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五年?」劉一守搖了搖頭,「這五年間他沒帶你找尋身世?」

「找了,但是他也只是猜測,去了幾個地方之後,還是沒能找到。然後就遇到了靈淵石……靈淵石倒像是也知道些什麼,不過我當時沒時間問。」

「嗯,他,風朔是一個怎樣的人?」

「他?他是一個孤獨的人。也是一個對自己要求太高的人。」

「要求高?」

「我之前過,他是一個想逆改命,又在泥沼里掙扎的人。」劉瑤瑤輕嘆一口氣,「他經歷了太多,唯獨還是愛著這個世界。但凡他能為自己著想一些,當年有些東西他也不會錯過。」

「想逆改命又愛著世界?」

劉一守定定地看著劉瑤瑤,回味了一會道,「那他的敵人是他自己了。」

完,他卻是覺得有種哀傷忽然從心底泛出,難以言表。

劉瑤瑤聽他這樣,卻是用一種劉一守從沒見過的眼神道:「是,他的敵人是他自己。」

二人不再話。

空氣也跟著沉默了一會。

接著劉瑤瑤又道:「你是沒看見,當年他拒了多少姑娘的心。」

「嗯?」劉一守目光閃爍,「他還是一個不為情所動的人?」

「也許吧。」

劉瑤瑤長嘆一聲,「不了,不了,都是些過去的事情了。」

「最重要的部分你還沒講,那五年中間發生了些什麼?」

「也沒什麼,到處逛逛,吃吃玩玩,看了看人間,起來子,有空多出去走走,修鍊什麼的不著急,現在有姑奶奶罩著你呢。」

「呵,人家都要努力修鍊,你倒是勸我多玩。」

「哈哈,其實吧,就像我剛才的,憋多了脾氣會變得古怪暴躁,你看我在塔里待了一萬年是不是快成老妖婆了。」

「……」

二人又聊了一會,劉瑤瑤了些關於陣法、煉丹的要緊之處,劉一守便繼續開始煉丹。

想著這兩鎮內局勢混亂,劉一守也不出去了,只等著過些洪浪他們回來,或是局勢明朗些,再出去尋一處房院作為隊中集會之所。

還有千丹堂,是這兩開張,不過看樣子可能也會延後。

再又煉出一爐清雪丹后,來到院中透氣的劉一守卻是聽到了街外嘈雜的聲音,鐵質盔甲走動時特有的咔咔聲,偶爾響起的指令聲混在一起,讓他不由打起了精神。

「這是……軍隊,白羽曲?」

烏木鎮目前的軍隊,應該只有白羽曲,不過他們一般不進鎮子,只駐紮在東北角的軍營。

現在他們進入鎮子,明時態已經很嚴峻了。

「前兩出現的紅蓮人間,雖只是個殘次品,但是足以對一個鎮子產生毀滅性的打擊了。」劉瑤瑤在他耳邊道,「到這個我可要提醒你,你這院子還沒布置一個像樣的禁制,別六級陣法,就是三級陣法也擋不住。」

「那,你幫我布置一個唄?」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欺人太甚!」

擂台之下,一眾江湖武林人士,看着西夏一品堂在這裏耀武揚威,頓時就不樂意了。

「外邦之人,必有異心,我等豈能被比下去!」

一眾武林人士之中,有人氣憤而道。

隨後一道道目光看了過來,彷彿在看白痴一般。

這還用你說嗎?

你要是看的不爽,你直接出價啊!

關鍵你出的起嗎?

眾人內心之中輕道,隨後就沒理會這人了。

這可是十萬兩白銀,不是比小數目。

哪怕在座的眾多武林門派之中,能拿出來的,也只有少數。

「王爺,我們是不是?」

眾人之前,大理段氏的位置,此刻有人小聲的詢問著。

但前方的段正淳卻是搖了搖頭。

一碗蛋炒飯不足為懼。

後面的那份牛肉麵,才堪稱恐怖。

三十年的精純內力修為,若是被外邦之人拿去了,才會很頭疼。

一時間,隨着眾人鴉雀無聲,玄寂的目光看了一眼西夏一品堂的人,然後確定了下來。

「好,第一份拍品已經確定,由西夏一品堂獲得!」

對於蛋炒飯被外邦之人拍下,玄寂可沒有那麼多的擔憂。

對方不過獲得一份蛋炒飯而已,只要有他少林在,一切都不是問題。

「接下來,是第二件拍品,牛肉麵!」

第一份結束,玄寂正好趁機開始了第二件。

不同於第一件的蛋炒飯,第二件的牛肉麵,一開場就沉默了下來。

三十年的內力修為,誰都想要。

而且,前面的蛋炒飯就十萬兩白銀了,這牛肉麵絕對只會更貴。

不少武林中人,囊中羞澀,已經準備一會用更直接的方式了。

打不過這些少林禿驢,難道還打不過拍賣的人嗎?

「呵呵,既然沒人出價,那我西夏一品堂出價二十萬兩白銀!」

已經拍下蛋炒飯的西夏一品堂來人,看着沒人出價,不由冷笑道。

只是其話語剛剛落下,就見一直未曾出手的大理段氏,直接出價了。

「三十萬兩白銀!」

一出價,恐怖的價格,直接讓眾人倒吸一口涼氣。

真的有人出價三十萬兩了。

「怎麼,大理段氏,也想和我西夏爭?」

看着出價之人,乃是大理段氏,西夏一品堂來人不由收斂了幾分。

「公平競爭罷了!」

段正淳抬了抬手,話語之間如沐春風,但態度卻是絲毫不讓。

如此一來,倒是令的西夏一品堂的人頭疼了起來。

再加價,就有點不值得了。

「這件物品,我慕容氏出價十萬兩,外加一株千年天山雪蓮!」

就在西夏猶豫之時,另一邊的慕容復直接出口而道。

自從上次被段譽擊敗,他的名聲大損。

這一次,他說什麼也要拿下這牛肉麵。

為此,哪怕其傾家蕩產也在所不惜。

「公子,你這!」

看着慕容復連家傳的雪蓮都拿了出來,包不同不知道該如何勸說了。

這是要孤注一擲了啊!

而少林寺處,玄慈方丈,聽到千年雪蓮之時,眼睛頓時一亮。

相比較三十萬兩白銀,他更想要這天山雪蓮。

不由的,玄慈方丈直接傳音給了玄寂。

而擂台之上,聽到玄慈的傳音,玄寂也是有了主意。

「很好,現在慕容公子出價最高,請問還有別人嗎?」

話語一出,眾人紛紛一愣。

顯然沒有想到,一株千年雪蓮,居然抵得上二十萬兩白銀。

這讓一眾武林人士有點傻眼了。

少林這是瘋了嗎?

千年雪蓮固然難得。

但也價值不了二十萬兩白銀吧。

只是,既然少林開口了,眾人也就不好多說什麼了。

看着慕容復出價這麼高,不少人直接就放棄了。

這種價格,也就大理段氏,西夏一品堂這些人,可以出得起了。

他們不出價,顯然是盯上慕容復了。

擂台之上,玄寂看着沒人出價,等待了一會,卻是確定了下來。

「好,第二件拍品,就由慕容公子拍下!」

兩件拍品,全部被人買了過去。

少林寺處,玄慈默默的算了一下。

這一次,他的收益,簡直就是賺翻了。

哪怕最貴的牛肉麵,也才只有五百兩白銀罷了。

這一轉手,他就翻了二千倍了。

外加一株千年雪蓮,還有比這更爽的了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