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不,他當然是你們的OPPA,淑貞乖,他就是你們的OPPA哦,雖然我們沒有血緣關係,但他是你們表姐直美的未婚夫哦。」

「什麼,OPPA已經有婚約了?那我不是沒希望了嗎?」淑佳瞪大了眼睛,一臉遺憾和不敢置信的表情。

淑貞和淑慧卻化涕為笑,只要知道是她們的OPPA就可以了。

「直美的戀人?」淑珍感覺最為複雜,竟然不是她的表弟,而是表妹的未婚夫,表妹夫嗎?「我小時候見過直美一次,我記得她就比我小一歲吧?現在還是高三的學生。」

「是的,淑珍,你都是大學生了,還沒有交往過男友,看看直美……」桐山幸愛有些恨鐵不成鋼。

「媽媽,你在暗示我可以早戀嗎?你以前對這方面可是管得死死的,只要有男生給我送情書,你都會打電話到學校里。」淑珍一臉古怪的表情。

「如果早戀的對象是像浩二那樣的好孩子,我不會反對。」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桐山幸愛馬上補救道。

好孩子?淑珍眼裡更加怪異:「媽媽,你了解他嗎?」

桐山幸愛說道:「雖然我們是第一次見面,但我知道他是一個好孩子,很有禮貌,還很照顧妹妹們。」

「嗯,嗯。」房間里淑貞和淑慧連連點頭,OPPA真的是一個很好的人。淑佳也表示了肯定,OPPA對她也不錯。

「你們在說什麼。」沒有關攏的房門被推開,一頭花白頭髮的朴夫人走了進來,她臉上掛著笑容,看起來沒有那麼嚴肅。

「奶奶。」淑貞和淑慧幾個姐妹都叫了起來。

「乖。」朴夫人雖然很喜歡孫子,但是對孫女也不會苛待,尤其是可愛的孫女總會令她心底柔軟下來。

「幸愛,今天身體感覺怎麼樣?」和孫女逗趣過後,她走向了床邊,看著兒媳問道。

「已經好多了,媽媽。」桐山幸愛說道。

「那就好。」朴夫人點點頭,又看了一眼擺放在房間一角的電視,「電視里擺在那裡,會不會遠了一點?看得清楚嗎?」

「不,那裡剛剛好。」桐山幸愛連忙說道,說起來,她自己也覺得疑惑,原本婆婆要她遠離電子產品的,卻在昨天晚上搬了一台電視過來,說是讓她打發時間的,免得那麼無聊。

「嗯。」朴夫人又點了下頭,看到電視里出現的那個少年,目光就是一頓,「那不是……」

「奶奶,那是OPPA。」淑貞在她腳邊說道。

「對,對,就是你們的OPPA。」朴夫人抱起她,回頭看了看床上的兒媳,「幸愛,既然是親戚,又是從那麼遠的地方來的,你可以邀請他來家裡做客,不要失了禮數。」

「好的,媽媽。」桐山幸愛連聲應道。

一旁的淑珍聽得驚訝不已,這幾乎不像是奶奶會說出來的話,她不是一向很不喜歡有什麼親戚上門來拜訪的嗎?現在居然主動邀請那個表妹夫來家裡做客,這太不可思議了。 「哼!」

上官映月怒氣沖沖,對於澹臺孤雪的恐嚇表示十分不屑!

「堂堂太子殿下,難道就只會耍弄這些威脅的手段嗎?!」

「不是威脅,」澹臺孤雪忽而俯身湊到她的耳邊,繼而緩緩地呵出一口溫熱的氣息,低聲道,「而是……善意的提醒。」

「……!!!」

啊!感覺肺泡都要氣炸了!

第二天晌午。

上官映月腰酸背痛,昏昏沉沉地醒了過來,完全不知道自己昨天晚上是什麼時候睡著的,因為被蒙著眼睛,她甚至分不清天黑和天亮,如果不是澹臺孤雪點了她的睡穴,她大概會氣得一整個晚上都合不上眼睛!

然而,等她醒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身上的穴道已然全都解開。

眼睛上蒙著的黑布也被摘掉了。

原本被緊緊捆著的雙手,早就不見了捆綁的印記,彷彿昨天晚上發生的那一切,都只是她所做的一場噩夢!

「死孤雪!臭孤雪!別以為你這樣做就能掩蓋自己的罪行……可惡!」

坐起身,上官映月皺了皺眉頭,一邊抬手敲了敲自己的腦袋,一邊恨恨地罵了兩句,想要找澹臺孤雪算賬。

然而左右轉了一圈,寢宮內卻是空空蕩蕩,別說人影,便是連個鬼影也沒有。

下了床,上官映月立刻穿戴好衣服,匆匆地走出去「吱呀」一下打開了門。

原以為會有人在外頭守著,不料門外一個人也沒有。

好似整個東宮的人在一夜之間全部消失了似的!

「神神秘秘,莫名其妙……又在搞什麼鬼?」

狐疑地琢磨了一陣,上官映月一時鬧不明白,便也懶得去想了,徑自大步流星地走出了院子,這才瞧見赤狼守在院子外頭,見她出來,立刻邁步迎了上來。

「太子妃娘娘,您醒了。」

伸手不打笑臉人,上官映月雖然憋了一肚子悶氣,可見赤狼如此殷勤,倒也不好說他什麼,便只不爽地哼哼了一聲。

剔眉道。

「太子人呢?!」

「殿下有事出去了。」

「切!他倒是溜得快!」

「殿下說了,事情辦完便會回來,最晚也不會拖到傍晚……太子妃若是想找殿下,只消再等上兩個時辰便可。」

「誰要找他!不回來最好,本小姐才不想見到他!」得知澹臺孤雪不在東宮,上官映月心頭一松,當下收斂神色,邁步便往外走,「既然太子不在,本小姐就先回府了!」

「是!屬下這就去給太子妃安排馬車!」

出乎上官映月的意料,赤狼竟是沒有攔著她,反而主動為她跑前跑后,將她連同她那個寶貝箱子一同送回了侯府。

玉海棠早先一步就叫太子的人手遣回了侯府之中,當是給她向武安侯報平安。

見玉海棠獨自一人回來,府里眾人因為珠寶被盜一事義憤填膺,卻是忌憚於他高深莫測的武功,一時間敢怒不敢言,倒是沒來找他的麻煩——畢竟,上官映月才是真正的罪魁禍首,眾矢之的!

果然!

上官映月前一腳才踏進侯府的大門,后一腳就見大夫人攜著一眾夫人小姐怒氣沖沖地趕了過來,欲要向她興師問罪!

「上官映月!你這個不要臉的小偷,還不快把我們的東西交出來!」

*

【更完~票票快來~PS:新建了一個後宮群:582735220,愛妃們趕緊加入哦,敲門磚是作者名「公子折雪」~~~么么噠~~~】 「就是!快把我的簪子交出來!」

「還有本夫人的玉鐲!」

「本夫人的翡翠觀音!」

……

在一陣此起彼伏的激烈聲討下,卻見上官映月抬手掏了掏耳朵,一臉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面帶不屑地嗤了一聲,嘲弄道。

「這兒是本小姐的玉瀾軒,不是城東的菜市場,你們如果是想比試一番誰的嗓門更大,能不能勞煩移駕,去別的地兒吵?本小姐喜歡清靜,不喜歡聽一群瘋狗在院子里亂吠!」

聽得上官映月的羞辱,眾人不禁面色一沉,瞬間鐵青了臉色,義憤填膺地怒斥道!

「住嘴!」

「上官映月,你說什麼?!你竟敢罵本夫人是瘋狗?!」

「大半夜做賊偷東西,難道你還有理了不成?!」

「侯爺!您看看,您看看……她這像什麼話?哪裡還有大家閨秀的半分樣子?簡直就是一個地痞無賴!」

「家門不幸!竟養出了你這樣辱沒門風的女兒?!是妾身管教無方,是妾身無能……妾身實在愧對侯爺,愧對上官氏的列祖列宗,更無顏面對月兒的親生母親!」

顫抖著說出一番肺腑之言,大夫人面色沉沉,痛心疾首,不等話音落下,便就卯足了力氣,作勢便要往一旁的石階上撞!

「大夫人!」

「不可啊大夫人!」

霎時間,眾人頓時大驚失色!

立刻手忙腳亂地圍了上去,七手八腳地將一心以死謝罪的大夫人攔了下來!

走廊上,上官映月居高臨下,雙手抱胸。

無動於衷地看著眼前一大幫子的人在那兒吵吵鬧鬧,又哭又罵地唱著大戲,眉眼間的諷刺和冷笑不由深重了幾分,臉上卻是沒有絲毫的心虛。

就算各位夫人房中丟失的珠寶首飾都是她偷的那又怎麼樣?這些年來,她們從她這兒以假換真拿走的寶貝還少么?

更甚者,連她的命都要一併害去!

她不過是在離家出走之前順手拿走了她們幾件心頭寶,權當是對她們的一個教訓,便是連半根毛髮都沒傷著她們,已經算是大人大量,相當便宜她們了!

「演夠了嗎?演夠了就早點滾回去!要是還沒演夠,那就繼續演……看在父侯的面子上,本小姐不趕你們走,但你們實在是太聒噪了,本小姐沒興趣在這兒陪著你們唱大戲,就先失陪了!」

冷笑著丟下一句話,上官映月轉身便要走入房內。

末了還不忘對著赤狼揮揮手,吩咐道。

「小狼仔,把箱子抬進來!」

看見那個巨大的寶箱,在場眾人瞬間眼睛一亮,彷彿已經拿到了贓物一般,當下厲喝一聲,疾步上前將上官映月同赤狼二人連同寶箱一併攔住,繼而重重包圍!

「站住!」

「東西就是你偷的,你別想賴賬!」

「人贓並獲,這一回看你還怎麼狡辯?!」

上官夢嵐眸色微狠,立刻揚手指向赤狼肩頭的那個箱子,同上官鴻言之鑿鑿地控訴道。

「爹爹!那日在府中行竊的惡賊必是上官映月無疑!你若不信,大可打開那個箱子看一看……女兒敢保證,府中眾人所丟失的寶物,肯定都在那個箱子里!」 「真中君,我不是很明白你說的意思,為什麼不能去人多的地方喝酒?難道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嗎?你是怎麼知道的?你會算命嗎?」原本已經有了一個幸運觀眾,該去找下一個幸運觀眾了,但長相喜感的中年人卻因為聽說了那句忠告,不知是出於好奇還是電視節目效果的需要,一時之間並沒有離開。

一連串的問題,讓人不知道該先回答哪一個,不過李學浩沒有回答他,而是走到了圍觀的人群一個抱著小女孩的中年大叔面前。

「你叫什麼名字?」他問著因為他的走近而有些怕生和害羞的小女孩,可能也就三四歲左右,穿著一身漂亮可愛的裙子,但抱她的中年大叔的衣服卻有些顯舊,也不知道穿過多久了,洗得泛白。

似乎預感到要發生什麼,喜感中年人朝幾台攝像機招了招手,讓他們對準這邊。

「善恩。」小女孩猶豫了一下,終於在抱她的中年大叔的鼓勵下,害羞地說了自己的名字。

「善恩是嗎?今年幾歲?」李學浩又柔聲問道。

「三歲。」大概是感受到了他身上的靈隱之氣,小善恩也沒有那麼怕生了,甚至顯得有些親近。

「平時在家裡看電視嗎?」李學浩問道。

小善恩看著他,像是在思考他話中的意思,最終搖了搖頭。

「因為家裡電視壞了,也沒有拿去修,所以……」抱她的中年人有些尷尬。

其實這沒什麼可丟臉的,只是李學浩沒想到事情會這麼巧而已:「善恩,哥哥把那個送給你怎麼樣?」他指了指放在不遠處的那台電視機。

小女孩睜著天真純潔的大眼睛,一會看看電視,一會又看看他,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抱她的中年大叔卻手足無措:「不,不用了,電視機拿去修一下就可以看了。」

「善恩,那是哥哥送給你的禮物,等下記得帶回家哦。」李學浩拍了拍中年大叔,又輕輕揉了揉小女孩的腦袋,轉身離開。

攝像機忠實地記錄了下這一幕,雖然並不震撼,但卻能輕易地引起人的共鳴。

「這真是令人震驚又感動的一幕。」一旁的喜感中年人面對攝像機,準備慷慨激昂地發表幾句正能量的話,不過卻見主角要離場了,他也顧不上說話,連忙追上去,「真中君,你真的把電視機送出去嗎?那是最新型的TV,價值在200萬以上……」

「無論價值多少,送給有需要的人,才能體現它最大的價值。」李學浩淡淡看他一眼。

現場紛紛鼓起了掌,這個日本少年,頃刻間就獲得了所有人的好感。

「真中君,再聊幾句吧……」喜感中年人忽然一壓耳朵里的無線耳機,似乎接到了什麼指示,聲音也變大了起來,「因為你的慷慨之舉,我們節目決定再給你一次抽取獎勵的機會。」

「哦?」李學浩停了下來,居然願意給他再抽一次獎勵的機會,這算是意外之喜?

「來吧。」喜感中年人對工作人員招手,後者把那袋裝滿了圓球的透明袋子送了上來。

「希望你能抽到神秘大獎哦。」美少女主持人也走了過來,笑嘻嘻地說道。

李學浩手已經伸入了袋子里,看了她一眼,心中忽然一動,抓起了一個圓球。

美少女接了過去,打開圓球之後,她故意神秘地擋住了所有人的目光,只給自己一個人能看的角度。

不過當看清裡面是什麼之後,臉色變得極其古怪起來。

「是什麼?」喜感中年人見她一臉古怪,頗為期待地說道,難道又抽到了什麼有價值的東西?「給大家看看吧。」

美少女猶豫了一下,最終把圓球里的紙條面向大眾和攝像機。

無論是周圍的觀眾,還是工作人員和PD,一下子全都愣住了,因為紙條上寫的是:「美少女。」

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這是要送我一個美少女嗎?」李學浩微微一笑,對他來說,要改變圓球裡面的字跡,真是太輕鬆了。

喜感中年人和美少女主持都愣住了,看了看工作人員和PD,後者也是一頭霧水的表情,有這樣的禮物嗎?不知道是哪個傢伙開的玩笑亂塗鴉的。

但是很快,經驗豐富的喜感中年人打破了場上的僵滯,他指了指身邊作為搭檔的美少女,開玩笑地說道:「那個,把我們的素媛送給你吧,她就是一個美少女。」

「呀,怎麼能這麼做,我什麼都沒做錯啊。」美少女頓時叫屈,當然也知道他是開玩笑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