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不是!這是天界大人物!」張三封突然注視著對方。

「張三封,沒想到你竟然開始幫助韓易了」天界大人物冷冷的說道。

「這只是一次交易而已,沒想到竟然讓你發現了。」張三封笑著說道。

「當然不是我發現的,而是龍王大人發現的。」天界大人物冷冷的說道。

「是嗎?看來你這一次來到龍族談判的很順利。」張三封笑著說道。

「這是自然!我帶著主人的法旨而來,就算龍王也得給面子。」天界大人物高傲的說道。

「既然如此,咱們互不干涉,今天這裡的事情不關你的事。」張三封擺擺手。

「所有一切關於韓易的事情,都會與我有關!而且剛才龍王大人已經點頭讓我在龍界將事情處理好,你說我該怎麼辦呢?」天界大人物陰險的笑道。

「是嗎?可是有我在,你能成功嗎?」

「當然不能!我知道你的手段,或許我還不是你的對手,可這是在龍界,我自然會找幫手。」

天界大人物剛剛說完,數名高手從虛空之中走出來。

龍冠!

韓易分明在最中間的人頭頂上看到了龍冠。

如果沒有猜錯,此人乃是龍王,或者最接近龍王的人。

龍王可是至仙級別的強者啊!

韓易無法感受對方的氣息,不過他好像也能確定,此人並不是龍王,龍王應該還要更加強悍。

「這位乃是黑龍一族的太子殿下,黑凡太子。」天界大人物恭敬的說道。

其實,這一次他根本沒有見過龍王,出面的只是這位黑凡太子而已。

韓易一愣,就算是黑凡太子,也是真正的金仙級別的高手啊!

龍族的金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自己一定要跑路。

「原來是黑凡太子,見過太子殿下!」張三封恭敬的行了一個大禮。

「今天這件事情我只是個看客,你們自行解決,你們可以開始了。」黑凡太子笑著說道。

「嗯?你不管?」韓易突然疑惑的看著黑凡。

「放心!我說話算話,但是我身邊的這些人,他們很自由,我管不著。」黑凡笑了笑。

韓易眉頭一皺,黑凡太子身邊竟然有兩名金仙級別的強者,還有幾名半步金仙,其他的都只是天仙境高手了。

這個陣容,根本不是自己能夠抗衡的。

「三爺?該怎麼辦?」韓易有些緊張。

自己才剛剛來到龍界,不能就這樣隕落在這裡吧?

而且還是被天界大人物殺死的,這可是自己一直夢寐以求想要見到的對手啊!

剛剛見到自己的對手就被對手狠狠的轟殺了,不僅自己死了,傳出去也不好聽啊!

「天界大人物,敢問你怎麼稱呼?」韓易突然笑著說道。

「我嗎?你猜一猜?」天界大人物笑看著韓易。

他一直都沒有真正現身,只是一個朦朧的狀態。

「如果我沒猜錯,你是天煞吧!」韓易不屑的說道。

「嗯?」天界大人物突然一愣。

但正是這個遲疑,就讓韓易確信,此人一定是天煞。

「我真的沒想到,那個和我成為朋友的天煞,會是算計我的那個人。」韓易突然不屑的說道。

他現在終於明白當年沐雪晴與日不落等人為何突然消失不見了,有天煞這等大人物存在,他們如何能逃脫過他們的算計。

「你真的很聰明。」

天煞的身影緩緩的出現在眾人眼前。

「天煞!果然是你!」韓易冷聲說道。

「天煞!竟然是你!」張三封都沒有猜到是這個結果。 「哈哈哈哈!你們當然不會猜到!天道的算計豈是你們能夠胡亂猜疑!」天煞冷冷的說道。

「是嗎?天道不也一樣被我猜到了嗎?」韓易不屑的說道。

「你算計天道,一定會受到懲罰的。」天煞微微一笑。

「這樣說來,我早就該死了,我算計了太多人了。」韓易朗聲笑著。

「韓易,待會我會攔住其他人,你先走。」張三封冷冷的說道。

「我當然不會一個人走!你放心,咱們好像不是第一次並肩作戰了吧?」韓易笑著說道。

「不要胡鬧!今天不比以往!」張三封非常嚴肅的說道。

「哈哈哈哈!三爺,就讓我自己做一回主吧!這種場合,我還能逃到什麼地方去呢?」韓易微微一笑。

張三封看著韓易的眼神,只能微微點頭。

他也知道,就算自己出手,也無法攔住這麼多高手。

「張三封,你還準備幫助韓易嗎?」天煞笑著說道。

「如果我說不幫他,你也不會放過我吧!」張三封不屑的說道。

「這個自然!我當然不會放過你,放過你,終歸是個麻煩!在天道追殺令之中,你排名是第一的。」天煞笑著說道。

「看來天界對九州大世界的算計,真的有數萬年了。」張三封緩緩的說道。

這個天煞出現在九州已經數萬年了。

九州唯一劍,地下聖魔天,域內尊七煞,世外有三仙。

七煞只是一個幌子而已,都是為了給天煞做掩飾罷了。

當年魔族大軍進入九州,恐怕也是天界慫恿,這一切都是天界的陰謀罷了。

現在看來,最強悍的還是天魔聖,其次應該是這個天煞了。

整個九州都低估了天煞。

「天界是永遠都不能違背的!我勸你還是跟天界合作,就像龍傲天他們,只有與天界合作,九州才有存活的希望。」天煞沉聲說道。

「好了!不要廢話了,你想怎麼樣!?」韓易不屑的說道。

「當然殺了你們兩個!不過這個女孩是誰?應該就是詭門大世界的詭公子吧?」天煞突然說道。

「是誰又有什麼關係?我現在是韓易的女人。」詭靈兒突然嚴肅的說道。

韓易一愣,他沒想到詭靈兒竟然如此強悍,在這種時刻,直接說是自己的女人。

「哈哈哈哈!好!很好!看來你是奔著當年的一些恩怨來的。」天煞冷笑一聲。

「這個女孩留給我,其他人你隨便。」黑凡太子突然說道。

「是,太子殿下。」天煞恭敬的說道。

「原來你在別人面前,也只是一條狗而已。」韓易不屑的說道。

「哈哈哈哈!韓易,你的語言還是那樣的凌厲,我取得你的信任在你身邊這麼多年,對你的觀察很深,但還是沒有看透你的本質,或許我也是失敗的一方。」天煞笑著說道。

「我真是瞎了眼,竟然選擇相信你。」韓易不屑的說道。

「其實也沒什麼,只要我刻意隱瞞自己的身份,就連張三封不都沒有發現嗎?」天煞笑著說道。

「你是被什麼附體了吧?」韓易突然說道。

「嗯?」

「我知道,你之所以能瞞過我和三爺,因為當年你在我們身邊的一切都是真實的,包括你的實力,現在你之所以強悍,那是因為你得到了某種力量的傳承,或許是天界剛剛啟用你而已。」韓易分析的很透徹。

「你很聰明,都讓你猜對了,但是你有沒有猜一下今天你的結果。」

「我的結果會非常圓滿。」韓易笑著。

「是嗎?」

「是的!不信你現在可以試試了。」韓易淡定的笑著。

「好!」

天煞話音剛落,頓時沖了上來。

張三封直接迎了上去。

但是,就在天煞動手的那一瞬間,兩名龍界的金仙高手也動手了。

他們或許早就約好了同時動手。

「你先躲起來!」韓易頓時將詭靈兒收取到蓋棺靈柩之中。

黑凡太子原本想第一時間將詭靈兒擒住,但是韓易的速度太快了。

與此同時,無數的火焰從韓易的身體之中竄出來。

轟!

一道強烈的劍光奔出來,直奔一名攻擊自己的金仙高手。

轟!

這道金光直接被金仙高手捏碎了。

「你們竟然無法發揮出最強的實力!」

韓易突然發現,這些龍族在龍界也要受到天界規則的壓制。

原來天界規則也不能給龍界開後門。

「哈哈哈哈哈!你們這些人以多欺少倚強凌弱,真是不愧是強大的龍族啊!」韓易不屑的說道。

韓易這是在赤裸裸的諷刺龍族。

就連黑凡天字的臉上都有些掛不住了。

可是也沒有任何辦法,他已經答應天煞與天界合作,這一次也是與天煞商談好的。

焚天焱炎火護住韓易的身體,韓易也拿出了自己壓箱底的攻擊。

天魔刀、封仙劍,韓易最為倚仗的兩件法寶都已經祭出來。

但是,這些法寶對付天仙境或許還管用,但是面對的是真正的金仙大能,根本不管用。

但是,也好在韓易已經踏入天仙境,不然這一次,真的要栽了。

可是,如果面對一位金仙境高手也就罷了,同時面對兩名金仙大能,韓易根本抵擋不住。

「你們真是不要臉到了極點!兩個金仙對付我,也不怕傳出去讓人家笑話!」韓易高聲怒吼。

整個聲音幾乎響徹了半個天界。

轟!轟!轟!

每時每刻韓易都在被壓制。

他的聲音也變得越來越小了。

「你們一群廢物!兩名金仙都不能奈我何!」韓易叫囂。

轟!轟!轟!

封仙劍與天魔刀直接破碎了。

雖然封仙劍與天魔刀在韓易的身體之中是永生不滅的。

也就是說,只要韓易不死,他們就永遠不會滅亡。

可是,在這樣凌厲的攻擊之下,封仙劍與天魔刀也經不起這樣的消耗,直接被粉碎本體,隱藏在韓易的身體之中無法繼續戰鬥。

「九鼎天綱圖!」

韓易只能祭出九鼎天綱圖進行抵擋。

轟!

方天戰戟也被轟碎了。

這是當年韓易搶奪了天堂公子的法寶。 瞬間,韓易再次祭出焚天焱炎火,但是此時的焚天焱炎火的火焰要比剛才小很多了。

Leave a comment