已經顧不得著許多了。

但就在這時,卻是有一道柔弱聲音傳來,雖然不高,其中卻充斥堅定之意。

「這一戰,我應下了。」

青眉緩緩抬首,雖然小臉發白,但眼眸內卻是一片平靜之色,並無半點畏懼流露。

風鈴兒聞言面色大變,受點委屈或許還能化解,若是青眉受到損傷,那麼她敢確定蕭晨前輩必定暴走出手,到時定然會惹出天大的麻煩,甚至會給宗門樹立強敵。

一旦如此,她也有著不可推辭的責任,到時追究下來即便師尊出面也絕對無法護她周全。想到這點,此女心中更為驚懼。 【三更,感謝諸位有的支持。有道友問咱們這本書為何沒有上架,真相是早在150萬字的時候編輯大人已經通知準備上架了,可是咱們成績不斷上揚,這個上架時間才會不斷推遲。所以,為了諸位道友可以無需破費看書,大家多多支持吧,成績越好,或許上架越晚。。甚至全本免費也是極有可能啊,哈哈,】

———————————————————

「不可!青眉師妹莫要衝動,這方凌乃是金丹中期修士,你與她修為懸殊無異於天壤之別,怎能是她的敵手!」

「蕭晨前輩將你交到我手中,風鈴兒不惜一些代價也會護你安全無事,眼下你只需呆在此處,所有事情自然由我等為你解決。」

風鈴兒壓低了聲音開口,語態頗為懇切。

青眉聞言眉頭微皺,還是緩緩搖頭,道:「玲兒姐姐的好意青眉心領了,但我眼下不能不出面。」

「蕭晨大哥說過,我等修士修道,要的就是一顆無所畏懼的向道之心,否則心中存下了退縮閃避的念頭,日後成就終歸有限。」

「我知道姐姐心中擔心什麼,但青眉也不是莽撞行事,雖然這方凌實力遠超與我,但真正交手鹿死誰手尚未可知,小妹有獲勝的把握。」

人群中,蕭晨靜默而立。

對於小丫頭的遭遇他全部看在眼中,不過他並未出面,否則這一切根本不會發生。

踏足修真大道,絕不是一番坦途,眼下有蕭晨在身邊自然可以為青眉將一切危機磨難盡數化解,使她不受半點委屈,平安喜樂。但蕭晨終歸不能一世留在她身邊,若日後他離去之後,小丫頭又應該如何應對這般局面?

這一切青眉早晚要學會獨自面對,蕭晨寧願此刻讓她慢慢適應,也不願離去后讓小丫頭處於危險境地之中。

再者,這方凌修為雖強,但當真交手,勝負眼下尚且未知!

他蕭晨的妹子,又豈是隨便什麼阿貓阿狗都能欺負的!

風鈴兒還欲開口,卻被青眉揮手打斷。小丫頭此刻嘴角帶著幾分笑意,但眼神卻堅定不可動搖,「我可是蕭晨大哥的妹子,此刻怎麼能給他丟了臉面,不過是一個金丹修士罷了,本小姐還沒有放在心上。」

說話間,青眉深深吸了口氣,輕鬆愜意全無半點緊張。

小丫頭這般表現,頓時引起眾人心中一片驚疑。須知築基初期與金丹中期修為差距簡直可稱為天壤之別,不可以毫釐計算,他們實在無法想出這青眉哪裡來的這般自信。

青眉上前,風鈴兒張了張嘴還是沒有繼續阻攔,或許蕭晨前輩已經給了青眉足夠的防身寶物吧。想到這點,此女心中稍松,卻依舊不敢大意,不著痕迹給羅成打過一個顏色,此人微微點頭,上前一步體內法力運轉,顯然眼看局勢不對就要瞬間出手。

以他元嬰後期巔峰修為,倒也足以在危機時刻將兩人戰局阻止。

風鈴兒目光流露緊張之色,她真的不敢讓青眉受到半點傷害,否則進入局面必定會發展到不可收拾的下場。這方家自尋死路與她無關,可千萬別害她一起去死。

方凌間青眉迎戰,面色微變,繼而心中冷笑不已。或許這小丫頭手上有一兩件法寶才敢如此放肆,若是敵對尋常金丹修士或許還有一線生機,但對手既然是她,那便只有死路一條。

身為方家最受寵愛的嫡系後輩,方凌修鍊資質自然上等,一身神通手段外加祖父方成山賜下法寶,爆發真正戰力強橫無比,即便在元嬰修士手上也能自保無虞。

也正是因為如此,此女才會有如此自信,可以將青眉好生羞辱!

「本小姐要在你這張吹彈可破的臉蛋上劃出幾道傷口,然後在裡面撒上腐屍粉,到時我倒要看看還有沒有人會向你看去一眼!」

青眉對方凌目光並無半點畏懼,雖然小臉微白卻依舊毫不示弱與之正視。

「本小姐並非大族世家出手,雙親早年亡故,從十二歲起便獨自一人生活在修真界底層,曾經差點被人佔了身子,但後來那人被我尋機殺了。」

「臉上帶著假面,本小姐自己養活自己,靠著一手蹩腳鍊丹術,一本粗淺修鍊法訣,自己摸索17歲達到築基初期。從修鍊開始,本小姐沒吞服過任何丹藥,沒有過任何人指點,能夠有今日修為,雖然在你等眼中看來或許極弱,但本小姐自己卻是極為驕傲,異地相處或許你們這些自認高人一等的天之驕子們早已經身首異處,死在某處陰暗的角落裡面。」

「所以本小姐能夠頑強存活到現在,並且一直保持著積極樂觀的心態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你們這些譏誚侮辱我根本不曾放在眼中,若是之前本小姐都懶得理會你們這些溫室裡面的花朵。」

「但今日本小姐出面,不是因為看得起你們,而是不願讓我大哥丟了臉面。我是大哥的妹子,自然代表著大哥,你們這些人沒有讓他出手的資格,所以我來解決。不要覺得不信,本小姐好人有好報,現在可不能被你們這些傢伙小瞧了。」

「既然要挑戰,那本小姐應下便是,不過是區區一個金丹修士罷了,若是同等修鍊資源供應,本小姐未必就會比你弱上半點。」

「你眼神這麼怨毒,本小姐跟你有仇還是有怨啊,恨不得把我生吞活剝了的模樣,一看就是嫉妒,**裸的嫉妒啊。」

「怎麼樣,是不是不服氣,覺得自己沒本小姐生的花容月貌,哼哼,這點事事實,你這輩子沒希望超過我了,如果實在不甘心那就早點抹脖子去吧,早死早投胎,或許下輩子能有那麼一丁點的機會跟本小姐比比。」

「來來來,不願意跟你這種嫉妒心太重的女人說話,感覺有點自降身份了。快點出手吧,大哥還等著我呢,料理了你本小姐還有不少事情去做,哪來這許多時間浪費在你身上。」

若是單論嘴皮子功夫,青眉多年修真界底層摸打滾爬練就的本事又豈是這些個天之驕子們所能比擬的,此刻一個個聽的神色獃滯,面面相覷。

方凌一張俏臉此刻已經因為怒火而徹底扭曲,眼睛裡面充斥瘋狂殺機!

這個小丫頭竟然膽敢不將她放在眼裡,如此大放厥詞,當真是該死!尤其是後面數句尖酸刻薄的諷刺更是讓此女徹底抓狂,心神混亂到了爆發邊緣。

人群中,蕭晨眼眸內閃過幾分讚賞。青眉這一通開口看似是逞了口舌之利,沒有半點用處,但真正意圖卻是將這方凌心神徹底打亂,這般一來此女最多只能爆發出全盛七八分的實力罷了,青眉也能更多了幾分勝算。

這種局面下還能考慮到這點,看來自己也有些小瞧了青眉這丫頭啊。

蕭晨輕笑,眼底卻是透出幾分謹慎。雖然他對青眉有信心,卻也做好了全面準備,有他在此,任何人都別想傷害小丫頭。

「小丫頭,你給我去死!」方凌怨毒尖叫一聲,瞬間出手。

此女雖然僅有金丹中期修為,但此刻全力爆發氣勢卻是不在尋常金丹後期修士之下,顯然金丹品質不低。此刻含怒出手,更是沒有半點保留,一掌拍出倒頗有幾分威勢。

這一掌神通,卻是將她心中殺機盡數展露,莫說是築基修士,恐怕尋常金丹初期在這一掌下也凶多吉少。

鳳飛九天 周邊修士面色微變,顯然這方凌狠毒也有些出乎他們意料之外。

風鈴兒縴手緊緊絞在一起,俏臉上滿是緊張之意。

羅成心中冷哼,眼眸內冷芒閃爍,顯然心中對這方凌極為不滿,此刻已經蓄勢待發,足以在最後關頭出手救人。

眼下這般局面,根本無人以為青眉可以抵擋下來,畢竟修為之間的巨大差距如鴻溝一般不可跨越。

但此刻卻無人發現,在這一掌神通下青眉雖然面色更加蒼白,甚至身體瑟瑟發抖,但她眼眸卻內卻閃爍堅定之色,全無半點驚懼退縮。

「蕭晨大哥賜下的寶物人家還沒有用過,也不知道究竟能不能抵擋下來金丹修士的手段,不過我覺得蕭晨大哥絕對是有把握的,否則他早就出面把這個凶婆娘打跑了。」

「嗯,肯定就是這樣!我修為雖然差,但是有蕭晨大哥賜下的寶物,這一戰一定不能落敗,不然可就大大丟了臉面,回去以後會被蕭晨大哥笑話的。」

小丫頭深深吸了口氣,雖然沒有驗證過,但她心中堅信蕭晨大哥給她的法寶絕對不是尋常貨色,要知道,他可是合體修士呢。 【四更,今日任務完成,求票!】

—————————————–

下一刻,靈力運轉,瞬間進入法寶之內。

手腕,腳踝,脖頸,五處地方同時散發出點點靈光,這靈光極淡,卻瀰漫青眉全身,足以將所有攻擊抵擋下來。

這就是蕭晨大哥賜下的寶物么?似乎也沒有什麼不同的地方啊。

青眉有些疑惑的往自己身上看了看,然後看向方凌,緩緩閉上雙眼。

蕭晨大哥說,這一套首飾法寶是他從不墜老怪手裡得到的,威能之強不墜初期修士也未必可以擊破,那麼。。被這惡婆娘打一下應該沒有問題吧。

青眉突然閉目放棄抵擋,這般變故瞬間出乎所有人意料。

方凌微呆,隨即猙獰冷笑,怎麼,現在知道害怕了么,可惜已經晚了!居然膽敢對她如此羞辱,今日你便去死吧!

對於小丫頭激發的法寶,方凌根本沒有放在眼裡,這種微弱氣息的寶物,頂多就是上品靈器罷了,以她的修為爆發戰力直接就能將其轟碎,連帶著將青眉擊殺。

「死吧!」

此女眼底戾氣一閃,身影距離青眉尚有十數丈遠,但此刻手上卻是突然凝聚出密密麻麻無數火針瞬間射出,速度快若奔雷,一閃即逝。

這方凌竟是另有手段,此刻突然出手擺明是為了防止風鈴兒等人出手救人,下定決心要將青眉留下。

風鈴兒見狀美眸瞬間瞪大,看到這火針爆發瞬間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完了,蕭晨前輩的怒火肯定能夠焚燒掉整片天地。。

羅成瞳孔收縮,繼而心中嘆息,這火針雖然威能不強,但速度卻是迅疾無比,以他的修為居然也只能眼睜睜看著而無法出手阻攔。即便火針威能不強,但滅殺築基修士卻是輕而易舉。

想到師尊普陽子的命令,他面色頓時變得更加難看。

至於其他修士,驚呼之餘對於這方凌的狠毒心思也是暗自膽寒,之前尚且對她美貌有些意動的修士此刻不著痕迹向後退去。笑話,這種蛇蠍心腸的惡毒女人還是少招惹為妙,否則一不小心死了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呢。

蕭晨面色不變,但眼眸深處那一絲寒芒卻是散發出足以凍徹元神的冷意。

這方凌好狠毒的心思!

蕭晨眼中雖然有男女分別,但若是對自己或者自己親近的人有威脅,那麼也顧不得許多。這方凌已經對青眉動了殺機,看來是留不得了。

女人,在修真界里沒有免死的權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